《皇权的衍生物》目录

96
三步一叩首 Excellent
0.1 2017.11.27 21:25* 字数 1479
图片发自简书App

皇权的衍生物—引言(1)
西汉与宰相外戚共天下
皇权的衍生物——宰相
第一章:以宰相之名 睥睨天下(2)
第二章:萧何——人生如戏全靠演技(3)
第三章:一朝“十三相”——伴君如伴虎(4)
皇权的衍生物——外戚
第四章:皇权的衍生物——外戚专权(1)
第五章:后妃——外戚专权的助推器(2)
第六章:极端是灭亡——新朝的建立(3)
第七章:春风吹又生——梁冀专权(4)
第八章:乱世枭雄——汉朝的彻底结束(5)
第九章:番外一:历史的烙印——汉以后的外戚(6)

东汉与太监名士共天下
皇权的衍生物——宦官
第十章:指鹿为马——宦官当权第一人(1)
第十一章:见缝插针——宦官的发展起点(2)
第十二章:顾此失彼1——宦官专权的形成(3)
第十三章:顾此失彼2—东汉宦官的发展(4)
第十四章:孙程暴动(5)
第十五章:党锢之争1(6)
第十六章:党锢之争2(7)
第十七章:十常侍之乱(8)
番外篇(一):千古贤宦第一人(9)
番外篇(二):欺压皇帝的老奴(10)
番外篇(三):典兵与政的后唐宦群(11)
番外篇(四):无法掀起波澜的“宋宦”(12)
番外篇(五):“军事太监”鼻祖(13)

唐与后妃藩镇共天下
皇权的衍生物——后妃
第十七章:“文艺”女青年——唐后妃干政起源(14)
第十八章:贞观之魂——长孙皇后(15)
第十九章:女主天下——武则天(16)
第二十章:东施效颦——三个女人的战争(17)
皇权的衍生物——藩镇
第二十一章:养虎为患——藩镇割据1(18)
第二十二章:安史之乱——藩镇割据2(19)
第二十三章:占山为王——藩镇割据3(20)
第二十四章:宪宗削藩——藩镇割据4(21)
第二十五章:藩镇存在意义——藩镇割据5(22)
两宋与奸臣外国共天下
皇权的衍生物——奸臣
第二十六章:二府三司三衙——宋朝大背景1(23)
第二十八章:蔡京——北宋奸臣之首(24)
第二十九章:童贯——生前生后皆骂名(25)
第三十章:从王安石变法看他是“忠臣”还是“奸臣”1——富国之法(26)
第三十一章:从王安石变法看他“忠臣”还是“奸臣”2——强兵之法(27)
第三十二章:南宋第一奸臣秦桧1——我本忠臣(28)
第三十三章:南宋第一奸臣秦桧2——翻身之路(29)
第三十四章:南宋第一奸臣秦桧3——终成奸贼臣(30)
两宋与奸臣外国共天下
皇权的衍生物——外国
第三十五章:新三国之争1——澶渊之盟前期(31)
第三十六章:新三国之争2——转战求和(32)
第三十七章:新三国之争3——宋夏交战(33)
第三十八章:新三国之争4——鹬蚌相争 金朝崛起(34)
第三十九章:新三国之争5——鹬蚌相争 宋辽双亡(35)
第四十章:宋与外国共天下——如何从兄弟之盟一步步屈辱成君臣之约(36)
第四十一章:宋与外国共天下——蒙古崛起(37)
第四十二章:崖山之后无中国——南宋灭亡(38)
元与奸臣番僧共天下
皇权的衍生物——奸臣
第四十三章:被锤杀掘尸的元朝第一权臣——阿合马(39)
第四十四章:让皇帝陷入荒淫无法自拔的乱世奸臣——哈麻(40)
皇权的衍生物——番僧
第四十五章:元朝番僧,怎一个狂字了得!(41)
第四十六章:曾经横扫世界的元朝,怎么就昙花一现地灭亡了?(42)
明与首辅宦官共天下
皇权的衍生物——首辅
第四十七章:明初四大丞相,一个比一个惨。(43)
第四十八章:文秘?怼皇帝?打小报告?组织常务委员会?内训师?——没错,全是明朝内阁大臣职责!(44)
第四十九章:论明朝贤臣铁三角——必有三杨!(45)
第五十章:世人笑我太疯癫,恰我严嵩看得穿?(46)
第五十一章:明初三杨,不如一张——世间再无张居正(47)
第五十二章:权力就是春药——偷毁朝纲的太监王振(48)
第五十三章:各行其道的另类明朝太监——郑和(49)
第五十四章:随时被皇权撂倒的明朝太监(50)
第五十五章:大明终究是走到了尽头(51)
第五十六章:为什么说清朝是“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52)
第五十七章:清朝与胥吏共天下(53)
第五十八章:小吏也能翻大江——窥探清朝吏胥(54)
第五十九章:清朝啊清朝——一个国家的转型之路(55)
第六十章:皇权的衍生物——结语

《皇权的衍生物》
《皇权的衍生物》
17.2万字 · 2.0万阅读 · 70人关注
《皇权的衍生物》从秦聊到清,在权权相争更迭时,依附于皇权的偏方政治群体不断兴起,覆灭,又重生。 当专制主义的皇权政治在不断完善和渐趋加强的过程中,产生了一大批毒瘤:皇族,后妃,外戚,太监,权臣,割据,游民和外部势力,它们或是良性或是恶性。 在政权更迭中历经浮沉,它们或是作为加强皇权巩固的保障,也可以是对皇权产生隐患的炸弹,陪伴皇权,觊觎皇权。 历朝历代皇帝,无不与这几大势力斗争周旋,此消彼长间,谁主沉浮?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