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国之争1——澶渊之盟前期(31)

96
三步一叩首 Excellent
2017.12.21 16:45* 字数 2422

上一章:南宋第一奸臣秦桧3——终成奸臣(30)

篇四:两宋与奸臣“外国”共天下

(三十一)新三国之争1——澶渊之盟前期

欲说宋与外国共天下之前,我们得分析这“外面的世界”——三国争霸前的局势。

                  (1)燕云十六州

公元916年,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统一契丹各部称汗,国号"契丹",定都临潢府。也是中国历史上由契丹族在中国北方地区建立的封建王朝。

唐末藩镇割据到五代十国,公元936年,中国后晋的开国皇帝石敬瑭(后唐河东节度使)反唐自立,向契丹皇帝耶律德光求援,并向其许诺:

割让幽云十六州给契丹,每年进贡大批财物,以儿国自称。

耶律德光听到后:

“哎呀妈呀,还有这种好事,派出五万铁骑,马上出兵马上出兵。”

燕云十六州

当时契丹(辽)方出兵扶植其建立后晋,辽太宗除了与石敬瑭约为父子之外。天福三年(938年),石敬瑭非常守信用地按照要求把燕云十六州割让给契丹,使得辽国的疆域扩展到长城沿线。

燕云十六州如此险要之地,易守难攻,中原失去了与北方游牧民族之间的天然和人工防线, 直接导致中原赤裸裸地暴露在北方少数民族的铁蹄下。辽国也开始从单纯的游牧民族,向游牧与农耕相交杂的民族过渡。这一割让使往后中原数个朝代都没有能够完全收复,接下来的中原的北宋政权感受威胁持续长达二百年之久。

也正是燕云十六州的归属问题,导致北宋在长久的外交中始终处于被动状态。

宋朝开国之后,面对辽朝(契丹)铁骑由燕云十六州疾驰而至的威胁,不得不在汴京附近广植树木。宋太祖赵匡胤不忘收复燕云,曾在内府库专置“封桩库”,打算用金钱赎回失地。宋朝还在河北南部兴建“北京”大名府和辽国对峙。

                    (2)高粱河战役

赵匡胤时代,太祖别置封桩库,尝密谓近臣曰:

“石晋(后晋石敬瑭)割幽燕以赂契丹,使一方之人独限外境,朕甚悯之。欲俟斯库所蓄满三五十万,即遣使与契丹约,苟能归我土地民庶,则当尽此金帛充其赎值。如曰不可,朕将散滞财,募勇士,俾图攻取耳。”

既然太祖之时意愿赎回燕云之地,可是直至逝世都未能实现。

宋太宗赵光义

公元979年,赵光义上台,在灭掉北汉之际,在太原集结了数十万部队。赵光义企图乘战胜的余威,一举夺取幽云地区突然冒进地直接下达指令:

“同志们,北汉既亡,咋们何不借此胜利之振奋,直击辽国,以收回燕云十六州。来一个double kill,如何?”

各级将领一听就不干了:

“啥?你脑子发热?才攻下太原又想北上,我手下的兵休息不休息的,皇上,你歇歇吧!“

这时窜出个殿前都虞侯崔翰说了一句:

“所当乘者,势也;不可失者,时也。乘此破竹之势,取之甚易。”

赵光义一听大喜:

“好好好!崔虞侯有眼界,正合朕意。“(然后指指四周其他将领,你看看你们这群怂货。)

呵呵,到底怂货是谁走着瞧。

于是,979年五月二十日,宋军一分为二,雄赳赳,气昂昂(其实是边走边骂)地开始了他们的“征途”。

宋军也正是借着北汉之胜的余力,不费吹灰之力一路打到了燕京城下,里八层外八层地把燕京围了个水泄不通,征前畏缩的大将们现在各个跃跃欲试,都想以拿下燕京来邀功,赵光义心里那个爽啊。

燕京城里本就是契丹人和汉人混合居住,城外有宋军包围施压,时不时还从城外传进:

“老铁们,快投降啊,什么咋们燕云之地的百姓从此站起来啦,什么翻身农奴把歌唱的。”


“丙寅,次金台顿,募民为 乡导者百人。丁卯,次东易州,刺史刘宇以城降,留兵千人守之。戊辰,次涿州, 判官刘厚德以城降。”


"壬申,命节度使定国宋偓、河阳 崔彦进、彰信刘遇、定武孟玄哲四面分兵攻城。以潘美知幽州行府事。契丹铁林厢 主李札卢存以所部来降。癸酉,移幸城北,督诸将进兵,获马三百。幽州神武厅直 并乡兵四百人来降。"


                          ——《宋史·卷四》


城内日渐搞得人心惶惶,于是个个开始反水,纷纷投入祖国母亲温暖的怀抱。

(敌方三塔均破,胜利就在眼前。)

就在这胜利的关键时期,敌方翻盘了。


三十日,太宗乘车督促攻城。


癸未,帝督诸 军及契丹大战于高梁河,败绩。甲申,班师。


                                ——《宋史·卷四》


what are you 弄啥嘞?

六月三十日赵光义催促攻城,七月初六就在高粱河打败,投宋的军民脸都被打肿了,爱恨就在一瞬间啊。

本来赵光义于六月二十三日就抵达了幽州南部,而当时的辽国景宗皇帝还在皇宫里莺歌燕舞,完全不知老赵同志都快打到家门口了。

到了六月三十日才知道燕京城内守卫韩德让以及权知南京马步军都指挥使耶律学古差点没被打爆头,景宗大怒:

“你们这群坑货!”

于是急遣南府宰相耶律沙率兵往救,这是本次战役主角北院大王耶律休哥上线,自荐请缨,辽主便以休哥代替奚底,统帅五院军之精锐驰赴前线,但此时支援部队与燕京相距千里开外。休哥率领部队马不停蹄,日夜兼程地赶去支援。

耶律休哥

“兄弟们,稳住,我们能赢!”

七月初六,耶律沙大军至幽州,幽州城只知道摇旗呐喊的怂货们见到耶律休哥领兵前来,个个跟打了鸡血一样。

“二营长,你他娘的意大利炮呢?给我攻!“

宋军连续近二十日不停地猛攻幽州城,其实士卒早已疲殆,故而虽然战斗力本是实足,此刻也气低落。

令赵光义始料未及的是,耶律休哥率军出其不意间道而来,人人手持火炬直冲,宋军还在奋勇攻城,赵光义不知其多寡,未等接战心里已经发怵,故不敢接战,看着这嘴边的肉,又不得不退到高梁河,抵御休哥。

耶律休哥先收容耶律沙败军,使之回去再战,与宋军相持,然后与耶律斜轸各自统帅精锐骑兵,从耶律沙的左右翼挺进,乘夜夹攻宋军,实行两翼包围钳击之势。

战斗激烈非常,耶律休哥身披春哥甲,身先士卒,被三创犹力战。

城中耶律学古闻援军已至,也开门列阵,四面鸣鼓,城中居民大呼,响声震天动地。耶律休哥继续率部猛攻,这时宋军才发觉已被包围,又无法抵抗辽军的猛攻,只能纷纷后退。

耶律沙咬住不放,从后面追击,而休哥与斜轸两军也对宋军实行超越追击。

宋军大败,死者万余人,连夜南退,争道奔走,溃不成军,赵光义与诸将走散,诸将也找不到各自的部下军士。

宋军乱作一团,这幽州城正如煮熟的鸭子飞走了。

高粱河一役,宋军大败,太祖累积下的积蓄被耗在太宗各种斗争中,而作为辽宋关系的重要转折点的此战,更是直接造成了日后的宋连战连败,之后的宋对辽已然完全处于下风,从此走上耻辱之路。

目录:《皇权的衍生物》目录

下一章:新三国之争1——澶渊之盟前期(31)

《皇权的衍生物》
《皇权的衍生物》
14.3万字 · 1.8万阅读 · 73人关注
《皇权的衍生物》从秦聊到清,在权权相争更迭时,依附于皇权的偏方政治群体不断兴起,覆灭,又重生。 当专制主义的皇权政治在不断完善和渐趋加强的过程中,产生了一大批毒瘤:皇族,后妃,外戚,太监,权臣,割据,游民和外部势力,它们或是良性或是恶性。 在政权更迭中历经浮沉,它们或是作为加强皇权巩固的保障,也可以是对皇权产生隐患的炸弹,陪伴皇权,觊觎皇权。 历朝历代皇帝,无不与这几大势力斗争周旋,此消彼长间,谁主沉浮?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