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咒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是轮回户外探险队的成员,而且都参与过一个遗迹探险,到底是死亡诅咒在发酵,还是死因另有隐情?

我是滨河刑警队的宁浩,带您翻阅真实的死亡案例。

第一章:三种不同的死法

一周之内,滨河居然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而且死的都是年轻人。

死者A徐璐,女性十九岁,是个在校学生,死亡时间是六月十四日晚一点十四分,死因是车祸。

徐璐跟一帮朋友在夜色酒吧玩到半夜,当时喝了不少酒,出来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她不但拒绝朋友送她,也不坐出租车,而是执意自己走。

夜色酒吧在滨河路,哪里算是滨河夜生活繁华的地段,即使到了后半夜车也很多,她朋友不放心,就让两个人跟着她,当时跟着她的是一男一女,女的还是徐璐的同学。

时候据那女生反映,徐璐当晚的情绪很差,一直说自己活不久了,活一天乐呵一天,然后就疯了一样地喝酒蹦迪,她以前从来没那样过。

出了夜色酒吧,徐璐就顺着江边走,虽然走路走走不稳但却走得很快,那女生和她朋友在后面又喊又追都撵不上。

从红绿灯路口往北走了大概一千多米,那个位置一面是江堤一面是一片绿化带,灯光很暗,徐璐忽然从人行道往快车道上拐,而且一面跑一面回头看,居然在马路上来回穿行,把后面的女生都吓傻了,一个劲儿的喊她,这时远处驶过来几辆车,一辆车一脚刹车差点撞到徐璐。

可徐璐根本就不看那辆车,居然从车头位置再次跑向了反向车道,被一辆车直接撞飞了。

她两个朋友都吓傻了,那个肇事司机也吓坏了,足足在车里坐了三分钟才想起来打电话报警,警车和120过来的时候,徐璐已经失去了生命体征。

尸体被拉到法医中心后,第一件事就是做血液检测,让法医没想到的是,徐璐的血液里居然查出了迷幻药的成分。

涉毒事情就大了,警方当晚就将所有跟徐璐喝酒的人找到,检验后居然没有一个人吸毒,这下子徐璐血液里的迷幻药就成迷了。

据跟她一块儿的朋友回忆,徐璐自己并未带酒水,而且她又不吸烟,也没听说她碰毒品,喝的东西都是酒吧里点的,而且大伙喝的都一样,甚至酒杯都会被拿错,这种环境想要往徐璐杯子里下药几乎不可能。

警方当晚就查封了夜色酒吧,不但对酒吧内的酒水进行检测,酒吧的服务生也都带回警局调查,可忙到天亮,也没查到什么疑点,徐璐的死亡案件就暂时放下了。

真正引起警方注意的,是第二起死亡案件。

死者B叫王凯,男二十六岁,在一家网络公司做程序员,六月十六日下午三点十五分,他从北山的揽月桥上跳了下去,当场就摔死了。

王凯的血液里也查到了跟徐璐一样的迷幻药成分。

那种迷药在本市很少见,在体内残留的时间只有两个小时,而且一经使用,半个小时内就查不到痕迹,是毒贩为了应付毒检新研究出来的东西,没想到这么快就出现在了滨河,而且还出现在了两个不相干的死者体内。

警方调取了北山公园门前的监控,查到王凯是十六号中午十二点半进入的公园,也就是说,他体内的迷药,是在进入公园后才副食的。

王凯是一个人进入的公园,山上的监控显示,他去了观音阁和药王庙,不过喝的水却是自己带的,他在两个庙里都烧了香,态度很虔诚,但在山上却没有跟任何人交流过。

从药王庙出来,他就一直在庙前面的广场游荡,看似无目的,也没浏览广场上的商品,甚至都不看一眼周围的游人,监控中他的样子很古怪,居然有点儿像丧尸,所以当时广场很多人都注意到了他,都躲得远远的。

后来他就走到了揽月桥边上,双手扬起来像是祈祷一样,足足站了十来分钟,这时身后已经围了不少游客,好像都被他怪异的举动惊到了。

然后他就一头栽了下去,从掉下去那一刻,他都没发出一声惊叫,这和正常跳楼跳桥自杀的人完全不同。

王凯随身的东西都被带到了检验中心,喝剩的半瓶矿泉水里没发现迷幻药的成分。

正是两个死者体内的迷幻药成分,引起了警方的注意,案子才到了市局刑警队。

两个死者的手机等私人物品都在检验科,我是六月十七日解手的案子,尸体都没去看,就先去找了技术科的徐军,我很想知道,两个死者手机里面,有没有共同认识的人。

但令我没想到的是,徐军居然到现在都没能解锁两部手机。

“很奇怪,这两部手机居然都被一种很复杂的程序锁定了,那种程序并不是手机使用者设置的,而是来自外部的一种信号,就是说死者在死亡之后,有个人在近距离用设备锁死了手机。”

徐军的话将我吓了一跳,如果她的推断是真的,那么这两起死亡的背后,就有个神秘推手了,而且两个死者很可能相互认识。

手机正放在一部仪器中解码,我看着不断跳动的数字发呆,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来电话的是曲队。

电话那头曲队很急,让我立刻去国贸商业街,那里刚刚又死了个人。

徐军立刻站起身跟我往外走,临走时安排同事看着解码机,一解开密码立刻告诉她。

我和徐军到达步行街的时候,不少民警已经拉好了警戒线,但周围还是有很多市民围观,死者倒在一栋高层的楼下,满地都是血,地上还散落着几根钢管和碎玻璃,他居然是被楼上掉下来的钢管砸死的。

第二章:骷髅纹身

死者是男性,一根钢管就插在他的头上,当时共掉下来好几根钢管,将一楼商铺的玻璃都砸坏了,除了死者,还有几名溜达的市民不同程度受了伤。

很快法医中心就像死者拉走了,徐军让队里的几名刑警立刻掉周围可查的监控录像,而她和我则跟着曲队上了那栋楼的楼顶。

楼上的钢管是用来固定挂梯的,很巧的是正有一伙工人在清理这栋楼的玻璃幕墙,出事时工人都去吃饭了,楼上也没人看管,楼顶上还有几根钢管丢在楼面上。

徐军上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取脚印和指纹,不光是那些钢管附近,连我们上来的通道也都仔细检查,而我和曲队则在观察楼顶周围能看见这里的视角,但是很可惜,这栋楼居然是这一片儿最高的,近距离根本没有监控视角,最近的一栋楼离这里也有几百米,而且根本不可能监控这里。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徐军的声音:“队长,这里足有七八个人的脚印,我看那些脚印应该都是干活工人留下的,想在楼上找到线索很困难,那个杀人者反侦察能力极强。”

徐军直接将案子定性成了杀人案,曲队不由得回头看了她一眼。

徐军指了指地下的钢管:“工人不可能将钢管放在易滑落的位置,这时常识,你们看搭建的铁架子就能看出来,建的很牢固,因为这关系到他们自身的安全。

掉下去的钢管一共三根,有一根直接击中了死者的脑袋,这就是说当时那三根钢管是一起被丢下去的,目的就是要砸死那个男人,楼高是十五层,那凶手甚至连钢管下落可能造成的偏移都算计到了。

我还观察了边沿处,竟然连拖曳的痕迹都看不到,那个凶手绝对是个身强力壮的男人。”

曲队点点头:“你分析得没错,我们等一下那些工人,将他们都做好登记,现在不排除工人里就有凶手的可能。”

不到十分钟,六个穿着黄马甲和工作服的工人就上到了天台上,领头的是个五十几岁的男人,满脸都是汗。

审问这些工人就交给了其他刑警,曲队让老刘询问一下楼下的业户,而他则带着我和徐军直接去了法医中心。

法医中心的解剖室里摆放了两张停尸床,除了刚才那具男尸,徐璐和王凯的尸体放在了停尸床上,很显然法医是找到了什么共同点。

法医主任老徐揭开了两具尸体上的尸布,立刻两具挂着白霜的尸体呈现在了我眼前。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徐璐和王凯的尸体,眼前的两具尸体样子都很恐怖。

徐璐的胸腔都瘪了,应该是肇事车直接撞上了她的胸部,原本很漂亮的脸,在灯光下泛着青光,腮边的擦伤清晰可见,直到现在她都是睁着眼,一副死不瞑目的表情。

徐主任直接将尸布拉到了尸体耻骨以下,同时将聚光灯打在了死者的y毛部位。

“如果不是因为第二个死者有个奇怪的纹身,我都没注意,死者居然会将纹身纹在这里。”

我几乎是贴近了尸体才看清,在y毛下面的皮肤上,居然有个黄豆粒大小的黑色印记,曲队忙接过徐主任递过来的放大镜仔细观察,然后将放大镜递给了我。

放大镜下,那个黑色的图案居然是个精致的骷髅纹身。

徐军的办法远比我和曲队要科学,她直接用特制的相机将骷髅纹身照了下来。

尸布打开后,徐璐的身体几乎完全暴露在了我们面前,我没想到十九岁的姑娘身材比例居然会那么好。

“尸检结果可能出乎你们的意料之外,死者虽然才十九岁,但却最少堕过两次胎,看样子私生活很混乱。”

徐主任说完盖上徐璐,又把王凯的尸布揭开了。

王凯的死状更恶心,整个头部都摔烂了,虽然法医已经重新缝合了,但是形状却呈诡异的方形。

就在王凯的心脏部位,也有个豆粒大小的图案,居然又是一枚骷髅纹身,跟徐璐身上的那枚一模一样。

我和曲队相互看看,都没那个白了对方的意思,看来两个死者还真认识,而且很可能关系很密切,否则不可能纹一模一样的纹身。

徐主任微微一笑:“你们是觉得这两个死者一定关系匪浅吧?因为俩人有一样的纹身?那你们再看看这个?”

说着话徐主任又揭开了另一个死者的尸布。

刚送来的死者身份信息我们还没查到,因为死者的手机居然跟前两个死者的一样,处在锁死状态。

死者头部的钢管已经被取下,颅骨上有个八厘米左右的洞,因为头部遭到重击,眼珠都鼓出来了,死状很吓人。

死者居然纹了个花臂,徐主任拉起死者的胳膊,在一团云朵一样的纹身中,果然找到了一枚跟徐璐和王凯一样的骷髅图案。

“这个死者的血液里也有那种迷药的成分,现在三个死者都有一模一样的纹身,要说他们三个相互之间没关系,说死了都没人信。”

曲队回头看了眼徐军:“将死者的照片进行网上比对,尽快找出死者的身份信息,另外徐璐和王凯的住址也要快点查出来。”

徐军点点头,开始给死者拍照。

三枚一模一样的骷髅图案,一样的迷药成分,看似以外的死亡模式,却已经将三起死亡拉到了一块儿,第三个死者的死因相比前两个更明显,那就是典型的谋杀。

从法医中心出来,徐军回了技术科,我和曲队回到局里的时候,老刘他们已经回来了,六个工人的指纹和鞋底取样也都交到了技术科,同时老刘仔细问了楼下的业户,还真有人对死者有印象。

死者在楼下溜达了很长时间,像是在等人,不过神色却很呆滞,楼下就有个卖冷饮的商户,见他在太阳底下站了半天问他喝不喝水,他回头看了一眼,就那一眼把商户大姐吓了一跳,那人眼睛通红目光呆滞,再加上露出袖口外的花臂,那大姐立刻就不敢出声了。

结果不到两分钟,楼上就掉下了钢管,当时还真有人看见了,喊着让那人躲开,没想到那人不但不躲,反而站在原地冲着天空举起了双手,就像是在接什东西一样,随后就被一根钢管插进来脑袋,躺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就不动了。

第三章:阎王令

楼下老刘他们一共找到了三处有那男人影像的监控,而且那栋大楼入口和电梯里的监控也都调了出来,已经送技术科做分析了。

老刘描述的死者反常举动,跟徐璐和王凯死前的举动如出一辙,都像是处在致幻的状态,如果说前两个死者的踪迹可能是出自二人的本意,那么第三位死者在步行街等人,应该是有人让他等他的,而且那个让他等的人,很可能就是往下扔钢管的凶手。

所以三个人的手机解锁,就是最关键的拐点。

就在曲队我们几个研究案情的时候,徐军的电话过来了,说那死者的身份信息查到了,紧接着电脑上就传过来一个文件。

死者今年三十五岁,叫耿大军,自己开了个烟酒行,目前处于离异状态,有个女儿跟前妻在一起。

跟文件一起传来的,还有耿大军的烟酒行地址,和他在西山郡小区的住址。

曲队马上就给徐军打了电话,让她立刻到队里来,出发去搜查烟酒行和耿大军的家。

警队人员分成了两队,老刘带人直接去耿大军的家,而曲队带着我和徐军去了烟酒行。

烟酒行在西城,距离西山郡不远,而且还是两层,我们过去的时候,烟酒行还在营业,服务员看见我们进去还招呼我们,很明显她根本不知道耿大军已经死了。

我们过来一是要找熟悉耿大军的人询问一些线索,还有个重要的事情,就是查看他的电脑。

两个警员在楼下给服务员做笔录,我和曲队徐军直接上了二楼,果然班台上有台笔记本电脑,而且还处于开机状态。

锁屏对于徐军这样的高手来说很容易就解开了,可解锁后的屏幕上出现的东西,却把我们三个都吓了一跳,居然是一个骷髅模样的文件,上面写着的文字就像流淌着的血,写着阎王令三个血红的大字。

徐军并未直接打开文件,而是立刻检查文件来源,一查验徐军的脸色就难看起来,因为这个邮件居然不是通过正常渠道进入的电脑,而是来自黑客的入侵。

徐军立刻拿出个优盘,先将阎王令拷贝到了优盘里,然后才点击打开,没想到文件内居然还有视频,视频像是在一个黑暗的环境中拍摄的,用的像是手机。

声音调大以后,画面中传来了声音。

“大威还有多远啊?你确定这里有狐仙儿?”

说话的是个男人,这时摄像头前面猛地冒出个人脸,看着镜头说了一句:“真的有,我上次来看见了,有个不大的堂子,狐仙儿就在那个堂子里,看见我根本就不怕!”

说完话那脑袋完后一缩缩进了暗影中。

因为在走动,画面有些摇晃,但是已经能看清环境像是个地下室,或是荒废已久的房屋,镜头中不时出现一些古怪的涂鸦,忽然前面的人猛地站住了,拿手机的人差点撞在那人的身上。

“干啥啊停下也不说一声?”

问话的就是拍视频的人,可镜头中那个男人慢慢回过头来,脸上布满了惊恐的表情。

这时拍摄者身后有走过几道身影,随即几声惊叫就响了起来。

手机缓缓绕过人墙,在闪光灯的光线下,不远处的墙角似乎半躺着一个人,身上的衣物破破烂烂的一动不动,看样子像是死了。

“怎么个情况啊?我前天过来还看见有死人啊?”

说话的正是那个大威。

“过去看看吧,要是真是个死倒儿咱就得报警了,要不然会说不清楚的。”

这回说话的居然是女生,随即就看手机缓缓往前走,前面两个背影明显是男人,很快就接近了那个死尸。

“操!是谁弄这种恶作剧?”

大威一脚踢倒了那个死人,就见死人头直接被踢掉了,居然是个制作极其逼真的模特,不但穿着衣物,连鞋都穿着,难怪他们会认为是死尸。

很明显附近的人都嘘了一声,但直到现在也看不出到底有几个人,因为除了那个大威露了脸,剩下的人全都在画面之外。

再往前走大威的速度也慢下来,手机不是照着墙上的涂鸦,画面中的涂鸦很古怪,不像是常见的字或者是图案,倒像是鬼画符。

“这墙上的东西有点吓人啊?我好想在书上看见过,像是驱鬼的符!”

说话的是个女生,声音有限颤抖了,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越怕才越刺激,轮回的宗旨不就是挑战极限么?你们探个荒废的医院都吓成这样,我看不如退出算了。”

这个声音听着像是个中年人,而且人在拍摄者的身后,并未走在最前面。

就在这时,前面的大威小声说了一句:“看见堂子了,不知道狐仙儿在不在里面。”

手机立刻举高往前照,光线中果然能看见个一米多高的木头佛龛,最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那佛龛上居然还披着红布,前面还摆着些贡品,看样子近期还有人来拜过。

“你们看?我说是狐仙儿你们还不信,没见有人来供养么?”

大威边说便走到佛龛前弯腰看了看摆摆手:“狐仙没在,今天来得不是时候啊!”

手机转到了佛龛的正面,佛龛就像个箱子一样,里面还有些茅草,就在茅草丛中居然有些灰黑色的动物毛。

“大威,这趟房子很大啊?再往里还有什么?”

问话的正是那个中年人,大威摇摇头:“我当时看见狐仙就吓得往回跑了,前面我也没过去,不过再往前地上摆了不少杂物,应该是很少有人往里走。”

手机越过大威往前走了几步,画面中能看见那些障碍物,与其说是障碍物,还不如说是故意堵死了这个胡同,一堆破烂的桌椅上,居然挡着几块板子,从板子上方照过去,似乎那面还有很大的空间。

拍摄的画面定在哪里不动了,他身边的人似乎在窃窃私语,这时那个中年人说了一句:“我感觉里面好像有东西,很可能会遇到鬼,你们敢不敢过去看看?”

拿着手机的手一颤,画面一下子照在了大威脸上,大威脸色明显有些害怕了。

“真有鬼?要是真遇到鬼我们怎么办啊?”

一个女生声音颤抖地问道。

这时一个男生说了句:“怕啥啊?我特意带了大蒜头和江米,书上说这两种东西都能驱鬼,我们来不就是猎奇的么?光看这些有啥意思?”

大威似乎也被鼓上了劲,带头走过去挪动木板,可他的手刚一扳动木板,就嗷的一声惊叫,人往后一跳,险些撞在拍摄者的身上,就在那堆木板的缝隙间,两只闪着精光的眼睛,正死死盯着这些人。

第四章:医院惊魂

手机的光照下,那双眼睛看得真真的,几个女生已经吓得叫了起来,这时就见一道黑影从木板缝里钻出,大摇大摆地朝着众人走了过来,居然是一只足有半米长的大老鼠。

女生又惊叫连天了,大威气得拿起一块木头砍了下去,老鼠吱地叫了几声跑出了画面。

被老鼠吓到,大威明显有些丢面子,走到木板前开始搬东西,这时又有个男生过去帮忙,脸孔在画面中一出现,我差点叫出来,因为男人竟是死去的王凯。

搬走了破木板,又开始搬座椅,这个过程中不时有老鼠跑出来,看样子这堆垃圾里生活着不少的老鼠,身后的女生又是一阵尖叫。

打扫完通道,手机的光往前照过去,前面的地上杂草明显要茂密一些,而且墙上的红色血符也更密集了。

“这么多驱鬼符?难道这医院里真闹过鬼?”

问话的是个女生,王凯回过头往后看,脸上也有了些不自然,这是那个中年人咳嗽一声。

“你们没感觉到么?木板前后就像两个世界,那个佛龛就放在障碍处不远的地方,应该是要镇着什么东西,佛龛内最开始供的绝不是大威说的狐仙,应该是佛像,至于佛像为什么不见了就说不清了,还有个事情也很诡异,如果真有狐仙在此,那些老鼠居然能跟狐仙做邻居,据我所知,狐狸可是会吃老鼠的,除非……”

大威原本走在最前面,此时也回头问了句:“除非什么?”

“除非狐仙也不敢靠近那些障碍物!”

这句话一出,大威王凯立刻站住了,拍视频的手机一晃,显然这句话让大伙都紧张起来。

“咱们的视频可是全网播的,不但国内网友关注,国外网友也很喜欢看,轮回的宗旨不就是要发现一些灵异离奇的事件么?现在机会在眼前,你们咋都这副模样?要知道医院探险一旦火了,收益的可是团队,你们都有份的。”

中年人的话就像给冷灶添把柴,一下子就把这帮人的恐惧都烧没了。

大威拍拍胸脯:“怕啥,我都是第二次来了,不是啥事儿都没有?如果这次真能派到鬼咱还赚了呢,尤其是那种穿着护士服的女鬼!”

说着话大威再次往前走,边走边回头跟后面的人做鬼脸,很快就走出去十几米远,这时候镜头中已经能看出来环境的大概意思了。

他们走的地方像是个很长的大走廊,一侧是墙,应该原本有窗户,可不知道为啥都用砖给封上了,所以里面几乎见不到任何光线。

另一侧隔不远就会有个门,门都是那种很老的木门,门框上还有玻璃窗,不过都用纸糊着,奇怪的是荒废这么久的医院,门上的玻璃居然还都完好无损。

地面应该是水泥地,好些地方裂开已经冒出了草,走在上面根本没有啥脚步声,视频里听得最清晰的,就是沉重的呼吸声,这时走在最前面的大威已经走到了一扇门的前面,刚要回头说话,这时候意外发生了。

那扇门居然一下子倒了,门上面居然趴着一个穿着护士服的人影,将大威一下子压倒在了地上。

跟在他身后的王凯吓得嗷的一声惨叫,转身就往回跑,拍视频的人手里的手机差点掉地上,就在这时一道人影越过了跑过来的王凯,直奔大威的方向跑了过去,拍摄者的手机再次拿稳当,记录下了发生的一切。

此时大威被门压在地上一声都没有,手漏在门外面根本不动,像是死了一样,门板上趴着的根本就不是人,而是挂着的一件护士服和护士帽,光线阴暗看着真的很像个人。

所有人刚嘘了口气,就见那护士服居然在动,是那种蠕动,就像里面有个人在挣扎着起来一样,顿时又是一阵惊叫声响了起来,除了那个背对着摄像头的没动,王凯又扭头要跑了。

“都别动,这里有点怪,乱跑撞见脏东西可别怪我,大军往前来,拍下来到底是啥东西!”

那人头也没回的说了两句话,果然拿着手机的人犹豫一下,开始慢慢往前走,镜头一直照着不断扭动的护士服,这时我才知道,拍视频的和可能就是死掉的耿大军。

那个人站着的位置距离门板有三四米远,并未接近,耿大军也站在了那个人身边,这时画面又看不到那个人的影子了。

我不明白为何他们不打手电,本来这环境看着就很阴森,还只用手机那点光线拍摄,是故意弄恐怖气氛么?

画面中的护士服扭动了一会儿,忽然从衣服中钻出个小脑袋,闪着绿光的眼睛看了看众人,一下子跑进了屋子里,居然是条黄鼠狼。

说来也怪,黄鼠狼一跑门板下的大威,忽然哎呦哎呦地哼了几声,身子一下将门板顶了起来,灰头土脸地站起身,捂着脑袋龇牙咧嘴的。

耿大军没动,他身边的那个人也没过去扶大威,那个人忽然问了一句:“你刚才看见啥了?”

“我刚才像是鬼遮眼了一样,有个护士女鬼压着我,那张脸忽然变成干瘪,随后就成了骷髅,吓得我拼命挣扎喊叫,可我却一动都不能动,也喊不出声,那感觉就跟做噩梦一样,但女鬼压身的重量却实实在在。

后来那女鬼忽然消失了,我感觉自己又能动了,这才站起来。”

身后立刻传来一阵吸气声,很显然都被大威的话吓到了,因为刚才真有个护士服压在他身上,只不过不是女鬼,是个黄鼠狼。

“没事儿,你应该是被黄皮子给迷了,现在没事了。”

大威听那个人说了一句后,晃晃脑袋伸手将门板放到一边,当他看见护士服的时候明显吓了一跳,手一抖木门碰的一下掉在了地上,上面本来就摔坏的玻璃哗啦一声碎了满地。

“还,还真有个护士服啊?我这时真见鬼了?”

这回没人回答了,那个人再次走进画面,但却依旧是背对着摄像头,他走到失魂落魄的大威拍拍他的肩膀,带头往里面走去。

墙上开始出现了牌子,写着的居然是手术室,随后前面就有一道门挡住了去路,就在门边上,有两张木制的长椅,此时那个人就站在长椅边上一动不动,扭着头正看着椅子。

耿大军似乎是专门摄像的,一见那个人不动了,手机摄像头立刻照向了那两张长椅,紧跟着一声我k,手机一抖差点掉地上。

原本应该布满灰尘的长椅上,居然有几个圆形的痕迹,就像有人刚刚坐过一样。

第五章:格式化

手机的灯光虽暗,可所有人都看见了椅子上的痕迹,一下子都安静了下来,只能听见一阵沉重的喘息声。

我看着都觉得很奇怪了,因为所有窗户都被封死,进入医院似乎只有他们走的那一条路,刚才明明有道门板挡着,这里面的印记又是咋来的?

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手机一直对着那几个印记没动,这时那个背对着摄像头的人动了,他慢慢往手术室的隔离门走,而且手居然轻轻地推在门上。

吱嘎,很久没动过的门才会有这样的声音,随着门被推动,门上和门框上的灰散起了一层烟尘,那个人往后退几步忽然转过了身子,他脸上居然带着个白色面具,就像电影中那种套头的鬼脸一样。

“我先进去看看,已经到这里了,不进去有点可惜,如果真发现什么,这段视频可就火了!”

声音依旧是中年人的低沉声音,可在面具里面发声,声音会变形,所以这个貌似队长的人到底什么年龄,根本无法判断。

鬼脸人说完话慢慢望门里面走,两扇木门开了一扇,即使摄像的耿大军没跟过去,但是手机的光能照进玻璃窗,那个人的行动轨迹清晰可见。

从那扇木门往里去,就是手术室的大门了,大门是金属的,并没有窗户,而且上面还用铁链锁着,就在铁皮上清晰地画着两个血红色的符。

“这个废弃医院最可怕的地方,应该就在这手术室里面,我看过关于静安医院的资料,据说第一个闹鬼的地方就是手术室,而且还是死在手术台上的孕妇,当时一尸两命,所以那孕妇和死孩子就成了恶灵,最后到底把医院给弄黄了。”

鬼脸人说到这儿,一个女生声音颤抖地问道:“队长,这么吓人真要进去么?大门都锁着肯定里面有可怕的东西,咱们拍的东西已经不少了,要不咱回去吧!”

还有 52% 的精彩内容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81,413评论 1 177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28,415评论 1 144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3,175评论 0 105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8,041评论 0 90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23,316评论 0 148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9,223评论 1 88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11,935评论 2 165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1,327评论 0 80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9,855评论 5 114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13,106评论 0 130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11,833评论 1 128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12,687评论 0 133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7,469评论 0 18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10,280评论 2 119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13,466评论 3 128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056评论 0 3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330评论 0 79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14,016评论 2 137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14,514评论 2 134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