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启示录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而他本应该来陪我试婚纱的。

我打了个哈气,将婚纱脱下,然后一口气去买了个爽,从鞋子,衣服,化妆品最后到避孕套。

付钱的时候我头都没抬,直接拿出那张宋清朗给我的卡。

刷!】

这倒是让我无所顾忌了。

我将他的卡刷爆了,不知花了多少钱。

男人不靠谱可以,钱靠谱就行。

最后在酒吧买醉的时候被人拎回去了,我口袋中有好几个避孕套,我记得最后我明明快要把一个黄毛小帅哥勾搭到手了。

还是被人抱了回去,抱我那人和酒保付了钱,说是我的先生,味道很熟悉,好像我那个混蛋未婚夫......

又像另一个人。

我口袋里的几个避孕套在那天全用掉了。那人狠狠折腾我,让我喊他名字。

宋清朗,真的是个神经病,他买了个分贝器在床旁。

其实我知道,大概是因为元佩回来了,就像名字一样,我注定不能成为宋清朗的原配。

我几乎没有跌过什么跟头,和宋清朗相识之时,也不知道他有这么一位白月光。

但其实我并不在意,白月光嘛,谁没有啊。

在外人眼里,三年恋爱,门当户对,郎才女貌,是他人眼里的天作之合。

在我眼里,更像两个备胎的互相取暖。

我认真了,是我这个备胎做的不够合格,和他没关系。

我和宋清朗在大学认识之时,他是学生会的主席,一袭白衣如皎皎月光,是他人眼中的天子骄子,意气风发的明艳少年。

我们的生活本没有交集,我是非必要不出门,所以一直宅在宿舍,不爱参加活动,唯一参加过的活动就是校花评选大赛,这还是网上的。

我的舍友乔芷拿了我的照片参赛,第一名有五百块。

我用的张学生卡照片,是刚开学之时拍的,我的头发刚刚留给肩,尴尬的在镜头前笑着,乔芷说我这张照片有一种好骗的美感......

我最后得了第二名,第一名是元佩,那个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的漂亮女孩。

言言,你和她长得有点像啊!”乔芷说。

底下的评论也这么说。

很不爽的是有人竟然说我是照着元佩整的容。

我和宋清朗的相识源于一场篮球赛。

乔芷的男朋友是建筑系的八号小学弟,听她的意思说,她男朋友为了让她更好的瞻仰他的风姿,给她留了最好的位置,俗称家属位,而我是乔芷的硬拉来的家属,所以和她坐一起。

坐在我旁边的就是宋清朗,他是七号。

我看不懂篮球,于是开始玩开心消消乐,没过几关,我就被卡住了,看到这关已经有人过了,好胜心了燃起来。

过了挺久,旁边的男声突然响起。

能让我试试吗?这关我过了”

就在这时我才注意到身边的人,白的发光,脸上没什么瑕疵,眼尾上翘,眼睛亮亮的,是一张不能再精致的脸,可身上的气质却温温柔柔。

好眼熟,我突然想起宝玉见到黛玉说的那句话,“这位妹妹,我见过的。”

我也是这种感觉,而且更强烈,明明是气质完全不一样的两人,我竟然可以联系到一起去。

犹豫了一下后我问道:“我们见过嘛?”

宋清朗像是被难倒了一样,思考了一会后摇了摇头。

气氛有些尴尬,他不会以为我在故意和他搭讪吧............

为了缓解尴尬,我犹豫了一下后将手机递给了他:“实在过不了就还我,我体力不多了。”

为了看清屏幕,我靠近了他一些。

骨节分明的手随意在屏幕上划着,在一声声“excellent”中很快将这关过了。

随后又将手机归还给了我,眼神转向了赛场,好像这只是无聊时的随手的帮忙。

谢谢。”

不用..我马上要上场了。”

我愣了一下,将手机放下,决定认认真真看完剩下他参与的比赛。

台上的少年恣意地挥洒着自己的汗水,阳光从天窗撒入,照在他的身上,散发出光芒。

我的心猛然收缩。

恍惚间,两个影子就这么重合了起来。

我和宋清朗坐在一起的照片被拍了下来发上了论坛,顶成了热帖,标题是《怎么能有人坐在一起就有宿命感啊啊啊啊!!》

兔子不吃草:【这是校花第二名!!!但是除了上课很少看见她!!!他们咋认识的????】

挂我别挂科:【帅哥美女就是天生有宿命感......但是说实话元佩更好看更自然......就是出国了以后在学校看不见了......】

本座来也:【美女一起夸是犯罪吗......而且言一是我们系的第一名,也不差的。】

美美吃饭:【楼上➕1】

美美饿死:【➕10086(还有楼上和我是cp名吗)】

美美吃饭:【好像是的,要聊聊吗?】

本座来也:【谈恋爱滚出去谈!!】

可达鸭是我:【我只想说他们是情侣吗?还有有没有美女微信啊啊啊啊啊。】

唉哎艾矮:【那我求个帅哥的好了。】

楼主:【照片是我看比赛的时候随便拍的,两个人后面就没有说话了!!而且好像元佩和宋清朗是高中同学来着,慎磕!!!】

可达鸭是我:【救命大家有没有发现言一长得有点像元佩啊!!不会是什么替身文学吧。】

本座来也:【听说言一照着元佩整的......】

乔木有归:【听谁说的?整形医生凑你耳边告诉你?】

底下的评论很热闹,莫名其妙分成了两党。

这条帖子是乔芷给我看的,乔木有归就是她,缠了我一天,好像非要我说出一本小说来给她听。

说真的,自从上次在篮球场心动了那一下后,我再也没见过李清朗,他也好像只是短暂的让我喜欢了一下。

我想了一下,转头和乔芷说:“你认识宋清朗嘛?”

乔芷愣了一下,不可置信的看着我,然后过来抱住了我。“言言,你终于长大了!愿意认识男人了!!”

我被搂着喘不过气,艰难的开口“这不是想帮你创造小说吗?”

今天球队有庆功宴,我家那个邀请了我,咱一起去吧,宋清朗应该也在。”

高中的时候不太会拒绝别人,久而久之什么脏话累活大家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我,我又好胜心强,什么都想争第一。

最后把自己搞得累的要死,还吃力不讨好。

但想起了那张脸,还是点了点头。

到晚上的时候,我和乔芷到达了饭店。

我们到的时候其余人都到了,在场还有两个女生,应该是当中男队员的女朋友,他们好奇的打量着我这个外来者。

有人甚至吹了个口哨。

我有些尴尬的落座了,余光瞄着坐在角落的宋清朗,他在和旁边的人说话,笑意盈盈,手中吊着杯子,眼里盛满了微光。

一眼都没有看向我。

我左旁边坐着乔芷,右旁边坐着另一个女生,长得很娇俏,脸红红的,像是被灌多了。

好像是六号新交的女朋友,她和她男朋友都被起哄着灌了不少酒。

我恍惚间看到了那个以前那个只会讨好别人,却忘记讨好自己的女孩。

我将包里常备的水悄悄拧开后递给了她。“别喝了,喝点水。”

那女孩有些意外的接过了水,感激的朝我点了点头。

正当此时,我抬头终于对上了那双熟悉透亮的眼睛,随即听见他开口道:“别灌人家酒了,人家小姑娘又不是你们。”

他的语气还是淡淡的,带着笑意,可是多了一丝严肃与不容置疑。

此话一出,几乎没人敬酒了。

可此时的乔芷已经喝大了,我在考虑怎么顺利将这个醉鬼回宿舍。

要是打晕的话,会不会方便点.............

宋清朗在快要结束的时候出去接了个电话,打了很久。

旁边那个女孩像是注意了我一直向外看的目光,试探着开口,“你是不是喜欢..宋清朗啊?美女姐姐。”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这算不算喜欢,想着好像才认识一天多。

你长得这么好看,肯定没问题的。”

我被她逗笑了,拍了拍她的头,“你也很漂亮。”随即站起身来,想去外面透透气。

走廊里,我看到宋清朗站在尽头抽着烟,烟雾模糊了他的俊脸,他独自站在那里,褪去了平日里的光环,显得有些寂寥。

我用酒精来解释我当时那么勇敢,或者说,我需要一个理由来接近眼前的少年。

我走近他,闻到一股烟味和酒味混在一起的味道,但掩不住他身上一股清爽的青松味,淡淡地.......

我拿出手机,紧张的说:“宋同学,我需要你的帮助。”

宋清朗在发觉我的靠近时,就将烟踩灭了,然后挑着眼尾,带着兴味。

什么忙?”

我将手机拿出,正当我鼓足勇气要说话时,我的肩被人拍了一下。

造孽......

我转身看向那个拍我肩的人,是同系的乔柯,和我一个班的,平时喜欢问问题,话很多,而且!!很没!!眼力见!!

看着他真心实意的笑容,一股气提不上来。

言同学,好巧哦,我也在这里吃饭。”

宋清朗直起身子,朝对我说:“两位先聊,我先回去了。”

随后就从我身边走了过去。

有事么?乔同学..”

乔柯尴尬的挠着头,不好意思的开口“啊......就是碰见了来打个招呼......”

我点点头,提步想走。

他又叫住了我,语气有些颤巍“能加个微信嘛。”

好嘛......有人把我刚刚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只是个微信罢了,并不代表什么,我拿出手机便加了。

对啊,只是个微信,他也不会拒绝的吧。

回到酒桌上时,已经有很多人喝趴了,大家也准备回去,我也扶着乔芷打算要走。

那个......美女。”我听见有人在后面喊。

我不敢回头,因为我不能确定是自己,虽然我认为自己担得上美女这个称号

随后听到有人跑来,是刚刚一起吃饭的寸头男生,他摸着头朝我嘿嘿笑道:“美女,刚刚差点忘记说了,宋哥说你有事要他帮忙的话,加他微信和他说,他有事先走了。”

我心中好像有烟花炸开,但面上还是波澜不惊。

好。”

问那人要到微信后,我立即发了验证信息,宋清朗也很快通过了。

宋清朗的头像简单,是一只白色猫咪看向窗外,网民叫s,朋友圈也是三天可见.......

洗完澡后我收到了他的信息..

言同学,要我帮什么忙?】

我:【啊......你已经帮完了】

可我还什么都没做】

我:【我说的忙就是想请你拿手机加我微信......】

宋清朗不回复我了,可能是因为被我骗了个微信不太爽.......

过了十分钟,正当我打算睡了的时候,手机叮咚一声。

我有些生物钟,一到十一点就很困。

我忍着困意看了眼手机,是宋清朗发来的信息。

宋清朗:【我也有个忙要言同学帮。】

我:【明天说吧宋同学,很晚了。】

随即我就把手机关了,这件事被乔芷知道后,她敲着我的脑袋说我不解风情。

醒来后手机安安静静没有消息。

我要赶早课,早八的人和困死的狗一样。

我喜欢坐在老位置,倒数第二排的窗外,这个视角能看到天空和远处的山,很自由的味道,我几乎能闻到风传来的花香味。

也是睡觉的好位置。

旁边的人提到了宋清朗的名字,说他最近很忙,在安排学校联欢会的事情.......

醒来的时候已经下课了,我收到了宋清朗的信息。

在哪里,宋同学?】

我:【教室。】

有空吗现在?】

我:【有,刚下课。】

我来找你。】

我:【不用麻烦,食堂见吧,正好吃饭。】

十分钟后,我在食堂见到了宋清朗,他低头刷着手机,没有意识到我的到来,面前有两份饭,里面都有我讨厌的香菜。

我敲了敲桌子,等他抬头一那一刻,他笑的灿烂,没有昨天见到的颓唐,还是那个阳光少年。

我笑了笑当打招呼,“有一份是给我的吗?”

他点了点头,示意我坐下。

坐下后,我默默开始挑香菜,李明朗也不急着说话,就这么看着我,等我将香菜全部挑出来,开始吃时,我都快忘记对面坐了个人。

我尴尬地看着宋清朗,每次认真做事情的时候,就会忽视身边的人,所以经常会被人说没礼貌。

放下筷子,毕竟无功不受禄,“宋学长,你昨天说有事请我帮忙..”

宋清朗始终含着笑,淡淡地看着我说:“是有事情想请你帮忙,听乔芷说,你学过钢琴,最近学校的联欢晚会有想法吗?”

我庆幸自己没动筷子,不然都不好拒绝。

不好意思,没这个想法。”

宋清朗挑了挑眉,像是没想到我拒绝的这么直接,尴尬的摸了摸眉毛,“你倒是犹豫也不犹豫一下。”

嗯,我不喜欢参加这种活动。”

我看着我们之间又陷入了沉默,我本能的想离开这个场合,临阵脱逃没用但有效。

宋清朗似乎看出了我的局促。

言同学,可能是我自恋了,但我本来以为你是对我有好感的。”

现在不觉得了?”

宋清朗笑着点了点头。

我也笑着回应,“你前半句没错,我对你有好感。”想了下又补充道:“但是还没有好感到可以放弃自己的原则。”

宋清朗又沉默了,我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很不适合和人交流,很容易把天聊死。

你有过吗?为别人放弃自己的原则。”

有过。”可我找不到他了,我在心里这么想着。

那我先走了,我下午还有课。”

把饭吃了吧,你答不答应这个事情,都和我想请你吃饭没关系。”

我的肚子不争气的响了起来,早饭忘吃了。

没多纠结,坐下开始吃饭。

宋清朗吃饭很斯文,是真正意义上的斯文,不是像我这种只是单纯吃得慢。

这顿饭,倒也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

我有些疑惑的等着他把话说完。

下次吃饭的时候就知道你不吃香菜了。”

那个关于我和宋清朗的帖子又被顶上了校园热门,下面有人发了我和宋清朗一起吃饭的图片。

兔子不吃草:【救命蹲到后续了!】

本座来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温柔啊,宋学长一直盯着她看】

九年义务制教育重点捕捞对象:【不管,我不喜欢天降,元佩宋清朗才是真的!!】

哦莫滚远点:【人家都丢下宋清朗走了,好像还在那里找了个男朋友,我都关注她ins了,别磕了】

楼主:【大家,我开始磕了,清言是真的!!主要是这眼神是在是太真了,两个人以前真的不认识吗????】

乔木有归:【不磕不是中国人!】

哦莫滚远点:➕1

铁汗柔情:➕1

回复很剧烈,作为正主的我觉得很奇怪,我和宋清朗才见了三次面,到底是怎么磕起来的啊..

乔芷说可能是因为能和宋清朗说上话的异性除了那位远走他乡的高中同学以外,就没几个,而且你们站在一起很配,都感觉挺性冷淡的。

想起联欢晚会的事情,我瞥了眼乔芷,“你是不是和他说了我会弹钢琴啊.......”

哈哈.......谁叫他问起来了..而且他看过你弹钢琴,还说你弹得好呢。”

我愣了一下,宋清朗怎么会看过呢?

而且他还问了我你平时喜欢吃哪里的东西,说要请你吃饭..”

看着乔芷八卦的神情,我选择了无视。

说起吃饭,我将吃饭钱发给了宋清朗。

我:【你见过我弹钢琴?】

嗯,还有我不缺你这十几块】

我有些尴尬,我也知道他不缺。

我:【在哪里看见的?】

高中,礼堂】

我突然想起在高中的时候,因为会弹钢琴,经常被推荐去表演,几乎包圆了联欢会的钢琴节目,除了最后一年的。

我:【育才高中?】

不是,隔壁的,20年那次联会晚会,两个学校联办的,我也在。】

你弹得很好,真的,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现在不愿意继续弹。】

我:【不喜欢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五分钟后

在哪里:【我当时以为你是真的喜欢弹钢琴,因为真的很迷人。】

心跳速度就这么骤增......我轻笑了一下,或许是他作为学生会主席的身份随口说的,可是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真的也让我很受用,

弹钢琴的理由从不是为了讨好别人,是因为喜欢。

还有 69% 的精彩内容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82,904评论 1 181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29,667评论 1 149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4,642评论 0 105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9,061评论 0 90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24,415评论 0 150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0,220评论 1 91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12,881评论 2 168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2,268评论 0 83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10,796评论 5 117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14,072评论 0 132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12,733评论 1 130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13,595评论 0 135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8,361评论 0 18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11,196评论 2 122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14,401评论 3 132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959评论 0 3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320评论 0 8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14,968评论 2 140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15,433评论 2 136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