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死人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你解开活死人的秘密。

第一章:走尸袭人事件

发生在卧虎沟的诈尸案,是四合分局报给的市局,原因很简单,分局认为事件太诡异,似乎不属于警方管辖的范围。

分局报上来的材料很有限,除了几份目击者的笔录,还有几张照片,照片的内容是一个灵棚,一具黑漆棺材,还有些花圈纸替身祭品,不过弄得乱七八糟的,像是出了什么事。

案卷的名字就叫诈尸案。

材料上说诈尸的人叫曹宝,享年四十五岁,八月五日忽然暴毙,家里准备停三天就火化了,没想到第三天夜里居然诈尸了,尸体跑出棺材后追逐过村民,后来就不知去向了,诈尸事件并没有人受伤。

没有人员伤亡的案子,分局又已经出过警,刑警队本可以放一放,可八月七日,一个上山放牛的村民被抓伤,而且已经有了中毒的迹象,正在四合医院住院,据村民说,抓伤他的正是诈尸的曹宝。

我和老刘赶到医院是七号下午五点多,那个村民刚打完针,神志还算清醒。

村民叫于永生,三十九岁,跟曹宝在一个村。

于永生的神色很慌张,似乎还没从惊吓中缓过来,他被抓伤了胳膊,此时已经被包上了,医生的诊断是感染了一种罕见的霉菌,还得在医院观察一阵。

于永生是早上六点多赶着牛上山的,走到半山腰的时候,牛忽然哞哞直叫,死活不往前走了。

当时于永生也挺害怕的,因为诈尸的曹宝一直没找到,但是自从曹宝诈尸以后,每天早上村子里都会发现死鸡死鸭,脖子上有伤口,浑身的血都被吸干了,村里人都认为是走尸弄死的。

就在这时忽然挂过来一阵风,于永生的忙用手一遮眼睛,这时他就闻到一股子白酒味道,吓得他忙把手拿开,手一拿开,就看见曹宝面对面站在他眼前,俩眼死死盯着他。

曹宝死的时候就是满脸的水泡,浑身一股恶臭,死后家人还用酒给擦了擦,停尸的三天,不断用酒往尸体上喷,就怕尸体烂了所以那股酒味加上尸臭的味道,于永生很熟悉。

当时曹宝身上的寿衣到处是土,还有些血迹,惨白的脸上也沾着血,还没等于永生反应过来,死尸忽然抬起手,朝着他脖子就掐了过来。

于永生吓得一声惨叫,用手一挡转身就跑,等他跑出去好几百米回头一看,山谷里根本没有曹宝的影子,不过他手臂上却又三道血口子,钻心地疼。

还没等他走到家就感觉浑身阴冷,就像掉进冰窟窿一样,家里人赶紧用三轮车把他拉到了卫生院。

于永生描述遇袭的时候,眼睛里的恐惧极其真实,根本不像撒谎,而且我也问了医生,医生说他感染的那种霉菌很少见,应该是长在坟墓或者是极其潮湿阴暗的洞穴里,还有种可能,就是长在尸体上,也可以叫做尸毒,当然治疗及时并不会致命。

老刘对稀奇古怪的事情很在行,听于永生说完拿过他脱下的衣服闻了闻。

“曹宝停尸的三天,你每天都去么?他诈尸的时候你在哪儿?”

于永生的脸色更紧张了:“都一个屯子住着,我可不是每天都去么?曹宝犯病的时候就挺吓人的,忽然发烧,然后脸上手上就开始长水泡,见人就咬就抓,根本没人敢靠近,眼看着他口吐白沫倒在了地上,等他死透了,他家人才敢过去。

当时我就在现场看着,换装老衣服的时候,我看见曹宝身上像是蜘蛛网一样,爆满了蓝色的血管,村里老人说这是撞见啥东西了,得停尸三天,让那东西彻底走了,要不然老曹家不得安宁。”

我和老刘相互看看,老刘咳嗽一声:“我看过照片,当时灵棚里还特意弄了口黑漆棺材,堂子里的摆设像是在办事儿,他们家请师傅了吧?”

于永生一愣:“没想到警察还懂这些?您说对了,老曹家当晚就找来了赵半仙儿,所有的事情都是赵半仙儿一手操办的。”

老刘点点头:“我知道他,当晚诈尸的时候,你就在灵堂里?”

“可不是么?当时都把我吓死了!”

据于永生回忆,赵半仙儿把棺材拉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五点多了,跟车一起的还有些纸替身花圈等祭品,当时于永生就是帮着架棺材。

棺材算是花钱租的,等曹宝火化后,棺材还得拉走。

赵半仙儿能有六十多岁,指挥着人把棺材架好后,还让换上他带来的寿衣,尸体脱光后,他还用朱砂在尸体上画了好些符。

因为是停尸不是入殓,所以棺盖并未钉死,只是用三根棺材钉封着,等尸体放进棺材后,赵半仙开始做法事,先点上香烛烧了纸,然后拿着烧纸的棍子,带着烟火在老曹家屋里屋外走,到处撒五谷粮。

晚上守灵的人,他挑的都是精壮男人,其中就有于永生,于永生守的就是第三天。

北方农村对于死人有个说法,说第三天是死魂回来的日子,所以相比前两天要紧张,跟于永生守灵的一共四个男人,在老曹家吃过晚饭后,就都坐在灵堂里抽烟闲聊,传说都是老人说的,于永生他们根本不信,都想着快点把这三天停尸过去,早点把曹宝火化了。

当晚天一直阴着,像是要下雨,八月份天本来挺热的,但那天晚上却有些凉飕飕,到了半夜十一点多,风更大了,而且风也很邪,就像贴着地皮刮,把地上的土,瓦盆里的纸灰都刮了起来,弄得灵堂里乌烟瘴气的。

也不知道是风刮的还是闹鬼了,两个纸替身明明在灵棚边上,可这时候却跑到了棺材底下,就站在棺材边上乱晃。

四个人都吓够呛,站起来就想往屋里跑,可就在这功夫,一种奇怪的声音引起了四个人的注意,因为那声音居然是从棺材里发出来的。

第二章:诈尸

灵棚里拉着电灯,那口黑漆棺材在昏暗的灯光下,居然在摇晃,而且那声音在寂静的夜晚听得格外真切。

就像有人在里面挠,抓挠棺材板子,四个男人此时都吓得面无人色,不住地揉眼睛,都怀疑自己是幻听或者是眼花了。

可就在这时,足有半尺厚的棺盖居然发出了咚的一声闷响,紧跟着插在棺盖上的棺材钉儿,开始吱吱地往起冒,四个人吓得大叫着诈尸了,还没等他们跑出灵棚,沉重的棺材盖子轰的一声崩开,低沉的嘶吼声中,曹宝的尸体居然坐了起来。

四个男人吓得嗷嗷叫着往外跑,于永生当时可不是往屋子里跑,而是疯了一样的往家跑,一直到家他才喘了几口长气,差点给憋死。

于永生家里曹家很近,从他家窗户就能看见院子里的一切,他进屋喘了几口气就一下子扑到了门口,透过玻璃窗往外看,曹家已经炸营了。

“妈呀!诈尸了!”

不知道是谁喊的,眨眼功夫老曹家屋子里就跑出来十几个人,都往院子外跑,天黑而且人又乱,于永生也看不清那里面有没有曹宝的尸体,他把门关得紧紧的,不管外面发生啥事儿,他都再不敢出去了。

一直到天色见亮,村里胆子大的才出门,一帮人都聚到了老曹家大门外,于永生这时候才敢出去。

灵堂已经弄得一塌糊涂,花圈、纸马和里面摆的倒头饭香炉都掉到了地上,棺材盖子开着,里面的尸体早就不见了,灵棚里的东西虽然乱,但是却只少了曹宝的尸首,还有那两个纸替身。

曹宝死得本来就蹊跷,再加上诈尸了,村主任吓得赶紧报案,中午派出所的民警就过来了,拍了照了解了一下情况后,根本不相信诈尸的事情,反而怀疑是老曹家把尸体藏起来想土葬,后来还是村主任赌咒发誓地说绝不会土葬,警察才走了。

下午赵半仙儿就过来了,绕着灵堂转了几圈,然后端着罗盘看了半天,说曹宝的尸首成了走尸,那两个替身让他带着伺候他去了,嘱咐村民晚上千万别上山,然后就安排车将灵棚和棺材拉走了。

曹宝媳妇和他父母并未求着赵半仙儿找尸首,当时村里人都觉得奇怪,不过曹家刚出事儿也不好问,没想到今天他就被走尸伤了。

我听于永生说这些事儿,感觉就像是听故事一样,并未插嘴,一直到他说完老刘才问了一句:“曹宝死了村里没去派出所报备么?没有死亡证明怎么火化啊?”

于永生一愣:“这我可不知道,老曹家咋办的事儿你得去问他老婆,我知道的就这么多。”

我看在没啥问的了,就让于永生签了字,收起笔录跟老刘离开了医院。

“刘哥,我咋觉得于永生在胡说八道呢?会不会曹宝根本就没死啊?”

老刘沉吟了一下:“这个不好说,诈尸的事从来也都是传闻,尤其死尸跑了还能袭击人的事儿,就更没见过,不过从于永生的口供里,还是能看到很多的疑点,想把谜底解开恐怕没那么简单。”

从医院出来天已经黑了,我看看表是晚上九点多,老刘却没把车往市内开,而是开上了315国道。

“你要去哪儿啊?去铜匠卧虎沟也不是这个方向啊?”

老刘嘿嘿一笑:“小宁你胆子大不?”

我一愣:“刘哥你这话啥意思?我胆子挺大啊?你忘了我学过法医么?”

老刘神秘地看来我一眼:“我领你去找赵半仙儿,今天是七月十五,是白事儿圈子里的鬼集,正好领你见识一下。”

我第一次听说白事儿还有鬼集,我学过法医,又干了刑警,算是见惯了死亡,但是这种稀奇古怪的事儿还真不懂,老刘的车开得并不快,开出去不一会儿我就猜到了要去哪里了,他行驶的方向居然是一处废弃的火葬场。

东山火葬场已经荒废二十多年了,原因就是离市区太近,城市开发占地已经快到东山脚下了。

火葬场荒废后,原有的炼人炉和停尸房还都保留着,只不过成了废墟,就连捡破烂的都不敢去,根本就没人看着,难道鬼集会在火葬场里?

老刘把车停到了火葬场附近的一处空地上,熄了灯点上根烟:“还得再等等,鬼集得十一点半以后才上人,这功夫过去,会把人吓跑的。”

老刘这话我信,搞殡葬不犯法,但借机靠封建迷信敛财可就违法了,老刘干了这么多年刑警,还认识不少这方面的人,他真要是出现在鬼集,很可能不少人就躲了。

坐在车里,外面漆黑一片,车里只有老刘的烟头一闪一闪的,我想着于永生描述的走尸和诈尸的场景,还有曹家一些反常的举动,对曹宝的死心里充满了怀疑。

既然曹宝死亡时有明显的中毒迹象,而且身体已经溃烂,曹家人就更应该报警查出死因,看看那种溃烂是否会传染,但他家人却选择了找大仙儿问事,将尸体停三天,这可是八月份,如果曹宝真的死了,喷在多白酒尸体也会腐烂,拿赵半仙儿的话打掩护,很显然不足以让我信服。

还有就是诈尸场景,我总感觉是曹家故意弄这么一出,好让人信服曹宝真的诈尸,那样的话他以后无论做出什么事情,哪怕是杀人,都能用鬼神之说解释,毕竟鬼杀人警察也没法抓鬼。

这背后到底藏着什么隐情呢?

就在这时老刘低声喊了一句:“走了,时辰差不多了。”

这时我才注意外面,没想到原本漆黑的山野地,现在居然闪起了一点点的灯火,灯火并不亮,看着像是灯笼,而且所有的灯笼都在往一处走,正是荒废很久的东山火葬场。

我和老刘可没准备灯笼,老刘这时候既然带了一副墨镜,本来就黑天他还带个墨镜,虽然月亮地能看见路,我依旧觉得很古怪。

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柏油路上,这时候老刘才低声说了一句:“有件事忘了告诉你,鬼集不光卖驱邪做法的玩意,还有些见不得光的老物件,你一会儿尽量别说话,这里面水深着呢!”

第三章:鬼集

从我们走的位置到火葬场大门,还有近三百米,奇怪的是这么远的道儿,居然看不见一辆汽车,所有人都提着白纸灯笼往里走,场面别提多诡异了。

到了火葬场大门口,我发现了个奇怪的现象,就是除了我和老刘,看见的人几乎都带着口罩,或者用布蒙着脸,与些人还背着袋子,就连穿着都很像六七十年代的人,我很奇怪这种衣服都是从哪儿弄来的。

“你看见这些人的穿着打扮了么?其实都很刻意,让自己看起来像从很偏远的农村过来的,但绝大多数都是北方城市的古董贩子,也有的真是来找师傅看事儿,就更这里的货一样,凭的全是眼力。”

老刘低声跟我介绍鬼集的情况,这功夫我俩已经走进了火葬场的大门。

东山火葬场不是很大,炼人炉在西北角一个独立的院子,最大的建筑就是几趟平房,是告别厅和停尸房,当然现在早就成空屋子了。

我发现所有灯笼都往停尸房和告别厅走,炼人炉那个方向,居然也有灯笼过去,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炼人炉哪里摆摊的都是看事儿的,有些事儿在这里就能办,少不了要动火,所以阴阳先生多在炼人炉哪里扎堆儿,赵半仙一定会在哪里。”

老刘说着话,人却并未往炼人炉方向走,而是走向了最近的告别厅,我不敢多问,所以紧跟着他进了房子,没想到屋子里又是一番景象。

这一趟平房有三个大的告别厅,走廊也很宽,就在走廊里已经摆上了一个个的地摊,昏暗的灯笼照着地上的东西,果然是稀奇古怪。

不但有一些瓶瓶罐罐和青铜器,也有一些梳妆盒漆器等小巧的老物件,我对这些东西不懂,不过老刘却每个摊都看,就像是找什么东西。

告别厅里的东西明显档次要高一些,人也更多,老刘依旧凑到摊前面看,有的还拿起来闻一闻。

告别厅里似乎没有啥发现,他又领我拐进了太平间。

太平间的里依旧是一个个小格子,这里面的东西更稀奇,不但有古董,我甚至看见有些仅售的动物骨骼和毛皮。

老刘依旧看古董,可就在快要离开太平间的时候,他在一个摊子前待了很久,我立刻注意到了那个摆摊的人。

摆摊的是个老头,都八月份了他居然穿着一件棉袄,脸上可不是戴口罩,而是完全用块白色的纱巾蒙着,看着十分诡异,就在那个停尸间门外,有几个精壮男人站着,一看就是跟老头一伙儿的。

老头的东西并不多,只有两个黑色的陶罐和两样锈迹斑斑的铜器,可就这么几样东西,看客却将九平米的停尸间都占满了,想跟老头问价都得排队。

没人说话,问价的都是拉着老头在袖子里比划,没人知道到底是多少钱。

老刘的神色比较纠结,不时地看向我,我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连忙走到角落里,用短信联系曲队,老刘的意思是想要抓人了。

很快曲队就回话了,让我马上给他发定位,我刚把定位发出去,情况就发生了变化,那老头忽然把那几样东西收起来,起身就要往外走。

身边围着的人好多还没跟老头交流,见他要走都摆着手想要跟他说话,但老头将装东西的箱子背上就往外挤,根本不搭理任何人。

老头刚一走出停尸间,几个男人立刻围住了他,拥着他往外走,我立刻就挤到了最近的位置,老刘已经走到了那几个人面前,跟着他们往大门口去,还有不少不死心的也都跟着,形成了一个十几个人的小团体。

我知道等曲队他们支援已经来不及了,想要抓捕那老头和那几个壮汉,只能靠我和老刘两个人。

刚走出停尸房,老刘已经摘掉了眼镜,一个箭步扑向了那个老头,而我一拳就打在离我最近的一个男人的耳根处,根本不管被我打倒的那个,飞起一脚揣向了抓向老刘的一个家伙。

我和老刘出手极快,不过那四个壮汉似乎早有准备,我打倒一个的同时,后背已经重重地挨了一脚,身子往前一冲,踹出去的一脚立刻踹偏,我的身子反而跌倒了。

老刘人还没等靠近那老头,一个男人已经扑向了他,那老头在两个人的保护下快速往黑影处跑,我一骨碌站起身,奔着老头就追了过去,同时拔出了手枪。

老刘已经打到了拦着他的家伙,伸手抽出了甩棍:“别开枪,这里人太多小心误伤!”

话没说完他已经追了上去。

我身上除了手枪并没有其他警械,只能关上保险续往前追,没想到两道黑影直接拦在了我面前,而那两个人,我刚才跟本没见过,看来老头那一伙人,根本就不是看见的五个。

两个家伙手里居然都拿着军锹,我赤手空拳,立刻就把枪对准了他们俩,没想到那两家伙根本不害怕,轮着军锹就砍了过来。

这时候整个火葬场里乱成了一锅粥,房子里的人都往外跑,院子里的人就更多了,那两个家伙刚把铁锹轮起来,就被人撞到了一边,而我也不例外,一样被人挤进了人堆了,这时候再想抓人,几乎是不可能了。

就在这时,远处已经响起了警笛声,这下子火葬场就更乱了,我已经被挤出了大门,黑乎乎的根本就找不到老刘,更别说那老头还有那几个打手。

逛鬼集的人就像都受过训练一样,一炸集全都将灯笼丢掉,眨眼功夫整个火葬场都陷入了黑暗中。

我不断抓过我身边的人查看,但却都不是我要抓的人,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喊:“小宁快过来,我在这儿呢!”

我寻着声音过去,借着月光就见老刘踩着一个男人,紧贴着大墙站着,老刘的胳膊一片殷红,已经挂彩了。

第四章:七月十五

我连忙挤到他身边,老刘苦笑了一下:“真是老了,居然被刺了一刀,大鱼溜走了,只抓到个虾米。”

就在这时两辆警车已经冲到了火葬场门口,原来是东山派出所的民警,估计是曲队接我的微信,立刻给派出所打了电话。

那个男人鼻青脸肿已经被老陈铐上了,将人塞进车里,老刘才脱下外套,上臂处一道口子还在往外淌血,民警连忙取来急救包帮他包扎,老刘叹了口气:“那老头手里的东西,跟诈尸案有关联,可惜让他跑了。”

我已经给曲队打了电话,报告了老陈受伤的事情,曲队让我立刻把老刘送去医院,见老刘提到老头,我已经顾不上细问,立刻开车拉着老刘回了市区。

老刘胳膊是被歹徒用匕首划伤的,划伤他的就是被抓的那个男人,伤势并不严重,缝了两针又打了破伤风,我这才想起来问古董的事情。

“你还记得被走尸抓伤的于永生么?”

我连忙点点头,老刘接着说道:“我当时特意闻了一下他被抓伤时穿的上衣,上面有股霉味儿,那是长时间待在古墓或者阴暗洞窟才会有的味道,我盯上的古董就是那股味儿,出土不会超过三天。

于永生跟走尸有过撕扯,身上的味道不是很浓,但也不排除他自己也去过那种地方,咱们错过了一件事,应该马上去曹家再勘察一下。”

此时已经接近了后半夜两点,但老刘的态度极其坚决,我只能给曲队打了个电话,开车赶往了铜匠村。

从市区往西,车子驶上乡道的时候车速很慢,老刘闭着眼抽着烟,像是在思考什么事。

“小宁,我好想犯了个错误,今晚带你去鬼集太仓促了,要是早跟曲队请示一下,或许就能抓到那老头了,而且周围的布控也没做,我太大意了。”

我忙安慰他:“刘哥,您也是为了印证自己的想法才去的鬼集,没想到真就撞见古董了,这谁都想不到啊?”

老刘摆摆手:“你记住了,刑警的直觉很关键,我从警这么多年,经验远比书本上的教条更重要,绝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可能破案的线索,这样才能算是个合格的刑警。”

曹宝在铜匠村四队,背靠着卧虎沟,卧虎山是滨河最高的一座山,方圆足有几十里,大小山头九座,据说伪满时期山里还有几处绺子,后期那些绺子都加入了抗联,跟小鬼子的山林队在大山里打了好几年。

卧虎山早就封山不让砍伐开荒了,所以除了每年有人进山采点山货,基本上看不到人,而铜匠四队,就是进出卧虎山的必经之路。

老刘让我把车停到了村子边上,而且还停得比较隐蔽,熄了火他才低声问了一句:“你知道我为啥要马上来铜匠四队看看么?”

我摇摇头。

老刘叹了口气:“小宁啊,你的观察力真得练练了,你没看蒙面老头身边那几个人,手里的家伙都是啥?”

我一愣:“我看见了啊?跟我打的两个,手里拿着的是军锹。”

“你说对了是军锹,可你没看出来,那是二战时小鬼子装备的一种小型军锹,锹体呈三角形叫做小门匙,他们拿着的军锹很新,而且锹柄都是原装的,我怀疑那军锹和古董都来自远处那片大山。”

说着话老刘看向了黑暗中的大山,正是卧虎沟方向。

直到现在我都不明白,老刘是怎么将诈尸案、走尸袭人事件,和古董联系到一起的,现在又多了日军的军锹,怎么这么乱啊?

老刘拍拍我的肩膀率先下车,我俩借着月光,往黑乎乎的村子里走了过去。

距离村子还有一段距离,老刘一把拉住我,带着我躲进了苞米地里。

“咋不往前走了?”我不觉低声问了一句。

“不能往前走了!村子家家有狗,一接近就会叫的,我在赌,赌那个诈尸的会回村子,狗只认自家人,所以那走尸一进村,狗一样会叫。

你可以给队长发个定位,告诉他我们在铜匠,如果今晚没事,明早我们直接去搜查曹宝的家,让队长准备搜查令。”

老刘看来也怀疑曹宝是诈死,这个想法跟我一样,如果曹宝诈死,那么走尸袭击于永生的事情就好解释了,只不过他为啥要这么做?

今晚月亮很大,我一算居然是七月十五,也就是鬼节,刚从从未听说的鬼集出来,现在又躲在苞米地里,难道七月十五真的不太平?

进村的路很宽而且是水泥路,笔直的水泥路在月光下闪着白光,从我们这个位置看过去,别说走过来个人,就是跑过来只鸡也能看见,就在这时,第一声狗叫响了起来。

第一声狗叫声像是在屯子西面,也就是接近卧虎沟的方向,随着第一声狗叫,屯子里的沟接二连三地叫了起来,老刘动作极快,一个箭步就窜出了玉米地,贴着路边就往西面跑。

他行进的路线正好是玉米地的暗影,避开了明晃晃的水泥路,我连忙跟在后面,俩人很快就跑进了屯子。

出乎意料的是,狗这么叫,屯子里居然没有一家点灯,那就意味着根本没人查看,看样子都很害怕出现的东西,这就更坚定了我怀疑曹宝没死了,跑了的尸体在屯子里晃悠,那个村民敢出来看?

铜匠四队不算很大,沿着水泥路两侧大概有百十户人家,虽然玉米地没了,但路边载的果树正好挡住了月光,我跟老刘跑到屯子中央就躲在了树荫里,因为我们已经看见,好像有东西从西面过来了。

说来也巧,偏感这功夫,一片乌云恰巧就遮住了天上的月亮,顿时原本通亮的月亮地瞬间就暗了下来,而且还挂过来一阵邪风,吹得树叶子哗哗直响。

就在风一起的瞬间,不远处的东西居然飞了起来,离地十几米,飘飘忽忽地朝着我俩飞了过来。

我俩藏着的地方有棵很大的梨树,根据分局的材料介绍,曹宝家就在这个路口往里拐,这也就是我俩躲在树后的原因,如果进屯子的真是曹宝,那他很可能从这里往家走。

就在这时飘着的东西我已经看见了,一看之下吓得我差点叫出声来,因为飞在天上的,居然是个纸替身。

第五章:鬼仆

那纸替身扎得很逼真,并不是常见的那种扁扁的单片子,而是做得跟真人很接近,有纸糊的衣服裤子,甚至黑色的头发和五官都有,唯一没画的就是嘴。

别看天黑,那纸替身的材料居然还发着荧光,所以即使离着十几米,也能看得很清楚,而这时候老刘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做了个禁声的动作,并且往道边的阴影处指了指,我仔细一看又吓了一跳,一只小牛犊子一样的大黑狗,就站在离我们十来米的地方,两只闪着绿光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我们藏身的地方。

我俩不被发现根本不可能,狗的嗅觉极其灵敏,我不明白为啥是只狗过来,而且还带着了吓人的纸替身。

我已经把枪掏出来了,那只黑狗看着很凶,真要是扑过来我只能开枪,可令我没想到的是,那只狗忽然一转身,扭头就往西跑,老刘喊了一声追,人已经窜了出去。

我紧跟在老刘后面,眼看着黑狗速度极快已经跑出去上百米了,我俩已经顾不上暴露,沿着水泥路往西追,可就在这时,飞在天上的纸替身忽然一头栽下,朝我们俩就扑了下来。

“别管那东西,快追狗!”

老刘边喊便往前跑,我落后老刘几步,那纸替身正好落在了我面前,就见那半人高的替身一阵乱抖,真像是要扑向我一样,我吓得头皮头发麻,这种事我从来没见过。

我往边上一闪躲过纸替身,撒腿就追老刘,等跑到出屯子正看见老刘站在路上喘粗气,见我过来喘息着说了一句:“没追上,狗跑山上去了。”

没等我说话,老刘已经迈步往回跑了,而且跑得极快,这时候天上遮月的乌云忽然散开,一轮明月之下,离老远就能看见在水泥路上不断蹦跶的纸替身。

我和老刘都是刑警,虽然觉得这纸替身有古怪,但绝不会往鬼神方面想,可要是被村里的老百姓看见,传出来的话可就不知道是啥了。

还没等我俩跑到跟前,那纸替身一下子栽倒在地,等我俩跑跟前,已经不动了。

老刘四下看看,目光望向了大梨树边上的土道,诈尸的曹宝家就在土道尽头,虽然黑着灯,但我总感觉有人在窥视,还没等我问老刘,他已经一把拿起纸替身,迈步往曹宝家走了。

曹宝家在屯子边上,他家后院子就挨着一大片果园,果园有几晌地大小,此时杏李已经挂果,果园显得很茂密。曹家的大铁门锁着,我俩刚一靠近,院子里的就传来了几声狗叫,一只黄色的大狗一下子扑到了铁门上,冲着我俩呲着牙。

还有 53% 的精彩内容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81,413评论 1 177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28,415评论 1 144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3,175评论 0 105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8,041评论 0 90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23,316评论 0 148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9,223评论 1 88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11,935评论 2 165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1,327评论 0 80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9,855评论 5 114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13,106评论 0 130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11,833评论 1 128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12,687评论 0 133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7,469评论 0 18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10,280评论 2 119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13,466评论 3 128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056评论 0 3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330评论 0 79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14,016评论 2 137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14,514评论 2 134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