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第一奸臣秦桧3——终成奸臣(30)

96
三步一叩首 Excellent
2017.12.19 12:59* 字数 2680

  上一章:南宋第一奸臣秦桧2——翻身之路(29)

(三十)南宋第一奸臣秦桧3——终成奸臣

上章说到秦桧经历罢免,复位,执宰大权终于牢牢握在了手中,这一次,他绝不会轻易丢掉。

                    (一)金国背盟

秦桧上台后,步步排挤掉反对议和党派,以此不让其他人动摇高宗议和决心, 吕本中、张九成、冯时行、胡铨等皆被贬出朝廷。

十二月,金派张通古、萧哲出使北宋,国书名为“诏谕江南”,秦桧怀疑是封册文书,就与金使磋商,改江南为宋、诏谕为国信。

其实这里仍旧看得出秦桧是站在宋室立场的,因此说他为金国奸细实在值得怀疑,为什么这么说,我们接着看。

宋金合议条件:"言先归河南地,且册上为帝,徐议余事。"

秦桧打算接受金国条件,但高宗怎么可能抛弃面子,不愿跪拜称臣、接受金国册封:

“老子承太祖、太宗基业,又不是偷来抢来的,怎么可能受金人册封。

面对此等侮辱,馆职吏员也上书反对议和,各地军民义都愤填膺,然而这么生气并没有什么卵用,怂货高宗发完牢骚还得议和,无奈之下,高宗以“居丧期难行吉礼”为由:

“秦爱卿,你去背锅吧!“

背锅侠秦桧率朝臣去驿馆接收国书。

绍兴九年(1139年)正月,和议已成,大赦天下,全国沉浸在既安宁又憋屈的矛盾中。

金兀术

和议的第二年,金人背盟,分四路入侵,河南、陕西等地相继沦陷,高宗下诏列举兀术罪状,打算废掉秦桧。御史中丞王次翁上奏说:

“以前国事无人主议,若事态稍变就换宰相,未必妥当。就换宰相,后来者未必贤能,却排黜异党,乱纷纷地几个月也不能安定。”高宗想想,也对啊,要是找个主战的,出了事谁背锅于是,秦桧的相位愈加稳固。

本来秦桧是主和,虽然憋屈点,能不打仗就不打。结果兀术把他老相好挞懒给捶死了,这是要造反啊。于是绍兴十年(1140年)六月,秦桧上奏:

"德无常师,主善为师。臣原来看挞懒有割地讲和之议,故而赞成陛下取河南故疆。今兀术杀他叔挞懒,蓝公佐归来,和议已变,故而赞成陛下确定讨伐之计。望诏谕江上诸帅同力招讨。”

秦桧一改常态,现在见大势之变,转而主张伐金。细细想秦桧若是金奸细,怎会调转矛头攻打雇主。

但是此次奏议并没有生效,为什么?显然高宗不同意!

这让秦桧相当头痛,为了保住荣华富贵。历来顺着皇帝之心办事的秦桧这次依旧一样,既然自家皇帝都不想打,那还是主张议和吧!

                  (二)风波亭事件

虽然宋室诸战线取得节节胜利,甚至岳飞打得兀术弃地而逃,秦桧还是按照高宗的意思主张议和。

战线之外的大将本来打得那叫一个欢儿,突然接到高宗命令,让韩世忠罢兵,诸路将帅皆被召回,蔡州、郑州、淮宁府等地再次落入金人之手。(我估计当时接到这个消息就像本朝被日寇侵略,宣布无条件投降时的心情。)

次年,兀术再次南下,骚扰宋室边关,宋将邵隆、王德等连战皆捷,收付部分失地。但是朝中有人坐不住了,一旦打过两河,败金而迎回钦宗,若是迎回,帝位当属谁。于是朝廷再次下诏,令全体班师回朝,如有抗者,斩。

宋高宗

全国一片哗然,高宗你这是脑袋发热?抗金多年的岳飞愤然泣下:“十年之力,废于一旦!“

然而在朝廷高压钳制之下,岳飞不得不下令班师。(这就类似某国意向侵占我朝某岛,全国都喊着给我打,既然对方已经节节败退,国家突然喊停,这不闹心?)然而又能怎样,除了把岳飞的人设当成神一般供奉,大骂皇帝昏庸,朝廷奸臣当道,难不成这外患当前还能揭竿而起?

1141年(绍兴十一年)正月,完颜兀术再度领军南下,二月,岳飞领兵第三次驰援淮西。再次打败兀术,兀术经过这几次南伐,把国家的钱都用完了,就算是“打谷草”也没地儿打了。于是兀术开始求和,完颜兀术在给秦桧谈和的书信中说:

“必杀岳飞,而后和可成。"

宋廷乘机开始打压手握重兵的将领,尤其是坚决主张抗金的岳飞、韩世忠二人。

背锅侠秦桧再次登场,先是用陷害韩世忠,被岳飞保下。

岳飞回朝后,即遭秦桧党羽万俟卨、罗汝楫的弹劾,诬蔑飞援淮西“逗留不进”、主张“弃守山阳(楚州)”,要求免除岳飞枢密副使之职。此手段用的颇秒,若不先解除岳飞兵权,直接拿下岳飞,精锐的岳家军要是一同反了,那还了得。

八月九日,岳飞被罢枢密副使,充“万寿观使”的闲职,岳飞兵权已释。然议和之前提“必杀岳飞”,高宗之命,不可不执行,在秦桧授意下,张俊利用岳家军内部矛盾(这就解释了当岳飞被冤杀后岳家军居然没有造反),威逼利诱都统制王贵、副统制王俊先出面首告张宪“谋反”,继而牵连岳飞。

张俊私设公堂,向张宪严刑逼供,毫无结果之下,竟捏造张宪口供“为收岳飞处文字谋反”。

十月十三日,岳飞被投入大理寺狱中,此前其长子岳云也已下狱。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罪证,岳飞誓死不屈,纵使几经审查而审查官报与秦桧此为冤屈,秦桧怎会不知,其实岳飞死不死和他的相权地位没有太直接的关系,但是忤逆上头的指令则会被招致灾祸,我秦会之一步一步到了今天这个地位,应了年少之时:若得水田三百亩,这番不做猢狲王。

秦桧挥一挥手:“飞子云与张宪书虽不明,其事体莫须有。”

十二月廿九日(1142年1月27日),宋高宗下达命令:“岳飞特赐死。张宪、岳云并依军法施行,令杨沂中监斩,仍多差兵将防护。

一代抗金英雄被残害,岳飞的供状上只留下八个绝笔字:“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我们反观整个“黄河大撤退”的过程,且撇开必须撤退的原因,但看令岳家军撤退就颁发十二道令牌,身在高堂的当权者高宗如何作想,及时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那也得是皇权允许范围之内。十二道令牌是什么概念,高宗对岳飞的不满已经到了恨不得马上斩的地步:

“你们几爷子,到底想搞什么鬼?”

诸军统帅拥兵自重,日益骄横跋扈,既不不完全听从朝廷号令,也不互相配合,则是高宗当时不得不认真面对的棘手问题。

外有兀术相逼,内高宗怒不可遏,加之岳飞自己的倔强(犟)不屈,秦会之的附庸手段,岳飞死已成定数。

宦海沉浮,冷暖自知,秦桧始终明白,要想把官做得稳稳当当的,就必须听老大的。

所以,和或者战,最后的决定权在赵构。此后,有很多主战大臣弹劾、攻击秦桧,高宗是这么回答的:“桧,国之司命。”

一朝一代,任何一个皇位的巩固捍卫者,皇权实施的执行者,必须无条件为尊主挡枪子,前有执行穷兵黩武汉武帝命令的李广,今家国俱危,尚有靖康之耻为前鉴,作为高宗命令执行者秦桧,分析其一生,若不是岳飞人设太过英勇正面,令天下后世之人对秦桧唾弃咒骂。以鄙人拙见,秦桧有历代权臣趋炎附势的通病,不足为奇。仅在岳飞一事上,为后世不可原谅。

“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既然岳飞必死,权臣秦桧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因此奸细谈不上,背锅侠秦桧奸臣之名终成定论。

两宋奸臣当道,这是历代不可避免之事。皇权之下,必然令其存在的意义,宋朝是极特殊一朝,因为除却奸臣的横行,外交之间更是窝囊,预知战火纷飞,宋版三国演义请看下回分解。

《皇权的衍生物》目录

下一章:新三国之争1——澶渊之盟前期(31)

《皇权的衍生物》
《皇权的衍生物》
14.3万字 · 1.7万阅读 · 73人关注
《皇权的衍生物》从秦聊到清,在权权相争更迭时,依附于皇权的偏方政治群体不断兴起,覆灭,又重生。 当专制主义的皇权政治在不断完善和渐趋加强的过程中,产生了一大批毒瘤:皇族,后妃,外戚,太监,权臣,割据,游民和外部势力,它们或是良性或是恶性。 在政权更迭中历经浮沉,它们或是作为加强皇权巩固的保障,也可以是对皇权产生隐患的炸弹,陪伴皇权,觊觎皇权。 历朝历代皇帝,无不与这几大势力斗争周旋,此消彼长间,谁主沉浮?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