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第一奸臣秦桧2——翻身之路(29)

96
三步一叩首 Excellent
2017.12.18 16:30* 字数 2305

上一章:南宋第一奸臣秦桧1——我本忠臣(28)

(二十九)南宋第一奸臣秦桧2——翻身之路

上章说到北宋末年的秦桧是站在忠臣行列之内,靖康之耻,双王被擒,秦桧跟着徽宗乞怜于金,终于得到重归故里机会,于是建炎四年(1130年)十月,秦桧领着家眷离开金营,返回行都临安,

“我会之又回来了!”

百官皆疑,这秦桧能耐真大,居然毫发无损地回来了,虽然秦桧说自己杀了监视自己的金兵,抢了小船逃回,没有几个相信的,好在宰相范宗尹、枢密院李回与秦桧关系要好,竭力保荐他的忠心。

此次重回朝廷,开启了他的腹黑之路,遥想当年,位低权轻,铮铮谏言不得皇帝重视,导致国破被俘。上天眷我秦桧,此次定要权倾天下,让你们知道我秦桧是不是有治国之才。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一步,取得高宗信任,稳定朝中地位:

绍兴元年(1131年)二月,秦桧因提议:

"如欲天下无事,南自南,北自北"

此策一出,恰中高宗心思,秦桧被升任参知政事。

因为宰相范宗尹建议讨论徽宗崇宁、大观以来朝廷滥赏之事,本来念在旧交秦桧是站在范宗尹这边的,但高宗对此事坚决反对,秦桧于是就附和高宗,并以此为由竭力排挤范宗尹。

同年七月,范宗尹因此事被罢相,秦桧逮住机会扬言:“我有二策,可耸动天下。”

但就是不说!

高宗大喜:“秦爱卿,那你快说啊!”

“皇上,说可以,但是不太好办啊这事!现在没有宰相,无法执行。”

高宗手一挥:“这有啥不好办,秦爱卿有谋略,且说来听一听,要是说的妥当,朕即刻封你当宰相!任命次月一号就生效!"

秦桧都懒得推诿:"臣遵旨!此策便是.......“

到了九月,秦桧为相。没想到突然出了个畔脚石,先前被罢免的吕颐浩二度拜相,与秦桧共掌朝政。

高宗诏命吕颐浩专管军旅,秦桧专管政务,吕颐浩遂在镇江建造都督府。两人是互相看不顺眼,都心里谋划着:

“看老子不neng死你。”

秦桧此时的政治权谋还是嫩了点,党羽还是弱了点。吕颐浩利用朱胜非为助,任命黄龟年为殿中侍御史、刘棐为右司谏,此乃吕党,发动主动出击。

黄龟年弹劾秦桧专主和议,破坏恢复,结党专权,不会长久,并把秦桧比作王莽、董卓。

秦桧果断接招,立马擢用胡安国、张焘、程瑀等名人,委以要职,以图排挤吕颐浩。

两党掐得你死我活。秦桧没想到回朝之时提下的策略成了吕党攻讦他的把手,高宗听从吕颐浩之言后大怒,立马招来秦桧说:

“卿言‘南人归南,北人归北’。朕是北人,将归哪儿?你为相数月,可耸动天下,朕至今也没看到。”

真是祸不单行,绍兴三年(1133),韩肖胄等出使金朝回来,金使李永寿、王翊一同来,要求归还所有金朝俘虏,有人前去问金使秦桧如何返朝的,结果金使回复与秦桧先前言论吻合,于是有人借此抨击秦桧与金人共谋。

于是高宗果断罢免秦桧,被贬不说,还被朝廷张榜,以示不再复用!

秦桧那个气啊,你们给我等着。

第二步,重回朝野:

绍兴七年(1137年)正月,何藓出使金国返回,告知徽宗及显肃皇后死讯,高宗悲痛大哭,隔着重重山峦,重礼发丧,当天任命秦桧为枢密使,地位仅次于抗战派的宰相张浚。

秦桧终于重得高宗信任,当务之急就是要重归相位,排挤掉张浚,于是给张浚挖了个大坑等着他。

本来“藕塘大捷”之后,高宗决定授予岳飞对全国大部分军队的指挥权,秦桧看准张浚志大才疏,自命不凡,不满于兼空头都督的弱点,进行煽动。两人共同说服宋高宗,不应让岳飞掌握太大的兵柄,以免功盖天下,威略震主。

其实秦桧的目的并不是针对岳飞,他的目标是让张浚出纰漏好把他排挤下台。

结果导致了南宋史上最让人扼腕长叹的“淮西兵变”,张浚不得不引咎下台,秦桧其实也是祸首,却因深藏慕后,处处把张浚推在第一线,张浚这次挡枪子挡得太完美了,秦桧没挨着一支弹勃之箭。

他伙同新相赵鼎,利用张浚的个人失策,对抗战路线搞落井下石,张浚终于被罢相,接着赵鼎上台,好话说尽。

于是绍兴八年(1138年)三月,秦桧被任命为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二次拜相。

吏部侍郎晏敦又面带忧愁地说:"奸人为相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三步,独揽大权:

五月,金派乌陵思谋等来议和,与王伦同到。(乌陵思谋就是宣和(1119~1125)时首先与宋通好海上的人。)

秦桧决定让吏部侍郎魏石工为馆伴,魏石工推辞说:

“过去我任御史,曾说和议不对,现在专门陪金使议和,这不是打脸吗?”

秦桧问魏石工为什么不主张和议,魏石工详细讲了敌情。

秦桧说:"你以智慧料敌,我以真诚待敌。”

魏石工说:“你想多了,只怕敌人不以真诚待你吧啊。”

秦桧就改命别人为馆伴。

六月,乌陵思谋等朝见皇上,皇上愀然对宰相说:

"先帝的梓宫(棺椁),果真归还的日子即使等二三年也行。只是太后年事已高,朕等得,太后怕是?况且朕早晚思念,想早相见,故此不怕屈己,希望和议速成。”

秦桧说:"屈己议和,这是人主之孝;见主卑屈,臣心里不爽,这是臣之忠心。”

皇上说:"即使这样,有备无患,就是和议能成,边备也不能松弛,你赶紧去办吧。”

于是秦桧开始装逼起来。

十月,宰执朝见皇上,秦桧独自留下说:

“皇上,你看臣僚畏首畏尾,多持两端那个样子,不值得和他们决断大事。若陛下决心讲和,请专与臣商议,不要让群臣干预。”

高宗说:"朕只托付卿一人来办?”

秦桧说:“哎呀,臣也怕不妥,望陛下再考虑三天,容臣再奏。”

过了三天,秦桧又留下奏事,皇上想议和的决心更坚定,秦桧仍认为不行:

"臣怕另有不妥,想请陛下再考虑三天,容臣再奏。”

皇上说:“好好好。”

又过了三天,秦桧又留下奏事如初,知道皇上议和的决心不可动摇,于是,拿出文字请皇上决定和议,并不许群臣干预。同时赵鼎因立嗣事件罢相,秦桧终于独揽大权,决意议和。

秦桧自重归故里,开启了自己的为相之路,为了成为高宗心腹,见风使舵的技术用的炉火纯青,不过这是历代权臣的通病,不足为训,那么他为什么钉在奸臣之柱上,被后世痛骂,难道他真是金朝奸细,不怕承担"卖国贼"的罪诏?其实,未必如此……

《皇权的衍生物》目录

下一章:南宋第一奸臣秦桧3——终成奸贼臣(30)

《皇权的衍生物》
《皇权的衍生物》
14.3万字 · 1.8万阅读 · 73人关注
《皇权的衍生物》从秦聊到清,在权权相争更迭时,依附于皇权的偏方政治群体不断兴起,覆灭,又重生。 当专制主义的皇权政治在不断完善和渐趋加强的过程中,产生了一大批毒瘤:皇族,后妃,外戚,太监,权臣,割据,游民和外部势力,它们或是良性或是恶性。 在政权更迭中历经浮沉,它们或是作为加强皇权巩固的保障,也可以是对皇权产生隐患的炸弹,陪伴皇权,觊觎皇权。 历朝历代皇帝,无不与这几大势力斗争周旋,此消彼长间,谁主沉浮?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