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皇帝陷入荒淫无法自拔的乱世奸臣——哈麻(40)

96
三步一叩首 Excellent
2018.01.09 20:16* 字数 3171

上一章:被锤杀掘尸的元朝第一权臣——阿合马(39)

让皇帝陷入荒淫无法自拔的乱世奸臣——哈麻(40)

元之旧史,往往详于记善,略于惩恶,是盖当时史臣有所忌讳,而不敢直书之尔。然奸巧之徒,挟其才术,以取富贵、窃威福,始则毒民误国而终至于殒身亡家者,其行事之概,亦或散见于实录编年之中,犹有《春秋》之意存焉。谨撮其尤彰著者,汇次而书之,作《奸臣传》,以为世鉴。                                                                                ——《元史·列传·九十二》

元史作传的第九十二卷专为元朝奸臣为传,总共记载六人,除了上章首为权臣阿合马,还有卢世荣、桑哥、铁木迭儿、哈麻、搠思监五人。

纵观元史记载的奸臣,其共同特点皆为贪赃枉法,这是元朝政治上面最突出的一个漏洞,硕大的一个元朝疆野在不到百年中轰然倒塌,原因太多,将专作一章进行分析。

成为末代皇帝的人,有的是因为新朝建立体制的不成熟,转手便亡国,如秦二世,东晋政权;有的纵使有心重振王朝,可怜国家气数已尽,入元后明末皇帝崇祯;而大多数的仍旧是要么昏庸无能,荒淫无道加速灭亡,如元朝灭亡之君——元顺帝;

元顺帝

元顺帝在位时(1333-1370年)元朝已经到了危如累卵的局面,元顺帝妥欢帖睦尔十三岁登基之时,元朝的兴盛时代早已成为过眼烟云。

从元成宗铁穆耳死后到他即位的二十六年间,朝廷竟换了九个皇帝,摆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要散架子的烂摊子。政局风雨飘摇,到手的皇权,来之不易,作为天子,理应力挽狂澜,致力于国家中兴,元顺帝却一任朝权旁落。

当时,朝中大臣结党拉派,争权夺利;地方官员互相勾结,鱼肉百姓;元朝军队腐化堕落,寻欢作乐;广大人民则饥寒交迫,流离失所。农民战争的暴风骤雨即将来临。

元顺帝却把大权转手交给右丞相脱脱,自己开始深居宫中,过起了声色犬马的生活。

丞相脱脱倒是个有能力的忠臣,早期辅助元顺帝开启“脱脱更化”,元末的锐意改革出现了短暂的回光返照兴盛,但是脱脱一死,整个元朝的局面每况愈下、此时朝中的另外一个宠臣哈麻,直接加速了元的灭亡。


哈麻,字士廉,康里人。父秃鲁,母为宁宗乳母,秃鲁以故封冀国公,加太尉,阶金紫光禄大夫。哈麻与其弟雪雪,早备宿卫,顺帝深眷宠之。而哈麻有口才,尤为帝所亵幸,累迁官为殿中侍御史。


                    ——《元史·列传·九十二》


这个哈麻是何许人也?哈麻父亲秃鲁,母亲是宁宗的奶妈,秃鲁因而被封为冀国公,加封太尉,官阶金紫光禄大夫。

说白了,哈麻就是个官二代,哈麻与其弟雪雪很早就参加皇宫的禁卫,当时顺帝很喜欢他们两。哈麻也颇有口才,尤为帝所亲信,累迁官为殿中侍御史。

由于顺帝的宠爱,哈麻声势日盛。就连藩王、外戚都要送财物贿赂他。

至正初年,脱脱为丞相,其弟也先帖木儿为御史大夫,哈麻便日益趋附于脱脱兄弟门下。

到至正四年五月,脱脱因病辞相,实则是被奸人陷害,脱脱离开相位,别儿怯不花继为丞相。别儿怯不花因与脱脱有旧怨,很快便向帝中伤脱脱,哈麻念在旧情(其实哈麻和别儿怯不花关系也不好),于是多次在顺帝面前竭力救护,使脱脱得免于祸。

至正七年,脱脱复相,对哈麻兄弟深为感激,提升哈麻为中书右丞。但他没想到成也哈麻,亡也哈麻,自己最后居然栽在了这个王八蛋手里。

脱脱当时对左司郎中汝中柏也十分倚重,这引起哈麻不快。


初,哈麻尝阴进西天僧以运气术媚帝,帝习为之,号演揲儿法。


曰演揲儿,曰秘密,皆房中术也。帝乃诏以西天僧为司徒,西蕃僧为大元国师。其徒皆取良家女,或四人、或三人奉之,谓之供养。于是帝日从事于其法,广取女妇,惟淫戏是乐。又选采女为十六天魔舞。八郎者,帝诸弟,与其所谓倚纳者,皆在帝前相与亵狎,甚至男女裸处,号所处室曰皆即兀该,华言事事无碍也。君臣宣淫,而群僧出入禁中,无所禁止,丑声秽行,著闻于外,虽市井之人,亦恶闻之。


                  ——《元史·列传·九十二》


元顺帝特别喜欢玩乐,哈麻和其弟为了迎合顺帝,暗中向他推荐了一人教他学淫术,一群男女赤裸,一块淫乱,令顺帝极为着迷,整日沉溺其中。

另外,在他“人生导师”哈麻的建议下,顺帝不仅是这个朝代的CEO,迎娶了大量的白富美,简直妥妥地走上了“人生巅峰”,他在在皇亲国戚中选了十个人,称为“十倚纳”,在宫中学练秘宗法。

这“十倚纳”与他在皇宫中跟众多美貌女子都脱光衣服,丑态秽行令人不堪入目,顺帝则日夜以此为乐。

后来,淫行越演越烈,顺帝竟下令在避暑地上都修建穆清阁,设密室数百间,强掳民间美女入住,以供他与“狐朋狗友”们夏季避暑享受之用。

他亲手设计了长120多尺的龙舟,经常乘舟在宫苑湖内往来游戏。舟行时龙首、眼、爪、尾一齐摆动,他坐在舟里宛如天神在天宫中巡行。

顺帝还选了十六名宫女,称之为“十六天魔”,身披缨络,头戴佛冠,赤脚露脐,表演摆臀扭胯的天魔舞,供他与亲信们观赏。

为了与天魔舞女厮混,顺帝让人在宫中秘密挖掘地道,歌舞之后,顺帝就与这些天魔舞女在地道里以尽淫兴。顺帝对宠爱的舞女,甚至不吝啬资财,大肆赏赐,甚至倾尽了府库积粟也在所不惜。而文武百官的俸禄,则仅仅支给茶纸等杂物,弄得朝野上下,一片怨声。

顺帝每日在荒淫无道中醉生梦死,恰时元末农民起义四起,丞相脱脱于十四年秋领大军南征讨伐高邮,讨伐谁呢?就是后来在高邮之地称王的张士诚,于是在哈麻乘间遂复入中书为平章政事。

趁着脱脱不在朝野,看着顺帝一天到晚沉迷酒色,左司郎中汝中柏有口难言,骂不了皇帝,于是就拿哈麻开枪,不断进行攻讦,在顺帝面前说不除哈麻,必成后患。哈麻因此被降为宣政使,这样一来汝中柏地位就高于哈麻了。

哈麻心里那个气啊:

脱脱,你他娘的等着!要么你找人弄死我,你要不neng死我,老子一定neng死你们!

于是便对皇后进谗言,说:

“皇太子虽已立了,但册宝和祭郊庙之礼的仪式之所以没有举行,就是脱脱兄弟的意思。”

脱脱真的是躺枪,但是奇皇后相信这些话啊,十分愤怒。

哈麻又与汪家奴之子桑哥实里、也先帖木儿(脱脱的弟弟)的门客明理明古等人在皇太子面前说脱脱兄弟的坏话。

说这些坏话的时候,恰好也先帖木儿患病居家,于是监察御史袁赛因不花领会哈麻的暗示,奏劾也先帖木儿的罪恶,向皇上连上三本。

顺帝早都沉迷于他的舞女中无法自拔,不管奸臣们说什么,他都同意,于是下令收御史台印,并令也先帖木儿出都门听旨。遂以知枢密院事汪家奴为御史大夫。

不久,又下诏书列举脱脱长时间劳师费财之罪,当即在军中夺了他的军权,将他安置在淮安。接着,脱脱和也先帖木儿都被贬逐。

脱脱在流放至云南的途中,奉旨喝下毒酒死去,年仅42岁。而他的长子哈剌章被发配肃州,次子三宝奴被发配兰州,所有家产都被查抄—这一切,哈麻都是奉了顺帝的旨意在行事。

自脱脱被逐杀以后,顺帝彻底堕落,他在人生导师哈麻蛊惑下,声色犬马,沉溺密宗,修炼所谓“男女双修之术”,还在宫中建清宁殿,绕殿一周建百花宫,每五日一移宫,朝政则交给皇太子爱猷识理达腊。

至正十六年(1356年),哈麻又依附于皇太子,企图让顺帝禅让于皇太子,被其妹夫秃鲁帖木儿捅给顺帝,顺帝大怒,说:

“老子头发没白,牙齿没落,就说老子老了?”

于是贬斥哈麻。

当时朝野之事落到了御史大夫搠思监、宦官朴不花手中,两人早都看哈嘛不顺眼,不断地在早朝时向皇上揭发哈麻和雪雪的罪恶,然而昏君顺帝说:

“哈麻、雪雪兄弟二人虽有罪,但他们侍奉我的时间长,且与我弟懿瞞质班皇帝实是同奶兄弟,可暂缓其罪,令其出征。”

后来,中书右丞相定住、平章政事桑哥失里,又不停地弹劾哈麻与雪雪等之罪,帝无奈便令哈麻兄弟出城受诏,说要安置哈麻于惠州,安置雪雪于肇州,等到要动身时,又都以杖打死。哈麻死后,立马没收了他的家财。

虽然哈麻死了,但是脱脱先于奸臣而亡,元朝的气数已经难以翻盘。史载:

“是时天下多故日已甚,外则军旅烦兴,疆宇日蹙;内则帑藏空虚,用度不给;而帝方溺于娱乐,不恤政务”。

元朝在顺帝继位之初经历了短暂的回暖之后,又迅速灭亡。元顺帝是典型的由好变坏的君王,任用奸臣哈麻,淫乱后围,不治朝政,致使国家内乱外患,农民起义不断涌起,元速亡矣!

《皇权的衍生物》目录

下一章:元朝番僧,怎一个狂字了得!(41)

《皇权的衍生物》
《皇权的衍生物》
17.2万字 · 1.7万阅读 · 69人关注
《皇权的衍生物》从秦聊到清,在权权相争更迭时,依附于皇权的偏方政治群体不断兴起,覆灭,又重生。 当专制主义的皇权政治在不断完善和渐趋加强的过程中,产生了一大批毒瘤:皇族,后妃,外戚,太监,权臣,割据,游民和外部势力,它们或是良性或是恶性。 在政权更迭中历经浮沉,它们或是作为加强皇权巩固的保障,也可以是对皇权产生隐患的炸弹,陪伴皇权,觊觎皇权。 历朝历代皇帝,无不与这几大势力斗争周旋,此消彼长间,谁主沉浮?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