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国之争2——转战求和(32)

96
三步一叩首 Excellent
2017.12.22 18:19* 字数 3271

上一章:新三国之争1——澶渊之盟前期(31)

  (三十二)新三国之争2——转战求和

                    一、雍熙北伐

上一章讲到979年,宋辽的第一次交手,被耶律休哥的援军翻盘,惨败于高粱河,国外之战刚刚大败,国内又闹起了立皇子赵德昭的内乱(赵匡胤之子),宋太宗带着残兵败将班师回朝,解决国内之乱。

此后几年辽不断挑衅宋室边境,一天到晚瞎捣乱,闹得鸡犬不宁,但是鉴于整个宋初的战斗力仍旧还有余威,辽也不敢胆大直接向宋朝宣战,身在皇宫中的宋太宗时时监督边患,可是对方就是不打,得到的军报就是辽军的小打小闹。

恰逢辽朝内部辽景宗在雍熙元年(983年)六州游猎途中忽得崩疾,不治而亡,年三十五,其长子梁王耶律隆绪继位,是为辽圣宗。耶律降绪当时才十二岁,国家大事只得让母后佐政,而这个背后支持他的女人就是萧太后。

图片发自简书App

韬光养晦的宋室到了雍熙三年(986年),宋太宗实在坐不住了,一纸令下:

“还有完没完了,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这群小逼崽子。”

于是命曹彬为幽州道行营前军骑水陆都部署,向雄州、霸州方面推进;

命米信为西北道都部署,率军出雄州(今河北雄县);以田重进为定州路都部署,出飞狐(今河北涞源)。

同时,宋太宗又以潘美、杨业为正副统师,率领云、英、朔诸州宋军出雁门伐辽。

四军浩浩荡荡地开始了第二次北伐之路,意在一洗高粱之战雪耻,同时拿回燕云十六州。

而辽这边仍马上下令让南京留守耶律休哥率军迎曹彬,以耶律轸为都统,率兵迎击潘美、杨业的宋军。

而萧太后带同自己的儿子辽圣宗,亲征而行,此战宋太宗吸收前战教训,并未直取幽州,而是兵分三路,呈包围之战,先是各个击破,最后来一个“三军过后尽开颜”。

因为幽云十六州分山前七州与山后九州,宋军原定以曹彬的东路军为主力攻取涿州,曹彬老成持重,则以他为盾守住敌方攻击,以此牵制耶律休哥所率辽军主力;而西路军的潘美与东路的田重进则负责攻略山后,待山后攻略完毕则由山后转掠山前,最后汇合的宋朝三路大军与辽军在幽州城下进行主力决战,这决策妥妥的胜利之战略啊!

由于先前吃过数次败仗,宋太宗在诸将出发前,嘱诫他们“持重缓行,毋贪小利以要敌。”


三月初六,于越休哥报告宋派曹彬、崔彦进、米信出雄州道,田重进出飞狐道,潘美、杨继业出雁门道前来进犯,岐沟、涿州、固安、新城均已陷落。


                          ——《辽史·圣宗本纪》


宋军仍旧如高粱河之战的运势一样,一路拿下不少城池,曹彬一路攻克固安南城  ,田重进于飞狐北破辽兵 ,潘美在西陉痛击辽军,克辽于寰州。不久,曹彬又拿下涿州,潘美拿下朔州,下应州  ,破云州 ,米信方面,宋军又于新城大败辽军。

节节战报传来,宋太宗却表现得非常忧虑:

“要是辽军切断军备粮草供给就完了。”

要我说这个赵光义真的是个乌鸦嘴,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


初八,统军使耶律颇德在固安击败宋军,休哥截断宋兵粮饷供应,生擒其将吏,俘获牛马、器械辎重甚多。


                          ——《辽史·圣宗本纪》


辽军截断粮草之举直接把东路军抵到了死局。

首先曹彬十万大军在涿州呆了仅仅十几天,就吃尽了军粮,“乃退师雄州以援供馈”,按道理说撤退属于明智之举,东路军是此次北伐的主力军,一旦粮草耗尽而被辽翻盘,此次北伐将功亏一篑。但是曹彬又是牵制耶律休哥的主军,此时撤退的话,主攻的田重进与潘美二军将会陷入危局。

战争讲究的是天时地利人和,田、潘二军虽失去后援部队的坐镇,依旧取得节节胜利。

就在此时,“人和”之势却出现转折,曹彬退守到雄州,手下诸将领看着田、潘二军战功赫赫,曹军却像缩头乌龟一样不前,心理那个憋屈,于是个个开始抱怨:

"老曹,你什么意思?这样畏缩不前还有没有大将之风?"

“没有粮草等于去送死,我们不能冒这个险。”

“放屁,我军勇猛似虎,若被田、潘抢占军功,手下士兵怎么能服?”

于是阵阵主攻声音四起:

"曹将军,打吧,打吧!”

老曹架不住这阵仗,只得顺从军意:

“乃裹五日粮,再往攻涿州。”

此一出击,却成为了此次北伐战局的转折点。


辛巳,宋兵入涿州。


时上与皇太后驻兵驼罗口,诏趣东征兵马以为应援。


夏四月初一,皇上驻于南京北郊。初二,惕隐瑶升、西南面招讨使韩德威送上捷报。


初三,宋将潘美攻陷云州。初四,派抹只、谋鲁姑、勤德等率领偏师增援休哥,并赐给旗鼓、杓纞印抚谕将士。初五,休哥又奏捷报,皇上用酒脯祭祀天地,率领群臣向皇太后祝贺胜利。


                      ——《辽史·圣宗本纪》


当时,辽朝萧太后、韩德让、辽圣宗等人在涿州东五十里的地方扎下御营,听闻宋军来击,便遣耶律休哥轻兵疾行,阻击宋军 。

宋军边急行军边迎战,路上足足用了四天时间,才得以进达至涿州。

“时方炎暑,军士疾乏,所赉粮不继。”

无法,宋军得城不能坚守,又弃之而去。辽军兵来之势,让宋军倒戈逃跑,然而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耶律休哥率辽朝生力骑兵一路尾随,边杀边追,边追边杀,一直追到歧沟关,辽军发动总进攻,宋军大败。数万宋军,或被杀,或掉入河中溺死,或被俘,损失巨大,宋军主力瞬间崩溃。

由于东路主力大败,宋太宗合围幽州的战略意图再难实现。辽朝方面开始反扑,耶律斜轸统十万大军赶至安定西,与宋朝雄州知州贺令图相遇,双方大战,宋军再次败,被杀一万多人。

辽军一鼓作气,乘胜攻陷蔚州、寰州等地。

宋太宗深知东、西路军皆已经无望,于是下诏指示潘美,让他与杨业一起引兵护送云、朔、寰、应四州百姓内迁,守住最后的阵地。

然而曹彬的败局一幕又发生了,而这次的主角杨业却没曹彬好命。

杨业

当时辽军已经占据了寰州,副帅杨业力主张分兵应州,诱辽军向东,另以强弩手千人扼守石竭谷口,阻击辽军,以保民众安全南撤。然而监军王侁没有采纳杨业的建议,而是逼其出雁门直趋朔州出战:

“杨将军,你放心,直接迎战耶律休哥,我等在后支援你,妥妥的!”

杨业无奈,只得出兵对阵耶律休哥,结果大败,于是撤军到陈家谷口请求潘美、王侁支援。然而坑神王侁却违约带着潘美一军先撤:

“杨将军,你顶着,我们先撤退!”

杨业气的没吐血而亡,杨业孤军奋战,负伤被俘,最后绝食而死。

至此,宋三路大军皆败,所取州县复失。

宋太宗听到战败的消息,大怒:

“一手好牌给你们打成这样,还有什么脸回来!给我马不停蹄地滚!”

于是曹彬,米信等人皆被贬官。导致杨业之死的罪魁祸首王侁被除名流金州,潘美也因此被削三级,潘美也是六十六岁的老将,心里既是悔恨又是不甘,转年虽官复原职,仍旧悒悒不乐,数月而卒。

面对此次败仗,赵光义慨言:

“况朕踵百王之末,粗到承平,盖念彼民陷于边患,将救焚而拯溺,匪黩武以佳兵,卿当悉之也。疆场之事,已为之备,卿勿为忧。卿社稷元臣,忠言苦口,三复来奏,嘉愧实深。”

深表愧疚已经晚矣,宋辽的第二次交手仍旧以失败告终,至此,国内积蓄被连年的征战耗尽,宋一直处于攻的状态转变成了守。一向一言不合就是干的宋,变成了处处求和。

然而我方处处退让,相反,辽朝对宋朝却是步步紧逼,不断南下侵扰宋朝。

                      二、澶渊之盟

宋真宗

到1004年秋,此时宋太宗已驾鹤西去,把这个烂摊子交到了宋真宗手里。此年辽萧太后与辽圣宗亲率大军南下,深入宋境。有的大臣主张避敌南逃,宋真宗也想南逃,因宰相寇准的力劝,才至澶州督战。

宋辽的连年交手,民不聊生,皆有怨言,此时再战,辽军大将萧挞凛被射杀,辽军亦受损严重。萧太后本身也是一个很务实的领导人,在出兵之前,她已经做好了可战、可和的两手准备,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也有心同宋朝和谈,于是就听从了降将王继忠的建议,派人赴入澶州转达了自己罢兵息战的愿望。

宋真宗等这天正是等得太久了,于十二月间(1005年1月)派出曹利用前去与辽订立和约:

辽宋约为兄弟之国,宋每年送给辽岁币银10万两、绢20万匹,宋辽以白沟河为边界。

曹利用欢欢喜喜回去报告宋真宗:

“皇上,妥啦妥啦,盟约签订了。”

宋真宗当时正在吃饭,马上放下筷子:“谈了多少?”

曹利用伸出三个手指,宋真宗饭都喷出来了:“啥?三百万?你个。。。”

曹利用战战兢兢地答道:“皇上,是三十万两。”

赵恒听完欣喜若狂,假意镇定自若地嘀咕一声:“才三十万,这么少。你很会办事,很会办事!”随后重重地奖赏了曹利用。

(当时宋的军费都是3000万)

至此,澶渊之盟的签订,结束了宋辽之间长达四十余年的战争,“生育繁息,牛羊被野,戴白之人,不识于戈”,此后宋辽边境长期处于相对和平的状态。

目录:《皇权的衍生物》目录

下一章:新三国之争3——宋夏交战(33)

《皇权的衍生物》
《皇权的衍生物》
14.3万字 · 1.8万阅读 · 73人关注
《皇权的衍生物》从秦聊到清,在权权相争更迭时,依附于皇权的偏方政治群体不断兴起,覆灭,又重生。 当专制主义的皇权政治在不断完善和渐趋加强的过程中,产生了一大批毒瘤:皇族,后妃,外戚,太监,权臣,割据,游民和外部势力,它们或是良性或是恶性。 在政权更迭中历经浮沉,它们或是作为加强皇权巩固的保障,也可以是对皇权产生隐患的炸弹,陪伴皇权,觊觎皇权。 历朝历代皇帝,无不与这几大势力斗争周旋,此消彼长间,谁主沉浮?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