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桃花镇:婚礼当天她悔婚了

01

方琦散心时,救下一只兔子。

晚娘已是见怪不怪,这丫头,向来是胆大心善,带回一些流浪猫狗实属平常。

方琦回到房中,为兔子安置了一个小窝,她百无聊赖地趴在桌上,轻轻点着它的尾巴,好不惆怅。

她七岁便到了四方楼,在众多姐妹中样貌不算出挑,亦不如其他姐妹那般娇媚,与温柔似水的姑娘们比,更是多了几分粗野。

如今年纪渐长,在这逢人不语笑三分的欢场中,再拖下去便真的无人问津了。虽说晚娘慈悲,可这世间女子,有哪一个愿意滞留欢场呢?

“小兔子呀小兔子,我好烦恼呀!我何时能找到一个如意郎君呢?倒是你这般,整日吃吃草睡睡觉,好不惬意!”

方琦每日都与兔子倾诉心事,好吃好喝养着,不过数日那兔子便足足重了十斤,半月后竟是直接失踪了。她在楼里细细找了两日无果,伤心了一场,便逐渐将此事抛于脑后。

02

“是你同晚娘说有要事寻我?”

方琦踏着莲步款款而来,有些意外,好一个标致的美男子!她面上闪过一丝惊艳,说是男子,倒更似少年。

“方、方、方姑娘,”那人见了她很是喜悦,一急之下竟是有些结巴。

方琦既是有趣又是纳闷,她刻意柔声细语道:“小女子方琦,并非公子所言的方方方!”

那人有丝窘迫,却不在意,被她一逗反倒冷静了不少,他作了一大揖,诚挚道:“方姑娘,我是来寻你报恩的!”

她噗哧一笑,有如百花齐绽:“你莫非是那山精野怪不成,怎的见人便是报恩?我若允了,你怕不是要以身相许罢?”

“你如何知晓?”他一惊,又涨红了脸,吱唔道:“你若是想,也、也未尝不可……”

“你当真是妖?”

方琦本是玩笑话,此时一惊,忍不住端起神细细打量,许是听多了志怪异谈,或是这只妖过于温吞,她竟生不出一丝惧意。

略含怯怯的眉眼,还有这般软和的性子,同人好似并无两样。

她暗自低语,怕不是那受伤的兔子?

这只妖并无姓名,方琦同他相熟后为他起了个绰号,唤作阿弱。

“为何要叫阿弱?”他的神情有些委屈,这名儿一丝气魄都无!

“自然是因为我救下你那日,你便这般娇娇弱弱啊。”方琦失笑,有些揶揄:“你一男妖,若是以阿娇为名,略失体统,叫阿弱却是再合适不过了。”

03

自打阿弱出现,方琦倒是快活自在了许多。

她本就不是个安于闺室的性子,最喜出门游耍,只是晚娘总说什么女子孤身在外恐有不妥,往日便稍拘着她些。

阿弱说了要报恩,方琦自是不与他客气,今日游山,明日赛马,好不潇洒。

烟波湖上,杏花依依,清风醺人,游船画舫,往来不绝。

方琦平静得有些不寻常,呆呆望着一处出神。

阿弱瞧了一眼,是个俊俏非凡的年轻男子,与一众友人煮酒谈诗,端的是风华无双。

“你思慕他?”

方琦羞红了双颊,不语的姿态显然是默认了。

“那,你会嫁与他么?”

她却摇摇头,有些黯然:“张公子那样好的人谁不愿意嫁!只是我这等身份,还需有些自知之明才好……”

阿弱不明白,却觉得些微感伤,他张了张嘴,忍不住说道:“你若是想嫁人,我也可以娶你!”

方琦嗔了他一眼,无奈一笑:“傻子!你懂一个归宿对女儿家的重要么?更何况,你是妖,我是人,这在书中也是天理不容的!”

她微微一叹:“我知你是安慰我,但往后别再说这傻话了。”

桃花镇近日传起了一个消息,张家大公子不知怎的忽染重病,已是出气多进气少了,张老爷更是因此急白了头,甚至扬言愿以大半家财为爱子寻良方奇药。

张公子的确是个风光霁月的人物,若是这么殒了,不知要惹得多少姑娘心碎呢!

别人他不知,仅是方琦,阿弱已见她掉了好几回泪,夜夜为其念佛诵经。

每每此时,他不懂,自己为何心痛难忍,像他这种妖应是不会生病的,但瞧着方琦日益憔悴,他做了一个决定。

他问她,若是能够嫁与张少爷,她是否会一世欢悦。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种话!”方琦掩了掩眼角,看着阿弱的神情是淡淡的怒火。

“若是我有法子能够救他呢?”

她的神色有些惊喜,忍不住抓住了阿弱的手:“你真有法子?是了,我险些忘了,你是妖,是该有些门道的!”

阿弱看向方琦的眼中是淡淡的哀伤:“我若是救了他,便当我已报了恩,我便再不会来见你了……”

“这是为何?”方琦问道。

阿弱没有说话,半晌,他闭上眼。方琦摇着他的胳膊,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阿弱,你救救他!我求你,救救他!”

方琦晨起时,阿弱已不见了身影,她有些失落,可他们毕竟并非同道中人,就算不是今日分离,也会是明日、后日……

阿弱留下了一支可生死人肉白骨的参王以及一方木镯。方琦将镯子藏进妆奁,参王送去了张府,求来了她千盼万盼的姻缘。有了良药张公子果然渐渐大好,他们的婚期很快定下。

如今万事皆定,方琦高兴过后却也有一丝落寞,不知阿弱过得可好……

04

光阴匆匆,三月已过。

九月,宜嫁娶。

皆说出嫁是女子一生最美的时候,方琦上妆描眉,望着镜中如花的面容,除了一丝喜悦外更多的竟是怅惘,她忍不住喃喃出声:“也不知阿弱如今怎样了?”

晚娘心中微动,梳发的动作停下来,她叹息一声:“小琦,你今日便要嫁作人妇了,任何人都需为自己的抉择担起因果,你既迈出了这一步,所思所想便该是如何与那张公子更好地走下去!”

晚娘微微一顿,才接着道:“那人的一切都已与你无关了……从今天起,你的余生就是张公子了!”

方琦默然不语,阿弱应是已回到那深山之中,只望他莫再受伤了,若是有了别的恩人,那也极好的。

晚娘出去接迎亲的轿子,方琦独坐房中,轻轻摩挲着手中的木镯。

不知是触动了哪里的机关,“咔哒”一声,镯子裂成两段,一方纸笺掉出,这镯子竟是另有乾坤!

她颤抖着将它展开,那歪歪斜斜的字一看便是出自那人的手:我并非兔精,那日你将它带走,却也免了我这人参精死于兔口的下场。方琦,我心悦你,若能求来你一世欢颜,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人参?参王!

那个呆呆的阿弱,那个总爱逗她开怀的阿弱……

世上哪有这般傻的妖精,竟连恩仇也弄不清……

方琦心口一阵灼痛,泪晕到喜服上,刺伤了她的眼,也刺醒了她的心!原来阿弱竟是这般重要,原来阿弱竟是那参王。

傻阿弱,仅仅是为了成全自己虚无缥缈的爱情,竟甘愿献身去救那不相干的张公子。

方琦的心痛到抽搐,从没有像现在这么恨自己:阿弱,你回来啊,我接受你的以身相许,我不要什么张公子了,阿弱,你在到底去了哪里……

人人都说四方楼的方琦姑娘疯了,大喜之日竟当众悔婚!她的神色尽是凄惶和恍然,见人便问:我的阿弱在哪里……

可谁又知道,谁是阿弱呢……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其实故事到这里已经结束了,如果不喜欢悲剧收场。再发挥一个喜剧吧!

尾声:

后来的后来。

我窝在阿弱的怀里看星星,他剥了一颗荔枝送入我嘴里,我惬意地翘着二郎腿,好不享受。

“你那个时候干嘛要骗我自己死了!”

“我从来没说自己死了呀!”阿弱的脸上是满满的无辜。

我微微眯起眼,哼!他那时绝对有刻意误导我,害人家又疯又傻了那么久!

“笨蛋阿琦!”他无奈地点了点我的鼻子,“我是人参王,找一株未开化的极品人参不是轻而易举的么?”

天知道,他当时只以为方琦不喜欢他,心灰意冷,又是想让她记住他,所以确实有点故意...

“再说了,你明明心里有我,干嘛非要嫁给张铁柱那家伙?”

“这不是..怕我们被雷劈嘛!”我讪讪一笑,语重心长道:“要知道,历来话本里人妖相恋皆是不得善终的,我如今也算是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哎哟!我的脑袋被阿弱敲了一下。

“笨蛋阿琦,你见过哪本志怪异谈是妖写的么?”

对哦!我忽然反应过来,那些悲催结局可都是凡人瞎编的呀,这么说,我们在一起压根不会有事儿,我白折腾了!我一时不知该哭该笑,诶,不对...

“臭阿弱,你刚刚说我是什么!”不要以为可以糊弄过去,这可是原则问题!

“我什么都没说...”

“你给我站住...”

-End-


其他精彩点蓝字:

故事:

房事重要,还是命重要?

勒索计中计,局中局

他是个好官

苏小姐做的丑事,这回兜不住了

闺蜜离婚后,姚太太开始慌了

一念之差,她害了丈夫的命

旧爱强行插足,刘太太霸气反击

我用实力赢来的老公,凭什么还给你?

无人问津的杨女士,突然成了抢手货

温暖逗趣日常:

我的父母遭遇了中年离婚危机

情感观点文:

谢谢您,教会我做女儿

短篇古风文:

古风桃花镇:风流桃花债

古风桃花镇:合欢情

古风桃花镇:良人怨

古风桃花镇:以情换命

古风桃花镇:俗世男女,谁没私欲?

芒小芒:故事写作课讲师,自由撰稿人,专业主播。

看完喜欢的话,点一颗小心心再走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你还是初见的那个你:阳台上半弯着腰、袖子挽地高高的,书被卷成筒筒垫在胳膊下,永远都是嘻嘻哈哈的一幅吊样。 初见你时...
    曼箬漓阅读 138评论 0 11
  • 你我本是源头的冰, 于点滴汇聚成溪, 终于在那一刻汇聚成河, 恰巧你是右岸,而我是左岸。 河水为我们秘密传递着语句...
    山上房阅读 27评论 0 0
  • 因着前天的雪,今日的杭州依然是素衣装扮。雪中的杭州,别有一番美丽。 这里的枝枝叉叉原本就生的美,枝杈的线条勾勒出风...
    小叶子啊成长阅读 165评论 0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