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桃花镇:合欢情

情节提示:四方楼里来了位奇怪公子哥,不喝酒不听曲不叫陪,事出反常必有妖,这背后有什么故事?

01

都言桃花镇的四方楼迎四方来客,品百种人生,无论你是谁,做了什么,四方楼都能容得下你。这里人来人往,品茶,饮酒,听曲,纵乐,千种人生百种状态,无不得到释然。

杜子衡每日都会来四方楼坐上一盏茶时间,不喝酒,不听曲,不叫陪。事无常必有妖,终日在刀口上讨生活的女人,不会任危险蔓延,晚娘亲自沏了一壶明前龙井,踩着小碎步,在杜子衡对面坐下。

“杜少爷,不对,现在应该叫杜大老板了,四方楼可有你的留恋?”晚娘也不藏着掖着,来这前她已做了调查。

桃花镇的杜家,贩盐为生,杜子衡是家中独子,两年前杜老爷过世后,杜子衡接管了杜家,他手段毒辣爽快,所有欠债的商铺当天停止供应盐,提前结款的客户则多送一担盐。

如此一来杜家收下大量现银,杜子衡也没让这些钱闲着,购置了两艘大货船,专运盐,杜家的盐又快又好,商家争相合作,杜家一跃成了远近闻名的盐商。

生意上的毒辣,众人佩服,对待生母的毒辣,众人咂舌。

元宵刚过,桃花镇的寒气还未散去,杜子衡亲自将生母林氏送进了寺庙清修,府务则交给了庶母冯氏打理。为此林家人几次上门找杜子衡,都被拒之门外。林家人气愤不已,上报官府状告杜子衡欺母,林氏却言一切自愿,与子衡无关,求众人勿管勿怪。

“明前龙井,不错。”杜子衡将茶盏放下,若有所思,“这里的女子为何还能笑?”

“杜老板这话问的,不笑难道还哭不成。这人呀,各有各的命,不怨方有福。”晚娘知道杜子衡有所指,传言冯氏当年就是青楼女子,被杜老板带回家时已怀有身孕,不久便生了一个女儿。

“那她们喜这里吗?”杜子衡环顾了一下四周,人人都在笑,但看不出喜厌。

“喜或不喜又如何?男人呀,喜外面的女子,又每每娶了大家闺秀,这是什么?是天命,是世俗,没人可改。”

晚娘意有所指,因废嫡母立庶母,杜子衡遭受了太多非议,定下的婚约也被解除了,女方父母直接上门退的婚,理由是杜子衡不正常。但在晚娘看来,他再正常不过了,一开始就用身份定义了女人,才是真正的不正常。

“那什么情况下,女人会愿意离开这?”喝完茶,杜子衡起身,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只有遇到一个心甘情愿的男人,女人身心都顺从。女人的软肋永远是男人。”晚娘端起茶,红唇触碰到白色茶盏,说不出的忧伤,可不是嘛,她也曾为了男人豁出过一切。

02

有了答案,杜子衡来四方楼不喝酒,不喝茶,只听一人弹曲。

弹曲的女子叫合欢,只卖艺不卖身,合欢是被人卖到四方楼的,为了不卖身她不惜用簪子戳瞎双眼,晚娘见合欢如此坚决,加上没有客人喜欢瞎眼的姑娘,晚娘便从了合欢,教她弹琴以此在四方楼求得一条生路。

“眼瞎了后,心反倒通透了。这里挺好的,没有谁当面是人,背地里是鬼。你说是吗?子衡哥。”

听到合欢叫哥,杜子衡直接在合欢面前跪下了,说出了自己想让她回家的想法。

“这声哥我不配,是我害了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弥补你。”杜子衡的声音都在颤抖。

“不是你的错,这都是我的命,也是我自愿的。”合欢继续弹琴,没有再理会杜子衡。她早就认出了杜子衡,她对他太熟悉了,但她不知要以何种身份相认。

“合欢,还有半年就过守丧期了。我要十里红妆,八抬大轿把你迎娶回杜家。我会帮你赎身,会一直等你,直到你答应我。”

出了房门,杜子衡找晚娘帮合欢赎了身,还给了一些银两让晚娘暂时帮忙照顾合欢,直到自己将她接走。

时间晃晃悠悠的过着,合欢的琴越弹越乱,整天面对一个说要娶自己的男人,心都乱了,何况琴呢。

合欢很想用手摸一摸杜子衡的脸,看是否还有记忆的模样。

6岁时,合欢站在院子中间,抬头看合欢花,浅红色的花穂,轻盈的站在绿色的叶柄之上,袅袅婷婷,遗世独立,纤尘不染。

合欢忍不住伸出小手去接落下的合欢花,花没落下一串糖葫芦出现在了她的手中,她小心翼翼叫了声“子衡哥”。

“吃了糖葫芦就不疼了。”杜子衡伸出手想摸摸合欢受伤的额头,她惊慌地往后退了一步。杜子衡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这样对合欢,当着父亲的面对她又笑又夸,父亲不在就对她又打又骂。

合欢的母亲冯氏因着身份,总是劝合欢忍,说这就是她的命。所以合欢每次挨了打就会来到合欢树下,希望自己如一朵合欢花一样,能享受飞翔的自由。杜子衡每次在合欢挨打后,都会给她送去糖葫芦,这是合欢最美好的童年记忆。

合欢没等到及笄就不见了,杜子衡在河边找到合欢的一只绣花鞋,大家推断合欢可能是落水了。冯氏哭了好久,终是将这事搁浅了。

合欢离开后,杜子衡拼了命读书,杜老爷对这个儿子越来越满意,开始教他做生意的门道。

03

合欢托晚娘给冯氏送了一封信,这是合欢到四方楼六年来,第一次提及自己的母亲。见到合欢,冯氏的眼泪一直往下掉:“都怪我,图什么荣华富贵,结果让你遭了罪。”

冯氏跟杜老爷回家是想给合欢好生活,却因无意间得知林氏的一个秘密而屡遭毒手,她知合欢的失踪与林氏脱不了干系,林氏既如此歹毒,冯氏准备与之玉碎时,看到杜子衡为合欢难过的样子,便不忍心了。

冯氏知道,要是让老爷知道杜子衡只是林氏为了稳固地位,假孕从外抱养回的儿子,那么杜子衡只有死路一条。

“子衡哥说要娶我,可我眼已瞎,身子虽还干净,但怎么说也是青楼出去的女子。你帮忙劝劝他吧,他现在每日都来听我弹曲,我这心难受。”母女相认叙旧过后,合欢说出了找母亲过来的目的。

“他要娶你就嫁吧,娘知道,你很早就喜欢他了,而且你为了守住身子不惜自残,不也是为了他嘛。”自己女儿的心思当母亲的怎会不明,冯氏摸着合欢没有光彩的双眼,无比心疼,以前这是多么有灵气的一双眸子呀。

“可他要是变心了怎么办?母亲,我不想再过你这样的生活了。”合欢哭。是的,她喜欢她的子衡哥,从他给她第一串糖葫芦开始。这种感情在得知杜子衡不是她哥后更甚。

当年,合欢被林氏沉塘后遭人救起卖到青楼,她原本有机会逃回杜家,但她怕自己青楼女子的身份再也没法陪在杜子衡身边了。

“那也不会比现在更糟了,子衡是明事理的人。他心里有愧,你就让他消了这个愧吧,不然他这辈子都没法堂堂正正做人。娶了你,他也算是名正言顺的杜家人了。”冯氏说出杜子衡的为难,善良的人就是如此,总会事先替别人着想。

合欢点头了。

04

那一天的四方楼张灯结彩,喜气洋洋。那一天的桃花镇,十里红妆,宴席百桌。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司仪大喊。

杜子衡扶着合欢跪下,他给冯氏敬茶。他说对不起,当年林氏对冯氏母女的设计,他是知情的,但林氏拿他是抱养的威胁他,一旦他说出真相,他也许连命都没了。于是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冯氏母女受罪,却没想到合欢居然被害了!他对不起为了保护他自愿受苦的冯氏母女。

“夫妻对拜!”司仪大喊。

跪下时,杜子衡将头抵在了合欢头上,他说对不起,他来晚了,他一直在等自己成功,可以将本属于合欢母女的东西还给她们;因应酬进了四方楼,错进合欢房间时,他便再也挪不开眼睛。愧也好,爱也好,一辈子在一起就好。

“礼成,送入洞房!” 司仪大喊。

有人说他娶合欢是疯了,有人说他肯定会变心,但他知不会。当年合欢树下的小女孩,优雅、从容、自顾自美丽,他忘不了;如今的合欢,独立、坚强、自顾自勇敢,他更是喜欢。

杜子衡将合欢抱在怀里,一步一步坚定往前,合欢受了太多苦难,以后有他在,只能是幸福。

-End-

其他精彩故事点蓝字:

房事重要,还是命重要?

我的父母遭遇了中年离婚危机

谢谢您,教会我做女儿

古风桃花镇:风流桃花债

芒小芒:故事写作课讲师,自由撰稿人,专业主播。

看完喜欢的话,点一颗小心心再走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01 都言桃花镇的四方楼迎四方来客,品百种人生,无论你是谁,做了什么,四方楼都能容得下你。这里人来人往,品茶,饮酒...
    夏尔烟阅读 731评论 0 1
  • 01 雪落,一片一片,落于枝头,落于琉璃瓦上,晚娘抱着暖炉倚靠在四方楼朱红色的大门上唉声叹气了一晌午,“这天寒地冻...
    夏尔烟阅读 322评论 1 7
  • 暖阳风正好,枯草叶未凋。 杨柳亦招摇,吾辈偕秋老。
    烟雨清秋_3fa4阅读 77评论 0 1
  • 2018年10月11日 星期四 晴 1、 感赏自己本周在语文教学工作上赶早入手,认真备好本周要讲的几课内容...
    云飞扬_6315阅读 363评论 5 13
  • 一天,准备一场婚礼,光是仪式前的暖场音乐就挑了许久。婚礼开始前,有人特意跑来问,正在放的音乐是什么?我说去搜小野丽...
    陈琦不黑阅读 128评论 0 6
  • 他们在考民族语文 我在监考 我晃过来晃过去 脚不着地 悄无声息 ——像鬼 他们奋笔疾书 笔走龙蛇 转眼间 茅山道士...
    试雨生何浚源阅读 121评论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