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索计中计,局中局

01

白薇薇又跟老罗要五万块,老罗心头一紧愣了下神,他已经给了白薇薇15万。

这个月还没过半,白薇薇却第三次开口要钱,五万,不多不少,老罗却很为难。

看出老罗犹豫,白薇薇赶紧撒娇卖呆扮可怜:“亲爱哒,我确实有急用,你晓得我爸这个月做手术,他那个病又烧钱,不然,我也不会……”

老罗心一横,打断白薇薇:“放心,我最近手头虽有些紧,明天保定把钱给你,不能让你为难不是?”

从白薇薇公寓出来,老罗赶紧发了条信息:“给我五万块,不然你知道后果。老时间,老地点。”

发完信息,老罗长长吁了口气。

老罗手里没什么钱,公司大部分盈利都掌握在老婆刘亚丽手中,他左不过外表光鲜罢了。

可爱慕虚荣的女人真不在少数,比如白薇薇,一看到宝马车,就认定他是土豪生扑上来。

白薇薇长得美,人又年轻,身材火爆,这样的便宜不占白不占。

白薇薇奔放得像团火,给了他无穷无尽的刺激,一沾白薇薇身体,老罗就陷进去了。

老罗给白薇薇租了套公寓,每周三、五来见一次白薇薇,且一定会在12点之前赶回家。

他私房钱不多,再加上平日给白薇薇的零花,实在有些捉襟见肘,上次白薇薇想买爱马仕包,他为难了好半天,惹得她别扭了一星期,老罗抓心挠肝地着急。

可如今老罗不怕了,谁叫他找了棵摇钱树呢?这个月给白薇薇的15万,全是从树上摇的。

想到这儿,老罗有些惭愧,更多的是得意。

果然,下午五点,老罗在街心花园第三个石凳旁的垃圾箱拿到了黑色塑料袋,里面放着崭新的5万块现金。

老罗把钱交给白薇薇时,她激动地一下跳进老罗怀里,给他两枚香吻:“宝宝,我好爱你哦!”

老罗有些激动,白薇薇的热烈和风情,是妻子刘亚丽所欠缺的。他突然明白了古人为什么会有千金难买一笑的感慨。

白薇薇这样的美人,花万金买一笑,也值!

白薇薇回报给老罗的,自然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愉悦。

老罗走时,她还依依不舍:“老罗,周五我等你。”

02

老罗到了家,妻子刘亚丽还没睡,正坐在沙发上发呆,看到他回来,语气有些不善:“哟,最近这段时间是日理万机呀,回来越来越晚了。”

老罗装着没听出妻子的讥讽,讪讪一笑,直接进了卫生间,白薇薇香水味太浓,他怕有什么闪失,玩归玩,家不能散。

等他洗完澡换了衣服出来,刘亚丽转了话题:“哎对了,你明天去找亚飞把上次借的10万块钱要回来,他当时要的急,说好几天就还,这都一个月了。你再问问他钱干什么去了,天天没个正形的,别叫人给骗了。”

老罗松了口气,他是真怕刘亚丽揪着刚才的话不放。

刘亚飞是老罗小舅子,整天吊儿啷当,不务正业。娶了个颇有些家底的老婆,倒也不愁生计。

老罗是很偶然的机会发现了刘亚飞的事。那天他应酬完回家,一时找不到代驾,正站在路边拦出租,却看到刘亚飞那辆大奔停在路边。

大奔是两年前刘亚丽给他的二手,可即使如此,也不妨碍刘亚飞开着招摇过市。

老罗放弃了打车的念头,准备让刘亚飞开车送自己回家。

刚走到车边,就听到车里传来喘息声,车子也微微晃动起来,老罗立即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老罗摇了摇头,这小子越发放肆了,虽然是深夜,可马路上来往的人并不算少。很快,车子停止了晃动,车窗摇下了一条缝,隐约露出一位美女的侧脸,老罗还没定睛去看,车嗖一下开走了。

这下他是拿着刘亚飞把柄了,刘亚飞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老婆,他老婆有家世有背景,又是家中幺女,上边有两个哥哥,要是把这件事告诉她,刘亚飞就吃不了兜着走。

老罗本来没把这件事放心上,男人嘛,谁还不拈花惹草,他还找了个白薇薇呢。

可是那天,白薇薇给他要爱马仕包包,老罗就突然想到了这件事。

他注册了新微信号,加了刘亚飞好友,并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如果不想你老婆知道,就照我说的办。”

一起发过去的,还有刘亚飞那辆大奔的照片。

第一次做这事,老罗心里直打鼓,可没想到,刘亚飞很快按要求送来了8万块。老罗把包包、项链还有剩下的几万块零花钱放到白薇薇面前时,她破涕为笑的样子让老罗很受用。

没错,刘亚飞就是老罗的摇钱树。

03

刘亚飞一听老罗催债,顿时有些急:“姐夫,咱都是一家人,还怕我跑了?我这不是最近投资失利嘛,再缓几天。”

老罗叹口气:“兄弟,真不是我急,是你姐催我来要的。当初那个钱走的是公司帐,你也知道最近有多严。”

刘亚飞愤愤然道:“我姐这是故意的!让我不还都不行。你说我怎么摊上这么个姐?姐夫,要不你借我点呗?”

老罗把钱包拍在桌上:“给,你能找出500就算你赢,你姐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

刘亚飞咬咬牙:“成,姐夫,给我三天时间。”

听他这么说,老罗心想,这娶个有钱媳妇就是好,关键时刻起大作用。

老罗正开会,白薇薇电话却打过来了。老罗有点生气,他之前和白薇薇说过,没事千万不能打电话。

听筒里白薇薇哭得泣不成声,老罗火气消了大半。

白薇薇要急用12万,不然她爸就耽误了手术。

老罗倒吸口凉气,本能地拒绝:“薇薇,你爸的病跟我没啥关系吧,你不能把我当冤大头啊。这到月底还早呢,我已经给了你20万,怎么着,我包养了你还得包养你爸?”

白薇薇一愣,话也不怎么好听了:“好啊,罗振刚,现在后悔了是吧?你就不怕我把咱俩在一起那些视频、照片,发给你们家母老虎?”

一提刘亚丽,老罗就蔫了:“行行行,我想想办法。”

04

放下电话,老罗给刘亚飞发了微信:“最近手头紧,12万,一口价,老时间,老地点。”

刘亚飞很快就回复了:“你杀了我吧。”

老罗心有点软,可一想到白薇薇那张梨花带雨的脸,心肠又硬了起来:“别逼我。”

出了一会儿神,老罗有些担心白薇薇,要是眼睛哭肿了,也挺让人心疼的。想了想,老罗打了几个电话,从朋友那里借了几万,准备先拿给白薇薇应应急。

老罗打了辆车,安全起见,他从来没在上班时间去找过她,开自己的车太扎眼,万一被谁看到就不好了。

可老罗没想到,一进小区门,就看到了刘亚飞那辆大奔。

他摇摇头,这个刘亚飞,天天开着车四处招摇,八成又来找狐朋狗友。

他有些庆幸,幸好自己没开车,不然万一遇到,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

白薇薇房门虚掩,老罗正要推门,听到了刘亚飞声音:“亲亲,宝贝儿,女神,你就再帮我这一次吧,我不是说了吗,公司周转不开,你放心,这笔钱投进去,正常运转了,你马上就是富婆,到时我给你买辆奔驰小跑,再给你买套别墅,你不是一直想住别墅吗?不多,就12万,你张张嘴,给你老公说一下,他那么宠你,你看这个月你要了20万,他眼都没眨就给了…”

老罗晃了晃身子,强撑着转身下楼,一瞬间他什么都明白了。

坐在出租车上,老罗左思右想,还是给白薇薇打了个电话:“我买了点东西,准备去看伯父,他住哪家医院哪间病房啊?”

白薇薇一愣,说话有些结巴:“不……不用了,他,那个,他需要静养,再说了,你,你去看他也不合适……”

老罗“哦”了声:“哦,那我俩啥关系也没有,我拿出这么多钱给他看病,是不是也不太合适啊?白薇薇,公寓两天后到期,我不打算续租了,咱俩到此为止。”

白薇薇声音一下挑高了八度:“你什么意思?想甩了老娘?你不怕我告诉你老婆?”

老罗笑了笑:“你旁边男士还没走吧?他是姓刘吗?开大奔是不?你俩合伙欺骗我,白薇薇,我给你钱,你却背着我养小白脸,不要脸没事,别当老罗是吃素的行不?要不,你让他接个电话?”

白薇薇只得认栽。

05

刘亚飞外遇的美女,就是白薇薇。

白薇薇给老罗要钱买包,老罗自认为掌握了刘亚飞外遇证据,给刘亚飞发勒索信息,刘亚飞转脸跟他姐刘亚丽要了10万,给老罗8万,自己挥霍了2万。

从那之后,只要老罗给他发信息要钱,刘亚飞就跟白薇薇要钱。刘亚飞捏住了白薇薇软肋,他知道她是有钱人包养的小情人。

刘亚飞一说把他们的事告诉包养她的金主,白薇薇就慌了。她好不容易傍上大款,怎舍得轻易放手?

可她没钱,就只好编了父亲看病的谎言给老罗要。

三个人陷入了循环不断的怪圈,只是白薇薇没想到,刘亚飞竟是老罗的小舅子。

刘亚飞也万万没想到,白薇薇口中那个挥金如土的土豪,竟是他姐面前唯唯诺诺连屁也不敢放的姐夫老罗。

老罗给刘亚飞发了条信息:“兄弟,游戏结束了,回家吧。再有下次,别怪我不客气。”

发完微信,他注销了这个微信号。

白薇薇打了很多次电话,老罗没接。

白薇薇发了微信过来:“亲爱的,你怎么了?别生气好不好,明天是周五,我等你,我买了一件很性感的情趣内衣哦,很美的……”

老罗的心又颤了下,这时刘亚丽发了一条短信:“回来吃饭不?我熬了小米粥,四十的人了,别老在外边吃饭,对胃不好。”

老罗心头一暖,把白薇薇手机号拉进了黑名单,且删除了她所有联系方式。

做完这一切,他长长舒了口气,只觉得身心无比轻松。

情趣内衣和小米粥,他突然明白,自己只不过是需要一碗浓香暖心的小米粥而已。

鲜活的世界充满各种诱惑,面对诱惑,要让心静下来,明确自己最需要的,莫要心存侥幸。

你要小米粥,就不要招惹情趣内衣。

天道好轮回,苍天不饶谁。

-End-

其他精彩故事点蓝字:

房事重要,还是命重要?

我的父母遭遇了中年离婚危机

谢谢您,教会我做女儿

芒小芒:故事写作课讲师,自由撰稿人,专业主播。

看完喜欢的话,点一颗小心心再走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烟光连天远, 山色有无中。 芳菲随春去, 绿涛染千重。
    白沙六阅读 117评论 0 0
  • 听说有一个人 在他的眼中只有“黑”和“白”两种颜色 虽然不曾见过“他” 但实际上我天天见他 他古板而又凛厉 人们呼...
    李歌学阅读 94评论 0 1
  • 一切罪恶的源泉: 据说这个牌子的彩铅很赞,不学一学太浪费了。开始培养新技能吧! 2015.8.23 🍎画起来难度最...
    剧巨巨好看阅读 356评论 0 5
  • 我终于离开了,舒坦! 我相信你做的决定,是你所能做的最佳选择。我们人,都是会被情绪左右,被接触的面所限制的,我也不...
    碎落的面包屑阅读 92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