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个好官!

01

三年一换届,村里重新又要选村长,各路人马纷纷登场,各显神通。

柳老二当了十来年的村长,第一次这样着急上火的,为啥?村里的首富杜大壮也要竞选,流水席已经开了三天,日日灯红酒绿、莺歌燕舞的,人人都吃得很爽。让他怎么能踏实了?

坐在床上,自己一人啪嗒啪嗒抽着旱烟,思绪随着烟丝飞舞着。

柳老二的媳妇大翠一瞅,安慰道:“不就是个村长吗?选不上咱就不选了,至于这样着急上火的吗?”

柳老二虎眼一瞪:“你知道个啥?要是换了别人,我选不上就算了,可他杜大壮是个什么玩意?别的不说,去年,村里修路,村里全部捐钱,他杜大壮不捐,说啥?他的是越野车,土路也不怕。”

大翠想了想说:“不是最后路也修上了吗?人家最后也捐了钱。”

柳老二一乐:“是,捐了一百块,村里的贫困户都比他捐的多。”

大翠不说话了,柳老二又说:“你说,就这么个铁公鸡,能为村里办好事吗?”

大翠哼哼道:“能不能办事,我不知道,铁公鸡,你现在是叫不得了,人家那流水席摆的,都能赛上满汉全席了,村里除了咱家没去,就连你亲哥,也去了!”

听到这话,柳老二心里就更不痛快了,因为房基地,柳老大和柳老二闹了点意见,从那以后,两家就不说话了,在村里见了,也是谁也不理谁。

如今,柳老大又跑到杜大壮家吃请,这不摆明和自己过不去吗?就为那么点事,自己已经主动和他说了几次话了,柳老大就是不依不饶的,弄得自己也特尴尬。

02

第二天一早,柳老二迎头就撞见柳老大,柳老二拉下脸来喊了一声:“哥,吃了吗?”

柳老大将脸一扭,装作没看见就走了过去,柳老二心里不痛快,柳老大讥讽的声音又传进了耳朵里:“这会想起我是你哥了,还不是马上选村长,用上我了!”

这几句话,让柳老二恨不得撞墙上去,自己亲哥眼里,自己也是这般爱官如命?别人眼里,自己指不定成了啥呢?

又走了几步,村民穆旦从院子里着急忙慌地跑出来,见着柳老二,张口便喊:“村长,你快去看看,俺爹他,不好了!”

一听这个,柳老二撒腿就往屋里跑,果然,老穆头躺在沙发上,浑身抽搐,老穆头的媳妇守在一边,柳老二一看紧忙将老穆头背在身上,跑出去。

正巧撞上杜大壮开车从门口过,穆旦正拦下了他的车,两人掰扯着啥。

杜大壮一眼看见柳老二身上的老穆头,扔下一句:“我有急事。”一脚油门,匆匆走了。

众人心知肚明,杜大壮这是怕老穆头死在自己车上,晦气。

柳老二扯着嗓子喊:“去我家,你哥在家呢!”

众人七手八脚的将老穆头送到了医远,抢救及时,老穆头的命算是保住了,众人都松了口气时,杜大壮笑容满面的拎着点东西,进了病房。

03

穆旦的脸,拉得老长,闷声不说话。

杜大壮一脸谄媚:“那会啊!我是真有事,县里来了人,等着和我洽谈生意呢!我呢,也是为咱村里好,想着带领咱村走向富裕的新生活。”

柳老二点点头:“对,那是解决温饱问题的,这是性命攸关,一般的轻重缓急。”

杜大壮顿时不言语了,柳老二的意思,他不是听不出,站了一会,自己一个人灰溜溜走了。

穆旦见杜大壮走了,说:“二叔,我知道杜大壮这次为啥非要和您争村长?”

柳老二疑惑不已,也是,往年的村长杜大壮从不掺和,为何这次,乌眼鸡似的盯着村长这个位子?

穆旦说:“俺同学的爸爸在城里上班,听说咱们村已经划到了拆迁范围之内,拆迁的时候,村长手里的权利大的多了。”

穆旦又说:“昨个在杜大壮家吃饭,杜大壮说,只要村民们选他,一票就是五百块钱,依我看,好多人动了心呢!二叔,你可得想想法子。”

柳老二苦笑两声,法子?如今还有啥法子?在村子里,他这些年当村长,邻里间的矛盾他调节了不少,也得罪了不少人。

如今,杜大壮又是流水席,又是买票的,村里人要真被这些东西蒙蔽了双眼,他能有啥办法?听天由命吧!

04

转眼间,便到了选村长的日子,一大早,杜大壮便请来了戏班子,在自家门口搭台唱戏,台子下面瓜子糖果的应有尽有,引得人山人海热热闹闹的。

杜大壮更是放出了话,只要他当选,大戏再唱三天!

柳老二换上一身新衣服,擦擦鞋上的土,大翠说:“选不上咱就不当了,可千万别着急上火的!”

柳老二点点头:“我想开了,选不上就接着种地,没人能当一辈子官。”

大翠眼眶有些湿润,当年,柳老二在市里有正式工作,村子里一贫如洗,柳老二放心不下村里,将工作辞了,回来当了村长,这么多年来,风里来雨里去的,自己都看在了眼里,若是真选不上,唉!

柳老二出了门,背影有些落寞,大翠擦了擦眼角的泪,不放心,也跟了出去。

公社前热热闹闹的,杜大壮坐在正座上,志在意满,半透明的票箱子里已经投进了一半的选票。

见到柳老二到了,杜大壮撇过头,装作没看见。

柳老二也不恼,乐呵呵和村民们打着招呼,看着村民们躲躲闪闪的眼神,心底阵阵酸楚。

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村民们吃了杜大壮好几天的请,他们不选他,他也不怪他们。

一个村民,拿了一张选票,递到了柳老二面前:“二叔,照规矩,您也有一票。”

柳老二点点头,在选票上一笔一划写上自己的名字,他的心里,自己这个村长这么多年来问心无愧。

05

投票选完,就是唱票。

一个老汉声音洪亮,一票一票的唱着。

柳老二听着心中酸楚,到了最后,老泪纵横。

“柳村长255票,杜大壮1票!”

所有人心知肚明,杜大壮那一票,是他自己写的。

柳老二有些哽咽,起身,深深鞠了一躬:“谢谢乡亲们对我的信任!谢谢!”

杜大壮分外的诧异,他不信,说什么也不信,为什么没有人选他,他做的这些,还不够吗?

唱票的老汉将票敛好,交到柳老二手中:“村长,您以后还是咱们村的村长,这是咱们村里二百多户人的期望啊!”

柳老二死死握住手中的选票,这是乡亲们对他的信任,是他肩上的担子啊!

老汉呵呵一乐:“村长,这些年来您怎么对的咱们,咱们心里都有数,咱们都得有良心啊!您放心,糖衣炮弹摧毁不了乡亲们对您的感情!”

杜大壮脸上一白,很显然,他就是村民们口中的糖衣炮弹!

老汉这样一说,村民们便七嘴八舌的说开了,他们口中说的,都是柳老二这些年来为村子里干的实事。

柳老二眼角的余光望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面无表情,见自己望过去,还是别过了头。

柳老二心里甜甜的,他知道,柳老大现在磨不开面子,但他心里,还是有自己的,自己手里的选票,就有他的一张。

晚上,柳老二拎着一壶酒,敲开了柳老大家的门:“哥,咱哥俩,好久没在一起喝点了!”

柳老大转过身:“进来吧!”

柳老大心里清楚,老二这人实在,肯为村里办事,这么多年来,他做的一切,自己都看在了眼里,他是个好官!

-End-

其他精彩故事点蓝字:

房事重要,还是命重要?

我的父母遭遇了中年离婚危机

勒索计中计,局中局

谢谢您,教会我做女儿

古风桃花镇:风流桃花债

古风桃花镇:合欢情

古风桃花镇:良人怨

古风桃花镇:以情换命

芒小芒:故事写作课讲师,自由撰稿人,专业主播。

看完喜欢的话,点一颗小心心再走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十字路口的顽童 文/张爱敏 案例10. 晓帆学习成绩差、生活习惯差、自控能力差,还非常逆反、软硬不吃。为了引起别人...
    爱于心敏于行阅读 495评论 0 1
  • 醒在雨水浇湿的夏末初秋 生猛莽撞的台风 听得见巷里巷外 扑簌的村话 —— 这时节听不到鸟的碎嘴 瓦上啾然 风声雨声...
    山谷等风阅读 116评论 5 4
  • 这几天没进步,找不到方向,于是练习线条。 为了避免把手画成鸡爪练了半天的手。
    Qin非阅读 84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