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桃花镇:良人怨

情节提示:青梅竹马的夫妻俩,女人难产去世,男人守着孩子过日子,却发生怪异的事情……

01

相传,桃树最能汇聚妖气,培养灵力,且年岁越高的桃树,越能成为妖异们的修炼之地。

桃花镇的怀家,先辈历代是山野粗人,居于角山下,清凉河边,靠打猎捕鱼,垦地种田为生。

到了怀居良这一辈,桃花镇来了一位教书先生,镇上的人们,纷纷把适龄的孩子送进了学堂。怀家住的偏远,还是怀老爹去镇上卖瓜的时候,听说了此事,回来问怀居良愿不愿意去读书。

怀居良刚从地里回来,没有答复老爹,而是匆匆跑去了山腰上的秦家,问问秦思的意见。

秦思正值豆蔻年华,父母早逝,是跟着祖母长大的。秦思跟怀居良,是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两个人早就约定好,长大后要结成夫妻。

秦思给怀居良擦了一把汗,嗔怪他这么热的天非得巴巴跑过来,怀居良傻笑了一下:“到底去不去?你可给我个准信?”

秦思面露难色:“去学堂,我哪有银子呢?祖母年迈,我实在不忍心令她为难。”

“不如把我家那棵桃树砍了,换些银子?”

话音刚落,秦思叉起腰说:“我不许!”

桃树是怀居良落地那年栽的,怀家老爹那天上山,发现一株小桃树,长在悬崖边上,眼看着就要连根带叶跌下深谷。怀老爹小心翼翼地刨了出来,打算栽到自家门前。可巧,扛着树还没进家门,就听见了怀居良落地的啼哭声。

怀居良和秦思,是在桃树下相伴着长起来的,如今为了念书砍掉桃树,秦思自然是不肯。

后来,秦思终究是没去学堂,怀居良答应她,会把他学的所有东西尽数教给她。

02

一晃三年过去,怀居良俨然是个书生样子了,教书先生回了老家,怀居良就成了新的教书先生。

拿到第一笔酬劳那天,怀居良给秦思买了一盒胭脂,余下的钱,则交给怀老爹拿去秦家提亲。

成亲那天,怀家门口那棵桃树开了大朵大朵的桃花,秦思施了怀居良买给她的胭脂,穿着一袭红布裙,与怀居良并肩站在桃树下结为夫妻,约定白首不离。

桃树在和风里伫立,倾听两位新人伉俪情深。

成亲没多久,秦思便有了身孕,怀居良自是喜不自胜,整日里一下学就去镇子上买些补品给秦思吃。秦思自小吃了不少苦,身子单薄,郎中嘱咐说一定多多进些荤食,让秦思好好将养,否则胎儿发育不良不说,到生产时也使不上力气。

秦思乖巧懂事,只是腹中胎儿太活泼了些,扰得她寝食难安,堪堪比之前还清减了些。

03

桃花败了一季,枝叶落了一季,恰逢初雪那日,秦思临盆。

怀居良冒着雪,跑遍了几个镇子,才找到一个愿意踏雪上门接生的稳婆,秦思难产,稳婆说胎儿头太大了,产妇又使不上劲儿,恐是凶多吉少。

怀居良五内郁结,跑到门口那棵桃树下,竟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听着屋里传来秦思声嘶力竭的喊声,他紧紧抓着树干,却什么都做不了。

天黑时分,雪停了,屋里的喊声弱了下去,直至消寂,怀居良一步一步地踱进院子,母亲正失魂落魄地坐在门沿上,父亲走过来,按着他的肩头说去看看秦思吧,她给你生下一个闺女。

怀居良一进门,就闻到了浓郁的血腥气,稳婆刚要把孩子递给他,他摆了摆手,径直朝床边走去。

秦思已没了气息,怀居良握着她尚有余温的手,轻轻抚了抚她的脸颊,新婚不过一年,曾说要白首不分离的妻,如今竟是天人永隔,怀居良心中悲痛,却无以言表。

女儿还未生下来时怀居良就为她起了乳名,唤作阿辛,是为了将来告诉孩子,她的娘亲孕育她,何等艰辛,男孩女孩都要叫这个名字。

阿辛从傍晚落地到当天夜里都没有哭一声,母亲抱着孙女一筹莫展。

忽然,怀母发现孙女脸色越发青紫,呼吸也越来越微弱,忙叫儿子去请郎中。待郎中上了门,阿辛已经探不到鼻息了,怀居良一下子瘫倒在地。

父母亲说:“不如把阿辛和秦思一并葬了吧,死者已矣,活着的还是要好好活下去。”

怀居良执拗,死死抱着阿辛不肯松手,父母只好作罢,待他们安排了秦思的后事,回来发现怀居良已抱着阿辛睡了。

第二日,怀居良一醒过来,就看到怀里的小人儿,正忽闪着大眼睛望着他,一怔,自己刚才在梦里,分明也是见了这样一个婴儿,当即大喊父母亲过来,问他们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阿辛就这么奇迹般的活了下来,人人都道,这是她娘亲在护佑着她。

阿辛活泼可爱,聊解了怀居良对秦思的思念之情,日子也算有了盼头。

只是那一年,本该在春日里,桃花盛开的那棵桃树,竟一朵花苞都没有。

04

又过了几年,阿辛渐渐长大,眉目里都是秦思的影子。

怀居良终日郁郁寡欢,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在那棵桃树下念叨秦思,只有在阿辛面前,才能勉强挤出一个笑来。

那日是秦思忌日,怀居良入夜取了他同秦思酿的桃花醉,跑到桃树下饮酒,“思君念君不见君……”怀居良醉了,嘴里喊着秦思的名字,影影绰绰地看见,秦思站在树荫下,喊他居良。

怀居良一下子醒了酒,跑过去抓住了秦思的手,竟是热的!秦思死而复生了?

“居良!阿辛不见了!”

母亲忙忙跑过来,她夜里去茅厕,旁边却没了孙女,怀居良听见声音,再转头,秦思却不见了。

当下还是随母亲找阿辛要紧,三个人找遍了院子周边,再回屋子里时,却发现阿辛正好好地睡着,怀居良以为是母亲睡迷糊了,并未在意,便各自回去睡了。

可自那天之后,怪事越来越多,阿辛常常莫名地失踪,怀居良总觉得,有人在暗中盯着自己。

怀居良本不信鬼神,可阿辛是他唯一骨血,不能不在意,便请了镇子上道士来驱邪。

道士经过门口,围着桃树走了一圈,皱着眉头说:“这棵桃树有异,桃树易养邪祟,妖物可化万形,我自当尽全力驱逐,不过你们也要当心。”

道士做完法的第二天,阿辛死了。

怀家登时愁云笼罩,养了这么些年的孩子,就这么毫无预兆地断了气,怀母搂着孙女的尸首哭到几度昏厥,怀居良也如行尸走肉一般,一夜之间白了头。

秦思的坟头边,多了一个小小的坟茔,怀居良晚上躺在她们母女俩的旁边,忽然听到有人唤他,居良,居良。

起身一看,是秦思,怀居良跑过去捏着她的肩膀:“你不是阿思,你到底是谁?”

来人清浅一笑:“类妖。”

怀居良猛然想起,他教秦思念书,第一个字便是类,“类者,同也。”

“我修炼千年,寄居在崖边那棵桃树里,你父亲把我移了去,我天天听你们讲话,日日看你们嬉笑玩闹,怎样,我如今像秦思吗?我们类妖,最善拟生灵。”

“那阿辛?”

类妖神情暗淡了下去:“本没有什么阿辛,她出生便没了气息。”

“可是你若未见过阿辛,如何拟得?”

“我说了,本没有阿辛,我拟的是秦思。”

怀居良想起来,阿辛的模样,跟秦思小时一般无二。

“我知你怀念秦思,只有阿辛并不能解你心头的痛,我不能同时拟两人,于是,阿辛才会……”

怀居良已经不想听下去,“秦思”还在他身后迎风站着:“你走罢,别再让我看见你了。你不是她,也终究,成不了她。”

怀居良转身,头也不回地回了家。

他没看见“秦思”流出血红的泪。

后来怀居良举家搬迁,而怀家门口的老桃树再也没长出过新芽。

-End-

其他精彩故事点蓝字:

房事重要,还是命重要?

我的父母遭遇了中年离婚危机

谢谢您,教会我做女儿

古风桃花镇:风流桃花债

古风桃花镇:合欢情

芒小芒:故事写作课讲师,自由撰稿人,专业主播。

看完喜欢的话,点一颗小心心再走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相传,桃树最能汇聚妖气,培养灵力,且年岁越高的桃树,越能成为妖异的修炼之地。 桃花镇的怀家,先辈历代是山野粗人,居...
    长腿程阅读 125评论 0 0
  • 更多内容在微信公众号【漫雪封尘】更新 再度林青霞 (一) 认识一个人的确是一种缘分。都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我对这句话...
    漫雪封尘阅读 143评论 0 1
  • 市场上关于时间管理的书籍一直很多,虽然时间管理方法上各有不同,有番茄工作法、青蛙法、时间日志法、四象限法、清单任务...
    致知学识馆阅读 124评论 0 1
  • 你跟我说你给你朋友买姨妈巾 有哪个女生站在我的角度不会吃醋生气的 昨天都被你气哭了饭也没吃 我现在好饿
    苏曼涵阅读 17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