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桃花镇:风流桃花债

情节提示:青楼女子和公子哥的风流债,到底是谁先招惹了谁,两人又会遇到什么波折?

01

四方楼这个名字,有一丝书生气,像是个书院名字,可实际上,却是个终日里丝竹绕梁,歌舞升平的烟花之地。

相传,桃花镇四方楼的晚娘,年轻时是个销魂蚀骨的美人。

不过,晚娘如今五十有余了,年轻时的风光,只能从她鬓角的风霜里,探知一二。

从四方楼里的一个小小歌妓,一步一步做到今天的主事位置,晚娘吃了很多苦。

她总是云淡风轻地告诉姑娘们,世上本没有生来薄情的人,如果你遇上了,念在他是可怜人的份上,还是不要计较太多。

四方楼里姑娘很多,大体上分为三个等级,最上一级,是卖艺,那些姑娘容颜出挑,气质清高孤傲,有一门好手艺,或是琵琶弹得如高山流水,或是歌喉动人心,或是舞姿别有一番滋味。

再一级是卖笑,有些姑娘,天生就是能给人带来快乐,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只消往客人身边一坐,客人自然就会被气氛感染,觉得四方楼是个奇妙所在。

末一级,就是卖身了,四方楼里肯卖身的姑娘不多,虽是青楼,却多了几分不俗,所以,除非是太缺钱没法子的姑娘才会出此下策。

02

苏荷是四方楼里的头牌,擅古筝。

苏荷性子极像晚娘,举手投足间,有四两拨千斤的气度。曾有人掷千金,买与苏荷共度良宵,苏荷只将筝收了,留下一句“客官还是自重些罢”,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晚娘在一旁看着,这孩子,也太旁若无人了些。

苏荷自小长在四方楼,这些年来,四方楼换过好几个老板,姑娘们流水一样换了一拨又一拨,只有晚娘一直在照顾她。

晚娘未曾嫁娶过,说是父母早亡,入四方楼前有过一个心上人,后来不知发生了什么,晚娘来求了那时的老板,许她在此卖艺为生,一直到了现在。

听晚娘说,苏荷是她在后院门口捡到的,本来老板极不许她留下这孩子,可晚娘看苏荷哭得那样凶,襁褓里的小脸红扑扑的,便给老板下跪,求她把苏荷留下。

苏荷很不解,自己同晚娘非亲非故,她实在不必为了自己这样卑微。

晚娘不置可否,只道:每一个生命来到这世上,自然有她来的理由,而自己救她的初衷,大概只是因为有缘吧。

03

每年元宵佳节,是桃花镇最热闹的时候,长街上张灯结彩,来往的人们都喜气洋洋的。

苏荷从四方楼后门溜了出来,今天四方楼里客人奇多,但她却想偷个懒,称病不见客。

她在镇子上溜达了好一会儿,才上了主街,穿过闹市,来到一处卖彩灯的摊子边上,架子上挂了好多彩灯,每个灯上都写了一行字,是为灯谜。

苏荷扫了一眼,移到一个莲花灯旁,灯上写:早不说,晚不说。

“是许!”

苏荷脱口而出,旁边竟有人跟她异口同声说出了谜底,老板取了灯过来,说:“两位,这灯只有一个,可如何是好?”

少年郎风姿俊朗温文尔雅:“就给这位姑娘吧。”

苏荷提了灯,这才看清旁边那个人的脸。少年郎已经走远了,耳边似还萦绕着他的话:“小生何玉安,见过姑娘。”

他不认识自己,不知道自己是个青楼女子,也好,如此这样的相遇,苏荷很欢喜。

第二次遇见是在一家字画店,那天苏荷去买宣纸抄谱子,进门就看见了何玉安,正呆呆望着一幅画出神。

“公子喜欢桃花?”

何玉安这才注意到苏荷:“原来是苏姑娘,小生失礼了。”

苏荷笑了一下,对上了何玉安的眼神。

苏荷出了店门,拐到巷子里,偷偷往回瞧,何玉安正痴痴望着自己离开的方向,苏荷微微撇了一下嘴角。

后来,何玉安被一个好友拉着,第一次踏入四方楼,见到了高台上抚筝的苏荷。

那日初遇,苏荷半分脂粉未施,但清秀不俗,今日见她身穿绮丽,化了淡妆抚着筝,何玉安那颗心,热火狂烧。

04

过了不久,何府少爷要赎一个青楼女子做少夫人的消息,传遍了桃花镇。

何府的老爷何晋生,是当朝状元。那一年,何大人考中功名,回乡之时,街上人声鼎沸。

那时的何晋生有多威风,此时的他就有多尴尬。

何玉安是何晋生一手培养起来的,何晋生虽娶的妾室不少,但人到晚年,也只得了这一个独苗,何玉安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可眼看着这颗独苗要修成正果之时,他却跑来说,要娶一青楼女子为妻。

何晋生大发雷霆,当即把何玉安关进了柴房,不许下人们给他吃食。

三日之后。

何晋生来到柴房,何玉安依然不知悔改:“爹爹,苏荷并非一般青楼女子,我已问过老鸨,她只是生在那烟柳之地,未曾做过半分不齿之事,她是个好姑娘!”

何晋生见他如此执拗,气急攻心,又锁了柴门,吩咐再饿他几天。

何夫人虽心疼自己儿子,却不敢帮忙,知道这次是犯了老爷的大忌,何晋生出身不好,为官以来最看重的就是脸面,生怕别人看不起他。此番,还需玉安自己醒悟啊。

连续几日暴雨,清晨雨方停,何晋生气还未消,下人说少年染了风寒,情况不大好,何晋生这才想起,那个逆子还在柴房关着。

何玉安是个读书人,身体比旁人弱些,且府里上下都畏惧老爷,自是不敢违抗他的命令,于是,这些天里,何玉安竟粒米未进。

桃花镇阴雨又连绵了半月,何少爷一直卧病,愈发严重,本就体弱,多日未进食又染风寒,何府的少爷终是没熬过去,命归西天。

何老爷一夜苍老,白了双鬓,痛哭流涕。

05

办完丧礼,何晋生带着府里下人去了四方楼。

苏荷早早报了官,官兵跟何府几乎同时到,何晋生心生疑虑,何以她们会知道自己今天来寻仇?没等他开口,苏荷先拖了县衙大人的袖子,央求大人做主。

县衙执了惊堂木,问何晋生意欲何为?

何晋生并不胆怯:“青楼女人低贱,迷惑我儿,如今我儿命丧黄泉,便要这妖女偿命!

苏荷急急跪地:“何公子与小女不过几面之缘,实不算小女迷惑他,再说,何公子之死,明明是何大人将其关在柴房粒米未进又染风寒,扛不过归去的,实非小女过错,请大人明鉴。”

男看客见平日里清冷的苏荷,这时哭得泪人一般,纷纷动了恻隐之心,开口为苏荷说情:“是啊,我们都可以作证,此事与苏姑娘无关啊。”

何晋生辩驳无果,灰头土脸地回了府。

四方楼关了门,那日恰逢上清明,长街上空无一人,苏荷开了窗望着远处。

“你不该如此,你是不是什么都知道了?”

苏荷听见晚娘的声音,指甲掐进肉里:“不然你打算一辈子都不告诉我,一辈子让我做你的养女,陪你看着那个男人儿孙满堂?”

“苏荷,我没想到你戾气这么重,你发起狠来,跟他真是一般无二。”

06

那一年桃花开得灿烂,何晋生要进京赶考,临走跟晚娘约定,待他功成名就,一定娶她做何夫人。

何晋生是晚娘父亲买回来的家丁,他的父母为了一口粮食把何晋生卖了。

晚娘家里也算富裕,父亲读过许多书,靠着祖上的一点家产过活,何晋生聪明好学,晚娘爹便供了何晋生读书识字。晚娘同何晋生一起长大,从小就约定长大要成亲,晚娘从未怀疑过他的真心。

后来何晋生拿着晚娘给的盘缠进京赶考,晚娘家里却突遭横祸,她被卖到了青楼当粗使丫头抵债。

遭遇如此变故,晚娘心灰意冷,只等着何晋生能回来,多年情分,他定不会置自己于不顾。

心心念念,何晋生终于回来了,晚娘费了好大力气给他传信,叫他去客栈见一面。

何晋生听了晚娘的遭遇,面露难色,说皇上已为他指了婚,如果不从,就是杀头的罪!晚娘苦苦哀求:“不求你能娶我,只要你把我赎了,我只求能日日看见你也好。”

何晋生握着晚娘的手:“我不愿负你,只是如今我新官上任,许多双眼睛盯着,你等我,我一定把你接进府!”

那天晚上,何晋生让晚娘献出了女儿家最珍贵的贞洁。

后来晚娘怀孕了,有了苏荷,却不敢认亲,晚娘捎信给何晋生求助,一封封,石沉大海。

再后来晚娘在四方楼里过得战战兢兢,直到苏荷长大了, 何晋生也没有来接她。

“娘,我从小看你任人欺负,我受够了,自从我偶然发现你没寄出的信,知道自己的身世,就一步步筹谋,我要让那个负心又冷血的男人,得到惩罚!”

晚娘叹了一口气,月色皎洁,把影子拉得很长。

-End-

其他精彩故事点蓝字:

房事重要,还是命重要?

我的父母遭遇了中年离婚危机

谢谢您,教会我做女儿

古风桃花镇:合欢情

古风桃花镇:良人怨


芒小芒:故事写作课讲师,自由撰稿人,专业主播。

看完喜欢的话,点一颗小心心再走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四方楼这个名字,有一丝书生气,像是个书院名字,可实际上,却是个终日里丝竹绕梁,歌舞升平的烟花之地。 相传,桃花镇四...
    长腿程阅读 132评论 0 1
  • 上周在火车上看了一部纪录片,好像打开了一个新世界。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的饮食习惯一直离不开肉肉,曾经吃的起肉还体现...
    panda每天变好一点点阅读 82评论 2 0
  • 你是真虞姬,我却是假霸王 四月的第一天,在记忆里总是十分复杂的。第一次有愚人节这个概念,大约是十二三岁的年纪,班里...
    糖果匣子阅读 375评论 2 4
  • 解梦是一个日常生活中很熟悉,但是又有一点陌生的词。每个人都会做梦,很多人也曾经找人去解梦。但梦里要告诉我们什么,很...
    咨询师加油站阅读 290评论 0 3
  • 9月28号 星期五 阴转晴 下午女儿演讲比赛了,带着自信挑战自由。 今晚给女儿检查作业,语文有很大进步,字写得...
    楚亦菲妈妈阅读 90评论 0 0
  • 七十七回中,晴雯夭亡,芳官出家,大观园里阴云密布,风雨欲来,然而七十八回则笔锋一转,写了“老学士闲征姽婳词,痴公子...
    霜月寒烟阅读 963评论 0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