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重要还是命重要

01

斗转星移,花开花落。 原本一个不惹人注意的小渔村一下子成了香饽饽。

政府在村口贴了通知,城市规划,小渔村要拆迁了。

这个消息一出,几家欢喜几家愁。

年轻人兴高采烈,要住新房子了;老年人长于短叹,自己住了半辈子的家要没了,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呢?

老李一家人喜气洋洋,小李要娶媳妇,媳妇开出了条件,要在市里买房子,家境不太富裕的李家可犯了愁。

现在的楼价,高的让他们望而却步,首付都凑不齐,拿什么买房子?

一家人一筹莫展时,村里的拆迁通知下来了,犹如天上掉了个大馅饼,李家人高兴极了。

老李坐在小酒桌前,美滋滋的喝着小酒:“明天,就去你对象家,告诉她,城里的楼房让她挑着买。”

小李掰着手指头数了半天,挠挠头问:“爹,咱能分几套房?”

老李一乐,分几套?他还真没想过,不过,就他家这大院子,两三套房不再话下。

小李一听这话,嘴巴咧到了腮帮子,嘿嘿,这下,终于能在女朋友面前抬起头了。

02

一大早,老李家大门被拍得“砰砰”响。

老李迷迷怔怔披上衣服起来开门,门外,站着的是老李的弟弟二柱和弟媳两口子。

老李心里纳闷,二柱家两口子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莫非,有什么事?心里纳着闷,将两人让进了屋子。

二柱倒不客气,进门就说明了来意:“我听说这房子要拆迁了,我也没别的意思,拆迁的房子,分我一半。”

老李一听,一个没坐稳差点从沙发上摔下来。 二柱这是疯了?想钱想疯了?

二柱气定神闲:“哥,这房子当初是卖给你了没错,可是这房产证上一直还是我的名字。我也算讲道理,不都要了,一人一半,给我一套三居室的,就行了!”

老李心里“咯噔”一下,是啊!当时为了省点过户费,就没有将房产证过户,更何况,两人是亲哥俩,协议都没写啊! 那个时候哪里有人想到,这房子会拆迁啊?

这时,老李看着面前的二柱贪婪的嘴脸,恨不得撕了他,一套三居室,二百多万啊!他可真是狮子大开口! 气急败坏的老李将二柱赶出家门,回到屋子。

小李揉着眼睛从屋里出来:“爸,一大早发什么火?对了,我对象说了,结婚以后咱们分开住啊!” 

03

老李喘着粗气刚想坐到沙发上歇会,村长一个电话打过来,原来,二柱两口子跑到了村委会。

老李气得鼻子要冒烟,抄起菜刀就要冲出去,小李眼疾手快赶紧给拦下了。

“爹,你要干啥?”

“干啥?我要砍了你叔和你婶!这两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掉钱眼里了,良心被狗吃了!” 老李气得坐在沙发上,止不住抱怨。

小时候,家里穷,他的成绩不好,二柱成绩好,他为了供二柱上学,自己主动退了学,没日没夜的跟着父亲出海捕鱼,让二柱将大学念了下来,在市里找了体面的工作。

父亲临死,给两个儿子分了家,老李自己主动又要了小房子,将这处大房子分给了二柱,后来二柱在市里买房子差钱,就将这所房子卖给了老李,老李将原本的房子卖了,又借了些钱,买了这套房子。

若不是钱紧,又觉得是亲哥俩,老李就没过户,哪里想到后面生出了这些波折。

抱怨完了,老李的心一静,一股浓浓的疑虑浮上心头:二柱这孩子虽然被父母和自己惯坏了,但最起码的道理还是懂的,他今日唱的是哪一出?

老李来不及细想,就被小李的话打断了:“爹,咱卖的那套小房子,是不是也没过户呢!不如……”

老李两眼一瞪:“那种昧良心的事,你弄死我,我也不干!”

小李撇撇嘴,进了里屋,一个娘生的两个儿子,差距怎么这么大?

04

二柱接连闹腾了几天,老李想了各种对策,二柱就是铁了心思,说啥也得分一套三居室,不然,房产证是他的,谁也别想拆迁。

村长苦口婆心调解了半天,哥俩还是怒目相对,谁也不服谁。

老李媳妇骂骂咧咧的,说着二柱没良心,从小到大的事情,一桩一桩数着,二柱脸扭到一边,话也不说一句。

二柱媳妇呵呵冷笑:“嫂子,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你老提着有意思吗?再说了,当时,谁逼着你们让着他了,不还是你们自愿的?”

村长一听这话,摇摇头,起身就往外走,老李紧忙叫:“村长,这事你得给评评理啊!”

村长哼了一声:“人都没良心了,说什么有用?”

村长出了门,老李望着二柱:“你当真,一点情分不念?”

二柱冷然道:“我要的不多,就一套三居室的房子。”

老李叹了口气,颤抖的手想将唇边的香烟点着,试了几次,打火机都没有打着,人,怎么能变成这样呢!

二柱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本性并不坏,怎么现在就变成这样了,现在儿子定亲的节骨眼上,正等着用房子,一边是自己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一边是亲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05

二柱的坚持,谁也没办法,尽管村子里因为这件事对二柱骂声不断,可二柱依旧没有松口。

老李没了办法,只得点头。

几个人约好了到了村委会,小李一见二柱“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叔,你真忍心看着我娶不上媳妇吗?小时候,你是最疼我的!”

二柱眼中隐隐的泪光闪动,半晌,喃喃道:“你恨我吧!不配当你叔!”

老李一把将小李拽了起来:“新房你拿去娶媳妇,我和你娘,出去租房住。”

二柱嘴角抽搐,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转过了头,老李一家,恨死自己了。

村长拿出合同,二柱在上面签了字,两套房子,一人一套。

字签了,二柱走了。

老李望着二柱的背影,他的背似乎没有以前那样笔直了,微微有些佝偻,他的日子也不好过吧! 若是这套房子,能让他舒心,自己出去租房,也值!

老李媳妇冲着二柱的背影狠狠啐了一口:“呸,狼心狗肺的东西!”

老李摇摇头:“他今日一走,怕也要断了多年兄弟的情分!”

老李媳妇恨恨道:“狗屁情分,什么都没钱亲,兄弟不通财,通财两不来。这话,说的真对!”

06

老李一家人搬到了出租屋里,拆迁时的喜悦荡然无存,更多时候,老李只是一个人静默的坐着,抽着闷烟。

小李的婚事,还没有定下来,不为别的,还是因为房,女朋友闹腾着要求将房子写上自己的名字,小李不同意,两下里僵持着。

老李媳妇整日里愁容不断,怨天怨地,怨老李将房子让给了二柱,怨未来的亲家钻钱眼里去了,怨的最多的,还是二柱家两口子。

这天,老李媳妇刚进门,一脸神秘说:“老李,这老天爷真开眼啊!”

老李诧异,啥事?这么高兴?

老李媳妇早晨出去买菜,正巧碰上以前的一个同事,这人下岗后便到医院打扫卫生,见着老李媳妇,一把拽住她:“你说你小叔子家咋这么倒霉,得什么病不好,要得这么个病,听说,房子都卖了呢!”

老李媳妇细细一打听,才知道二柱家孩子白血病住院了,城里的房子早就卖了出去,钱都给孩子治病了。

老李浑身一个激灵,不敢相信:“啥?你说啥?二柱家孩子病啦?”

老李媳妇撇撇嘴:“我说呢,怎么这次脸都不要了,就得讹咱套房子,原来,就为得这。”

老李猛地坐到沙发上,怪不得,前一阵子二柱给他打电话,总是欲言又止,怕是想着借钱,没好意思开口呢!

07

第二天,老李两口子便到了医院,老李媳妇满脸不高兴:“他都能干出那事来,亏你还把他当兄弟。”

老李不理,径直向前走,很快,他便找到了那间病房,推开门的瞬间,坐在床边的二柱一愣:“哥,你咋来了?”

老李缓缓走上前,床上的侄子面色苍白如纸。

“为啥?为啥不告诉我?”

二柱摇摇头:“你正忙着孩子的婚事,正是用钱时候,告诉你,你也只能跟着干着急。”

“啪!” 老李一巴掌打在了二柱的脸上:“你这说得什么浑话,咱们不是亲兄弟吗?”

二柱一愣:“哥,我都做了那么不是人的事了,你还把我当兄弟……”

老李重重一叹:“不管你做了什么,咱们是亲兄弟,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二柱“扑通”跪在地上,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哥,我对不住你,对不住我嫂子,更对不住我侄子,我不是人……”

二柱媳妇上前,哽咽地讲了事情经过,前几个月,孩子查出白血病,短短两个月,二柱家就花光了所有积蓄,债台高筑。

二柱没有办法,只得将房子卖掉,到外面租房子,医生说治疗这病,最好的法子就是进行骨髓移植,可是,二柱夫妻俩谁也没有配型成功。

终于,在别人帮忙下,找到了一个能与孩子骨髓配型的人,可那人说是,捐骨髓对自己身子不好,开口就要一套三居室房子当报酬。

二柱没了法子,本想放弃,听说了渔村要拆迁。

老李媳妇问:“你为啥不说实话呢?这孩子我们从小看他长大,能见死不救吗?”

二柱呜呜哭着:“从小到大,我哥为我付出了多少,我自己心里明白,我怎么好意思去要套房子,可孩子又不能不救,我想了一宿,就决定回去耍混,要套房子,不让你们知道这些,也是怕你们为难。我想,你们先恨着我们,心里还能好受一些,这恩情我以后慢慢还。”

老李一下子站起身:“走,带我去做配型,孩他娘,再叫上儿子,我就不信了,一家人就配不上,非得要一个外人的。”

老李心里明白,配型几率很低,为了救孩子,把房子给出去,他不心疼,只是,房子给出去了,孩子病好了,二柱一家日子怎么过?

配型结果出来了,老李的完全符合,进手术室时,二柱握着老李的手,喃喃道:“哥,我欠你的,这辈子还不清了!”

老李无所谓的摆摆手:“没事,咱们哥们,不提这个。”

手术很成功,孩子一天天康复着。 二柱一个人找到了村长,想着将房子还给老李,村长纳闷,二柱就将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村长叹息,叫来了老李,老李却说啥也不肯要这房子,最后,两家人的商量下,二套三居室换成了三套两居室,小李一套婚房,老李一套,二柱一套。

二柱一脸不好意思:“侄子,叔对不住你,你对象,愿意吗?”

小李嘿嘿一乐:“丈母娘听说了咱家的事,直说我爹这人好,办事地道,她也看明白了,人不能将钱放在第一位,感情比什么都重要,说将闺女嫁到咱们家,她放心!”

老李看着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将手里的烟点上,高兴得吐了两个圆圆的烟圈……

其他精彩故事点蓝字:

我的父母遭遇了中年离婚危机

谢谢您,教会我做女儿

古风桃花镇:风流桃花债

古风桃花镇:合欢情

古风桃花镇:良人怨

芒小芒:故事写作课讲师,多平台签约作者,专业主播。

喜欢我的故事,点个心再走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情绪是怎么产生的,然后怎么演变,最后产生了什么样的结果,离初衷是不是越来越远,你能感受到情绪这匹马带着你四处冲荡,...
    是似而非本无物阅读 79评论 0 0
  • 岁月,更换着色彩,更换着温度,更换着属于它的冷暖四季。我曾在鹅黄的初春里等待一场花事,在六月的凉风里等待一池莲开,...
    给你的承诺阅读 243评论 0 1
  • 低头刷着手机的人,在踏上电梯前一秒,突然脑海里闪过一个画面:他迈出一步后,却一脚踩空,掉入黑洞。仿佛如果他踏出一步...
    西木子禾阅读 95评论 0 1
  • 2017年01月14日 星期日 阴 今天婆婆过生日,可我还得去上班。一早起来,给孩子们做好早饭,吃完...
    云哲云灿妈妈阅读 5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