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诗剧形式作《雍纠的妻子》

    雍纠的妻子 时间: 春秋时期,郑厉公四年,公元前697年 地点: 郑国都城,雍纠的家 人物: 雍纠,郑国大臣。 雍姬,雍纠的妻子。 传信人 雍姬母 门房,随雍姬陪嫁的下人。 ...

  • 论公知,好的公知存在于公知们的想象中

    大V地上爬,公知不如狗,你国诸事安好否,惹来跳梁小丑,狂吠几时休? 公知这个词据说是好词,只是据说而已,我并没有赶上那个时候,在我知道这个词的时候,就已经如下水道的死老鼠般令...

  • 受害者有罪论

    不论出了什么倒霉事,受害者总是有很大罪过的,无论怎么辩驳,他们都不是那么无辜,不是那么脱得了关系的。 常见的辩论就是,为什么那么多人,就你遇上了?从而得出结论,肯定你也有责任...

  • 第八章,二十道题

    谢秋君感觉自己在坠入,坠入那无边尽的黑暗,四处深不见底,他好像进入一个幻梦,一切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当你在梦中,察觉自己做梦的时候,究竟何处是真实?他和其他人在一起,为什么...

  • 空的房间,无意义言语的拼凑

    空空的房间,空空的房间,这种空并不是空无一物,有家具,有座椅,房间中应有的都有,只是人孤单,于是房间也就空了。 我站在房间里面,觉得思想有些拥挤了,然而思想,可以穿透墙壁,到...

  • 仿希腊戏剧形式作悲剧《荥阳的妇女》

    时间:楚汉,刘邦被项羽围困荥阳之时。 地点:荥阳城内 人物:歌队,由荥阳女子组成。 汉军士兵甲、乙。 楚军士兵甲、乙。 传信人。 楚军探子。 陈平,刘邦谋臣。 纪信,刘邦将军...

  • 人间喜剧,小标题,喜剧的内核是什么?

    之所以起这个标题,事实上是因为,算了,懒得解释。 “喜剧的内核是悲剧”,这句话在无数地方见了无数次,总有些人把这句话挂在嘴边,好像觉得如此,把一个喜剧提炼出悲剧的内核,才能算...

  • 美狄亚、细侯、侠女,残酷的选择

    人世间的悲剧,莫过于母亲杀害自己的孩子。 当美狄亚杀了自己和伊阿宋生下的孩子之后,她究竟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呢?她那熊熊燃烧的愤怒是否得到了平息? 复仇不会产生快感,所有刺向别人...

  • 第七章,一个赌约

    “我们曾见过吗?”王英看着齐盖问道,不知怎的,他总是对眼前之人有些莫名的熟悉,可是却毫无印象,而且这也不可能。齐盖笑了笑,没有回答。于是他又继续说:“不知怎么,我总觉得好像认...

  • 第六章,另一个奇怪的人

    “你们要做什么?”房门被打开了一半,从里面探出一个光滑的圆脑袋,这个人看来四十来岁,白白净净的样子,一副慵懒和疲惫的神态,对齐盖他们询问着。 “我们肚子很饿,想来这里讨点吃的...

  • 练笔,年前写下的一篇文

    现在我就在关了灯的屋子里独自一个人蜷缩在被窝里,这是一个狭小的空间,屋子里面的家具,只有一张床,一个沙发,零碎的小东西,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这是在夜里,九点多十点,又是夜晚,...

  • 第五章,远道而来的人

    第二日的集合,也不过是听一些废话,一个叫杨善同的老头尤其话多,直接在校场上说了一个时辰,几乎令所有人都不乐意,而唯有他乐此不疲,直到他自己都感觉到讲的差不多了,觉得讲的足够尽...

  • 第四章,舍友

    经过简单的测试之后,便另外有人安排着他们往山上走去,他是一个中年人,一副和气的模样,他自我介绍说叫文申,他领着他们边走边向介绍起情况。 现在所有的参与者,都会被领到专门的地方...

  • 第三章,相关事宜

    天色已经大亮,无忧正端着洗脸盆走进屋里,谢秋君正穿着衣服,一旁齐盖也已经起来,靠着窗前坐着。无忧服侍着谢秋君梳洗后,谢秋君对着齐盖道:“齐兄,既然你要去报名,不如换一身衣服,...

  • 第二章,爱养生的男孩

    “我还是劝你放弃。”谢秋君对齐盖如此说着,现在他的热情这么高,到最后肯定会失望。而齐盖似乎已经做好了打算,对谢秋君的劝阻,他并没有听进去,既然如此,谢秋君也不好再继续多说些什...

  • 第一章,奇怪的他

    他来了,忽如其然的到来,却也预谋已久,他的出现有如森林中多了一片叶子,如同海里多了一滴水,没有人会知道,但他确实存在,他从何出来,到往何处,一切皆是未知,他走在一条路上,是他...

  • 黎明时分的月亮,玫瑰初生

    在夜里,必须要安静,隔绝外界的一切声音,于是在内心,烦人的思绪阵阵敲响你的门,如同一个热闹的集市,我真正的话语,被淹没在语言的潮水中。 梦已经消散了大半,还有的部分,被遗忘了...

  • 诺贝尔数学奖

    深夜锁住月亮, 任凭一条条的梦游动在我的灵魂, 我的天空是黑色的, 一双眼睛深埋着浅红, 呼吸成风,无数颗星星, 落在了枕中, 我听闻,尘世的时间变老, 匆匆的来,匆匆的去,...

  • 一切都会过去

    世间所有的悲欢喜乐,所有的孤独,你独自一人在窗前的寂寞, 荣华繁梦,触手可及, 一切都会过去, 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最不相关的时刻,最普普通通的时刻, 种种病痛,种种琐碎,种...

  • 圣诞随写,年年岁岁没钱花相似

    圣诞圣诞,扯机八蛋。 似乎今年的圣诞,要比以往的平淡一些,一切都显得波澜不惊,一如过往的2019,回忆仿佛还在2018。 时常在各个地方抵制洋节的人也少了很多,而反对反对过洋...

个人介绍
公众号:懒诗先森。
喜欢再来,概不互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