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七本天书

“沙大公子,门外立着的那两个化石,可否就是天书?”在高士奇离开后不久,宴会将要结束的时候,一直话语很少的洛尔特忽然开口询问道。

天书,这又是一个听到了就不能被忽略的词句,其他人也都竖起耳朵,他们如此专注,深怕遗漏了什么。

天书是这个世上最神秘的存在,关于它有很多的秘密,也有很多充满神怪故事的传说,有人认为天书是神留下的遗物,里面藏着世界的秘密,有人说天神的存在就是对神的亵渎,应该把所有的天书毁掉,众说纷纭,却莫衷一是。

一般认为,天书一共有七本,虽然这个说法不知从何而来,每个人却都深信不疑,然而至今为止,流传于世的天书只有四本,其中一本在人族保存,一本在妖族保存,还有两本在魔族保存,天书一直被视为珍秘,能见到天书真面目的人少之又少,这更增添了它的神秘性。可是就在刚才,洛尔特却说,离他们不远处就有天书,如何不引起他们的动容。

沙宫并没有先回答洛尔特的问题,而是把目光转向众人,他向他们问道:“对于天书,你们的看法是怎样的?”

“据说上万年以前,神在离开人间之后,就把天书留给了我们。”

陶琼如此说道,他的这种说法,也是目前流传最广的说法。

然而对于这种观点,吴札提出了反驳意见,他说:“天书在世间的流传并没有上万年,最早有提到天书的记载,是在五千多年前。”

“但这并不确切,也有可能之前的记载在流传的过程当中遗失了。”陈玄武如此说着。

“是,确实有这个可能,不过也要想一想,五千多年前记载天书的文献全都遗失了,这会不会太巧了点。”吴札反驳道。从他陈玄武之间的话语可以看出,他们对天书有一定的研究。

“天书是神给世人的馈赠。”查斯忽然说道,这其实是妖族的普遍说法,关于天书,有这样的传说,当七本天书合在一起的时候,也就是世人的苦难得到救赎之时。

“关于天书的说法,我们族中的看法正好相反,天书不会给人带来幸福,而是会带来灾祸。”

熊心也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这个世上并没有神,天书只是某个人弄出来的,然后使之以神的名义流传于世。”吴札如此说着。

查斯看着吴札,想不明白像他这样优秀的人,怎么会不愿意相信神的存在,他说道“神是存在的,否则的话,又如何解释我们的存在?”

“如果神存在的话,他一定是邪神。”丁修说。

“你这是在亵渎。”查斯蹭的一下站的起来,对丁修刚才的话语流露出厌恶的神情。

“不是据说妖族有个学者,他研究了大量的数据,又经过长达几十年的考察,得出结论说,我们和黑猩猩有很大程度的相同,可能具有同一个祖先。所以说,世界的存在,是因为它本来就存在,我们的存在,是经过生命的繁衍。”

撒克敌也加入到了讨论的当中。

“一派胡言,正是因为老……那个人提出这种荒谬的观点,如此的亵渎于神,不相信神的存在,他才会被押到广场上,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烧死。”

撒克敌继续说道:“是啊,我也听说了这件事情,可他若是说的不对,神教又怕什么?”

“正是因为他说的不对,所以才不允许这样的言论再继续下去。”查斯几乎是吼着说完这些话,他所表现的,不止是愤怒,更有一种深刻的痛苦夹杂在情绪里面。

“各位,我们不是在说天书的事情吗?”也许是注意到查斯奇怪的表情,叶缤试图将话题引回到天书上。

“是啊,关于神的存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在这里,我们也不希求每个人的意见都能得到统一,查斯亲王,还请你先坐下。”

沙宫用平和的语气说着,使得场面平静下来,查斯似乎也注意到自己刚才的失礼,于是缓缓的坐回到位置上,沙宫于是接着说,“是的,这是我对于刚才洛尔特提出的问题的回答,外面的那个就是天书!”

此言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众人俱是议论纷纷,云霞阁外面立着的两个奇怪的石头,是他们来了之后就注意到的,可是那居然是天书,这怎么可能?

“那么我们出去看看吧!”沙宫说着,而其他人早就按耐不住。

很快,一群人就围聚到了天书面前,注视着刚才自己并没有注意到了两块扁形石头,然而实际上,说是石头并不确切,两个的大小差不多,大概有三尺左右的高度,其中一个是个扇形的贝壳,在上面刻有奇怪的纹路。

另一个不知什么材质的板状物体,看起来有些破旧,有的地方还发了霉,呈现出墨绿色,板上有些裂纹,有些地方能看到是被烧过的痕迹。在这块板上,画着各种奇异的动物,在左上方,是一条有翅膀的龙,在右上方,是一只燃烧着的三足鸟,左下角的图形已经看不清楚了,只隐约看到类似触手的东西,右下角已经被彻底毁坏了,什么也看不见。而在中间,就是莫名其妙的文字,有的字像是蝌蚪,有的只是几个印记,还间或有其他动物,有的能够认识,像是他们看到了马、猪、熊、老虎等,有的就毫无头绪,上面还有跪拜的人,像是记录这一件事,在最后的位置,画着一个人死去。

“这个真的就是天书吗,天书怎么能是这个样子?”撒克敌询问着,不止是他,其他也也有同样的疑惑。

这也无怪乎他们,立在这里的两样东西看起来实在是太过于平平无奇了,如果不是被提起,谁又会把它们往天书上面想呢?天书的格调应该更高一些,看起来应该是有着神圣的感觉才对,不能说是一定要发着圣光,但至少也要让人信服这确实是个宝物,哪里能够这个样子呢?

吴札解释说:“天书并不是书本的样子,书在这里只是个统称,七本天书,是由七个不同的物品构成的,现在已知的天书当中,魔族所有的两本,一个是一张完整的羊皮,被称为羊皮天书,一个是山洞中的一幅壁画,被称为壁画天书。妖族所有那本,是一块刻着十行文字的石板,被称为训诫天书。人族的天书是一个青铜鼎,被称为大鼎天书。”

如果算上他们眼前的两本天书,那么就已经有六本天书现世了,虽然不知道最后的天书会是什么样子,但就以目前所知的情况来看,也确实没有天书是书该有的样子。

熊心问道:“那这两天书又是什么?”

沙宫指着他们面前的天书上面的纹路和印记,缓缓回答说:“你们看,这是白龟的壳,只是很小一部分,这本和旁边的那本,分别被称作‘龟背天书’和‘贝叶天书’。”

“龟壳?有什么意义吗?”

“以前的人们相信龟壳具有灵性,能够对未来的进行某种预知,这上面的烧痕,应该就是当时在占卜的时候留下的。”

听到这里,撒克敌愣住了,他想起了昨夜做过的梦,在他的梦里,便是有一只会说话的白乌龟在告诉着他什么,可是他并没有听清,然后就醒了。这其中具有某种深意吗?还只是某种巧合?

陈玄武道:“然而这也是无稽之言,若说神龟真的有预知的能力,那它怎么无法知道自己被捕杀的灾祸,并从中脱身呢?”

“这上面的文字是什么意思,可曾被解读出来?”撒克敌指着中间的一段文字忽然问着,既然天书上面有文字,那么是否写着重要的预示呢。

沙宫说:“这些文字都是远古时期留下的,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发音了,但是其中一小部分,还能勉强连蒙带猜的理解出来。”

虽然沙宫的话语谦虚,但吴札他们知道,这样的远古文字,便是连蒙带猜,能够解读一部分,也是相当了不起的。

撒克敌问道:“那这上面究竟写的是什么?”

沙宫看着他笑了笑,然后指着上面的文字一字一句念道:“世间森罗万象,一切法度,生于混沌,太初有道,是为元虚,后割分阴阳,涵混太清,衍变万物……唯一切真是为真,一切知是为知,一切法是为法……”

“唉,这不是《太上涵虚经》里面的话吗?这上面真是这么说的?还说是《太上涵虚经》上的文字是源自于这里?”

沙宫扮着鬼脸笑道:“当然不是!”

“……”

“不用生气啦,当我把真正的含义告诉你后,你会觉得还是刚才的好。”沙宫解释着,然后指着天书上的一段文字说,“这里是说一个部落的生活状况,在这一天,他们一起出去捕猎,猎到了两只鸭子和一只兔子,本来还有机会能捕到一头鹿,可是,其中一个人失手,被它跑掉了,也就是画着的这个下跪的人,他们砸断了他的手,作为失误的惩罚,而没过多久,这个下跪的人就死掉了,可能是因为伤口感染,也可能是饿死了……”

“没了?”

“没了。”

如此的话,确实是沙宫最初念的那段文字更好一些。

叶缤道:“可是天书为什么要记载这些?”

吴札道:“谁知道呢?这便是被称之为神留下来的圣物,上面记载的全都是些无关紧要的琐碎,在人族的铜鼎天书上,一面刻着的是食谱,一面记录了一些生病的人一天用过几次饭,如过几次厕。”

齐盖忽然道:“这是远古人类的痕迹,当时的人们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只想着把自己知道的东西记录下来,所以这上面的文字,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我们现在看着并不重要,但对于当时的人们来说,却是关于他们的生活。可以试想在数千年之后,我们残存的东西也会有一部分被流传下来,那时的人们看着这些东西,也会觉得相当无趣吧。”

叶缤笑着说:“你的说法倒有意思,只是如此一来,天书的存在就和神无关了。”

齐盖道:“如果你们愿意把他称作神的话。”

那么那个梦呢?撒克敌想着,在梦中的那只白乌龟,究竟要告诉他什么?虽然他很想说出来,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也许是之后又有一个梦,在那个梦里,他变成了自己不认识的样子。

那时候,天空是一片黑色的,但这并不是夜晚,而是白天,他看到,或者经历着,他挥舞着长刀在杀人,密密麻麻的人群像是蛆虫出现在他面前,把他团团围住,可是这些人都不堪一击,他的刀刃所到之处,全是尸体。很快,他的这个梦境就填满了尸体,放眼望去,全都是铺满了尸骸,在一片血红的环境中,他醒来了。

这时候他听到叶缤在问:“天书就那么放在这里,难道不怕被人偷走吗?”

洛尔特笑道:“你要是能拿得动,尽管可以来偷。”

面对叶缤疑惑的表情,吴札解释说:“天书的重量,并不是看起来的样子,可以这么说,这两本天书的重量,可能比整个云霞山都还重。”

查斯接着说道:“天书之所以能够被称作天书,自然是有它奇特的地方,不仅是重量,还有其他方面也是,当今剑圣徐长曾想毁掉天书,可即便是他的剑法,也无法在天书上划出一道划痕。”

曾经有人说过,天下最锋利的东西,就是徐长的剑,传闻他甚至劈开过一座山,可是若是连他都不能在天书上留下痕迹,那么很可能确实不会有人能对天书造成伤害了,可是,天书上面的痕迹又是怎么回事呢?

熊心问了出来:“可是这上面的痕迹……”

“不知道,但很可能是原本就有的。”

“难怪你会看出这就是天书。”叶缤看着洛尔特如此说道。

洛尔特点了点头,然后对沙宫说道:“那么,你特意邀请我们到这里聚会,是否还另有别的含义呢?”

沙宫闻言笑道:“确实如此,虽然关于天书的事情众说纷纭,但有一件事是确定的,那就是天书是个小世界。”

小世界便是通过某种物品,创造出一个另外的空间,是属于制作者能够任意控制的地方,而空间的大小,和制造的人修为有关。

“天书里面有什么?”叶缤有些紧张地询问着,这也是其他人想问的问题。

“什么都有。”沙宫回答道。看着其他人露出各异的神情,他接着说出来此次宴会的另一个目的,“作为文试前十的选手,你们可以提前知道下下次的比试内容,那就是进入到天书的小世界当中。所以在此之前,请各位做好准备,下次再见,就是在你们进入天书的时候。”

如此,这次的聚会便宣告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