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赌局

经历了刚才的尬尴,现在气氛有所缓和,见着齐盖向他致意,撒克敌恍惚回应着。他的记忆力极好,只要是见过一面的人,就能记住对方,而齐盖明明很陌生,可是却有一种熟悉感,于是他出言发问:“唉?我们之前见过吗?”

“不,和你并没有。”齐盖如此肯定的回答说。

“也对,如果见过,我不会完全没有印象的。”撒克敌点头说。

“也许是上辈子我们遇到过。所以我们才都会觉得彼此熟悉。”齐盖笑着说着,眼神中干净的不见一丝杂物。

撒克敌也笑道:“那我们可是久别重逢的旧相识。哈哈,好了,不说笑了,瑛姐并没说你们的名字,所以请问你们是……”

“丁修。”

“我是齐盖。”

“齐盖?”撒克敌疑惑道。

“是,因为我的这身打扮,别人都叫我乞丐,于是我就以这个作为名字。”齐盖如此解释着自己姓名的由来。

撒克敌看着他直言道:“你真是个怪人。不过说起来,你的衣服也是在太破旧了些,别人产生误会也是在所难免,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这里有些备用的衣服,你要是需要,我可以送你。”

齐盖笑着回答道:“如果是你给的,我愿意收下。”

撒克敌微红着脸颊,他向瑛姑耳语几句,瑛姑随即转身而去,在此期间,撒克敌请他们在桌前就坐,坐定之后过了不久,便见瑛姑拿着新衣服再次出现,不是一套,而是两套,很显然,她把丁修的份也算上了。

“以你们的身形来说,这两件应该能穿的下,给吧。”瑛姑如此说着,分别讲两套衣物递给了丁修和齐盖。

衣服自然是好衣服,靛蓝的颜色,用料好,做工细,大小也合适,只是有那么一点点的麻烦,那就是这并不是寻常衣物,而是仆从平日里所穿的衣服,丁修因刚才见到过这里的男仆装扮,故而知道。

撒克敌显然也注意到了,这并非是他的本意,他不过是让瑛姑那些自己不穿的衣服,谁曾想她会拿这些衣服过来,这丫头总是爱捉弄人,为了防止齐盖他们误以为他这是有意羞辱他们,撒克敌解释道:“瑛姐把衣服拿错了……”

齐盖看着展开的衣服说道:“这不是挺好吗?”

许是他没注意吧,丁修想要提醒齐盖,可是当着撒克敌和瑛姑的面,他又不便直言,只能暗示着说道:“齐大哥……这个……”

“你有什么问题吗?”齐盖一脸天真的问着丁修。与此同时,瑛姑和撒克敌的目光也注意到了丁修身上。

难道他不会看气氛吗?啊,他确实不会看气氛。丁修无奈道:“不……没……没事。”

“那么谢谢撒公子的好意了,当然也要谢谢瑛姑,毕竟是她劳累为我们取来的。”

“啊,不,不必。”撒克敌正在考虑着要不要把情况说明,不然的话,也许会产生误会。

“我们也是准备了谢礼的,虽然不成敬意,但也请收下。”说着,他从怀中取出乐之前摘的那朵小黄花,将其递到了撒克敌眼前。

“这是……”

“路边的小花。”

“啊?!”撒克敌有些哭笑不得,他给了人家仆从的衣服,人家还赠他路边随手摘得花,也算得上公平,于是点头将之收下。

齐盖便又看向了丁修,用眼神示意着他,丁修于是也拿出自己采摘的那朵花,将之送给瑛姑。

“也还不错嘛!”瑛姑浅笑着接过了花,插在了自己头上。然后看着丁修道,“怎么样,好看吗?”

“很好……好看。”丁修如此回答着,眼神中有些躲闪。

听到丁修的回答后,瑛姑对着他顽皮的一笑,逗的丁修心里也快出了花。

如此,衣服的风波也就过去,几人便围在桌前用餐,瑛姑并不同于其他婢女,也和他们坐在一起,她坐在撒克旁边,正好对着丁修。几人年纪相仿,虽然经历不同,但若有心相交,很快便有话谈,于是在吃饭期间,就随意的聊了起来,很快,他们便如相识已旧的老友一般,便是刚才还一直拘谨的丁修,也全然放松了起来,而有意无意的,话题就转向到此次的选婿上面了。

“什么,你也是来参加选婿的……”撒克敌有些吃惊的看着齐盖,虽然他知道丁修是来选婿的,可是对于齐盖,他是完全没有想到。

“如果不是来参加选选婿,我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了向他证明,齐盖还拿出自己的腰牌。

撒克敌看着他手上的腰牌,心情一时难以言喻,他的话是没错,紫园若非选婿的相关人士,是不可能被放进来的,这方面撒克敌是知道的,可是看到齐盖却没往这上面去想,实在是受了他穿着的误导了。

“我听到过几个名字,你们觉得这次谁的可能性更大呢?”丁修向撒克敌问道,然后,他把之前无忧说过的几个人名念了出来,分别是洛尔特、查斯、陈玄武和吴札。

此时已是杯盘狼藉,随着瑛姑的吩咐,外面便有人进来收拾着碗碟,他们几人则是坐到了客房的另一边,继续着刚才的话题。

“这几个人啊,我也听说过呢。”撒克敌轻声念着这几个人名,流露出难以猜透的表情。

“你知道他们?”

撒克敌点头道:“听说过,但并不认识,洛尔特是魔族人,好像是亲王之类的吧,具体我也不清楚,身份挺高贵的;查斯是妖族亲王,他是伊努玛公主的堂兄;陈玄武和吴札都是人族,吴家和陈家两个大家族你们应该也听过,他们都是家族里面年轻一代的杰出人才,另外,吴札是当今太子的心腹,陈玄武是福王的左右手。”

丁修咋舌道:“果然都是非富即贵啊,据说福王一直和太子争宠,而皇帝的态度也令人起疑……”

撒克敌道:“虽然这些传言到处在说,但皇家的事情谁有清楚?反正是很麻烦就对了。”

丁修道:“可是为什么,这次选婿各方面的人都会来?我的意思是,这些人都有一定的实力,为什么一定要来参加选婿呢?”

瑛姑道:“这便想不通吗?自然是想要得到沙老翁的助力,且不说人族这边的皇子夺嫡,妖族和魔族内里也是暗潮汹涌,只怕争权夺势的情况不比我们少,而此次沙家的公开选婿,便给了他们一个扩大自身势力的机会,试想一下,沙老翁富甲天下,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天下局势,他若是帮助谁,谁在权势的争夺中,获胜的可能就会更大,不是吗?”

丁修点着头,明白了瑛姑所说的话,他道:“也就是说,这次选婿,沙老翁的天平偏向哪一方,哪一方的代表人物成会作为他的女婿?”

撒克敌道:“沙老翁并不能轻易做选择,他作为商人,在立场上只能是没有立场,对各方面的势力,他也只能尽可能保持中立,若是在选婿当中他偏袒到某一方,就会让人怀疑他做一切的初衷。”

事实上在此之前,便已经有无数的人来沙家提亲了,不只是沙砾,还有她的妹妹,也都是提亲的对象,虽然和某家联姻的话,也能对沙家的发展有好处,但同时,选择其中一家,就会得罪其他人,是弊大于利的,也许便是为了都不得罪,迫于无奈之下,沙家只好进行公开选婿,这样谁输谁赢,也怨不到别人。

丁修道:“那么是不是能说,他们几人的机会并不比其他人更多?”

瑛姑看向了撒克敌,见他沉默不语,便说道:“也不一定,若是他们能坚持的到最后的话,还是有可能的,这次选婿,沙砾有很大的自主权。”

“这个自主权指的是……”

撒克敌无奈的笑了笑,说:“所谓自主权,便是在最后的四人当中,选一个人当自己的丈夫。”

齐盖道:“四选一,不总比强行塞一个给你要好吗?”

撒克敌道:“话虽是如此,但若都不是自己喜欢的呢?即便是沙砾如何任性,也不会做出对自己的家族有害的选择,所以可以选择的,依然是那么几个。”

瑛姑接着话头说:“沙老翁将选择权交给沙砾,实质上也是让她来选择之后沙家的合作对象。”

这样的话,无论沙砾如何选择,也都与沙老翁无关了,虽然人们会猜测最终的结果是沙砾受到了沙老翁的示意,但终归并非是沙老翁本人的选择,如此的话,沙砾就背负起了全部的压力,无论是沙家之后的走向,还是天下之后的走向,都会因沙砾的选择而变化,想明白这里,丁修不由问道:“将自己的女儿放到这种境地,沙砾真的是沙老翁最喜欢的女儿吗?”

撒克敌白了他一眼,露出还需要说的神情,问出这种问题简直就是愚蠢,若非信任自己的女儿,又怎么会把选择权交到她的手里。

齐盖眯眼看向撒克敌,问道:“如果你是他,你会选择谁呢?”

撒克敌随口道:“我谁都不选,或者说还不如选择你。”

这自然是一句玩笑话,说出之后,撒克敌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但齐盖似乎对这个答案很满意。接着他说道:“我会成为最后的四个人,我会娶到沙砾,这边是我来这里的目的。”

齐盖庄严的宣告,震惊了在座的人,丁修之前知道,所以受到的惊讶较小,而撒克敌和瑛姑,则是半天都说不出话来,他们互相看着对方,不知内心到底在想些什呢,齐盖并没有说谎,他真挚的脸庞没有作伪,而也正是这样,才更让他们感到吃惊。

片刻过后,瑛姑打破了沉默,她说道:“且不说你如何能坚持到最后,便是能如你所说,最后的四人当中有你,你哪来的自信,认为沙砾就会选你?要知道,你是个不名一文的乞丐,想想其中的可能性吧。”

言语当中并没有留情,但却都是真话。撒克敌和丁修也认同这这样的说法,齐盖能娶到沙砾,简直是天方夜谭。但齐盖的决心并不会因此动摇,要说的话,他是最不可能因为他人的想法,就放弃自己的初衷的。

撒克敌道:“容我问一句,为什么一定要是她……”

齐盖认真的回道:“因为世间的女子,我只愿意为她而来。”

撒克敌似乎被这句话触动了,他紧蹙着眉头,似乎在想些什么,片刻之后他又问道:“哼,就只会说而已,你见过她本人吗?也许你只是为你想象的沙砾而来。”

齐盖道:“每个人都为自己的想象而来,然后得到另一个想象的答案,我并不认识人们口中的沙砾,而在另一方面,我用自己的眼睛,触碰到真实。”

撒克敌思考着齐盖话语中的余韵,而瑛姑此时问道:“你凭什么觉得自己能娶到沙砾?”

齐盖正色道:“因为我相信她会选我。”

“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们……”这已经不是自信了,而是盲目的自大,瑛姑还想继续说下去,却被撒克敌阻止。

他转头望着齐盖笑着说:“我说她一定不会选你。”

齐盖凑了上去,他与撒克敌挨得如此之近,几乎马上就要碰到彼此的头,他注视着撒克敌的眼睛问:“那你觉得我们谁的赢面会更大呢?”

撒克敌道:“反正不会是你。”

“一定吗?这么绝对的话可不能轻易说出口,不过,要不要赌一下?”齐盖如此提议着,然后重新坐了回去。

“你想这么赌?”撒克敌来了兴致,算是接受了。

“我觉得沙砾会愿意嫁给我,就以这个作为赌局。”

撒克敌嘴角含笑问道:“那你的押注是……”

齐盖指着刚才瑛姑拿过来的衣服,说:“我输了的话,愿意把自己卖给你做三年奴隶。”

原来他知道那是什么衣服啊,他们本来以为,齐盖收下衣服,是因为他并不知道那是仆人穿的,现在看来,他是知道的,并且作为了此时的伏笔。

瑛姑于是拍手道:“这倒是不错!”

齐盖反问道:“那我要是赢了呢?”

撒克敌沉吟片刻后回道:“虽然没有这个可能,不过你如果赢了,我也会和你说的一样。”

“那么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两人击掌为誓,定下赌约,丁修与瑛姑,则作为了见证人。

当齐盖与丁修两人离开撒克敌所住的院子,走上回去的路上,天色已步入了黄昏,西斜的太阳渲染着云霞,天空呈现着一片静谧,在太阳的另一边,如同浅淡的白色花瓣的月亮也已出现,星星被掩埋在它们中间,现在还没完全显现,在这陷入寂静的紫园,他们两人的影子,都在长长的徘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