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的房间,无意义言语的拼凑

空空的房间,空空的房间,这种空并不是空无一物,有家具,有座椅,房间中应有的都有,只是人孤单,于是房间也就空了。

我站在房间里面,觉得思想有些拥挤了,然而思想,可以穿透墙壁,到外面的世界。

思想总是神奇的,不受约束的,但它只能在自己的小天地,人受限于知识,思想也就在知识的范围游转,没有行迹,参禅的和尚们想要驾驭这匹野马,从心欲而不逾矩,往往困难。就任它自己多跑一会儿吧,想想,并不犯法。

随意摆弄的房间,一个长方体,堆叠的衣服,散乱的排放,显得混乱,从混乱中找到秩序,主人是个懒惰的人,房间并没有整理,物品自己会找到地方住,虽然那不是它应该呆的地方。

外面的世界,必然是一个极好的世界。凡是被想象的,而我未去涉足的,必然都是极好的地方,一个房间比之其他房间,比之世界有些小了,这不是宇航员在太空中能看到的建筑,然而果壳内,自有宇宙。

窗户是一只眼睛,请看,外面的花开了,红的花瓣,嫩绿的枝叶,青色的春风,花开了又谢了,花总是为了开又为了谢,时间,在无声中流逝,所有过去的日子都恍若昨天。

墙壁的壁纸也是花的图案,淡淡的颜色,洋溢的花瓣,却不会谢,可是壁纸又能留存多久呢,会在多久之后更换,这是一个经济问题,年年的花开,和日渐陈旧的壁纸,谁能留存更久?

在房间里,度过黑夜和白昼,黑夜总是睡觉,白日却四处做梦,大多数时候在沉睡,在另一些时候在做梦,天空的太阳和房间里的太阳轮流交替,我对着影子说:就在这里啊。

影子,黑色的,有的时候膨胀,有的时候塌缩,是我的影子,有光才看得见影子。

我多想时间的零散能换成零钱,用以买想要的东西,在任何时候,心灵的漫游都会回到现实的问题,一个黄金雕筑的屋子,在里面装满财富,这些够了吗?

我看到人们在说小饥饿和大饥饿,身体的饥饿和灵魂的饥饿,无聊的人总能找出新奇的玩意儿,物质满足后想要心灵的满足,追求之后还有更高的追求,任你心灵建起多高的堡垒,欲望也能将之冲破。

镜子,相片,摆放在房间里,那个过去的和现在的我,现在与过去,通过艺术的表现形式,同时存在,也不用预知未来,未来总是因为他不会到来,到来的只有现在,昨日的你和今日的你,我们轮回。

欢乐是一首明快短歌,悲伤是恢宏的交响曲,音乐具有力量,放到最大的音响,请你聆听,乐章,音阶只有那么几个,可是经过排列,就会完全不一样。

这里没有我,只有别人,别人和我之间的区别,往往并无区别,我坐在这里,和另一个人说话,一个负责一件事,另一个负责另一件事,而你,只是自私的人,除了自己谁也不关心。

我在抗拒我自己,放纵只能得到一时的欢愉,做任何想做的事,最终也会变得无趣,任何有意义与无意义,对于宇宙都无意义。那天,我对着窗户心中喊了一句,喂。空空的房间,一个回答的声音,继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