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星辰之力

齐盖敲了房门没多久,便听到里面有了反应,一个中年男人的语调说着来了来了,之后便是他拖着脚步走路的声音,紧接着,房门嗞呀的一声被打开一半,从里面探出一个光亮的圆脑袋,这个人看来大概四十来岁左右,白白净净的样子,一副慵懒和疲惫的神态。他端详着齐盖和丁修,不解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


“我们肚子很饿,想讨点吃的。”


只此一句,意思已经很清楚了。看齐盖的样子,他已经很熟练于这样的操作了,而丁修却很不好意思,白皙的脸庞刷的一下变得通红,羞愧的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没有!”圆脑袋的门房一口回绝了齐盖的请求,并抽身回去,作势要将房门关上。


“我们只想吃点东西就走,麻烦阁下去去问问。”齐盖伸出手中的棍子卡在门上说。


门房气愤道:“说了没有就是没有,这里不是讨饭的地方,快走!”


齐盖却强烈表示着,如果不给他们东西,他就不会走。


“那个……”丁修走上前去,挽住齐盖的胳膊要把他带走,齐盖便跟着他走到一旁,然后丁修悄然问道,“这里的人,齐大哥你并不认识吧?”


“啊,现在的话,确实是不认识。”


“既然如此,我们就离开吧。”


“这样啊,确实呢,既然这里不欢迎我们,不过……”齐盖扶着下巴做着思索的表情,片刻之后,他说,“我看这个门房非常不爽,你帮我打他一顿。”


“什么?”丁修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于是他又问了一遍。


“对,这个门房,教训他一顿。”


“无缘无故的找别人麻烦,这样不太好吧?”


“去吧,没关系的,不要有心理负担,这家伙看着就不像是好人。”


“不是,这也不是理由啊。”虽然丁修也教训过许多人,单那都是别人先找的麻烦,他自己可从没有挑过事。


“喂,你们说什么我这边可都听得到。”忽然的声音把丁修吓了一跳,而说话的正式一旁的圆脑袋门房,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门外。


“听到了又怎样?脑袋长得像卵子似的,谁还会怕你?”


“唉,齐大哥,等等……”这下可好了,事情已经惹下了。


“岂有此理,讨打!”门房一个跨步走到门外,挥手就朝着齐盖发起攻击,其身法之快,实在不像是一个看门人所能使出的。


可是他的速度虽快,却也伤不到齐盖,一道残影闪过,齐盖随即格挡,他手中的棍子在门房还没出碰到自己时,就借着力,将对手的手甩了回去。


丁修注意到门房的身法,察觉到此人显然是个高手,而且和他一样,是修星辰之力的,刚才攻向齐盖的那招,若是对准自己,丁修虽也能接下,并不能如齐盖般巧妙,那么齐盖的实力究竟如何,实在令人难以猜度。而另一方面,看似普通的看门人都有这样的实力,那这间宅院里住的又究竟是谁呢?为什么齐盖一定要见他?


门房在攻击被化解之后,也缓和了之前的态度,他看着齐盖道:“如今的年轻人倒也有些本领,只是嘴臭,说说看,你究竟想要怎样?”


齐盖道:“目的我已经说过了。”


门房想了想,叹气道:“好吧,看你年纪轻轻,我这里还有些银子……”他一边说,一边从腰包里取出了些散碎银子,伸手递到了齐盖面前。


丁修估计这大概有十几两。


“这个并不能吃。”对送到面前的银子,齐盖的脸上并没有流露出高兴的表情。


“这是钱啊,你他妈没见过吗?”门房的暴脾气再次上来了。


齐盖疑惑着说:“我要钱干什么?”


门房怒道:“买吃的啊,随你干什么……”


齐盖掂量着手中的银钱,感叹道:“银子的成色太差,而且太少!”


从没有乞丐在讨饭的时候当面说别人给的太少,只是偏偏齐盖却说的如此理直气壮。


“玩我是吧?”


门房一把夺回那十两银子将其揣回了自己身上,他气得大眼瞪小眼,光亮脑袋上像壶烧开的水冒着热气,整张脸连带着脖子一片通红,甚至看起来连手指都肿胀了起来,他还从未见过如此的人,十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一个小小乞丐,居然还要嫌弃,他自然不会知道,谢秋君在初见齐盖的时候,就给了齐盖一百两银票,当然,这样的冤大头毕竟还是极少。


敬酒不吃吃罚酒,再一次,门房向齐盖发起了攻击,如果说刚才他只是想给齐盖一个小小的教训的话,那么现在,就是真的要和齐盖好好斗一番了。说话之间,门房的整个气场为之一变,便是寻常之人,也能察觉出危险。


若是齐盖会被人吓到,那他就不是齐盖了,他依然一副天真的表情,全然不顾即将到来的攻击。


“来的好快!”与齐盖相反,丁修却一直注意着,看着门房的攻势过来,他心中一惊,星辰之力,主要就提现在速度与力量上,而此人所表现的功法,已然不能叫人小觑,他不确定齐盖能否挡得住眼下的攻击。


“那么我是不是……”丁修正想着,却感觉要下有人推了自己一把,然后他便上前了一步,而这就是齐盖的应对方法,他没有自己动手,而是把丁修推了上去,自己则退到一边去观战。这个时机处理的刚刚好。


“齐大哥你……”


“放心吧,你不用担心我。就像刚才说的,把他揍一顿吧!”面对丁修的疑问,齐盖如此为他加油打气。


这是在担心你吗?大概没人会料到,齐盖在这个时候卖队友。在门房眼里,丁修和齐盖本就是一伙,和谁打都一样,也便不打算收回攻势。至于丁修,他虽然有替齐盖应战的想法,但这样被推出来,也确实令人不爽。


“算了,就认真点应对吧!”


丁修躲过门房的攻击,一脚踢向他的下盘,却也被躲过。


“嘶,想不到这次选婿,居然来了些好手。”门房如此想着,可是他可不会有爱护幼苗的打算,对他而言,越是表现突出,就越要打击一番,好让这些年轻人体会一下所谓人生的残酷。


“呼!呼!”


只不过片刻,丁修已经开始喘息起来,在刚才,他的下腹遭受了一击,虽然在被打中之前他已卸掉大部分力道,可是依然是挨了一下。不过短暂的交手,丁修已经知道眼前的门房是个劲敌,他们两人修行的都是星辰之力,那么对战起来,就是看谁能掌控的更好,能将身体的潜力全然发挥出来。丁修与门房相差的并非是才能,而是经验。


相较于丁修的状态不佳,门房却是越来越勇,此时的丁修已落于下风,可是依然顽强抵御着他,胜负只怕一时之间也难以定夺,这愈加让他不敢小觑着这个样貌上有些偏女相的少年。当然,这样最好,越是强劲的对手,战胜起来就越有干劲。


“喝呀!”门房一拳破空,打出无数道残影,直朝着丁修面门而去。


丁修并没有躲闪,他决定向前一步,在此和门房进行正面对决,因为他知道,越是在惊险的时刻,就越不能轻易逃避,两人的交战,不止是武力的对决,更是气势的比拼,在这样的紧要关头,他绝不会后退一步。不仅如此,他也发起了自己的攻势,如果说门房所施展的是如同孔雀开屏般的绝技,那么丁修所表现的,就是射出的强弩。


如此正面的对决,是一种两败俱伤的战法,就看谁能给谁留下更重的伤。但同时也能化险为夷。果然,面对着意志坚定的丁修,门房后退了半步,也是因此,他失去了一股作气战胜丁修的机会,给了丁修喘息的时间。


“我的拼劲不如以前了。”这是门房心中的感慨。若是之前,他遇到此种情况是绝不会退的。


现在是年轻人的时代了,像我这样的老朽也许应该退出舞台,不过不是现在,而是在打败这个小子之后,才应该有这样的想法。


在短短的交手之间,丁修遇强则强,现在,门房的攻势已经变弱,轮到他发起新一轮的猛攻了。


“唔,不错。”门房出口赞扬着丁修目前为止的表现,“但也到此为止了!”


丁修忽然发现,门房的右手忽然之间变得通亮,如同是一颗星星在闪着光芒。


这是……星体化!


所谓星体化,据说是星辰之力的最高境界,顾名思义,便是使自己如同星辰般发出光芒,想不到眼前不起眼的门房居然已经有如此的修为,虽然只是右手部分的星体化,但也是会强的可怕。


“你的资质并不比我差,所以也不必羡慕,稍加时日你也能如此。”门房并没有急着发出攻击,而是对眼前流露出失落神色的年轻人表示了安慰。事实上也如他所说,丁修的天赋过人,如果勤加练习,也是能够达到他眼下的程度,当然,要是没有交友不慎的话。


“看起来,这个人挺厉害的啊。”齐盖在旁说着。事情是因他而起,他却全然没有这样的觉悟。


“是啊,所以打他一顿是不可能了,抱歉了,齐大哥。”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门房从齐盖和丁修的对话上感觉到纳闷。


“啊,这方面不必在意。实在不行,我也可以帮忙。”


“虽说两个对一个有些不公平,不过……”面对星体化是没有胜算的这已经不是出在同一个级别上了。这句话并没有说出口。


会使出星体化,这也是出乎门房预料的,要不是丁修表现的过于棘手,他也不会做到这种地步,不过他眼下已经对丁修有了好感,自然不会取他的性命,主要还是想挫一挫他的锐气,当然受伤是不可避免的,休息到三五个月,也就能继续活蹦乱跳了。


他闪身向前,右手的光芒像只利剑射出,然后……


唉?门房发出疑问,他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嘭的一声巨响,地面被炸开了一个大坑,泥块和土石在瞬间四散,然后如雨般的零落。无论是丁修还是门房本人,都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


本来以为自己会身受重伤的丁修被忽如其来的变化惊了一跳,这自然不是门房的失误,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他转头看向一边观战的齐盖询问道:“齐大哥,是你做的吗?”


齐盖连忙否认道:“这可别怪我,是他自己踩到果皮摔倒了,医药费什么的我是不会出的。”


“……”


丁修愣住了,这是他才发现,在门房刚才走过的地方,不知什么时候忽然出现了一个果皮,正是这个让只注视着丁修的门房在过来的时候滑了一跤,然后造成了现在的结果。果皮是不会凭空出现的,这自然是因为齐盖。


居然因此会得救,丁修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如何言语,而像门房这样的高手,居然会因为踩到果皮而破功,也简直是出人意料。


“你们两个……”门房从被他炸开的坑里爬了出来,此时他衣衫破碎,满身是泥,一脸的狼狈样,一直以来,他可曾如此不堪过,他怒视着齐盖和丁修,看模样简直是要生吞了他们。


齐盖摆手道:“作为高手就是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既然你没有看到脚下的果皮,只能怪自己倒霉,可不关我们的事。”


丁修简直是头皮发麻,在这样的时刻,齐盖居然还在拱火。


“哼,很好,这就是你的遗言吗?”门房的神态再次变化,丁修感觉的到,现在他的出手不会再留情了。


“好了,到此为止!”


随着一声悦耳的声音忽然出现,将刚才还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消弭,门房也因此平静了下来,转身回去不再理会齐盖与丁修。丁修顺着声源,看到一个绿衣女子盈盈的站在门边,刚才的话,正是她所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