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希腊戏剧形式作悲剧《荥阳的妇女》

时间:楚汉,刘邦被项羽围困荥阳之时。

地点:荥阳城内

人物:歌队,由荥阳女子组成。

汉军士兵甲、乙。

楚军士兵甲、乙。

传信人。

楚军探子。

陈平,刘邦谋臣。

纪信,刘邦将军。

及无台词侍卫、随从、楚军、汉军、人员若干。

一,开场

歌队长:

汉王荥阳被困,

四面皆是楚军。

歌队:

古老的大地上,

已经久经战乱,

自帝秦灭亡以来,

引得群雄逐鹿,

我们需要一个英雄,

将这乱局平定,

上天却降下两位,

让他们彼此抗争,

一切都是天命,

使他们在群雄中脱颖,

互相疯狂的厮杀,

引起更大的战争。

他们曾结为兄弟,

共同抗击暴秦,

为救天下苦难,

他们奋不顾身。

如今势同水火,

一方要另一方死,

另一方取一方命。

项王曾有过良机,

可是他却心慈手软,

不肯听从范增。

而今范增已死,

谁能替他谋划,

谁帮他用计军中。

可叹项王,

他不知道汉王,

会是他永久的敌人,

汉王用他的屈膝,

骗过英勇的项王,

以为他没有野心。

歌队长:

我是项王,

也不会杀刘邦,

谁能吸取教训,

如果事情还没有发生,

那只老虎扮的绵羊,

他装得太像。

歌队:

可叹项王,

不能因为猜忌,

谋杀一方诸侯,

汉王返出关中,

伸手要取天下行政,

引发了乱世纷纷。

歌队长:

项王也曾经失信,

当初有过约定,

先入关中者为王,

汉王却没有被加封。

歌队:

项王顶天立地,

他是条好汉,

武艺超群,勇冠三军,

可他对爵位吝啬,

使智士良将投敌,

他对手下仁慈,

兵士受伤他痛如己身,

士兵对他忠心,

将领们却要功名,

他是绝世无双的将军,

却不懂贪婪的人性。

那些转入汉王麾下的人,

都成为抗楚的功臣,

一切皆有议论,

不要以胜败定英雄,

主宰一切的大司命,

看着熙攘的凡人。

汉王不是他的对手,

每次对战都败下阵,

可他不屈不挠,

不断和项王进行抗衡,

今日是否是他的命丧,

还是又能从中逃生?

歌队长:

问天下最终落入谁手,

谁来迎娶这娇羞的美人?

壮丽的山河美景,

遇到无情刀兵,

大地满目疮痍,

孤儿在哭泣,

寡妇在哀嚎,

老人无所依,

悲伤谁来抚平?

如今这荥阳,

项王已打到了城门,

四处都埋伏有人,

听,听,

四处的杀喊的声音,

令人感到心惊。

明明是白日,

却如被迷雾笼罩,

使命运无法看清,

这片土地的君王,

可是会在今天决定?

歌队:

在这场是厮杀中,

谁是无辜者,

谁是有罪的人,

刀枪可不长眼睛,

不管是谁,

一律在此丧命,

但愿乱军不要敲我的门,

但愿早早结束,

我们的地狱之行,

无论是楚还是汉获胜,

我们都无异议,

不要让我们久等和平,

留下我们的性命,

保佑我们吧,

我的父亲,太上帝君!

——同下。

二,进场

——两汉军士兵上。

士兵甲:

(愁眉苦脸)嘿,老兄!

士兵乙:

(哭丧着脸)嘿,老弟!

士兵甲:

怎么样?具体的情况?

士兵乙:

你听听着四处的喧闹,听见了吗?

楚军擂鼓的声音,

已经是今天的第三次了,

这是他们进攻的信号。

士兵甲:

真是愁死个人,

这次大家保管都没命,

不单是我们,

我刚才守卫在汉王的帐营,

他从未如此紧张,

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右边看向张良,说:

为之奈何?

左边对着卢绾,叹:

吾命休矣。

士兵乙:

张良军师可有妙计,

拯救我们的危难?

士兵甲:

咳咳,连他也是唉声叹气,

他能决胜千里,

却无法在此急中生智。

士兵乙:

若是连他也不能,

谁还能解决我们的围困,

让我们摆脱必败的命运?

士兵甲:

他虽是没有办法,

不过他指出一人,

或许他有办法,

能解决目前的危急,

汉王马上下令,

现在已派人去请。

士兵乙:

不知他指的是何人,

能在此时出奇计?

士兵甲:

他就是陈平。

士兵乙:

陈平,

可是那个人?

我听说过他的声名,

在家乡时曾盗嫂,

还曾是项王的卫兵,

因为没有受到重用,

投到了汉王麾下,

汉王命他行事,

他到任后却索要贿赂,

可就是这个人?

如此不忠不义之辈,

难道我们就要靠他?

士兵甲:

不错,就是这个人,

我们汉王注重手下的才能,

而不是看他的德行,

这乱世圣人无法生存,

只要是能咬狼的狗,

多吃点肉也不必担心,

他可是很聪明,

善于出奇谋,

汉王对他多有倚靠,

也亏是他才反间了项王和范增。

士兵乙:

如此说来,

汉王也许这次能活命,

只是我们……

士兵甲:

我们这些小兵,始终是送死的人。

士兵乙:

天可怜叫,抓我们来当兵。

士兵甲:

不论是谁获胜……

士兵乙:

我们都难以求生。

士兵甲:

你家里的情况如何?

士兵乙:

我家中早已空无一人。

士兵甲:

我还剩下个老母亲。

士兵乙:

故园里尸骨累累。

士兵甲:

许久没接到来信。

士兵乙:

我有一个计划。

士兵甲:

我有一个想法。

士兵乙:

你先说。(沉默)

士兵甲:

不,你先说。(沉默)

士兵乙:

好,我的计划是“特奥”。

士兵甲:

我的计划是“泼奥”。

(两人喜,互抓手)

士兵甲:

四处都是纷乱,

我们有能去哪?

士兵乙:

我们便在乱中逃窜,

床上平民的衣服,

只要离开了荥阳,

天涯到处是我家。

士兵甲:

我视你为兄弟。

士兵乙:

我以你的母亲为母亲。

士兵甲:

我们现在就走,

就此决定。

士兵乙:

(踌躇)可临阵脱逃是懦夫的行径。

士兵甲:

懦夫总好过死人。

士兵乙:

会有惩罚处置逃兵。

士兵甲:

前提是我们的长官能在此活命!

——两人携手下,出逃结果未知。

三,第一场

(陈平携护卫、传信人上)

陈平:

我本已入睡,指望做个好梦,

却被吵闹声弄醒,

痛饮了一夜的好酒,

望着跳舞的楚楚美人,

白昼好像是黑夜,

(指)

那边是什么,太阳还是月亮?

我也是半睡半醒。

项王如此不通情,

偏要在此时攻城,

惊扰了汉王主公,

他担惊受怕,

我也只能勉强起身。

——向传信人

你来说说现在的情形。

传信人:

项王在早上开始攻城,

随着他一声令下,

万千的士兵开拔,

如同潮水汹涌城门,

他的军队严明休整,

举着长枪浩浩如林,

他们步履整齐如一,

一次次的陷阵冲锋,

他们真是理想中的士兵,

所有的城门都被围攻,

把荥阳围的水泄不通,

楚军斗志昂扬,

士兵突击越战越勇,

城墙上的是我军,

像在山崖的筑巢的燕子,

面对着袭来的狂风,

窝巢在风中左右摇动,

小燕们吓得叽叽喳喳,

母燕的良苦安慰,

也无法让他们宁静,

这是开始的情景。

在交战的过程当中,

我军承受巨大的损失,

所幸天佑我们主公,

兵刃碰到了兵刃,

脸上触到鲜血的炙热,

把我军的斗志唤醒,

他们像野兽一样,

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

任何强大的敌人,

都不能让他们后退。

他们顽强抵抗着楚军,

两军射出如雨的箭矢,

把城上覆盖了厚厚的乌云,

真是英勇的好儿郎,

如此打退了几轮进攻,

不愧于汉王的声名,

昏天黑地的厮杀场面,

真是不忍细细听闻。

城下累积着楚人的尸体,

我们汉军的死伤更多,

死神在此处也应该餍足,

今天已得到太多的英灵,

现在多处已经无力抵挡,

而楚军还在激烈冲锋,

很快城墙就会攻破,

不在此时就是离此几分。

陈平:

啊,如此的局势如何不令人担心,

你说说看,何处的楚军最少,

何处的楚军最多?

传信人:

从四处得来的消息,

城西门的楚军最多,

那里几乎全是他们的主力,

他们不断进攻着城墙,

士兵们高昂的喊着,

叫嚣说要杀掉汉王,

好立下不世功勋。

而城东门的防守薄弱,

那里是些老弱病残,

他们的武力不济,

我们的人在那里多有留存,

有人向汉王筹谋,

可以从那里突围。

陈平:

汉王可曾听从?

传信人:

还未,他尚在考虑当中。

陈平:

项王在何处主攻?

传信人:

他稳坐中军,

静候攻城的消息。

啊,伟哉项王,

他一人胜过无数人,

我看到他的眼睛,

真是无比的凶猛,

他不用一句话,

就能鼓舞着全军,

只要他还在那,

楚军就会源源不断进攻,

那些人好像不知疲惫,

是项王给他们了力量,

他睥睨这城池,

好像握在自己手心,

他就是如此的确信。

陈平:

我已知道了实情,

心中计算自然了明,

现在形势紧急,

无需在意繁文缛节

我也不再去复令,

你先回去告诉汉王让他放心,

我自有妙计能够助他

在楚军围困里脱身,

再准备一千两金,

好让计划能够顺利施行。

——传信人下

我也曾在项王账下听令,

也从未辜负他对我的厚恩,

我多次向他提出计谋,

他却从不肯听,

他以为自己能胜过所有人,

他威风凛凛如同降世的天神,

临战也不负那无敌的名声,

再没有人如他般疆场驰骋,

任谁见了不称他为英雄?

可是他的狂傲就是他的敌人,

一人再聪颖也需要懂得聆听,

否则就会留下无穷的悔恨,

他在这片大地上称霸王,

主宰着无数人的命运,

却一再错失赢取天下的使命,

那就不妨我再加一次,

使他功败垂成,

也为后人留下教训,

人本就不该沽仁慈的名,

看我如何扭转着万分的局面,

让汉王再一次从他手里逃生。

四,第一合歌

歌队:

古老的大地,

诞生勤劳的人们,

他们开垦荒野,

在土地里种下粮食,

自三皇五帝以来,

我们在这里生活,

我们是自然的歌者,

吟诵田野的农神,

祈求来年风调雨顺。

年年的岁月成为过往,

现在给人带来无尽的哀伤,

安身立命的土地不复存在,

还有谁去田野里耕植,

女神啊,爱嬉戏的女神,

摆弄泥土开启轮回,

我们从你的泥土生长,

土地埋葬了我们祖先,

土地也将埋葬我们,

你给了我们眼却看不清命运,

你给了我们直立行走,

使我们悲苦一生。

现在,你的子孙无人收葬,

田野的尸体被乌鸦啃食,

那盛开花朵的地方,

曾是你玩乐的花园,

也惨遭无情地践踏,

在尸骨上长出野花,

尸骨给它过剩的营养。

死去的人没有后世子孙,

他们如野草般被收割,

被死亡的泪水收藏,

曾经种植庄稼的土地,

现在种植尸骨,

哀叹这片不幸土地,

从诞生就接受苦难,

哎哎,这只眼睛还有多少泪,

这双耳朵要倾听多少哭喊?

曾经撑天的擎柱断裂,

天火降临燃烧世间,

熊熊的火焰如同猛兽,

却有你伸出洁白的双手,

提炼五彩的光斑,

修补天空的裂痕。

而现在的裂痕谁来修补,

谁让我们休养生息,

结束无边无际的征战?

哀叹这神圣的土地,

你已看到过太多的死亡,

承载这么多尸体,你可曾哭泣,

还是你一如既往的无情?

在这里繁衍了多少家庭,

他们在四处留下文明,

可是那世代焚烧的香火,

已经有太多在乱世中断绝。

岁月的年轮走向我们,

灾祸连绵不绝的到来,

每一个拥有实力的人,

都在争夺占山为王的权力,

他们扬手指到一处,

说我就是这里的主人,

那些辛苦耕植的农民,

勤劳并不能保佑生存,

善良也无法留下性命,

不论贤愚的丈夫死去,

留下孤苦无依的妇人。

向谁述说伤心事,

我们的苦难谁来倾听,

在这战乱的荥阳城,

一切风暴的中心,

白日迟迟不肯结束,

太阳啊,你真的就那么无情?

也许后羿应该连你也射掉,

大家在长夜漫漫生存,

如此可以熄掉看见悲痛的眼睛。

——下。

五,第二场

(纪信伴随从上)

纪信:

伊上帝之降命兮,

何衰短其狭促,

生天地拘百年兮,

唯功名之我故,

感忧岁月无情兮,

叹白发将侵辱,

白日惶惶无疚兮,

忍为中心良苦。

已乎,已乎,一切皆有定数!

四十多年的时光,

只是白驹的一瞬,

哀叹老之将至,

半身已入垄中,

功业何曾建的,

如今只是裨将,

一生抱负付流水,

热血堕入冰窟,

啊,眼下这场大战,

本以为能立下奇功,

调配的命令却不见下,

不让我前去杀敌,

只让我蚕居家中,

将士们冲锋陷阵,

我却在这里留守待命,

辜负我一腔忠魂,

血液在我身体里躁动,

我渴求战死沙场,

男儿的荣誉,

难道就此弃我远去。

——见陈平领侍卫从左边上

那边不是陈平吗?

听说他最近很受重用,

不如我前去问问他,

看能否将我带到前线。

且慢,陈公!

陈平:

计划已经敲定,

现在就去执行。

——见纪信,佯问

你是何人?

纪信:

卑职是汉王帐下的小将纪信。

陈平:

啊,我记起你了,

你曾在汉王营帐外听宣,

服从汉王调遣,

你叫住我何事?

纪信:

恳请陈公让我出城应战,

阻挡攻城的楚军!

陈平:

你为何在此处?

纪信:

汉王让我们在此等候。

陈平:

嗯,如此我先去了,

正有要事去办。

纪信:

陈公何事,不妨让末将去办吧。

陈平:

这件事十分危险,

我要找可靠的人行事。

纪信:

末将不惧危险。

陈平:

(欲言又止)可是要送命的,我岂能害你?

纪信:

七尺残躯,有何惜哉!

陈平:

唉,我走了。(欲下)

纪信:

(拉住,恳请)慢着,陈公,但请讲何事?

陈平:

汉王受困城中,

在营帐里唉声叹气,

只说如今危难,

却无人能救此急,

我已想好办法,

帐前献言:

只需委派大将声东击西,

扰乱楚军的阵脚,

我们再从别处逃生,

只是可惜被委派的人,

再无生还的可能。

汉王心中不忍,

言说岂能让将士代他牺牲,

也罢,我再想其他办法,

可是想来想去也无计策,

或者汉王命数已尽,

我等只能战死城中。

纪信:

如此妙计为何不用,

既然无人可用,

那岂非正靠我等。

陈平:

你真要去?

纪信:

要去。

陈平:

一定要去?

纪信:

毫不迟疑。

陈平:

我可不愿强迫于人。

纪信:

我心甘情愿。

陈平:

你可对汉王忠心?

纪信:

再没有比我更忠心。

陈平:

你可愿意替汉王去死?

纪信:

大丈夫当以死报知遇之恩。

陈平:

汉王也多次在我面前提及你,

说志士可用,

我从不曾有过怀疑,

现在你的言语,要用行动来佐证。

纪信:

汉王没有看错人,

我的言行始终如一。

陈平:

好,不愧为大丈夫,

事到如今我也不必瞒你,

我此次来正是要找你,

你可以思量一番,

我说的话语是否正确,

然后再给出你的答案,

你弓马一般,武艺平平,

也没有领兵的才能,

智计不能从你口中出,

谋略你也未曾提,

你未立下过大功,

也未在战场上纳降,

你只是区区一个小将,

却有着旁人不及的待遇,

这件事上你可曾有疑?

纪信:

我心中也有疑,只是不知缘由。

陈平:

那是汉王长者之风,

顾念你一片赤诚,

愿多加照顾于你,

现在便是你立功的时候,

去报答汉王对你的恩情。

纪信:

陈公但请讲,末将不敢推辞。

陈平:

你家中可还有亲属?

纪信:

家中老母妻儿俱在。

陈平:

好福气,

你的老母妻儿自有汉王供养。

纪信:

如此我就无后顾之忧。

陈平:

这里是汉王赠的一百两金,

我自己又增加了一百两,

这二百两金你留下,

派人送去家中吧。

纪信:

我代家人多谢陈公。

陈平:

这件事你做好了,

也能在青史留名。

人们会赞叹你的忠心,

流传你的故事,

你会成为地方的保护神,

享受人们供给的香火,

为你在此时替汉王献身。

纪信:

不求青史留名,

但求能报厚恩。

陈平:

你应该也发现了,

自己和汉王有几分相似。

纪信:

这是我的荣幸。

陈平:

我要你假扮成汉王,

带领一干人等,从东门出城,

给汉王制造机会,

让他能在重重围困中逃遁。

现在就和人去准备吧。

——纪信下

好了,事情完成了一半,

还要有另一半,

这个时候不需要男人,

而是女人,

女人能做到的事,

男人不一定能,

只要能善加利用,

便是女人也能立功,

我需要两千个妇女,

让他们组成军阵,

随着纪信一同前去,

打乱楚军的部署,

汉王再从西门逃生。

——见到歌队

啊,看样子这件事情也已经解决了,

我现在马上要和汉王汇合,

待到时机成熟就去突围。

——陈平下,歌队被押解上。

歌队长:

可悲我们这些妇女,

就要做汉王的替死鬼。

眼中能有多少的泪水,

让伤心的人哭泣个够,

所有泪水汇在一起,

必然比江海更广阔,

世间流淌的江海啊,

你就是被人们的苦难灌溉。

六,第二合歌

歌队:

谁使我们不幸?

谁生下了我们?

谁掌管凡人的命运?

谁夺取我们的生命?

我们还正值青春,

到老而死已成奢梦,

上苍啊,你为何不言语,

面对哭诉的人们你从没有倾听,

如果听了就不会无动于衷,

天空依然宁静,

你没有留下泪水,

哪怕我们的哭喊如此深沉。

城外是楚军和汉军,

他们正进行激烈的交锋,

鲜血把整个土地染红,

他们的呼喊令天地动容。

而我们的哭喊如蜜蜂嗡嗡,

被青蛙的吵叫覆盖,

你听不到,不代表我们没有出声,

我们声音太小,不代表不重要。

男人是搏命的赌徒,

到战场去押注前程,

既然女人不能参军,

你们不让我们赴战场,

为什么送死的时候我们有份?

女人生来有两重不幸,

一是生而为人,

于是接受作为人的命运,

一是生而为女人,

替男人承担本该是他们的责任。

就算我们生性为恶,

但也只能坏的有限,

掌权的都是男人,

说话的也是男人,

在此我怀疑妲己无辜,

她哪里是九尾妖狐,

当幽王点燃了烽火台,

对褒姒的指责也不算数,

满嘴的道德正义你们没有,

满心的龌龊在胯下显露。

可耻的陈平定下计谋,

为了救一个人的性命,

要使两千女子丧生,

(无论是谁都不合算),

因为汉王不敢正面抗争,

项王紧咬住他的命门不放松,

这场连绵的征战不会结束,

除非一个人看到另一个的尸首,

我们也不会是死去的最后一人。

难道这就是我们的命,

这命运强迫我们听从,

如果诸天之上确有神明,

他们也都是残酷的暴君。

七,第三场

——纪信穿刘邦的衣物驾着龙车上场,跟在歌队之后

纪信:

从未有如此的光荣,

让我能够作为汉王替身,

我的心情如此顺畅,

身穿华服威风凛凛,

驱赶着牛羊一样的雌兵,

好像指挥千军万马奔腾,

我们的相貌如此酷肖,

便是汉王自己见了,

也以为是在临镜,

谁又能将我们区分,

楚军一定会来杀我,

他们只能得到一个假王,

真的汉王已经逃生,

赢取天下的必然是汉王,

他是上天的宠儿,

一条金龙孕育他的生命,

一切自有上天主宰,

让汉王成为天下的主君,

也是因此我们愿意跟从,

人不能与天进行抗衡,

天命依然佑护我们主公,

哪怕他是盖世无双的项王,

也不能将汉王彻底战胜,

等待他的只有自刎的结果,

走上前去吧,

迎接我无上光彩的荣誉!

歌队:

看啊,龙车上的人,

他也像模像样

果然是人靠衣装,

位卑者也能有高贵的神态,

好像他真的就是个君王,

他那沾沾自喜的神情,

好像不是在赴死,

而是在获得奖赏。

歌队长:

那是他的奖赏,

暂时伪装成汉王。

生命没有光荣,

只有一道死亡。

隔开了所有一切,

将人的生命终结,

有人活得屈辱,

有人就想死的壮烈。

歌队:

常人的死和贵胄的死有何区别?

歌队长:

死法都是一样的,

只是厚葬与薄葬,

穷人烂命一条,

死了就一了百了,

任动物啃食,

贵胄还想死后富贵,

不吝于将宝藏埋在地下,

却怜惜自己的躯体,

他们要选个好地方,

觉得如此能世代风光,

还要有人陪伴,

无数的生者被殉葬,

害怕自己的躯体腐烂,

用尽了一个办法,

蛆虫却不买他们的账。

歌队:

冢中的全都是些枯骨。

歌队长:

活人也已半截入土。

歌队:

我们哀叹自己的命运。

歌队长:

除此之外无人替我们哀叹。

歌队:

那个人还在龙车里笑。

歌队长:

他驾驶着自己的棺材。

歌队:

他或许愚蠢。

歌队长:

他或许聪明。

歌队:

我们不能以我们的观点看他。

歌队长:

他也不会看见我们。

纪信:

历史会留下我的名字。

歌队:

没人会记得我们。

纪信:

因为我的杰出贡献。

歌队:

因为史书过于拥挤,

写不下女人的名字。

纪信:

我会活在人们心里。

歌队:

我们希望能活在世上。

纪信:

我不单是为了自己,

也是为了天下人。

歌队:

暴秦已经灭亡,

天下人不会感激你,

我们承受着谁的苦难?

纪信:

项王不是个好主子。

歌队:

汉王也是一样。

纪信:

我们是为了正义。

歌队:

你们是觉得自己正义,

但不要说在拯救苍生,

拯救苍生的人太多了,

苍生就会承受不住这份重情。

纪信:

位卑不敢忘国,

临事岂惜舍身。

歌队:

说的倒是好听。

纪信:

这是我的责任。

歌队:

却不是我们的。

纪信:

前行吧,承担我的使命。

歌队长:

多狂妄的人,就随他吧,

我们也要前行,

接受这苦涩的命运。

八,第三合歌

歌队长:

如此的声势浩荡,

两千名女子共赴刑场,

活着是我们唯一的罪过,

为此我们甘愿受罚。

让后世来称颂英雄,

你们只想要青史留名,

却不管顾的屠戮众生,

一切死亡的都不会延续,

唯有权力的争夺不会停歇,

这是人主宰的世界,

也是人定下的规则。

从身后落下的皮鞭,

不断对我们进行驱赶,

他们害怕我们逃跑,

我们又能逃到何处,

既然已经身处地狱。

走吧,走吧,只管这向前,

哪管前面是刀山火海,

何必羡慕长寿的老人,

越长寿越有更多痛苦,

那些提前死去的人,

为我问天,因何要将人捉弄?

不再留念生的时光,

那并没有太多的快乐,

死亡也是虚假的光荣,

但还留下了一些希望,

女儿们,既然这就是我们的结局,

眼下的一切都已成定势,

楚军不会收起他们的刀枪,

汉军也不会放我们逃生,

既然无论如何都要一死,

那就死的不迫从容,

不要哭哭啼啼的,被人说是软弱,

乱世的女子如浮萍,

风吹向哪我们就跑向哪,

卑躬屈膝的侍奉也难免灾祸,

那就这样吧,我们去逃向地府,

记住今日,我们甘愿赴死,

但不要觉得我们就不会怨恨,

旁人可以夺取我的生命,

死前抱何种想法却是我的事情。

歌队:

我怨恨生我的人,

他们强迫着把我带到世上,

我怨恨这片土地,

生出无数的人来自相残杀,

我怨恨天空的太阳,

依旧无情的照在大地,

我怨恨满天的繁星,

对人间的苦难充耳不闻,

我怨恨世间的美景,

让我此刻产生流连之心,

我怨恨世上的人们,

他们本就不该被生育,

我怨恨我的心啊,

为何不在此时变得更硬,

我怨恨我的怨恨,

以及世间所有的怨恨,

把这些全都加诸在我身,

愿我在死后获得宁静,

不被世上的纷争吵闹……

——同下

九,退场

——若干楚军上场

楚军甲:

项王祈求乱世的终结,

一切尽在今日,

城门已经攻破,

我们冲将上去,

只要杀了汉王,

我们就能解放,

将士们,看哪,

那边迎来了敌人,

在后面驾着龙车的,

看样貌便是汉王,

今日他难逃一死,

这场纷争就要结束,

我们的使命终于完成,

许久没回到过家乡,

在战争结束之后,

我们不愿要别的奖赏,

只求能回江东与妻儿团聚,

共享安乐一场。

楚军乙:

何处飘来芳香?

车队前面的居然都是女人,

哈哈,驱赶一群雌兵,

布下着乱糟糟的脂粉阵,

指望我们能手下留情,

好让他从中逃生。

楚军甲:

我们前去杀光他们,

不要心慈手软,

不要留下一人,

无论是男是女,

战场上刀剑可不留情。

这其中或许有计谋,

我们要多加小心,

汉军不会轻易投降,

要提防他们临死的抵抗,

一条恶狼便是受了伤,

他也依然是狼。

——歌队,纪信依次上

纪信:

(高喊)楚人们,汉王在此,

看你们能不能留下我,

来啊,来啊,哈哈……

尽是一群孬种,

你们项王根本不会杀人,

他今日留不下我,

明日我就将他战胜。

来吧,将士们,去面对楚军,

看看是我们高于一筹,

还是他们能侥幸得胜。

让你们的怒火直冲云霄,

把天神也拉下来排阵,

去斩杀这些拦路的楚人,

为我冲出一条血路,

用他们的血液来祭奠

我们战场上死去的英灵,

他们会在我们记忆里永生。

歌队:

我们就在这里丧生,

不会因为我们是女人,

楚军就产生怜悯,

可因为我们是女人,

没有人对我们记挂在心。

我们都还年轻,

就这样轻易的丧命。

楚军乙:

我从未如此杀过人,

砍瓜切菜一般的轻松,

她们都吓破了胆不敢反抗,

就如此令人随意宰割,

连一声也不吭,

啊,多少妇女丧黄泉,

让我的刀都卷了刃,两只手酸沉。

这些可怜的女人,

不经意卷入这场纷争,

她们本该在家中生儿育女,

现在却在此断魂,

我们并非是生来无情,

只是战场上的仁慈,

就是对自己残忍,

去吧,到另一个世界,

希望你们能在那里获得安宁,

或早或晚的,

我们都会去那里,

也许那时,会有人把你们的话语倾听。

——探子疾步上

探子:

报,报,我们中计了,

龙车上的不是汉王,这个是假的,

真正的汉王已经率领大队人马,

从西城门逃出,

项王有令,立即派人去追赶!

纪信:

这可是个好消息,

如此我的任务已经完成,

我终是不辱使命。

歌队:

而我们也都成为死人。

楚军乙:

可恨啊,可恨!

汉王难道就不能束手就擒?

这场战还要打多久,

才能见到久违的和平?

楚军甲:

快快,我们去追赶,留下一部分人,

把这些坏了我们好事的全都杀净,

是他们让汉王从我们手中逃生,

他们就该承受我们相应的报应,

休养生息的日子还要等多久,

就看到最后,项王和汉王,他们谁输谁赢。

——一队人赶杀歌队、纪信,一对人从另一处跑去,所有人同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