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花成名记(6) 寻求募捐

妈妈坐在床边,有些迟疑地看着小花道:“那儿会不会医药费都要贵一点啊?”

“贵不了多少,即使真的贵,那也是因为条件过硬。多花这点钱,好好治疗,咱花的也值得。小草,你说是吧?”小花说。

“那我们去吧。”小草回答。

“嗯。那去吧。”爸爸说道。

******

小花陪同父母送小草去了北京的医院,又在那里住了几天,安顿好一切后,小花便回学校了。

小花下了火车,郝睿已经在火车站外接她。远远的,郝睿尽力轻松地露着微笑,问她道:“小草还好吧?”

小花面无表情,微微红肿的眼睛耷拉着熊猫似的黑眼圈,看着他的眼神里充满了忧伤与焦虑,“她之前那么的朝气活泼,现在……”

她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径自往前走,继续道,“算了,不说了,她现在已经离不了药了。她在化疗。”

郝睿听到这话,有些惊诧地停了下脚步,看了一眼她的背影才急着追上去。

“郝睿,我已经下定决心了,我不救回小草的命,我会自责一辈子的。我们赶紧去筹钱吧!我不能等了。”

“小花,等一下我。”郝睿叫住小花,她同时停住脚步,转头看着郝睿,“郝睿,你这两天想到了什么办法么? ”

“想好了,我们先去学校的学生会,让学生会和我们宣传组织募捐活动。不过这首先得让学生会团委的老师同意。如果他能同意,这就好办。”

“嗯。我们现在就去。”

两人一回学校,就立马去了学生会办公室。

在办公室门口,小花鼓起勇气去敲门,可敲了很久都没有人开门。小花已经有些郁闷了,继续敲着门,嘴里喊道:“请问里面有人吗?”

“估计现在人不在吧,小花,咱下次再来。”郝睿安慰说道。

小花继续喊,“有人在吗?”此时的小花似乎已经不顾形象了,整个楼道都能听见。

“叫啥呢?这里是你大声喧哗的地方吗?”这时隔壁的办公室终于有个女老师走了出来,试图制止小花,她接着说道,“你们干什么?要找谁?”

“不好意思,我们想找学生会团支部书记。”小花微笑着回答。

“找他干什么?”

“是这样的,我妹妹得了白血病,由于家里比较穷,想在学校里募捐,来征求团支部书记的同意。”

“哦,那你得先和你的班主任商量好哦,如果她同意募捐了,你们再去找那个团支书吧!”

“哦,这样啊!”

那个女老师说完又回到办公室去了。小花和郝睿听她这样说也只好离开。

出了学工楼,小花便给她的班主任打电话。班主任是个中年女老师,平时特别和蔼可亲,小花和她说了这样的事之后,她很快就同意了,只是要她再和辅导员说一声。于是小花又和辅导员打了个电话,辅导员也没有异议。

两个人都搞定好之后,小花和郝睿又直接去了学工楼。

小花这次终于见到了那个团支书记,他正好在里面办公。只是这个男老师似乎并不怎么欢迎她,只是问她:“你是哪个学院的啊,找我有什么事?”

“老师,是这样的,我是计算机软件学院的,我有个双胞胎妹妹得了白血病,需要很多钱治疗,我家比较穷,想在学校里准备爱心募捐,希望能得到老师的同意。”小花面露凄然之色,说道。

“白血病?”老师自己嘀咕着,然后开口说,“这个事比较麻烦,毕竟不是你自己生病。你还是去你们学院看看,问问情况,看学院会同意不。”

“啊,这样啊!老师,你还是帮个忙吧!通融一下,我家在乡下真的很穷啊!”

“我也不好办,好吧!”老师拒绝了她,眼睛也不再看她。

“老师,她家经济条件确实不怎么好,您就帮帮她,就算是做善事吧!”身边的郝睿也在一旁帮腔说话。

老师依旧摇头,说:“得白血病的很多,帮不过来啊!”

小花瞪大眼睛看着那老师的背影,然后转身看了看郝睿,“我们去找学院办公室。”说着便往门外走。

郝睿也没再说话,跟着出去了。

小花当即来到行政楼办公室,找到学院的办公室,她走到门口看到里面有几位老师,其中她们学院的罗书记和团支书邹老师都在里面。小花便敲了敲门,他们看了看小花二人,小花对离门口最近的邹老师说道:“老师,我是计算机专业的谭小花,我双胞胎妹妹得了白血病。我家里比较穷,想来学校募捐,筹集一点手术费。希望老师能同意我们募捐。”

靠里面坐着的罗书记听到这些话后便一直认真地看着小花,邹老师却一直没有正面看过小花一眼,左手不时摸着自己的大肚子。小花便转头看了看罗老师。

邹老师依旧没有看着小花,只是低头看着小花的脚,面无表情地说:“这个事情我们真的不能同意,毕竟只是你的亲人,学校里这么多学生,亲人多了去了,要是都来募捐,那怎么行,我们也得为学生负责!”

“老师,话不是这么说。愿意献爱心的人就会献爱心。老师,你就帮帮忙吧!”口拙的小花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让老师心软。而邹老师始终也没有抬起头看过小花一眼。

这时郝睿说道:“老师,即使是在社会,我们也希望社会上的人们可以献爱心,为什么就不能在学校让同学们伸出援手呢?”

邹老师依旧看着地面,回道:“学生是来学习的,我们学校得对学生负责,不能说谁家里有人生病就可以问学生要钱。”

“我们也不是强逼学生给,愿意献爱心的我们很感谢,不愿意的我们也不逼迫。”郝睿似乎心中已经有些不快。

邹老师似乎被这句话也说得有些无语,只是依旧低着头说道:“即使团委同意了也不一定能得到什么钱。”

“能得到一点是一点嘛!总比没有的好。”郝睿依旧说着。

小花似乎内心弥漫着忧伤,不知道是不是哭傻了,只是一脸凄楚地看着邹老师和罗老师。

“行,那我去和学校那边反映一下,但是不一定会同意的。”

“那老师帮忙说说。”这时小花终于开腔了。

“你们必须拿诊断书和申请书过来,要不谁会相信你?!”

“哦。”小花默默点头。

这时罗书记也开腔了,他认真地对小花说道:“你呢,是亲人生病,你的妹妹得了绝症,但是你亲人不是学校的学生,你才是这里的学生。你只能说你是因为亲人得病,影响到你的学习,而你平时又是勤奋刻苦学习,因为家中贫苦担忧医药费不足,自己难以安心学习,然后会影响你的成绩水平,希望学校能通融帮忙给个平台,献一献爱心,让你能尽一尽做姐姐的心意,慰藉家人,让你安心学习。同时,你要说,你以后一定会努力学习,好好工作回报社会,报答党和祖国对你的栽培。”

“嗯!”小花瞪大眼睛仔细地、真诚地听罗书记说完,还不时地点头。

“你只能这样说,才能说,让他们同意你去募捐。”

“是,我明白了,老师,谢谢你。”小花这样说道,然后转身回头要出去,顺便又看了看邹老师,她还在自己的椅子上埋头看着自己的桌子,这时她又开口说,“记得带申请书和诊断书才可以。”

“嗯。”小花应声,然后和郝睿走了出去。

小花看到邹老师对自己这般的态度,她觉得学校估计是没什么戏。可是她自己不能放弃,她怎么着也要去试一试,能筹得一点是一点。

回去后,她认真的写完了募捐申请书,又打电话找妈妈把诊断书通过快递寄过来,甚至还带了妹妹的身份证复印件。几天后,文件收到之后,她又去了行政楼,找到那位邹老师。她向邹老师问好的时候,邹老师依旧是那个态度,看也不看小花一眼。小花心里真的不是滋味。

她把准备好的各种东西都给了她的时候,那老师也没有仔细看,望了一眼就转头看着小花的双脚说:“现在正是期中考试的时候,学校都没那么多时间管这个,很可能不会同意的。我只帮你送过去就可以,我做不了这个主。”

“哦,”小花回答道,“老师,我真心希望您,能帮我多说几句好话,我家是真的很缺钱。”

“行,我帮你说。但是你不要抱希望。”

“哦,嗯嗯,没关系。”小花勉强微笑道。

就在那几秒钟的时间里,小花内心感到极度的难受和无助。她看了一眼不远处低头办公的罗书记,然后转身走了。

才一转身,她眼眶就湿了。她尽力让自己不哭出来,不要流眼泪。她快步大走地走出行政楼,抬头看天,想借此来缓解自己的心情。 为什么请别人帮忙就那么难呢?为什么这世界会这么冷漠呢?

蓝天之下,秋阳高照,万里无云,小花觉得分外刺眼,她不自觉用手挡住了太阳光。

那时候,她突然有些后悔了。她感觉自己没有竭尽全力,如果自己真的好好争取,放低自己的姿态,也许事情能有所不同。可是,她真的明白,已经没什么希望了。

小花突然又想,“为什么我一定要放低姿态去讨要同情呢?我何不自己去努力付出汗水,这样即使别人给我钱,也不是自己放低姿态去讨要的。”

想到这里,她突然灵机一动,有了一个点子。她连忙打电话给郝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