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爱有天意(十三,十四)

字数 4535阅读 2920
图片来自网络

文/唐妈

第十三章

夏尧猜不透沈耀为什么忽然要带自己去看海。

沈耀在夏尧的感觉中一直时高高在上的,他总是睥睨众生,即使偶尔会在夏尧面前漏出点无赖的样子,但是大部分的时候都是骄纵着。

夏尧感觉自己在沈耀眼中如一只蝼蚁,沈耀不懂自己的人生,也不屑于要懂,他要的是自己听话的呆在他的身边,做一只合格的金丝雀。

但是这次,沈耀所有的行为的都很反常,他没有因为自己晚归发火,甚至还无微不至的照顾自己,现在还要带自己去看海。

夏尧觉得很别扭,靠在椅背上,看着窗外向后飞驰的景色,有点无措。这样子的沈耀让自己很不习惯。

沈耀见夏尧上车后便靠着椅背发呆,忽然对自己决定带她去看海很懊恼。

本来以为将夏尧放在自己身边,自己便会恢复正常了,谁知现在却更加混乱了。因为她心情不好,便要带她去看海吗?可懊恼的同时,却对看海这件事情充满了期待。

“你如果困的话,就睡一会儿吧。”

沈耀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碰了碰夏尧的额头,还有点发烧。

夏尧低低地嗯了一声,便蜷在座位上闭上了眼睛。

夏尧的眼睫毛很长很翘,现在侧着脸靠在椅背上,长长的睫毛在白皙的脸上投下一小片阴影,眉毛皱着,嘟着嘴,显得特别的乖巧。

沈耀将车停在路边,把后座上放着的毯子盖在了夏尧身上,才继续往前开去。

车厢里很安静,沈耀却觉得无比的安心。

开了将近七个小时后两人才到了目的地,沈耀又探了探夏尧的额头,烧退了些了。

夏尧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问:“到了吗?”

沈耀点点头:“我们先吃饭,然后住一晚,明早去看日出。”

夏尧这才看到身上搭的毯子,笑了笑:“谢谢你,沈耀。”

沈耀嗯了一声便率先下了车。

夏尧下了车才发现这是个小镇子,镇子很小,街上人不多,有老人坐在街上下棋晒太阳,甚至在一家小超市门口有只大猫,懒洋洋的舔着毛。到处一派闲适。

夏尧深深的吸了一口带着些海腥味的空气,一直晕晕的脑袋清醒了不少。

沈耀带着夏尧轻车熟路的找到了一家独院,开门的人一看到沈耀便恭敬地说:“沈少,房间和饭菜都为您准备好了。”

说完对夏尧礼貌的点了点头,夏尧赶紧笑着问了好。

院子里是一栋小洋楼,空地上种了一棵樱花树,竟然还开着粉色的花,很是艳丽。卧室在二楼,开着的窗外是一片白沙滩,海浪轻轻地拍着沙滩,无比静谧。

夏尧睡了一路,吃完东西想出去转转,想到沈耀开了一路的车,应该很累了,便打算独自去海边散散步。

沈耀确实很累了,已经很久不自己开车了,七个小时的长途让他疲惫的很,便随夏尧去了。

沈耀醒来发现窗外已经暗了下来,夏尧没有回来,他从开着的窗户看出去,一眼便看到了坐在沙滩上的夏尧。

夏尧头发没有扎起来,松松的披在背上,被海风一吹,衬着单薄的背影,似乎要被风一起吹走了。她抱着膝,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沈耀心里一动,便想下楼去看看。捏了捏拳头才忍住了下楼的欲望,只是那么静静的看着夏尧的背影,一直到夕阳西下。

夏尧回来的时候沈耀在桌边处理邮件,看到夏尧进来便淡淡的说:“你早点休息,这边日出早,明天五点就得起。”

说完便接着去处理邮件了。夏尧不知道沈耀什么时候睡的,不过早上却是被沈耀摇醒了。穿好衣服披上大衣,两人一前一后溜达到了沙滩。

远处可以听到渔民出海喊的号子,海浪轻轻的拍着沙滩,哗哗,轻吻一下沙子便缓缓退回去,如此往复,无尽缠绵。

夏尧休息了两天,身体恢复的很好,她爬到一块大礁石上,看着旭日东升,忽然很激动,不由的将手拢在嘴边大喊了几声,似乎这样吐出了多日郁积的浊气,豁然开朗。

沈耀看着站在礁石上大喊大叫的夏尧,眼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第十四章

从海边回来,两人就立刻投入了各自的生活。

沈耀耽误了几天的工作,回来便忙的脚不沾地,每天都加班到很晚,有时候干脆都住在公司。

夏尧则是忙着准备CPA考试。两人又成了住在同一屋檐下却几乎碰不到面的“陌生人”。

林齐没有再和夏尧联系,彻底从夏尧的生活中消失了。

夏尧每天除了上课,其他时间都泡在图书馆看书、做题,晚上回了沈耀那边也是趴在床上看书到很晚。

这天沈耀晚上有个饭局,东区有块地最近在批容积率,今晚约的便是主管部门的几个领导。一帮子人吃吃喝喝到了将近十点才散了。

沈耀开门便烦躁的将领带拽下来扔在了沙发上,这饭吃的太累,好在最终那个主管的松了口。

这几天回来的晚,每天回来都是半夜,夏尧都睡了。于是沈耀推开卧室门看到趴在床上看书的夏尧时愣了一下。

夏尧听到开门声立刻从床上蹦了起来,回头看到是沈耀还惊奇道:“你回来了?“

很平常的一句话,沈耀却觉得心软的像要化开了。这么晚下班,竟然会有个人在家静静地等着,问你一句”你回来了“。

沈耀走到夏尧旁边,轻轻的将夏尧揽进了怀里,一只手揽着腰,另一只手抬起夏尧的下巴,就那么吻了上去。夏尧瞪着嘿嘿的眼珠看着沈耀,一动都不敢动。

沈耀抬手捂住了夏尧的眼睛,含糊的说:“闭上眼睛。”

夏尧听话的闭上了眼睛,眼睫毛轻轻的扫过沈耀的手心,让他一阵心神荡漾。沈耀按着夏尧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夏尧的唇被沈耀反复吸吮着,似乎还不够,沈耀用舌头舔舐着夏尧的牙齿,慢慢的顶开,将舌头伸了进去,追逐起了夏尧的舌头。

直到夏尧快窒息了,使劲用手推着沈耀的胸膛,沈耀才意犹未尽的放开了她。沈耀将夏尧抱在怀里,下巴轻轻的放在夏尧头顶,叹了口气。

夏尧打了个寒颤,今天是自己住到沈耀这里快两个月了,沈耀除了搂搂抱抱和偶尔的亲吻外,没有过其他的行为,让夏尧都忘记了他的初衷。这时,才又生出了恐惧。

沈耀感觉到了夏尧的僵硬,心知这小丫头还是没做好准备,便安抚的拍了拍夏尧的后背。

“早点睡吧。”

直到沈耀发出平稳的呼吸声,夏尧才心惊胆战的睡着。

第二天是星期六,夏尧是被吵醒的。

沈耀似乎在指挥人在搬什么东西。夏尧穿好衣服出去,发现是书房。

沈耀看夏尧出来了,便拉着她进到书房指着新加的一张桌子说:“以后看书在这里看,在床上看也不怕把眼睛看坏了。”

沈耀让人在他自己办公桌的侧面放了一张书桌,上面已经摆好了台灯和一些纸笔,还有一台笔电。

夏尧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书房是沈耀办公的地方,有好多机密的文件和资料,现在这个男人却大剌剌的让自己这么一个外人进驻,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而且只是见了自己一次在床上看书,便担心自己看坏眼睛吗?昨晚本来很忐忑的恐惧心理,这会儿却被震惊的有点酸软,只能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沈耀,说:“谢谢你。”

沈耀拍拍夏尧的头便出去了,独留夏尧一个人在那里感慨。

星期六没有事情做,夏尧吃过早饭便坐在自己的新位置上准备看书。

椅子是一把转椅,靠背很有弹性,夏尧咬着笔靠在椅背上,脚踩着地转来转去的玩。

沈耀不常在家里面处理公务,书房便也不常用,但是依然到处是沈耀的痕迹。书架上摆满了经济和管理类的书,很多都是英文原著。夏尧的眼睛在书架上转了一圈后忽然看到了一套《盗墓笔记》,想着沈耀穿着西装看盗笔,便觉得很维和。摇摇头,夏尧趴在桌子上准备专心做题,一年全过,想想便觉得压力大到不行。翻了几页书,却没看进去,想到昨晚沈耀赤裸裸的欲望,夏尧便觉得手脚冰凉,自己不知道还能躲到什么时候。

夏尧一直看书看到了天快黑才从桌子上爬起来。沈耀最近很忙,早上安置好桌子便出去了,到现在也没有回来。中午只吃了包方便面,夏尧觉得特别对不起自己。晚上要犒劳犒劳自己。

厨房里面东西很全,夏尧翻箱倒柜了一番,竟然找到了一包马苏里拉。现在发面估计肚子等不及了,夏尧歪着头想了会儿,打了个响指:“有了。”

夏尧妈妈喜欢做面条,每次做米饭都会剩下,于是自夏尧记事起,妈妈米饭有剩下的时候便会做锅巴,有时候还会在锅巴上放火腿肠,放在烙饼子的锅里面烤到糊糊的,香气四溢。

夏尧淘好米,闷在电饭锅里。从冰箱里面找出了香蕉、火龙果和芒果切成小块,然后用沙拉酱简单的拌了一下,倒在了透明的沙拉碗里。还切了两片黄瓜铺在沙拉上。

又把培根放在微波炉里面转了一下,切成薄薄的片放在一边。然后又找出了青豆、玉米粒,切好了马苏里拉。准备好这些,米饭也熟了。夏尧这时候不得不感叹沈耀这个男人的奢侈,你说一个不做饭的男人要设备这么全的厨房干嘛啊?尽然连做饼干的模具都有。夏尧边用小花模压着米饭,边腹诽着。把培根、青豆码在米饭上,又挤了点番茄酱在上面,洒上厚厚一层起司,麻利地把米饭放进了烤箱。

沈耀回来便看到了在厨房的夏尧。

小丫头把头发拿小卡子松松的别了起来,一手拿着黄瓜啃着,一手叉着腰,目不转睛的盯着烤箱。沈耀感觉她的口水快流出来了。

“叮~”,时间到了,只见夏尧把手里的黄瓜两口塞进了嘴里,带上手套打开了烤箱,吹着气端出了一盘五颜六色的东西。

还没吃晚饭的沈耀感觉肚子里面叫了一声,咂了咂嘴说道:“真香。”

夏尧这才发现沈耀回来了,看沈耀盯着自己的晚饭目不转睛,便郁闷了。

看样子那家伙还没吃,可是自己只做了这么点,哪里够两个人吃嘛。

边想便说了出来:“没你份儿啊!”

想想人家早上给自己置办的书桌,又有点不好意思。

“你要实在想吃,给你吃一个好不好?”

沈耀看着夏尧一张小脸纠结的不成样子,一副忍痛割爱的表情,便开心的不行。

“我也没吃晚饭呢,要不咱俩一人一半儿,然后我请你吃宵夜怎么样?”

沈耀诱惑道。

夏尧还在为书桌的事不好意思着呢,听沈耀这么说,急着说道:“那我要吃涮牛肚和豆腐皮!”

沈耀乐不可支,既可以吃到小丫头做的饭,还能再约个会,怎么想都是自己赚了:“行啊!”

两人坐在餐桌旁,桌子上摆了一溜儿花朵状的米饭,红红绿绿的冒着热气,沙拉也是拌的五彩缤纷。

沈耀好心情的开了一瓶红酒,给自己和夏尧一人倒了一杯。夏尧看了看酒杯里面红红的液体,好像很好喝。小时候家里面过节的时候会买葡萄酒,甜甜的,这个应该也是吧?

好奇的抿了一口,夏尧立马皱起了眉毛,跟记忆中的味道一点都不一样,又酸又涩,“难喝死了。”

夏尧咬了一口米饭披萨,嘟囔着。

沈耀回国后便很少吃披萨了,夏尧做的这个五颜六色的小点心却勾起了他的食欲。

“这个是披萨还是米饭?”沈耀吃着烤的喷香的点心,问道。

“你叫它夏氏披萨吧!”

夏尧已经吃完了一个,这是正咬着第二个,生怕吃慢了被沈耀多吃一个。

沈耀看着夏尧塞了满嘴的披萨,笑着摇了摇头:“你怎么总是这么个小孩儿样子?”

夏尧翻了个白眼,哼了一声:“小孩儿也是会做饭的小孩儿!”

许是吃的太快,夏尧就这么噎住了。连忙端起手边的红酒,也不管难喝好喝,两口喝完,总算能喘口气了。

夏尧靠着椅背拍着胸口,一副小痞子的样儿:“剩下的都你吃了吧,哎呦,噎死我了。”

沈耀看着盘子里剩下的最后一个披萨,有点哭笑不得。

夏尧的脸很红,红酒后劲大,沈耀这才想起她酒量很浅。这时候酒劲儿上来了,夏尧靠在椅背上,歪着头,盯着沈耀发起了呆。

沈耀把桌上的碗筷收拾到厨房,出来发现夏尧已经挪到了沙发上,还是一脸呆呆的表情。

“你没事吧?”

沈耀摸了摸夏尧的脸,很烫。

夏尧这会儿其实已经晕了,脸烫的不行,沈耀的手很凉,贴到夏尧脸上的时候很舒服,夏尧便无意识的蹭了蹭沈耀的手掌心,松松别着的头发垂了几缕在耳边,无端的生出了几分妩媚。

沈耀怔了怔,半跪在沙发旁,捧着夏尧的脸,吻了上去。

夏尧的唇舌上全是红酒的馨香,一时将两人都醉了。

良久,沈耀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夏尧,两人呼吸都有点急促,沈耀从没有像这样,仅仅是一个吻便心跳加快。

夏尧这会儿反倒清醒了些,脸更红了,愣了一下捂着嘴踉踉跄跄跑上了楼。

沈耀舔了舔嘴唇,似乎还残留着夏尧的味道,看着夏尧仓皇的背影,不由弯了嘴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