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爱有天意(四十三,四十四)

字数 6235阅读 2517
图片来自网络

文/唐妈

第四十三章

夏尧坐在门后的地板上,嘶声痛苦着。

当年母亲去世的时候,夏尧没有这样哭;在国外打工遭遇流氓的时候也没有这样哭,可是今天看到沈耀郑重其事的将两枚硬币抛入许愿池然后对自己说“我爱你”的时候,她却如何也忍不住心中的悲怆,为什么?为什么要在时隔两年之后,自己都以为将那段感情忘记的时候,跑出来狠狠地挖出自己深埋心底的伤疤。

她想起了当初沈耀在沙滩上和自己跳舞的样子,还想起了沈耀搂着自己一起看电视的笑容,甚至想起了沈耀温柔霸道的吻,原本以为忘却的记忆,此刻清晰无比地呈现在夏尧面前,无处可藏。

她悲哀地发现,即使自己掩藏地再好,可是却骗不了自己的心,她根本忘不了沈耀,忘不了那个男人的所有。

沈耀今天的笑脸和那句“我爱你”反反复复在夏尧脑海里回荡,夏尧捂着嘴,尽量压抑自己的哭声。她忘不了沈耀的好,可是更忘不了母亲的生命在自己面前一点点消失的样子,直到现在,夏尧午夜梦回,都经常会看到母亲气愤不甘的眼神。她从哪里来勇气,去接受沈耀的爱?

沈耀站在夏尧房间的门外,屋里传来一阵阵压抑的哭声。沈耀感觉自己的心被狠狠地捶打撕扯着,他多么想把夏尧拥进怀里,安慰她,保护她,可是这一切的一切都缘起自己。几次踌躇,沈耀最终还是将举起的手无力地垂在了身侧,他没有勇气敲响那扇门,只是转身落寞地离去,他知道夏尧一定不愿意看到自己。

沈耀给前台打了电话,让前台送热牛奶和晚餐去夏尧房间。

夏尧被忽然的敲门声吓了一跳,她从地上爬起来,哽咽着问:“谁?”

“您好,客房服务。”

夏尧愣了一下,自己没有叫客房服务,她说了声稍等,先进卫生间洗了把脸。镜子里那个女人头发凌乱,眼睛红肿,夏尧用冷水狠狠地拍了拍脸,出去打开了门。

“你好,我没有叫客房服务。”

服务员看了看手里面的单子,礼貌地说:“小姐,不会错的,是前台直接下的单。我帮您送进去好吗?”

夏尧心想可能是主办方的安排吧,她这会儿昏昏沉沉,没有精力去想,只得把服务员让进了房间。

夏尧喝了口热牛奶,才想起来自己中午饭也没吃,这会儿确实也饿了,她慢慢地吃着,一直把牛奶和三明治、沙拉都消灭完,去洗了把脸,便窝在床上,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梦里交替出现了好多人的脸,一会儿是沈连平阴云密布的脸,一会儿是母亲瞪着的双眼,一会儿又是沈耀温柔的笑脸,夏尧感觉浑身无力,胸口憋闷的厉害,可是却无论如何都睁不开眼睛。

她估计自己可能是发烧了,自从母亲去世后便落下的毛病,心里一有事就会发烧。夏尧迷迷糊糊还想着,看着难受的劲儿,估计这次烧的挺厉害的。自己在这里谁都不认识,说不定烧死了都没人发现呢。烧死也好,一了百了,再不用去想那些愁人的事情了。

沈耀一直在夏尧房门外徘徊,早上过来的时候他问过客房服务生了,夏尧昨天吃过晚餐后便一直没有出来,沈耀焦躁地看了看手表,已经下午两点了,夏尧都没有出来。她都不吃午饭的吗?

沈耀焦急地来回踱着步,最后实在受不了,他终于轻轻地敲响了夏尧的房门。没有人应。沈耀又敲了几下,这次声音大了些,可是还是没有人答应。沈耀的心沉了沉,不会出什么事吧?

想到夏尧可能有个好歹,沈耀立刻大力地敲起了门,边敲边喊着夏尧的名字,可是依然没有人应答。反倒是楼层的服务生被惊动了过来。

沈耀一把拉住那个年轻的小伙子:“房间里的客人从昨晚到现在一直没有出来,敲门没有人应,我怀疑人可能出事了。我是她朋友,你快开门看看。”

小伙子被沈耀红红的眼睛吓了一跳,可是本着对客人负责的原则他又不敢开门,犹豫地看着沈耀说:“先生,这不符合规定,我得请示我们领导。”

沈耀哪有耐心等着什么请示,直接一反手把人压在墙上,从人口袋里掏出了房卡。

“滴”的一声,房门开了。沈耀放开目瞪口呆的服务生,推开了门。房间不大,里面拉着窗帘,光线很暗,沈耀轻轻地叫了一声夏尧,没有人答应。

沈耀摸索着打开了走廊的灯,这才看见夏尧在床上睡着,但是似乎很不舒服,皱着眉毛,还发出了轻轻的呻吟。

沈耀快步走到床前,才发现夏尧脸通红,嘴唇却没有一丝血色,他摸了一下夏尧的额头,滚烫。

夏尧发烧了。

沈耀回头对跟在身后不知所措的服务生说:“愣着干什么,赶紧叫救护车,她发烧了。”

服务生也看到了夏尧的异状,连忙跑出去叫救护车了。

沈耀去卫生间拿了湿毛巾,拧干放在夏尧的额头上。国外的酒店不提供热的饮用水,都没办法给夏尧喂点水。

救护车来的时候,沈耀已经换过一次毛巾,他为罗马医院的效率愤怒着,但是也只得配合着把夏尧抱上了救护车。他用厚厚的毯子把夏尧裹着,只露出了鼻子上面的一小半脸,医生让沈耀把人放在床上,沈耀摇了摇头拒绝了。

夏尧睡的很不安稳,无意识地抓着沈耀的衣襟,沈耀就这么把人搂在怀里,一直到了医院。

一通检查下来,医生说只是普通的发烧,可能是扁桃体发炎引起的。护士帮夏尧挂上了点滴,就出去了,只留下沈耀和夏尧两个人。

夏尧这会儿好些了,呼吸平稳了下来,脸色也好了很多。沈耀从护士站要了热水和杯子,不时拿棉签粘着水往夏尧干裂的嘴唇上擦。

夏尧安静地躺在那里,房间很静,沈耀就痴迷地看着她的睡颜。他都快记不清楚自己有多长时间没有看到夏尧的睡颜了,这几乎是沈耀这两年多的奢望。

他贪婪地盯着夏尧的脸,生怕夏尧又会不见。他内心极度地懊恼,为什么昨天不进去呢?如果进去的话,夏尧就不会发烧了。虽然医生说没事,可是高烧把人烧傻烧死的也不是没有,沈耀一阵心悸,幸亏自己闯了进去,要不夏尧不知道会怎么样。

他温柔地帮夏尧把头发别到耳后,然后把被子往紧的掖了掖。

夏尧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她感觉头痛欲裂,眼皮似乎有千斤重,浑身酸痛。挣扎着睁开眼,夏尧一阵恍惚,她一时反应不来自己这是在哪里?为什么头这么疼?肚子里空空的,火烧火燎的,应该是饿了。可是她记得自己是吃过饭才睡啊。哦,她忽然想起来自己发烧了。她想抬手摸一下额头,却发现手上扎着点滴,然后她便看到了俯在自己手边的一个脑袋。

沈耀睡的很浅,夏尧一动,他立刻就醒了。

他一下子蹦了起来,站得太急,眼有点黑,但是他顾不上了。

“夏尧,你醒了?感觉怎么样?饿吗?想吃什么?”

夏尧皱着眉看着沈耀:“你怎么会在这里?”

夏尧一开口才发现自己嗓子哑的厉害。沈耀立刻倒了一杯水过来,把夏尧扶了起来。

夏尧喝了几口水才缓过来,虚弱地盯着沈耀,满脸的疑惑和不解。

“你怎么会在这儿?”夏尧继续问。

沈耀放水杯的手顿了顿,然后转身看着夏尧。

“我为什么会在这儿?如果不是我在这儿,你是准备把自己烧熟吗?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我发现你一直没有出房门,你这会儿就变成傻子了。”

沈耀一想到夏尧一个人在这里,连自己的身体都照顾不好,火气立刻窜了起来。

夏尧有点尴尬,她撇了撇嘴:“我没事,不需要。”

她听出了沈耀的担心,可是她没法回应。身体太虚了,也没精力去想怎么应付。

沈耀看夏尧低了头不说话,就担心自己是不是太粗暴了。

他走到夏尧床边:“夏尧,我,我只是担心你。你别赶我,等你烧退了再赶我走好吗?你一个人,我实在不放心。”

夏尧吃惊地看着沈耀,这个男人一直是高高在上的,什么时候听过他这么低声下气地请求一个人。夏尧感觉心里酸软,可是又伴随着深深的心疼。

“沈耀,你这是何必呢?”

沈耀认真地看着夏尧:“夏尧,我要弥补我这两年犯下的错,你给我这个机会吧。”

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夏尧看着沈耀笼罩在暮色中的身影,张了张嘴,忽然感觉赶他走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唉,爱怎么怎么去吧,夏尧疲惫地闭上了眼睛,又陷入了昏睡。

第四十四章

夏尧这场病来得快去得也快,打了两天点滴,扁桃体就消炎了。

这两天沈耀一直都呆在医院,每天会有人送文件过来,签完然后拿走。大部分时间他都坐在床边陪着夏尧,原本冷冽的男人却化身成婆婆嘴,一会儿问夏尧渴不渴,一会儿又问要不要吃水果,夏尧一率都闭口不言。她怕自己一张嘴,好不容易硬起来的心肠就会软化。

沈耀看夏尧不答话也只是落寞地笑一笑,然后该干嘛还干嘛。夏尧不知道的是,沈耀每天晚上都在她睡着后,都会打开笔记本处理邮件到深夜。公司的事情很多,沈耀这段时间在国外,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处理了。

早上医生查房后,说夏尧可以出院了。

夏尧也有点迫不及待,每天呆在这里对着沈耀,她感觉压力很大,沈耀无微不至的照顾让夏尧很是无所适从。

沈耀听到夏尧可以出院了,一颗心总算落了地,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深深的失落。出院后,自己又没有理由呆在夏尧身边了。这两天的时间,虽然吃不好睡不好,可是沈耀却甘之如饴。可以这么安静地和夏尧呆在一起,已经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了。沈耀感觉到了两年来从未有过的满足。可是,这份难得的相处又要失去了。

夏尧埋着头收拾东西,她不想去看沈耀,这次的学术交流会也要接近尾声了,夏尧决定明天去把需要交的作品交上去,就先离开了。这次收获很大,她暂时不打算回A国,决定去趟米兰,这次米兰有一家知名的时尚杂志向夏尧伸出了橄榄枝,她决定趁着这次机会去看看。

“夏尧,你有什么打算吗?”

沈耀站在窗前,背着光,夏尧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哦,我应该会签一家杂志社吧。卫老师帮我引荐了不少知名的主编。”

夏尧停下手里的动作,轻轻地说。

“你不准备回国吗?”

沈耀问地艰涩。

夏尧愣了一下,这两年来,虽然自己很努力,但是她还是可以感觉到身在异乡的不安,是一种没有归属感的不安。

虽然毕业后卫戍完全可以帮自己申请到绿卡,成为A国的合法居民,可是夏尧却对之后的事充满了迷茫。

在这么一个没有熟悉乡音的国度,自己真的可以重新开始幸福吗?自己也会和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男子结婚,然后生个孩子吗?她潜意识里接受不了。内心深处,她深深地眷恋着祖国和故乡,无论那里发生过什么,终究是自己的根。但是她又逃避性地不想去面对,只是一味地扎在自己的艺术天地里,试图沉迷与此忘记那些烦恼的事情。

沈耀看夏尧不回答,便接着说:“现在国内发展的很好,你走的这两年龙城发展很快,以你的才华在国内会有更好的发展。”

夏尧抿了抿嘴:“我会考虑的。”

“夏尧,我会一直等着你。直到你原谅我。”

夏尧苦笑了一下:“沈耀,你这么通透的人不可能看不到我们之间的问题,这个问题是没办法解决的,我接受不了,我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夏尧平静地说完这几句话,感觉心里轻了一下,沈耀却觉得满嘴苦涩,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但是那是不可能的。

“夏尧,你到底怎么样才会原谅我?”

沈耀无力地靠在窗台上,满身的悲伤。

夏尧的目光穿过沈耀不知道看到了哪里,她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沈耀,你回去吧。你有一大摊子的事情,没必要在我这里浪费时间。”

沈耀痛苦地皱起了眉头,他无力地抓着窗棱,想要借助些力量,可是夏尧浑身都是拒绝的味道,他根本无法靠近。

“那好吧,我走,但是,我还是那句话,我会一直等你的。无论你多会儿回头,我都在这里。”

夏尧闭了闭眼睛,拎着几件衣服:“那,再见。”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病房。

沈耀看着缓缓关上的门,垂下了头。

夏尧休息了一天,第二天便交了作品,然后向组委会告辞了。她买了去米兰的机票,希望那个时尚之都可以驱散自己心中的阴霾。

米兰,意大利的西北方大城,意大利第二大城市,是米兰省的省会和伦巴蒂大区的首府,位于伦巴蒂平原上。这个以时尚、观光和建筑闻名的国际大都市,拥有丰富的文化古迹和遗产,拥有充满活力的夜生活与独特的料理,更是以传统歌剧著名。米兰城拥有世界时尚之都的美誉,位于蒙特拿破仑大街上的时装店举世闻名,埃马努埃莱二世长廊更是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购物中心。

夏尧要去的正是位于蒙特拿破仑大街上的一家杂志社,这家杂志社影响着米兰的时尚走势,夏尧不禁想起了大学时看的电影《穿普拉达的女王》,不知道一会儿见的BOSS会不会也是个如女王般的人物。

来之前,夏尧已经和主编打了招呼,前台热情地带着夏尧上楼。电梯门一开,夏尧便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这里似乎在进行着一场紧张的战役,踩着几寸高鞋子的美女们来回奔跑着,西装搭配着运动鞋的男士比比皆是,却一点都不违和。这些俊男靓女们忙碌地打着电话、收着传真,还有助理推着各式各样的衣服穿梭着,各式各样的片子被不停地传阅着,所有人都处在一种极度亢奋和充满活力的工作状态中,夏尧瞬间便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前台和夏尧小心的从忙碌的人群中寻找缝隙穿过,忽然一个穿着烟灰色衬衣的男人把一叠片子塞到了夏尧的手里:“赶紧把这些片子处理掉,我需要的是真实,真实懂吗?不是这种修出来的东西。”

夏尧吓了一跳,随即就明白过来这个人把自己当成了这里的工作人员了。她哎了一声,想解释,可是对方很快又朝着另外一遍在改片子的女孩子吼去了。

夏尧苦笑了一下,不过本身的敏感还是把手里的片子拿起来翻阅了起来,她惊奇地发现,这是一组人物纪实的片子,确实如那个男人所说,修饰太厉害,可画面感本身却欠缺了点。这其实是现在摄影界的一个无奈的情况,为了拍出好片子,后期甚至比前期的拍摄都被人重视,这些片子便充满了修饰后的僵硬。

夏尧思索了一下,她走到那个男人面前,礼貌地打了个招呼:“您好,先生,我这里正好有一部分符合这种纪实主题的片子,还没有修过。”

那个男人偏过头斜着眼睛看着夏尧。意大利出产帅哥世人皆知,但是这个男人在这么激烈的竞争环境中仍旧出类拔萃。亚麻色的头发梳理地整整齐齐,眼珠有点偏绿,像是从游戏中走出来的精灵族,皮肤白皙,甚至透着些病态的青色,显得真个人有点阴郁。

他打量了一下夏尧,估计觉得这个穿着牛仔裤、白T恤的女孩子有点土的掉渣,便皱了皱眉头:“嗯?你为什么穿成这样?是出门来买菜的吗?”

夏尧有点跟不上这个精灵男的思维,愣愣地看着他。精灵男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拿来吧,我看一下。”

夏尧从包里拿出卡递了过去。

精灵男很快便点了开来,看了几张,皱着的眉头有点舒展了。这组照片正是夏尧拍的名为“幸福”的罗马许愿池。

精灵男看完后直起身,打量了夏尧一下:“不错,不过为什么我以前没有见过你的片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夏尧,我是艾文介绍来面试的。”艾文是在罗马碰到的编辑。

精灵男挑了挑眉,他记得艾文跟自己提过,说安排了一个很有灵气的中国女孩子来面试,看来面前这位就是了。

“你跟我来。”精灵男转身往前走去,周围的人自动为他让了条路出来。

夏尧看了看一脸惊恐的前台,有点莫名其妙,但是只得跟了上去。

精灵男把夏尧带到一件很大的办公室,他坐在沙发上,指了指对面的沙发示意夏尧坐。

“夏小姐,你好,我是这间杂志社的负责人,你可以叫我Paul。艾文跟我说过你的情况了。你的片子我很喜欢,如果你愿意的话,今天可以签约。”

夏尧吃了一惊,她很喜欢这里的工作氛围,但是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被录取了。

“啊,是这样的,我还没有毕业,而且没有意大利居留权。”

精灵男无所谓地摆了摆手:“无所谓,我录取你需要你去中国,我那边要开一家新的分支机构,设在龙城。龙城你知道吧?你可以考虑一下。”

夏尧瞪大了眼睛,龙城吗?自己这是要回去了吗?昨天还在惆怅自己以后的去向,今天便有这么个重返故土的机会摆在自己面前了?

“我需要考虑一下。”夏尧沉思了一下。

“好,我等你三天。你考虑好了给我打电话。”精灵男递给夏尧一张名片。

夏尧告辞了精灵男,漫步在拿破仑大道上,街道两边的时装店装修或者雅致,或者典雅,无处不透着高贵。

这是个看重出身和身份的世界,夏尧急需一个可以证明自己能力的平台,她知道她需要这份工作。剩下的那份犹豫,其实是沈耀。

如果回国的话,自己将再次进入沈耀的圈子。

可是有什么关系呢?我不欠谁什么,这是我自己想要的生活。夏尧,其实你的心里也是有期待和侥幸的吧?

夏尧驻足于米兰街头,深吸了一口气,转身返回了杂志社。

Paul看着去而复返的夏尧一点都不意外。

“Paul,我签。”

夏尧郑重地在合同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龙城,我要回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