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爱有天意(二十三,二十四)

字数 5145阅读 2783
图片来自网络

文/唐妈

第二十三章

自从莫子潇配合用药后,病情果然很快便有了好转。各项指标都降了下来。

这天,吕子封照例来查房,两个人的关系已经没那么剑拔弩张了,但是依然说不上几句话。仅有的几句交流也都是关于莫子潇病情的。

吕子封的医术这几天倒是得到了莫公子的认可,虽然这个人很讨厌,但是确实有点药到病除的神医风范啊。要不让哥哥回头给他送面锦旗,上书:妙手回春。想着一面红底黄字的锦旗挂在吕子封一派贵公子做派的办公室,莫子潇哈哈大笑起来。

吕子封推门便看见在靠在病床上一脸猥琐笑容的莫子潇,不由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莫家人真是奇葩的生物,一个人都能笑的这么……淫荡。

莫子潇不知道吕子封正在心里鄙视自己,心情不错,于是继续笑着问吕子封:“喂,你怎么会认识夏尧?”

吕子封冷冷地看了莫子潇一眼:“今天大便几次?小便几次?肚子还疼吗?”

本来这个是护士查房的内容,不过看着每次莫子潇都会露出窘迫的样子,吕子封便把这项工作揽了下来,看着莫子潇一脸地郁闷,心情莫名的好啊。

莫子潇不耐烦地报了那几个让自己难堪的答案,不死心地继续找虐:“喂,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怎么会认识夏尧?”

吕子封在查房记录上快速地记录着,莫子潇年轻身体好,恢复的很快,一会儿再做个检查,如果没有问题就可以出院休养了。

他头也没太说:“怎么认识的和你有关系吗?不过,你最好别去招惹那个女人。”

莫子潇哼了一声,心里却对夏尧更好奇了。哼,你们不告诉我,我自己去问夏尧,我和夏尧可是同桌呢。

查完房,吕子封便安排莫子潇去做了检查,检查结果一切正常。

吕子封翻着检查结果,懒洋洋地说:“小子,你基本上没问题了。可以滚了。不想死的话就戒烟戒酒,别吃脂肪和蛋白质含量过高的东西,别熬夜,别剧烈运动,我不想在这里再看见你。”

唉,本来是关心的话,吕医生愣是说得毫无人情味。

莫子潇这段时间住院住得快长蘑菇了,一听可以出院了,恨不得立刻插翅飞走。立刻跳了起来准备换衣服,收拾东西。

吕子封一把按住莫子潇:“给你哥打电话让他来接你。我不想他来了发现你不见了发神经。”

莫子潇一想也是,如果哥哥来了看不见自己,一定会缠着吕子封说是他把自己弄丢了,那可不行,绝对不给他们接近的机会。

莫子涵接到电话很快便赶来了医院,看着自己弟弟又恢复生龙活虎的样子,便很激动。

他微笑着看着吕子封:“子封啊,谢谢你这段时间对小潇的照顾。有时间我们请你吃饭吧。”

吕子封皱了皱眉,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竟然这么客气了。他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交代了一下出院后的注意事项,便扭头走了。

莫子潇这次住院住了差不多二十天,走出病房,高兴地想跳起来。莫子涵知道自己这个弟弟被自己宠坏了,这么大的人了还是没个大人样子,跟个小孩子似的。但也只是宠溺地看着他,小孩子又怎样?自己可以宠他一辈子嘛。

耽误了太多课,虽然说底子好,莫子潇还是迫不及待地去上课了。夏尧看到莫子潇来上课了,似乎很高兴,满脸都洋溢着笑容。

那天被沈耀醋意大发后,夏尧便再也不敢去看莫子潇了,她歉意地跟莫子潇说:“真是不好意思啊,本来该再去看你的,可是一直没有时间。你这是彻底康复了吗?我看网上说后期休养和调理也很重要的,你要注意啊。”

莫子潇听着夏尧老妈子般在自己旁边絮絮叨叨,竟然没有觉得不耐烦,哎呀,被人关心的感觉还真不错呢。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会注意的。对了,你把笔记借我看看吧,我落下的课确实多了点。”

夏尧点点头,她把自己的笔记递给莫子潇,她其实想问问那个住院的钱多会儿还自己,沈耀肯定不在乎这点钱,但是自己不愿意欠别人的。但是她又不好意思问莫子潇,这么开口讨债,总是有点尴尬。

“喂,我下课后把钱还你吧,顺便请你吃个饭,那天,谢谢你了。”莫子潇抄着笔记说道。

夏尧一听立马松了口气,“饭不用了,我每天下课还要回家看书,没时间呢。”

去探病都不行,还敢去吃饭?夏尧想着沈耀发火的样子,不由打了个冷战。

莫子潇觉得这个女孩儿真是特别,以前哪个女人对跟自己吃饭不是求之不得啊?这丫头倒是拒绝的痛快。

“那等你有时间了好啦。不过吕子封你是怎么认识的?”

莫子潇盯着夏尧,一脸好奇。

“还有那天那个叫沈耀的男人,真的是你男朋友吗?我听我哥说他是沈家的公子,狂傲的很,怎么会跟你这样一个普通的丫头在一起?”

夏尧立刻翻了个白眼,唉,还是躺在病床上的莫子潇可爱些,现在这个活蹦乱跳的莫子潇实在太烦人了。不过也是呢,沈耀那么耀眼一个人,怎么会喜欢上自己呢?好不真实啊。夏尧咬着笔头,有点郁闷。

莫子潇看夏尧又不说话了,很是抓狂,这个家伙一次两次都是这样,前一刻还和自己聊得火热,这会儿就成了闷嘴葫芦,又不吭气了。其实莫子潇也只是八卦一些,见夏尧实在没有谈的兴致,也失去了兴趣,埋头接着抄笔记了。

夏尧则是托着腮陷入了沉思,是呵,沈耀,当真是个耀眼的人呢。那么出众的一个人究竟是为什么看上了自己呢?因为自己会做饭吗?可是家政阿姨也会做啊。就是很多年轻漂亮的女孩子现在也都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呢。而且,还摆着那么优秀的林沫在那里。

是因为爱吗?书上不都说爱是不需要理由的吗?真的是这么回事吗?似乎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喜欢沈耀呢。他英俊?林齐也很英俊啊。他有钱?可是自己根本没有贪图过他的钱啊。因为他无意中流露出的宠爱吗?

越想越乱,夏尧索性不去想了,总之,她看到沈耀的时候便觉得很安心,像是看到了家一般。夏尧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是啊,就是家的感觉。他让自己觉得在他身边便可以没有风雨没有不安,宽厚的肩膀和坚实的胸膛都让自己充满了安全感。而那宠溺的眼神更是快将自己吸进去了。他一个豪门世家的掌舵者,现在为了和自己在一起,竟然要和即将订婚的世家小姐分手,这需要多大的决心啊。自己有什么理由不去爱他呢?

莫子潇看着夏尧在那里一张脸一会儿欣喜一会儿愁闷,便觉得很是看不懂,真是,女人心,海底针,不知道在想什么。

今天的课上完,基础阶段的培训便结束了,老师说放一个月的假,要大家把这段时间学习的知识点自己巩固一下,然后再进行有针对性的训练。夏尧和莫子潇提前不知道这个消息,这会儿一听老师这么宣布,都有点反应无能。

莫子潇搂着夏尧的笔记本:“喂,你那会儿可是答应要借我抄你笔记的。我今天肯定抄不完,我要拿回去抄!”

夏尧看着这个无赖,很是郁闷,自己确实答应过,可是把笔记本借给他,势必还需要还,啊,天啊,沈耀会杀了自己的吧。夏尧满脸纠结地看着莫子潇,为自己的生命安全担忧。

“我很快还给你,你这几天正好休息一下。”

莫子潇已经将书和笔记本一股脑儿装进了书包,生怕夏尧抢走似的。

夏尧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

晚上回去,夏尧便一边看书一遍偷瞄旁边处理文件的沈耀。沈耀最近为了多和夏尧在一起,晚上经常把工作带回家来做。

他翻着一本合同,发现夏尧总是装作不经意的看自己。他抬起头,用眼神询问夏尧。

夏尧立马做鹌鹑状,趴在桌上装模做样的看起了书。

沈耀眯了眯眼睛,小丫头又有事。

他站起来走到夏尧桌边,敲了敲夏尧的桌子:“怎么了?”

夏尧依旧保持趴在桌上的姿势,只抬起了头,可怜巴巴地望着沈耀:“那个,莫子潇把我笔记借走了。他说,他说后天下午还我,还要请我吃焖锅。”

沈耀看着夏尧小仓鼠般充满祈求的眼光,心里软成了一片。

他知道自己占有欲有点强了,他私下里其实希望夏尧只呆在自己能看见的地方,他不愿意任何人可以看到这个精灵般的女孩子。但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夏尧骨子里面是傲气的,如果这样做,夏尧势必会激烈的反抗。而且,年轻的女孩子,正是精力旺盛活力四射的年纪,他们需要朋友,自己确实不该做太多限制。

他摸了摸夏尧的耳朵:“那你去吧,不过早点回来。有事的话就给我打电话知道吗?”

自从上次夏尧送莫子潇去医院的事情发生后,沈耀便派了两个人暗中跟着夏尧,不是为了监视,只是不放心夏尧的安全。而且自己现在和夏尧在一起,安全问题就更不得不防了。

夏尧一听沈耀竟然同意了,高兴的很,一天的担忧终于解决了呢。她搂着沈耀的脖子,在沈耀脸上使劲亲了一下,甚至发出了啵的一声。

沈耀搂住夏尧低声笑着,看,这样也挺好嘛,小丫头多高兴啊。

第二十四章

已经是七月份了,夏至已过去了半个多月,北半球的白昼时间越来越长,而龙城的天气也越来越热了。人们早已换上了清凉的夏装,女孩子们更是撑起了花花绿绿的太阳伞,生怕毒辣的阳光晒黑自己娇嫩的皮肤。

夏尧吸着一大杯冰可乐,站在KFC等莫子潇。

在家沈耀是不允许夏尧喝这些凉的东西的,据说是吕子封交代的,说自己身体底子不好,受不得凉。夏尧便趁着这会儿,赶紧过过嘴瘾。炎热的夏季喝一杯加了冰块的可乐,实在是太惬意了。

夏尧已经看了好几次手机了,莫子潇这个不靠谱的家伙,又迟到。自从上次被沈耀允许后,两人的关系迅速好了起来。夏尧单纯可爱,莫子潇骨子里也是个小孩子心性,两个人竟然意外的合拍。

最近天气太热,沈耀又去海南看上次谈的项目了,学校放了暑假,补习班则还没有开始上课,于是夏尧和莫子潇约了去保利看摄影展。本来约了是九点,这会儿已经九点半了,莫子潇那家伙还没出现。每次都这样,夏尧都快没脾气了。

9:35,莫子潇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夏尧伸着胳膊指着莫子潇:“莫子潇!你!你!你又迟到!”

莫子潇拿起夏尧的可乐拔掉吸管就着杯子喝了一大口,抹了把满头的汗,这才喘匀了气:“唉,我又不是故意的,你是不知道啊,这附近竟然没有车位,我跑了一千米过来的。”

夏尧觉得自己再对莫子潇翻白眼就要眼角抽筋了,这家伙,一定是起晚了,自己刚刚过来明明看到有车位的,自作自受。

“你再起晚一点,咱们可以不用看摄影展了,直接吃午饭了。”

莫子潇也有点不好意思了,昨晚帮哥哥看公司的账目看到半夜,一觉便睡到了现在,每次都让人家一个女孩子等,实在不太好意思。

这次展览是以梅里雨崩为主题的,作者是夏尧很喜欢的一位摄影家,用色和构图都很大胆,把雨崩的美景呈现出了一种沉静中透着强大生命力的面貌,让两个人很是震撼。夏尧看着一幅幅美如画的作品,心都飞过去了。

夏尧有两大爱好,一个是做饭,一个便是摄影了。

大二的时候便省吃俭用买了一部单反,拍自己能看到的一切。她喜欢用相机记录下那些美好的风景。西藏被称为摄影天堂,但是自己没有去过,沈耀则以夏尧身体弱为由拒绝带夏尧去那个神秘的地方。这次听说有关于雨崩的摄影展,沈耀便让顾东去要了请柬,并安排了那位摄影师指导一下夏尧,让小丫头解解馋吧。

摄影展果然很精彩,甚至那位著名的摄影师也在场,看到夏尧对自己的作品很是痴迷,便耐心地讲述了自己在那边的见闻和自己构图的方法,还给了夏尧当地一个向导的联系方式,告诉夏尧如果要去的话,可以找这个向导带自己进山。

从保利出来,夏尧还沉浸在自己的幸运中,莫子潇虽然有点玩世不恭的少爷脾气,但是人情世故他还是很懂的。

看那位著名的摄影师如此耐心地对待一个小姑娘,肯定是有人安排好的。还有谁会对夏尧这么上心呢?看来这个沈耀对夏尧是真的不错。可惜夏尧这会还以为是自己人品大爆发了呢。

莫子潇看着夏尧一个劲儿的傻乐,实在不知道这样一个单纯的女孩子如果迈进沈家的大门是好是坏。

中午两个人吃的披萨,夏尧对披萨有种偏执的喜爱,尤其是香浓的起司,夏尧总是爱不释口。

莫子潇这段时间从哥哥那里打听到了一些沈耀的事情,知道沈耀还有一个快要订婚的准未婚妻,可是沈耀又这样霸占着夏尧,一开始甚至不同意夏尧和自己做朋友。而夏尧也是一副甘之如饴的样子,莫子潇不知道爱是什么感觉,他理解不了夏尧,也不懂沈耀。如果自己爱一个人的话,一定会给她全部的。

“夏尧,你知道林沫吧?”

莫子潇终究忍不住,还是问了出来。

夏尧笑着的脸僵了一下,她其实早就有感觉子潇是知道自己和沈耀的事情的。那个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随便一个八卦都够大家嚼很久,更何况沈耀这么耀眼的存在呢。

“知道,她最近一直在欧洲,参加珠宝展。”

夏尧这会儿觉得今天的起司一点都不好吃了呢。沈耀父母在国外没有回来,林沫也没有回来,看起来一切都很平静,自己和沈耀一起吃饭,睡觉,有时候不忙会去看电影,去海洋馆喂鱼,可是这个问题没有解决,自己终究是在一个尴尬的位置,为人不齿。

“夏尧,我把你当好朋友,如果未来发生什么事的话,你要记得,我是站你一边的,我不会吝啬对你的友情的。”

莫子潇难得认真地说道。

认识夏尧时间不长,但是两人颇有点相见恨晚,莫子潇知道夏尧太单纯了,她把世人想的太好,有怎知这个圈子的肮脏和不堪?如果有一天夏尧很不幸的被伤害了,他希望自己可以帮这个傻瓜一把,起码让她逃离这个圈子的能力自己还是有的。

夏尧听了莫子潇的话,笑得如沐春风:“嗯,我会的。我绝对不会跟你客气的。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会走的远远的。”

夏尧看着窗外,眼神飘得很远。

自己何尝不担心呢?现在看来的平静和幸福,其实中间有多少的暗流涌动、天堑鸿沟,她只能怀揣一颗对沈耀信任的心,等待命运的安排。

假如最后两人没能在一起,那也是有缘无份,天意罢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