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爱有天意(十一,十二)

字数 4977阅读 2606
图片来自网络

文/唐妈

第十一章

作为一个大公司的掌门人,沈耀很忙。夏尧在公寓住了三天,就只在第一天晚上见到过沈耀,接下来两天都是自己睡的时候沈耀还没有回来,早上醒来时才发现沈耀躺在自己身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沈耀没有做逾矩的事情,最多只是将夏尧揽在怀里或者亲一下夏尧的头发。唯一让夏尧郁闷的是沈耀对鸡蛋面的极度热衷,夏尧感觉自己快被鸡蛋面整疯了。

今天学校有课,顾东早早便来接夏尧到学校。夏尧让顾东把自己放到了学校的前一条街,慢慢的走去了学校。来的早了些,教室应该还没有人,夏尧慢悠悠晃到了教室后面的小花园,盯着水池里面的鱼看。憋了一冬天的鱼儿们欢畅的追逐着,夏尧叹了口气,自己什么时候能像这鱼儿一般,自由自在呢?

夏尧是踩着铃声进的教室,同宿舍的小米在座位上冲夏尧直摆手。

夏尧刚把书放下,小米便一脸苦闷的凑了过来:“夏大美人啊,你搬出去住竟然没有跟林大少讲吗?我快被他搞疯了,每天去宿舍找你啊,我说你搬亲戚家住了,他还不信。”

夏尧噢了一声,没有回答。夏尧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林齐讲,说自己和他姐姐的男朋友同居了吗?哈。

上午的课夏尧基本没有听进去,下午四点还有课,顾东中午不会过来,夏尧不想回宿舍,林齐说不定还在宿舍等自己呢。夏尧垂着头漫无目的的走在校园里,感觉自己是一颗自作自受的浮萍,无根漂泊,心无处安放。

阳光很明媚,透过嫩绿的枝桠洒在马路上,最美人间四月天。

“夏尧!”怕什么来什么,偌大个学校竟然也能碰到。夏尧看着两步开外满脸惊喜的林齐,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林齐三四天没有见到夏尧了,一下看到日思夜想的人,笑的露出了一口白牙。

“夏尧,你这小丫头,搬出去住怎么不和我讲?你还怕我去蹭你饭啊?”

林齐没有问夏尧搬到哪里去了,夏尧不由松了口气。

“你找我有事吗?”夏尧看着林齐的笑脸,觉得内疚到不行,便软软的问道。

林齐兴奋的说:“是啊,上次鱼都没吃好,我发现了一家川菜馆,地道的很,择日不如撞日,咱们今天去吃吧?”

夏尧本来满心烦忧,一听吃的,眼睛却亮了。连着吃了三天鸡蛋面,夏尧迫不及待需要吃一顿没有面和鸡蛋的饭。

“事先说好啊,我点菜,而且不许吃面和鸡蛋!”

夏尧欢快了起来。

“小主您放心走着吧!”林齐心花怒放道。

林齐经常带夏尧出来吃饭,每次都很不错,这次这家馆子在市中心的胡同里,闹中取静,小小的门脸看着很不起眼,转过照壁,却发现别有洞天。

这是个小园子,不知从哪里引了活水来,凿了一条小溪出来,水至清,潺潺水声让人心不由便静了下来。穿过小溪上的竹桥便进到了大堂。大堂墙上挂着三国演义的人物工笔画,正对面一堵墙上全是川剧脸谱,浓墨重彩,颇有特色。林齐订的是包间,取了个美丽的名字:抱夏。夏尧看到包间名字有点脸热,林齐看着夏尧的羞涩,满意的笑了,洒了满屋子的阳光。

菜最终还是林齐点的,水煮牛肉、粉蒸排骨、家常豆腐、白汁菜心、夫妻肺片、椒麻鸡还有一道箩粉鱼头豆腐汤。都是最家常的菜,却做的很地道,夏尧边吃边在想要不回去做椒麻鸡吃吧?想完都吓了自己一跳,自己这是受虐狂吗?竟然想着给沈耀做吃的?不对,是自己吃鸡蛋面吃怕了,想改善而已。嗯,一定是的。夏尧心里默默念。

林齐吃的很少,一直给夏尧夹菜,看夏尧吃的嘴边红红的,便觉得很幸福。

“小林子,菜在桌上呢,你盯着我脸能饱吗?”

夏尧看着林齐一脸的傻笑,自己也跟着傻笑起来。

吃到最后,夏尧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抱怨道:“小林子,本宫总有一天会胖死的。”

林齐拍拍夏尧的头,“胖了好,胖了可以做贵妃。”

夏尧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林齐说的是胖美人杨贵妃。

“小林子,唐明皇看不上本宫的。”

林齐靠在椅背上,认真的说:“我看上就好。夏尧,无论你是什么样子,我都能看上。我会一直喜欢你。”

林齐追夏尧这些年,一直都是行动派,带夏尧吃喝玩乐,但是从未表白过,也许是怕被拒绝了便没办法再像朋友般接近夏尧了吧。

昨天父亲把自己叫回了家,再次提起了出国的事。林齐想应该是姐姐林沫跟父亲讲碰到自己和夏尧吃饭的事情了。父亲这次态度很强硬,林齐有点害怕,他舍不得夏尧,三年前便舍不得,现在更加舍不得。他迫切的需要夏尧的肯定,不然,他害怕自己会在父亲的铁腕下屈服。如果有夏尧,林齐便觉得自己有撼动天地的力量,什么都不怕了。也许这个表白的场景不怎么样,但确实是自己这一刻最真实的想法:无论夏尧是什么样子,自己都愿意照顾她、爱护她。

林齐盯着夏尧的眼睛,夏尧的眼睛总是弥漫着薄薄的一层水雾,看不清里面藏着什么。这一刻林齐却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了痛苦和无奈。林齐的心抽了一下,这么多年了,自己感动天感动地,终究无法感动夏尧这颗心吗?

第十二章

夏尧有点迷茫,更多的却是心疼。

自己并非草木,孰能无情?林齐这么多年来一直把自己宠着,那片赤诚的爱慕和疼爱自己何尝不知道?本来自己早已被打动了。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叫自己如何回应林齐这份深沉的喜爱?

自己是和林齐准姐夫同居的情妇,自己有何颜面再接受林齐那份干净的感情?

自己现在污浊不堪,如何配得起林齐的感情?

她想起了那天顾东说的:“在您作为沈先生的女朋友期间,不可以和其他男性有暧昧关系。”

自己终究是连林齐也要失去了吧?

夏尧眼睛胀的厉害。

“林齐,真的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你很好很好,但是真的对不起。”

林齐放在腿上的手握的很紧,关节由于用力有点泛白,还是不行吗?

“夏尧,我要出国了。父亲三年前就要我去了,我跟父亲讲我有了喜欢的女孩子,我希望在国内和她一起生活,我不要出国。昨天父亲又跟我讲了,这次必须去。我本来以为,本来以为你会答应的,然后,我不要出国,我们一起上学,毕业,然后工作。”

林齐说的很艰难,声音有点哑。

“你还是去吧,你的才华本来就不该是这样浪费的。这些年,对不起,我太自私了,你出国后一定会遇到很好的女孩子来相爱,我们,不要再联系了。”

夏尧低着头,她不敢看林齐的眼睛。

“好的,我知道了。夏尧,无论如何,我希望你幸福。”

林齐站了起来,脸色苍白,嘴角扯出了一个笑容,无端的苦涩,留给夏尧一个落寞的背影。

夏尧看着林齐的背影,特别想哭。自己伤透了林齐的心吧?

夏尧第一次逃课了。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夏尧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手机响了很多次,有顾东的也有沈耀的,夏尧一个都不想接。应该很晚了吧?天早就黑了,天竟然下起了小雨,夏尧只穿了件薄外套,一路走来,早湿透了。路人看着这个满脸泪痕的女孩子,却没有人上前问一下这是出了什么事。

电话又响了起来,夏尧没有看是谁,哆哆嗦嗦的接了起来。

“夏尧,你在哪儿?几点了你还没有回来?”

沈耀应该是生气了,声音有点大。

“我再也不吃鸡蛋面了,沈耀。”

沈耀愣了一下,夏尧声音很哑,周围有汽车鸣笛的声音。

“夏尧,你在哪儿?”

“我不知道,我把自己弄丢了。”

夏尧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沈耀这下确定夏尧那边应该出事了,边穿外套边拿起车钥匙往外走去。

夏尧说不清楚自己在哪里,只是不停地说自己把自己弄丢了。沈耀找到夏尧的时候时间都过去了一个小时,夏尧坐在B大北门外的马路边上,旁边是一家音像店,沈耀便是听到音像店那别具风格的喇叭声找来的。

雨已经下的很大了,夏尧似乎不知道,她抱着膝盖坐在路边,头埋在了膝盖上,不知道是不是在哭。身上的衣服早就湿透了。沈耀撑着伞站在她身边,都没有反应。沈耀把自己的风衣脱下来披在夏尧身上,将夏尧扶了起来。夏尧抬起来头,看到沈耀的一瞬间,眼睛里满是悲伤。沈耀的心狠狠的抽疼了一下,把夏尧搂进怀里,快步往车上走去。

夏尧到家后便开始发烧了。额头滚烫,但是脸却惨白,只有嘴唇烧的红红的,皱着眉发抖。

沈耀帮夏尧把湿衣服脱掉,担心洗澡会加重病情,便拿热毛巾替夏尧把身上擦了一遍,换上了干净的睡衣。期间夏尧眯着眼睛挣扎着,沈耀轻而易举便把她制服了。换好衣服然后又找出退烧药喂夏尧吃下去,看着夏尧睡着了才松了口气。

沈耀本来已经洗过澡了,伺候夏尧又出了一身汗,只能再洗一次。热水淋在身上,沈耀才发现自己从顾东告诉自己打不通电话的那一刻心便一直紧绷着,而且刚刚帮夏尧换衣服,自己竟如柳下惠般没有生出任何绮念,有的只是满满的担心和心疼。沈耀不知道夏尧遇到了什么事情,自己是不是应该派个人跟着夏尧?这样夏尧开心或者不开心自己便可以很快知道,不会出现今天这种无头苍蝇般的无力感。

夏尧吃过药,烧虽然退了下来,但是体温还是一直偏高。

第二天早上醒来,整个人都恹恹的,眼睛应该是前一天哭太多,红肿着。

沈耀没有问夏尧出了什么事,想说总会说的吧。他发现夏尧又缩回了壳里面,对自己没有反应了。前两天煮鸡蛋面的那个女孩子又不见了。

沈耀把许子封叫了过来。许家世代为医,与沈家交好,一直负责沈家主家的医疗事务。许子封和沈耀年龄相仿,两人从小便是要好的朋友。

沈耀把子封带到卧室,夏尧喝了点阿姨煮的粥又睡着了。

“昨天淋了雨,回来便发烧了。我喂过她退烧药了,但是体温还是一直没降下来。”

沈耀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皱着眉说。

子封学的是中医,他捏着夏尧的胳膊诊脉,夏尧皱了皱眉头,却没有醒。

“郁结于心,脾胃不和。说白了,心情不好,消化不良,所以会一直低烧。”

子封刷刷的写着药方,边淡淡的说道。

“你们是吃完饭吵架了吗?”

子封有点奇怪。

沈耀没有回答,心里却在想:夏尧昨天跟人吃饭了,吃完饭然后吵架了。和谁呢?林齐吗?林齐在夏尧心里已经这么重要了吗?因为吵架淋雨发烧?沈耀有点生气。

子封仍在自顾自的猜测着:“小九,不是我说你啊,你都有林沫了,少招惹点桃花行不?你也不怕沈伯伯打断你的腿。”

沈耀看了子封一眼:“你不告诉他他怎么会知道。”

子封哼了一声,把药方塞进沈耀手里,摆摆手走了。

夏尧一直睡到快中午了才醒,沈耀把煎好的药端了上来,夏尧看着一碗黑乎乎的东西,眉毛皱的更厉害了。

“我不难受了,不喝行不行?”

“不行,医生说你脾胃不和,这个是调理的,你要喝一周。”

沈耀板着脸说。

夏尧一听要喝一个星期,眼泪都快急出来了。

“太苦了,我不要喝,会吐的。”

沈耀从小便是个很冷酷的人,父亲和老师教自己的都是如何经商、如何弄权,却没有人教过怎么哄孩子。沈耀看着夏尧跟个小孩子一样,为了一碗药纠结,便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忽然想起来小时候看到母亲吃药时父亲会为母亲准备一小碟蜜饯。连忙转身下楼去了厨房。

夏尧看着沈耀端着药出去了,以为逃过一劫,谁知还没松口气,沈耀又端着药去而复返了,手里这次多了一个小碟子,碟子莹白的小碟子里面放着几颗可爱的话梅。

“喝完药吃颗话梅便不苦了。”沈耀把药递了过来:“快点喝了,我带你出去吃饭。”

夏尧无奈的接过药碗,捏着鼻子把黑乎乎的药汁咽了下去。满嘴都是苦涩,夏尧含着话梅,想着要喝一周这“穿肠毒药”,想死的心都有了。

夏尧依旧发着低烧,人懒懒的不愿意动,可是睡又睡不着了,闭上眼睛便全是林齐悲伤的背影。沈耀说要去吃饭,夏尧便乖乖换了衣服跟着去。夏尧没有恨沈耀,这是自己的选择,没有权利怪任何人不是吗?

沈耀带着夏尧七拐八绕,地方应该不远,沈耀没有开车。

走了十多分钟,到了一家很小的店面,就是很普通的街边的小店,但是收拾的很干净。店里摆了四张长条桌子,菜单便贴在桌面上,夏尧觉得很惊奇:沈耀怎么会来这样的地方吃饭?沈耀应该是经常来,老板娘是个大妈,看到沈耀和夏尧进来,便立刻迎了上来。

“小九来了,还是老样子吗?”

沈耀难得和气的应了一声:“张妈妈,来两份一样的。”

说完便带着夏尧轻车熟路的钻到帘子后面的小隔间,原来这里还有几张空桌。

菜上来,夏尧才发现是清淡的小馄饨。馄饨包的很小,皮儿很薄,碗里面洒了虾皮,汤清冽,冒着热气。除了馄饨,还有几碟小菜:酸萝卜、茶蛋、泡菜,都是开胃的东西。

夏尧看了沈耀一眼,沈耀正低着头在搅着碗里的馄饨。

夏尧早就发现沈耀长的好看,现在穿着休闲的格子衬衣坐在这样的小店里,竟然平添了一份温暖。

沈耀发现夏尧在看自己,夹了一块茶蛋到夏尧面前的小碟子里:“吃吧,我上学的时候常来吃,这个茶蛋最好吃。”

夏尧噢了一声,低头吃了起来。

馄饨是虾肉的,很鲜,茶蛋就有很重的茶叶的清香,确实好吃。可是夏尧发着烧吃不动,只吃了几个馄饨便吃不下了。

沈耀看夏尧不吃了,便也放下了筷子。

“我这几天不去公司,带你去看海吧。”

夏尧所在的龙城是内陆城市,最近的海开车也要十多个小时,夏尧从来没有去过海边,想不通沈耀想干什么。

“开车去吗?太远了。”

夏尧搅着碗里剩下的馄饨,懒懒的说。沈耀嗯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当夏尧被沈耀推到副驾驶上系上安全带的时候还很恍惚,来真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