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爱有天意(十五,十六)

字数 4444阅读 2811
图片来自网络

文/唐妈

第十五章

沈耀这天开了一下午的会,正靠着椅背揉着发胀的额角,许子封大剌剌地推门进来了。

沈耀想着秘书越来越不靠谱了,许子封已经不客气的坐在了对面的椅子里。

“喂,晚上去打牌,昊子和小天也在。好久没赢你的钱了,大家都心痒难耐啊。”

沈耀这才发觉好久没出去玩儿了,自从夏尧搬过来,除了加班,自己每天都是下班便直奔家里。

“好啊,多日未宠幸你们这帮家伙,皮痒了是吧?”

许子封嗤笑一声:“沈大少赶紧的。”

沈耀去里屋换了一身休闲打扮,和许子封一起下楼直奔牌局。

推开酒店房门便听见震耳欲聋的大笑声。

昊子和小天早就到了,除了他俩,还有几个细腰长腿的姑娘,一水儿的短裙热裤,沈耀想着外面的沙尘暴,替她们觉得冷,这一看就是昊子的品味。

昊子叼着烟,看到沈耀和子封进来,立刻拍了拍旁边姑娘,示意给刚到的两位让座。

沈耀看这架势,今天估计得通宵了,坐下点着烟便利落的码起了牌。沈耀对面是小天,左边是昊子,右边坐了子封,四人招呼不打,先打了一圈。沈耀估摸着三人今天肯定要揪自己小辫子,一圈下来便大方的点了三次炮,还给昊子打了张胡牌。没想到,三人胃口还挺大,不买账。打完一圈,昊子便开始盯着沈耀笑。

四个人是从小玩到大的,一起逃课,一起泡妞,一起打架,直到沈耀出国才分开,一回国便立马又抱成了一团。沈耀看着昊子那满脸的坏笑,便知道今天自己没法善终了。

“小九,你最近也忒老实了吧?老实交代,这新养的雀儿挺对胃口?”

昊子靠着椅背,一脸的流氓气息。小天一脸好奇,子封则是满脸幸灾乐祸了。

“怎么?只许你们州官放火,还不许我这百姓点灯了?”沈耀懒懒的说。

“点,使劲儿点,不过防着点后院哈,林沫电话可都打到我这儿了。”昊子使劲儿捏了旁边姑娘的屁股一把,引来一声娇嗔。

沈耀眼神暗了一下,最近确实没和林沫联系,林沫也沉得住气,只是偶尔发个短信,收不到回复,便不再发。没想到用上旁敲侧击了。

“是吗?”

沈耀把玩着一块儿麻将,有点心不在焉,不知道夏尧这会儿回家没?是不是又在做吃的?想着便不由弯了嘴角。

三人不知道沈耀在想什么,但是啥时候见过沈耀露出这么温柔的表情,都有点毛骨悚然。

还是昊子开口了:“小九,玩玩儿可以,结婚还是得选林沫这样的。你别玩儿过了,林沫那丫头也烈着呢。”

“知道,我有分寸。”沈耀漫不经心的说。

三人这才松了口气。像他们这样的人,结婚不是一个人的事儿,往往另一半儿是早早定好的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爱情?太奢侈了。

最终,沈耀没玩通宵,子封也一个劲儿叫嚷熬夜会变老,几个人十点多就散了。沈耀回家后发现书房还亮着灯,洗完澡去看,夏尧趴在桌上,咬着笔头,满脸的纠结。

听见门响,抬头看是沈耀,“你回来了啊?吃过了吧?”

沈耀走过去摸了摸夏尧的耳朵,“我吃过了,你吃的什么?”

“我啊,玉米粥和水煎包。对啦,我还煮了红豆沙当宵夜,你要不要吃?”

夏尧满脸期待的看着沈耀,眼睛里面写的分明就是“吃吧吃吧”。

沈耀轻轻笑出了声:“吃,我也有点饿了。”夏尧一听便立刻跑下楼去了。

沈耀翻了一下桌上的书,是注会的教材,上面被夏尧圈圈点点画了不少,看的很仔细。很多地方画了问号,应该是不懂的。他记得夏尧学的是经管,倒是没想到她会想考注会。这时夏尧端了两碗红豆沙上来,递给沈耀一碗便迫不及待的吃起了手里那碗。

红豆沙煮的时间不短,软软的,入口即化,跟以前吃过的不太一样,不知道这小丫头又放了什么在里面。

“我加的蜂蜜,家里没有糖,好吃不?”

夏尧已经吃完了自己那碗,看沈耀慢条斯理的样子,以为他不喜欢吃。

“挺好吃,蜂蜜不会腻。不过女孩子晚上不是都怕长胖不敢吃吗?我发现你很能吃呀。哟,这么看起来,似乎真是胖了点。”

夏尧最近确实胖了些,脸没有那么尖了,反倒显的更可爱了。

一听自己胖了,夏尧立马伸手摸自己的脸,似乎确实大了点。

“都怪你,冰箱里面放那么多菜。”

夏尧嘟着嘴抱怨道。

沈耀伸手把夏尧嘴边粘上的红豆沙擦掉,笑道:“你还恶人先告状了啊。我带你出去转转吧,你每天看书,该出去换换脑子,顺便动一动,免得发胖。”

说完还恶作剧的捏了夏尧的脸一把。

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正是爱美的年纪,这会儿为胖起来的这点肉都快愁哭了,便没有接茬。

“去冲浪怎么样?我下周正好要去海南出差。”沈耀继续诱惑道,他觉得夏尧应该很喜欢大海。

夏尧歪着头想了会儿,又看了看桌上那一摞书,有点举棋不定了。

第十六章

沈耀第二天让顾东订票的时候多订一张,并将归期退后了两天。顾东看着夏尧的证件,若有所思。

沈耀以前不是没有找过女朋友,但是都是逢场作戏,他不会把女人带回家,不会让女人接触自己的工作,只是有需要的时候便让顾东联系人到酒店。夏尧不仅住进了沈耀的公寓,甚至出差的时候沈耀都要带着夏尧。顾东觉得自己老板最近越来越惊悚了。

三亚很漂亮,典型的地广人稀,开着车走很远才能看到掩映在树木间的房屋。阳光毫不吝啬的照耀着这个城市,夏尧看着车窗外的绿树成荫,想起了看过的《单车环岛日记》。很想将手伸出窗外,触摸自由的海岛椰风。

夏尧转头准备跟沈耀申请一下,就这么对上了沈耀看着自己的眼神。

那眼神中竟然满是宠溺。

夏尧的心抖了一下,忽然意识到自己初见沈耀时的排斥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消失了,在沈耀身边越来越自在。一开始沈耀的一个触碰便会让自己心惊胆战,最近自己竟然可以和这个男人拥吻而没有不舒服的感觉了。

夏尧从小一直都很懂事,大家都觉得她是个独立的姑娘。但是因为家庭环境的原因,夏尧一直很自卑,很缺乏安全感,骨子里很容易对身边的人产生依赖感。一开始是林齐,现在难道对沈耀也生出了依赖吗?夏尧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自己和沈耀终究是要分开的,他是自己最不该依赖的人。

接下来的几天,沈耀一直忙着开会应酬,夏尧便一个人坐在偌大的海景房里面看书。

沈耀忙起来从来不给夏尧打电话,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存在。

夏尧坐在床边,看着海滩上嬉戏的恋人,心里竟然有点酸涩。她捂住了自己的脸,还记得沈耀说有一天他会对自己失去兴趣,那时候便是自己离开的时候了,自己现在竟然会因为沈耀的没有联系自己而不开心,自己这是怎么了?

沈耀这几天其实也不好过,夏尧自从下了飞机后便有点心不在焉,他把原来的行程全部重新安排,本来是一周才能结束的商洽,沈耀硬是挤在四天里面完成了,希望剩下的几天可以好好陪夏尧玩。

这次很顺利,最后一天的商洽结束后,接待方举办了酒会,觥筹交错,不断有穿着晚礼服的女孩子跟沈耀搭讪。

沈耀走到哪里都是出色的,不谈出色的身世,单是挺拔的身材、刀刻般的冷峻面孔便让无数美女趋之若鹜。

沈耀又冷淡的拒绝了一位名媛,坐在沙发上,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扶手,顾东知道,这是沈耀着急的表现。

已经四天没有见到夏尧了呀,沈耀在心里轻叹。

酒会结束的还算早,沈耀跟接待方再次握手后便匆忙赶去夏尧住的地方。

这几天谈判的地方在市区,离夏尧下榻的地方开车要一个小时,为了节省时间,沈耀都是住在接待方安排的酒店。匆匆赶回酒店,却没有在房间看到夏尧。这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夏尧人生地不熟,沈耀忽然担心起来。

问过楼层服务员才知道今天沙滩上有篝火晚会,夏尧估计是闷了,跑去参加晚会了。

沈耀很快便在跳舞的人群中看到了夏尧。

一群游客正围着篝火跳着热情欢快的舞蹈,夏尧和大家挤在一起,也在欢快的蹦达着。她穿了一条很有海洋气息的蓝色的无袖长裙,穿着拖鞋,头发高高的扎起,露出了光洁的额头,发尾随着夏尧来回摆动着。她脸上是自己从未见过的笑容,在红红的篝火照耀下,沈耀感觉自己看到了明媚的阳光。

沈耀还穿着酒会上的收身西服,他把外套和领带脱了下来仍在了旁边的躺椅上,随手解开了衬衫的袖扣,将袖口挽起了一节,向夏尧走了过去。

夏尧看到沈耀的时候似乎很吃惊,就那么仰着一张明媚的脸看着穿着衬衫的沈耀,眼里闪过了一丝惊喜。

沈耀牵起夏尧的手,俯在她耳边说:“我在美国的时候选修过伦巴,我教你。”

沙滩很软,但是似乎一点都不影响沈耀的发挥。他搂着夏尧,扭胯、旋转,挥洒自如。周围的其他人都停了下来,围着两人大声喝彩着。

在夏尧眼中,沈耀一直是一个严肃中带点痞痞的感觉,大部分时候都是一副很刻板的样子。

这会儿的沈耀,挺括的白衬衫解开了两颗扣子,露出了一片蜜色的皮肤,由于剧烈的运动,衬衫被汗水打湿了贴在身上,棱角分明的脸上神采飞扬,黑亮的眼睛盯着自己,夏尧感觉自己要被这个性感的男人迷住了。

可是想到沈耀和自己的约定,便觉得很无趣,有什么用呢?两个人注定是要分开的。

如此想着,夏尧便有点心不在焉,在沈耀一个利落的转身时便脚一扭坐在了地上。

夏尧觉得现在的生活状态实在是太糟糕了。

沈耀见夏尧摔倒了,立马停了下来,弯下腰朝夏尧伸出了手:“来,起来。”

夏尧抬头看着沈耀,想说点什么,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说不出来。

她自己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沙子:“咱们回去吧。”

众人看两人不跳了,便散开各自玩去了。沈耀看了看自己伸出去的孤零零的手,他能猜到夏尧这个样子的原因。

他也记得当初的约定,但是最近却经常由着自己忘了这件事。

他贪恋夏尧身上的温暖,希望夏尧在自己的身边,甚至短短四天没有见便有点魂不守舍。他看到了夏尧对自己态度的改变,但是她一定也是忐忑的吧,明知道没有结果的事,谁又愿意付出太多感情呢?不过是浪费罢了。

沈耀收回手,捡起扔在地上的西服和领带,和夏尧一前一后向酒店走去。两个人中间隔了两步的距离,夏尧没有等沈耀,沈耀也没有追上去,就这样各怀心事的走了回去,刚刚还热烈的气氛这会儿已经全部不见了,两人之间又恢复了疏离。

夏尧没有问沈耀这几天在做什么、为什么不联系自己,沈耀也没有告诉夏尧自己对她的思念,一夜无话。

第二天本来计划是要去冲浪的,沈耀早早便醒了。

他看着夏尧的睡颜,夏尧睡觉的时候很乖,两只手交握着压在脑袋下,腿蜷起来,形成一个保护自己的姿势,嘴微微嘟着,眼睛下面却是一片青黑,像是多日未睡好。

沈耀轻轻摸了摸夏尧的头发,将她揽在自己怀里,又睡了过去。一个美好的天气,十分适合冲浪,两人却就这样交颈而眠,睡了多半天。

夏尧是被饿醒的,她感觉自己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睁开眼便看到沈耀英俊的脸,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看。

“小懒虫,你终于睡醒了。”沈耀满眼的宠溺,似乎忘记了昨晚的尴尬。

夏尧愣了愣,又将头埋进了沈耀的怀里:闷闷的问:“沈耀,我要是爱上了你怎么办?”

沈耀叹了口气,将夏尧搂的更紧些:“我不会让你走的。”

他不知道自己对夏尧是怎样的感情,他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以前有过很多女人,却都是逢场作戏罢了,即使对林沫也只是责任罢了。可是现在他无法忍受夏尧不在自己身边,他不知道这是不是爱,但是他确实很喜欢这个小丫头,他愿意宠着她,护着她,但是再多的自己又能给她什么呢?他不敢说爱,即便小丫头已经如此无助的问自己,自己也无法给她一个承诺,他还有看清自己的心。

夏尧听了沈耀的回答没有失望,其实她早就知道的,沈耀给不了自己承诺。两人关系的存续是一个尴尬的存在,无论如何发展,也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他们无法向前走,现在已经是他们关系的终点了,再没有发展的前途和空间。自己也只能继续以这样尴尬的身份留在沈耀身边,明知是饮鸩止渴,两人却又甘之如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