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爱有天意(四十七,四十八)

字数 5403阅读 2385
图片来自网络

文/唐妈

第四十七章

沈耀转身看着门口的夏尧,这个女孩儿已经彻底长大了。

她穿着合身的衬衣,下摆扎在裤子里,头发扎着马尾,却可以看出来经过了精心打理,露出一丝女人的妩媚。

看到夏尧脚上的那双高跟鞋时,沈耀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穿成这样,脚不疼吗?

“夏尧,你来了。坐吧。”

沈耀走到桌旁,拨通了内线电话:“小李,送两杯红茶进来,一杯加蜂蜜。”

夏尧手抖了一下,他还记得自己爱喝加了蜂蜜的红茶。

那会儿夏尧体虚,吕子封一直叮嘱沈耀说不能吃凉的东西,夏尧喝不到冰可乐,郁闷的不行。沈耀不知道从哪里听说红茶加蜂蜜好喝,每天吃完饭都帮夏尧泡一杯,夏尧就渐渐爱上了那个味道。

两年了,自己再也没有喝过蜂蜜红茶,轻轻喝了一口,夏尧感觉自己眼睛都朦胧了。她使劲眨了眨眼睛,才将眼中漫上来的湿意逼下去。

沈耀看着夏尧慢慢地喝着那杯茶,恍惚回到了那段美好的日子。

“沈总,Paul应该已经跟您详细谈过了,如果没有异议,咱们先把合同签了吧。”

夏尧放下茶杯,把合同递给了沈耀。

沈耀接过合同放在茶几上:“夏尧,你终于回来了。”

夏尧没有说话,把茶几上的合同翻开,推到沈耀面前:“沈总,请。”

沈耀一把抓住了夏尧准备收回去的手,将人一下子拉进了自己的怀里,朝着自己朝思暮想的嘴唇凶狠地吻了上去。

这个吻包含了沈耀太多的感情,愧疚,思念,得不到的不甘。

她试图反抗,可是沈耀立刻把她更用力地拥在怀里。

直到两个人都快喘不上气了,沈耀才放开了夏尧,但是依旧把人紧紧地禁锢在自己怀里,头埋在夏尧的肩膀上:“夏尧,你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夏尧狠狠地把人推开,站起来后退了几步:“沈耀,你不要太过分。”

沈耀低头看着空空如也的手,满脸悲伤。他缓缓地站了起来:“夏尧,你知道我这两年怎么过来的吗?我每天都会站在窗前看着楼下,期望你忽然出现。可是,从来没有。你知道你刚刚出现在楼下的时候,我有多激动吗?我恨不得立刻跳下去拥抱你。我们有多久没有离得这么近过了。”

沈耀说道最后声音竟然带了一丝委屈,像是一个没有得到糖的孩子,在向大人撒娇。

夏尧愣愣地看着沈耀:“那你知道我这两年是怎么过的吗?我在一个谁都不认识的城市,语言不通,还要在餐馆打工。晚上下班,被四五个流氓堵在路上。我差点就……沈耀,你知道我多无助?多害怕吗?我恨不得从来没有认识你。”

沈耀闭了闭眼睛才忍下了心口涌起的钝痛,他痛苦地望着夏尧:“夏尧,我知道我说什么都无法弥补你这几年受的苦,可是我真的不能没有你。没有你,我不知道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这两年我就跟一台机器一样,我搬回老宅住,再没有踏进过我们曾经一起的房子。我受不了,我受不了所有的都没有变,可是你却不在了。夏尧,我们回家吧。”


夏尧踉跄着倒退了一步:“我早就没家了。”

夏尧魂不守舍地出了沈氏大厦的门,沿着马路昏昏沉沉地往前走着。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本来以为自己可以的,可以从容地面对沈耀。

可是,这个男人总是有办法勾起自己对过往美好的回忆,可是那又能怎样呢?母亲的死是压在夏尧心头的枷锁,她打不开心门,沈耀就进不来。

其实一直以来她都无法原谅和痛恨的都是自己,她惩罚自己不能和沈耀在一起,她用尖刻的话语刺激沈耀,希望他可以知难而退,可是看着沈耀满眼的伤痛和悔恨,她又会心疼的无以复加。

夏尧恨自己,恨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心,让两个人都受着煎熬。

林齐最近在等部队的调转批文,每天无所事事。过几天是母亲的生日,他开着车在街上溜达,准备给母亲挑一件礼物。

远远的,他就看见了路边的夏尧,微微弯着腰,孤零零地走着。

他把车停在了夏尧身边,按了下喇叭。

“夏尧!”

夏尧转过头时,林齐才发现夏尧似乎不对劲,她目光空洞,虽然是在看着林齐,可是好像又没有认出来是谁。眼睛红红的,似乎哭过。

林齐赶紧从车上下来,抓着夏尧的胳膊问:“夏尧,你怎么了这是?”

“林齐啊,你怎么会在这里?”夏尧没有惊讶,只是敷衍地问,眼神却不知道飘去哪里了。

林齐皱着眉看着夏尧:“夏尧,你到底怎么了?”

“哦,没事,搞砸了一个合同而已。”是啊,自己合同都没签就跑了呢。

林齐听是公司的事,松了一口气。

“我送你回去吧,这会儿你回公司估计都该下班了。”

夏尧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林齐,你说如果现在还是两年前该多好啊?要是时间永远停留在你和我去看桃花之前该多好。”

林齐正在系安全带,听了夏尧的话猛地抬起了头。

他又何尝不想念过去的时光,夏尧,你也是吗?

林齐惊喜地看着夏尧,却发现对方目光飘忽地望着前方,脸上一点怀念的表情都没有,反而满脸痛苦。

他不知道夏尧这是怎么了,悄悄叹了口气。

路过超市的时候,林齐跑进去买了点菜,夏尧这样子一定不好好吃饭了,自己做一顿吧。

到了夏尧家楼下,林齐锁了车门,跟着夏尧上了楼。夏尧没有拒绝,低着头看着脚尖。开门进了屋便窝在了沙发里。

林齐从卫生间找到毛巾用热水浸湿拧干递给了夏尧,示意她擦擦脸。

夏尧胡乱擦了两把,把毛巾扔在了茶几上。

林齐叹了口气,他捡起毛巾对夏尧说:“你要是累就先睡会儿。我去做饭,做好了叫你。”

说罢转身进了厨房。

夏尧很快就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她在梦里被阵阵香味儿给馋醒了。

其实这么多年,夏尧一直是个视美食如生命的人,宁可辜负感情,也不能辜负美食,是她跟别人调侃时的座右铭。

她睁开眼,餐桌上摆了三菜一汤,还有红豆米饭。香味正是那碗红豆米饭的清香。

林齐正在端最后一盘凉拌西红柿,看夏尧醒了便招呼夏尧过来吃。

夏尧愣了愣,感觉有点不对劲,这怎么看着像是林齐家,而自己是来做客的?

她慢吞吞地磨到桌子旁:“林齐,谢谢你啊。”

“你多会儿变这么客气了啊。”林齐把一个炸的金黄的鸡翅放进夏尧碗里,自己大口扒着饭。

看夏尧盯着自己目瞪口呆,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在部队习惯了,不快点吃,就得饿着肚子训练甚至出任务。”

夏尧垂下了眼皮:“林齐,对不起。”

如果当初不是自己,林齐也不用跑到穷山恶水的地方去受罪吧。

林齐拿筷子敲了敲夏尧的碗边:“赶紧吃,要不都凉了。”

一顿饭林齐一直在说自己在部队的趣事,欢快的笑声暂时驱散了夏尧心中的阴霾,林齐看夏尧露出了笑容,一颗心终于落了地。

“夏尧,我感觉你变了。心里开始藏事情了,昔日的小姑娘终究是长大了啊。”

林齐吃着水果,盯着洗碗的夏尧的背影说。

夏尧把碗洗的叮叮当当,没听清林齐说什么。

林齐靠在厨房的门口,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这是当年自己的梦想,和夏尧有个小窝,然后,自己做饭,看着夏尧狼吞虎咽。

林齐站起来走到夏尧背后,轻轻地将夏尧从背后抱进了自己怀里。

夏尧似乎吓了一跳,手里的碗掉在了地上,碎了一地。她蹲在地上捡着碎片,没有抬头看林齐,心里却叹了口气。

“林齐,谢谢你。”

林齐没有说话,夏尧也没有抬头,就那么一直蹲在地上,直到脚都麻了,她才听见客厅的门轻轻地响了一声。林齐,走了。

夏尧一屁股坐在地上,眼泪落在了散落在地的碎碗上。

第四十八章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夏尧看着镜子里面那个眼睛红肿的女人,感觉自己的生活简直是一团糟。

想到一会儿到单位要向Paul解释合同的事情,又是一阵头痛。

夏尧顶着一对桃子眼出现在了公司,小文说发Paul有急事,回国了。

“对了,夏总编,昨天一位顾先生送来了一份文件,说是他们董事长让交给您的。”

夏尧接文件的手有点抖。她坐在办公室呆呆地看着那份签好的合同,最后签字的地方签着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名字:沈耀。

夏尧把自己扔在椅子里,苦恼地揉了揉额角。本来以为沈耀一定会就合同做文章,自己正好可以跟Paul说明自己无法胜任这个工作,没想到沈耀竟然把合同签了。

“咚咚咚”,新聘的策划艾米推门进来了。

“夏总编,这期您不是邀请了莫氏的莫副总吗?您看约个时间,我好派人去拍片子。”

夏尧这才记起来自己和莫子潇约了要拍他的一组照片。

“哦,这样,我自己去吧。稿子也我写好了,完了大家一起选。”

艾米立刻答应了离开了。

夏尧拨通莫子潇的手机,那边响了几声被接了起来:“喂?”

夏尧看了看手表,上午十点,这个点儿了这家伙怎么听起来一副没睡醒的声音。

“莫子潇,你不会没起床吧?”夏尧惊呼道。

夏尧听见莫子潇在那边低骂了一声:“哦,夏尧啊,昨天加班了。你有事?”

夏尧噎了一下:“莫子潇,你不是要拍肌肉照吗?你这几天抽个时间,我们约一下。”

莫子潇停了一下:“哦!那周六吧,周六我去找你。”

“行,那周六,我把地址发给你。”

周六的拍摄很顺利,拍摄完以后,夏尧打趣道:“喂,你别做那个累死累活的会计了,去当模特吧,你看把我们小姑娘迷的。”

莫子潇被折腾的有气无力:“我跟你说啊夏尧,仅此一次,我再也不拍了啊。这也太折腾人了。我跟你说啊,你起码地请我吃两顿大餐,不,三顿,地方我定。”

夏尧收拾着东西答应道:“行行行,几顿都行。”

莫子潇决定当天就要夏尧兑现报酬,他说要吃西餐。夏尧从头到脚大量了莫子潇一遍:“啧啧啧,莫大公子,你就这么个追求啊?”

莫子潇眯了眯眼:“啊,怎么?这逼格多高。要不怎么衬得起咱们俩高贵的身份?”

夏尧翻了个白眼儿,不过还是跟着莫子潇去他挑的那家餐厅了。

夏尧慢条斯理地吃着牛排,味道确实好,而且这家餐厅是会员制的,座位也离得很远,私密性很好。

“夏尧,你和沈耀怎么样了?”

莫子潇擦了擦嘴,漫不经心地问道。

夏尧顿了一下,把刀叉轻轻放下:“没怎么样,他搞了个印刷厂,用钱把我们老板收买了,外包了我们杂志社全部的印刷业务。我是接头的,接头人:沈耀。”

莫子潇皱了皱眉:“夏尧,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如果不想见这个人,你当初何必回国。国外你找个比这好的工作轻而易举吧。”

夏尧用勺子搅着杯子里的甜品,把草莓和奶油混在了一起,看起来粘乎乎的一团,夏尧皱着眉把东西推到一边:“子潇,我感觉我现在的生活就跟这杯冰激凌一样,乱七八糟,我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对他视而不见的。可是我发现我根本是在自欺欺人。”

“夏尧,其实,沈耀对你是真的挺上心的。”莫子潇艰难地说完了这句话。

夏尧疑惑地看着莫子潇,他一直都很讨厌沈耀的啊。

“夏尧,你走后,沈家出过一份声明,一份退婚声明。登报的,沈耀亲口说是由于自己的原因向林家退婚的。林家很恼火,对沈家进行了挺长一段时间的排挤和压制,最后沈耀只能把几条炙手可热的航道转让给其他人才避过了林家的锋芒。那几条航道,据说是沈家老爷子也就是沈耀爷爷发家的依靠。”

莫子潇盯着夏尧,等着夏尧的反应。

夏尧眼中露出了一丝疑惑和苦恼,沈耀竟然退婚了?

“夏尧,你知道当时京城圈子里怎么传的吗?他们说沈耀有人了,为了心爱的女人甘愿出让传世的航道,只为千金以博美人一笑。”

夏尧苦笑了一下:“没想到,我还有做红颜祸水的本钱啊。”

“虽然沈耀这个人霸道蛮横,但是他对你的心怕是认真的。”莫子潇盯着夏尧若有所思。

“夏尧,好巧。”

莫子潇和夏尧一起抬头,夏尧似乎有点尴尬,笑道:“啊,林齐,好巧。”

莫子潇听到林齐的名字的时候便眯起了眼睛,这个男人看起来笑容温和,骨子里却透着精明和干练,林齐,不正是林家的大公子吗?

莫子潇站起来伸出手:“林公子,久仰。我是莫氏的莫子潇。”

林齐伸手和莫子潇握了握:“幸会,莫公子。没想到你和夏尧认识啊?”

“嗯,我们是好朋友。”夏尧笑着说。

“那我不打扰你们了,你们慢慢吃。夏尧,以前的战友带了青海的特产,明天是周末,我给你送去。”林齐笑眯眯地看着夏尧,似乎一点都不记得前几天的尴尬了。

“哦,那行。”夏尧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觉得自己表现的很明显了,林齐还是不懂吗?

林齐笑了笑:“好,那我先走了。”

莫子潇摸着下巴盯着夏尧上下打量着。

“莫子潇,你能不能别一副流氓相?”

夏尧被莫子潇看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个林齐喜欢你。你知道他是谁吗?”

夏尧懒懒的靠在椅背上:“知道,他是林沫的弟弟,林家的大公子。”

“那你和他走这么近?沈耀、林沫、林齐他们三个人任何一个都不会容忍这些事实的。夏尧,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莫子潇忽然严肃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子潇,孤独太久,我贪恋温暖了。”夏尧幽幽地说。

莫子潇气得手都抖了:“夏尧,我告诉你,他们三个没一个善茬,任何一个都能把你吃的渣都不剩。”

“我只是想过平静点的生活,怎么就这么难呢?”

“夏尧,你看清楚自己心怎么想的了吗?”

夏尧冷笑一声:“看清又能如何?我躲了两年,不是还是躲不过吗?”

夏尧觉得自己现在是个矛盾综合体,她心底藏着对沈耀深深的眷恋,可是这份眷恋上却背负这母亲的生命。她对林齐心怀愧疚,可是林齐身上的那份温暖却吸引着自己冰冷的心去靠近。她很清楚地知道自己不爱林齐,她只是把他当成一个经年的老友,可以自在地谈论过去,分享心情。可是林齐要的不仅仅是这些,他摆着再续前缘的态度,亲近夏尧,而夏尧眼看着林齐为自己痴缠,却怕拒绝这份痴缠后便再没有人能让自己觉得不孤单不寒冷了。

最后一顿饭两人吃的不欢而散,莫子潇气冲冲地结账走了。夏尧自己满心烦乱回了家,倒在床上睡了个天昏地暗。

夏尧第二天是被门铃吵醒的。她眯着眼睛开了门,门外站着满脸笑容的林齐。

林齐看到夏尧披头散发吓了一跳:“哎呀,我该提前打个电话给你的。吵到你休息了吧?”

林齐在部队养成的生活习惯让他现在根本不会睡懒觉,结果也忘了别人还有睡懒觉的这个习惯。

夏尧有点不好意思:“你先坐,我去收拾一下。”

说完便窜进了卫生间,关紧了门。

林齐把带来的青海特产一样一样放到冰箱里,看到冰箱里有小馄饨,就顺便帮夏尧煮了一碗。

刚把馄饨端到桌上,夏尧就出来了。她换了平时穿的衣服,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

“中午出去吃吧。”

林齐擦着洗过的手,倚在厨房的门框上。

夏尧有点烦躁,她觉得自己应该和林齐说清楚,就中午吧。

“行。”

夏尧点了点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