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巷子 ·卷八 | 迷失篇 (11)

字数 6721阅读 63

目 录 ·青春巷子      上 一 章 ·毕业照

文 / 水木刅      故事简介

毕业~幻想

再见青春

1.

从来都没有不散场的青春,随着高考的日益临近,班上的同学都仿佛变得可爱许多。

高考前三天,我主动跟李想视频,镜头里的她依然光彩照人,只是带着些许的疲惫,但其兴致依旧很好,跟我东拉西扯了好久。

“我听说你没去拍大头贴啊?”李想问道。

“你看我这脸都毁容了,还有谁主动找我干这事儿。”我指了指脸上的伤口,虽然已经结疤,但印记依旧清晰可怖。

“好吧,我知道了,可我就是要装作没看到,因为我根本就不在乎你好不好看。”李想俏皮地语气让我的心脏猛地一沉,哎,她终究还是喜欢陈然,顿时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怎么不说话了?”

“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不自觉地摸了摸脸,李想坏笑了一下继续说道,“看来是伤心了,哈哈,我不在乎是因为无论怎样,反正都没有我好看。”

“麻烦下次一次性把话说完,刚才我都崩溃了好不好?”我心里七上八下的,这丫头总会让我情不自禁地陷进去,而且老想着能做个无赖,那样便可以一天到晚地粘着她。

“哈哈,逗你开心呢,你真的该好好照一下镜子,我这么好,你倒是很坦然盯着,可我面对的却是个灰头土脸的坏家伙。”

“那你等我一下啊,我去洗一下。”我起身就想去洗漱间。

“赶快回来,老实坐好,别动,跟你开玩笑的,你这家伙怎么这么容易就当真了。”李想故意鄙视我一下。

“哦,我就是太久没看到你了,然后——反正你说的话我都当真了。”我很认真地看着她。

“如果我骗了你怎么办?”李想细长的睫毛狡黠地扑动着,这一刻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还能怎么办——李想,我想你了,真的。”情绪突然就莫名地失控起来,这段时间除了学习上的压力,还有对未来的迷茫和惊恐。

“我知道啊,一直都知道的,梁衡,考完试我就去看你啊,真的没几天时间了。”李想趴在桌子上,两只眼睛一直盯着我,姣好的面容,动人的耳垂,因为趴下来脖子弯起的弧度,一丝一毫都让我心动,终于我忍不住凑上去亲了她一下,顿时她就笑了,明媚动人的样子一分一秒都仿佛忍不了了。

“你这家伙,陈然都没这个胆儿,好吧,初吻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夺走了。”李想抿着嘴戏谑道,她这样一说,我又开始难过了,一种巨大的伤感瞬间涌了上来,我感觉李想要暂时离开我了。

2.

临近高考,老刘每天晚自习都会给我们讲十来分钟的笑话,以前他总喜欢给我们讲人生哲理,现在却绞尽脑汁逗我们开心,然而事与愿违,这个时候,只有为数不多的人可以轻松笑得出来,比如憋哥和黄俊,这俩人笑得特别猖狂,一看就是没心没肺,其实我最为清楚,这俩人马上就要自谋生路去了,所以他们狂笑的时候,我从心里面觉得尴尬。

“从现在起你们要放松放松再放松,准备好你们的水性笔,直尺、2B铅笔,身份证,等等,每样东西都多备两套,晚上不要再熬夜了,努力让自己放空,不要再纠结于这道题目还不会,那道题目搞不懂,到现在你只要记住一点,大家都不懂。”老刘像个布道者一样。

“可总有人什么都懂。”杨琳无来由地叹了口气,我直接面壁思过去了。

“呦,你还不好意思起来了?”杨琳又开始了,距离考试越近,她越是紧张,其实她心仪的大学基本上算是板上钉钉了。

“我一直都挺内向的你不知道吗?”我认真地看着她。

“得了吧,陈然才内向,他可不像你,不对,说起来他是你的另一面,真的,你俩好像。”杨琳竟然开始认同我和陈然是一体的荒谬玩笑了,看来她是真的紧张了。

“既然你这样说,我就勉为其难地给你一张我的帅气照片吧?”我轻轻递过去一张陈然的照片。

“你不是不拍照的吗,你这个混蛋,我还以为你真的不给我了——”

“怎么样,还算满意吧,是不是很帅?”我一脸温和地看着她。

“很满意,谢谢你,梁衡。”杨琳把照片小心收起来,这一刻她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一般,其实她也老大不小了,18岁的姑娘,早就不是当初那个盯她胸部就会脸红的女孩儿了。

“谢我干嘛,咱俩谁跟谁。”我微微瞄了一下她起伏不定的胸怀,顿时她就掐上了。

“梁衡真的是疯了,那地方有什么好看的,无聊?”韩鑫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惊叹,包含着鄙视与厌恶。

3.

韩鑫这句看似无心的话,彻底让陆羽抓狂了,好半天他都仿佛没从这种心悸的惶恐中清醒过来。

“我说的对不对啊,陆羽,不是,你丫眼睛睁这么大干嘛?”韩鑫竟然很亲热地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那地方有什么好看的?难道还有比这个更让人心动的地方吗?”陆羽憋着气问道,听陆羽的口气他又在怀疑人生了,这一刻我特别想笑,杨琳知道他们议论的是什么,狠狠瞪了我一眼后就低下了高傲的头颅,她的脸火烧云一般,一直延续到下巴、脖子周围,红的仿佛都要滴出血一样。

“你俩能别聊这么下流的话题吗,都他么要考试了还不安分。”

“好,算我眼瞎了,我他么什么都没看见,不是,我耳朵聋了,什么都没听到。”

“韩鑫,你消停点,自己什么情况不清楚吗,还要再暗示你?”我狠狠瞪了他一眼,顿时他就心虚起来。

“晚上我请大家吃饭吧,认识这么多年,连个同学录都不让我写,真没意思。”我笑嘻嘻地建议道。

“梁——衡——是不是觉得要高考了,很开心啊?”老刘终于发话了,他应该忍了我好久了。

“还行吧,就是觉得终于要解脱了,今晚我就把书给撕了。”我一脸挑衅地看着他。

“嗯,大家都要有梁衡这样的心态,你们谁爱撕书就撕吧,只要你们高兴就行。”老刘难得的大度,竟然不跟我计较,我知道他是怕影响我的心情,到时候没考好他就得不偿失了,此刻他只能默默忍受。

“太好了,下课我就把书给全撕了。”顿时班上就彻底沸腾起来,刚才的紧张情绪瞬间消散了不少。

“嗯,我再说最后一句话。”老刘缓缓扫视一圈,慢悠悠地说道,“做任何事儿都要考虑后果,你们这里有些人明年肯定还会主动来找我,我一定好好等着你们。”说完他就潇洒地离开了,班上瞬间又失声了,死寂一般的气氛,让我很不习惯。

4.

“梁衡,你要干嘛?”杨琳见我突然站起来。

“撕书去。”我不在意地笑了笑。

“得了吧,赶快坐下来,你还想刺激大家啊。”

“好吧,事到如今你们也都放轻松,多大点事儿,世间万般苦,不若生离别一场考试没什么大不了的,大不了从头再来。”我故意装作很轻松的样子。

“可马上我们就要分离了,我舍不得你们啊!”韩鑫又开始哭了,竟然一把抱住了陆羽,对此我只能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

“笑个蛋,韩鑫,别他么哭了,我害怕。”

“你害怕什么,我难道是魔鬼啊?”韩鑫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我回头看了一眼孙大海,这家伙竟然害羞地低下了头,我好像明白了,韩鑫应该是被甩了,现在他急需得到安慰。

“你比魔鬼还恐怖,你到底松不松开?”陆羽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陆羽,你就让他抱一会儿,谁上次还说他是你兄弟的,有这样做兄弟的吗?”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感情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要不你来,你的胸怀宽广,可以给他安慰。”陆羽简直要崩溃了。

“那还是算了,我去找蕙子去了,记得喊陈然,老地方见。”

5.

我们一伙人浩浩荡荡地去了我们常去的那家饭馆,陈然和夏雪走在最后面,蕙子和韩佳倩牵着手走在最前面,此时蕙子像个勇士一样,人多的时候丝毫看不出她的任何心思,其实她都是在硬撑着。

“走这么快干嘛?”我快步走上前直接搂住她俩。

“操,真恶心。”

“不要脸,竟然左拥右抱,夏雪,你也不管一下。”黄俊显得尤为地气愤。

“不想搭理你,陈然,这次考试别紧张啊,我相信你。”夏雪和陈然终于牵手了,对此我心里一片明净,这个时候夏雪跟着陈然,怎么说都是一种莫大的安慰。

“夏雪,你怎么不鼓励我一下啊,我真的难受了。”黄俊愁眉苦脸地哀叹道,曾经有段时间他一直叫嚣着追夏雪,直到现在我也不知他究竟喜欢的是谁,杨琳吗,未必吧,年少时候喜欢的人是会变化的,有些人在一起了或许是随波逐流,只是日久天长后,情感慢慢便堆积起来,再遇到刻骨铭心的爱情,便宛若遭受一场劫难一样。

“杨琳,晚上吃饭咱俩坐一起行吗?”陆羽小声问道。

“好啊,陆羽,一定要好好考试哦。”

“嗯,你准备考哪儿去啊?”陆羽立刻又紧张了。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去南京吧,还不知能不能考得上呢?”杨琳微微一笑,陆羽顿时松了口气。

“我还以为你和梁衡一样去北京了呢。”

“哈哈,怎么会,李想家在北京,梁衡死活都会过去的。”杨琳叹了口气。

“这倒是,夏雪也肯定去北京了,毕竟梁衡过去了,他俩成绩这么好。”

“这是早就想到的了,这俩人,一个清华、一个北大,明明可以保送却死活参加高考,我真服了他俩了。”

“还是梁衡厉害,算起来,整整压了我们大家三年,不对,不是我们,是那些成绩好的,山一般的压力,简直令人绝望。”陆羽倒是很会表达情感。

“是的啊,要不然老刘死活拦着不让他去加强班。”

“其实他自己也不想去,就他那性格,估计两天就得疯了。”

“那可不一定,你是没看到他用功的时候,真的,一天二三十套试卷,天那,反正我是受不了这个苦。”

“你也蛮辛苦的,真的,我一直都知道。”陆羽忽然动情了,猛然间把脖子一扭,这是要哭的节奏了。

“我知道你知道,你我也知道,其实梁衡对你真的好,一直以来,他都不喜欢我的。”

“我知道,他我太清楚了,就是这家伙有些不务正业,真不知大学里还会发生什么烂事。”

“我也很期待,嗯,你考虑好去哪儿了吗?”

“看你啊,我不急,反正大不了就复读,总归要先知道你在哪儿。”陆羽淡淡地笑了一下,这个少年终于长大了,对待情感能够心平气和了。

6.

“真的特别感谢大家给我这个面子,我这一招呼吃饭都来了。”我一脸心虚地计算着人数。

“余嘉,你丫怎么来了,我好像没请你?”

“咱俩什么关系,忘了我替你照顾——不是,喊蕙子了,还有佳倩,你可不能这么健忘。”

“来就来吧,反正也不多你这一张嘴。”

“周昆,别傻站着,赶快帮忙安排桌子去,这他么到底来了多少人啊,卧槽,我身上钱不够你们可得慷慨解囊啊。”我被眼前乌压压的头颅给吓到了。

“干嘛老支使我,我可不学雷锋。”

“那我来学雷锋。”陈然笑呵呵地起身周旋一番,大家都各自落了座,佳倩和蕙子挨着我,陈然靠着蕙子,旁边是夏雪,陆羽和杨琳果真挨着坐了,黄俊恬不知耻地挨着杨琳,憋哥毫不客气地坐在了主位,就因为他是班长,所以他自我感觉特别良好。

“韩鑫,愣站着干嘛,咱俩坐。”周昆毫不客气地拉着韩鑫坐了下来,陆羽则一脸别扭地盯着我。

“谢谢你还拿我当兄弟。”这句话透着伤感,我不着痕迹地暗示了一下陆羽,他立刻起身和韩鑫勾肩搭背起来,陈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我俩很有默契地看了彼此一眼。

“他俩怎么了?”周昆很奇怪地问道。

“别管他俩,点菜点菜,今天我请客,千万不要不给我省钱。”我很豪气地说道。

“我们才不会跟你客气呢,你多虑了。”这群家伙肆无忌惮的模样,顿时就让我后悔了,我真的没请这么多人啊。

“袁晓,你丫点菜悠着点啊,你可是干过班长的人。”袁晓坐在另一桌,此刻他正口吐白沫地手足舞蹈,说实话我从心底觉得头皮发麻。

“哈哈,梁衡这次是真的栽了。”

“到底是谁喊他们过来的,老实说,不然——”

“难道你还能逃单,只要你能逃得过我们这一关?”黄俊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很是可笑。

“算了,我懒得管,你们高兴就好。”

7.

“为了友谊我们干杯。”只有陈然、憋哥、黄俊和我四人倒了酒,其他人全是茶水。

“为了高考干杯。”我和陈然相视一笑,又干了一杯。

“为了——”

“打住,别为了什么了,都他么喝了两杯茶水了,有完没完。”周昆小声在抗议。

“就是,这绝对是套路,梁衡一贯如此,少点两个菜吧,给他省点钱,不然他会一直这么折磨下去。”

“滚蛋,我是这样的人吗,蕙子,蕙子——你——怎么了?”我吃惊地看着蕙子,她突然笑了一下,这一幕被陈然惊为天人,顿时他就差捶胸顿足了。

“为了此时此刻还能看到彼此,为了大家一直以来能够善待梁衡,我以茶代酒干了这杯。”蕙子像个大孩子一样,这一刻她的身上都是光彩,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异常举动,把我直接都看愣了,我似乎看到了李想的身影,蕙子在这一刻仿佛是在告别,的确,我们这一刻真的是在告别,然而我们都以为以后还能相聚,其实很难了,过了这个时间,一切都将不复存在,连带年少时候弥足珍贵的情感,都注定要结束了。

“梁衡,你可一定要好好对待蕙子啊。”陆羽阴阳怪调地说道。

“那当然,这还用你提醒,怎么了,是不是很羡慕?”

“哎,心痛,蕙子以后你不爱梁衡了,提前告诉我一下。”陈然装作很难过的样子,其实真的假的估计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那轮得到你,说好了蕙子跟着我的,你们这群混蛋,可千万别惦记蕙子,尤其是陈然,别抛媚眼了,蕙子不吃这一套。”韩佳倩绝对是女孩儿中的大姐大,气场真不是盖的。

“那我就去找你,反正我知道你铁定是要去南京的。”陈然对于韩佳倩的动向倒是知道的门清儿。

“你要追我啊,那可不行,我心里有喜欢的人了,蕙子,你说是不是?”韩佳倩笑嘻嘻地搂住蕙子,夏雪她们仨都望着我,这一刻真的特别煎熬。

“怎么又都聊起天来了,我们是继续喝茶还是吃饭?”杨琳赶紧打岔,这一桌上的人我们太熟悉了,大家各自的那点事儿我们都心知肚明。

8.

“真羡慕你们,都有各自喜欢的人,无论以后能否长久在一起,至少还能有点回忆。”周昆没喝酒也说起醉话来了。

“这能怪谁,谁叫你丫身体不行,谈虎色变,见女孩儿如避蛇蝎,哎,不对,现在你怎么不怕了?”黄俊很猥琐地说道。

“因为哥们儿身体好了,从现在起,不,从大学起,我一定要好好谈几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我一定要——”

“要个鸡头,还堵不上你的嘴了?”韩鑫真的把鸡头塞到了周昆的嘴里,也是命中注定,后来这孙子没少找鸡头,简直是个老嫖客。

“陈然,你大学准备考哪儿去?”我俩碰了一下,各自喝完杯中的酒后不约而同地点燃一根烟。

“算了,我还是不抽了。”

“就抽一根吧!”蕙子和夏雪异口同声地说道,场面顿时就尴尬了。

“给我一根。”韩佳倩也装模作样地抽烟了,我一脸惊讶地看着她,陈然倒是很淡定,竟亲自起身给她点火,没想到韩佳倩的抽烟姿势特别老道。

“你也不管管。”我没好气地对憋哥埋怨道。

“懒得理你,给我一根。”憋哥一副很无所谓的表情。

“我还没想好,看看吧,能考到哪儿就去哪儿,反正我这成绩彻底是废了。”

“别这么说,好好加油一本还是没问题的。”我鼓励道。

“关键是没油加,算了,不提这个了,咱俩认识快三年了吧,你和蕙子去北京后,记得多帮我照顾李想。”陈然莫名地失落,看这样子他心底一直很挂念李想。

“我先出去一下。”说着蕙子就和夏雪一同出去了,桌子上只剩下杨琳和佳倩两个女孩儿,后来杨琳和陆羽也先后离开了,就韩佳倩一直陪着我们。

9.

“梁衡,你是不是少喊了一个人?”韩佳倩紧挨着我们俩。

“没啊,还有谁,我真记不清了。”

“刘歆呢,你俩忘了刘歆了。”

“卧槽,还真是,她不会又犯病了吧?”陈然立刻站起身,我一下把他给按了下去。

“你要去哪儿,找她去,得了吧,你就别演戏了,想偷偷找蕙子当我不知道似的。”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陈然一脸沮丧地盯着我。

“反正我喜欢的姑娘你都会惦记。”我没好气地回道,韩佳倩立刻稍微离陈然远了一点,这一瞬间我情不自禁地握起了她滑腻修长的右手。

“操,不想看你俩这对狗男女,眼睛要瞎了。”陈然表情极为的丰富。

“哎,说真的,刘歆你没必要有心理负担,不然这一辈子你就完了。”我叹了口气。

“就当我这辈子没完了似的,梁衡,我已经看到我的未来了,真的,而你的还是未知数,不过,我这话当着韩佳倩的面儿说有些不大合适,算了,我还是不说了。”陈然一口把酒倒进喉咙里。

“陈然,你这人可这没劲,有什么痛快说,我最烦这样的。”

“呦,你烦这样的还喜欢梁衡,真矛盾,那个——我是说你这辈子也会过得极为的纠结,真的,我的话先放在这儿,慢慢地你就懂了。”陈然一副莫测高深的模样,简直像个神棍。

“韩鑫,我说的对不对?”陈然感觉有些冷落他了一样。

“别管我,你俩之间的烂事我比谁都清楚,你们该说说,就当我不存在。”

“要不你先走吧,找大海聊聊。”陈然不露痕迹地暗示道。

“看来我是真的要走了,周昆,就你丫知道吃,还不走,当电灯泡呢,不是,你还真的待在这儿等着付账呢。”

“韩佳倩的手真好看,我能不能摸一下啊?”周昆表情极为的丑陋。

“混蛋,我的便宜也敢占。”韩佳倩故意上去摸了一下他的手,顿时他就如电击一样,把韩佳倩彻底吓坏了。

“赶快走吧,丢不丢人,辛辛苦苦养三年,一下子就又完了,何苦呢,真为你感到悲哀。”韩鑫扯着周昆就闪了,我和陈然抱在一起哈哈大笑。

“你俩混蛋到底笑什么呢?”

“你把耳朵凑过来?”陈然贴着韩佳倩说起周昆的苦难故事,听到最后韩佳倩眉头紧皱,一脸的难以置信。

“别盯着我,我可不像周昆。”

“混蛋,看我不杀了你,陈然还在这儿呢,什么都往外说。”韩佳倩要爆炸了。

“陈然又不是不知道,这么见外干嘛?”

“陈然,上了大学一定别来纠缠我,不然我——”

“梁衡在北京,鞭长莫及。”

“操,你丫真流氓。”

“混蛋,你俩都是流氓,谁再理你俩就不是人。”韩佳倩气的把杯子里的酒都泼在了我俩的身上了,这一刻她终于逃离了,像蕙子和夏雪那样,找个借口然后就不过来了,这场关于青春的游戏真的要彻底结束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