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巷子 ·卷八 | 迷失篇 (4)

目 录 ·青春巷子      上 一 章 ·恋恋不舍

文 / 水木刅      故事简介

过往~青春

真情假意

1.

正月初七高三届学生正式开学,其实初四我们就过来了,学校违规补课,这一次竟没人公然发牢骚。

那天刚好立春,距离高考还有124天,黑色的六月,终结的时间已经看得见了。

“怎么样,今儿立春,准备请我们到哪儿搓一顿。”韩鑫大言不惭地说道。

“你是在和我说话吗?”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梁衡,你很不地道,我抗议。”王小山一脸愤怒地盯着我。

“大人说话小孩儿不要插嘴,还有比梁衡更地道的人吗,看到没,哥们儿身上的衣服都是他送的。”韩鑫这是在故意给我设套,以为夸两句我就能请他吃饭。

“你为何不抽韩鑫一巴掌?”王小山一脸执着地盯着我。

“梁衡有病还是怎么着,没事儿抽人干嘛?”看起来韩鑫在埋怨,其实是在骂我。

“韩鑫,你不会这么快就健忘了吧,梁衡上次咋说的,谁主动跟他说话,他都要先抽人一巴掌。”

“梁衡才不会这么没素质,就我和他的关系,他能——”我上去往他脖子上甩了一巴掌,这孙子嘴太碎了,啰里啰嗦唐僧一样。

“你疯啦,哥们儿刚夸你一下,现在我要收回刚才对你的赞美。”韩鑫捂着脖子,龇牙咧嘴地怒吼道。

“走吧,一起吃饭去。”

“你要去吗,王小山?”我主动邀请他。

“吃饭也要挨揍吗,我还是不去了。”王小山一脸戒备地看着我。

“真没意思,跟你开玩笑你还当真了,走吧,大家在一起也就一百多天了,以后还不知怎样呢。”我一脸诚恳地说道。

“梁衡,你真的只是和我开玩笑吗,上次我害了你,真的,你能这样对待哥们儿,不说了——”王小山竟然抹起眼泪来,韩鑫仿佛也感动了,搭着他肩膀我们仨一起走出了教室。

2.

韩鑫一路上和王小山喋喋不休,俩人前两天还刚干了一架,现在俩人亲热的几乎都要合体了,一时间,我竟无法理解他俩种种匪夷所思的举动。

“梁衡,我们去找蕙子和韩佳倩吧?”

“还是算了,不打扰她们学习了,待会儿我给她们打包。”我很平静地回道。

“呦,什么叫做打扰她们,难道就不打扰我们吗?”韩鑫不服气地揶揄道。

“那你就回去吧,我和王小山去吃。”

“王小山,你竟然赶我走和王小山去吃大餐,王小山你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那不是木木吗?”我指着不远处王小山心中最痴恋的姑娘。

“真是冤家路窄,王小山,走,我们杀过去。”韩鑫一脸愤愤地说道。

“算了吧,没必要招惹麻烦,这一对狗男女恨不得吃了我们仨儿。”

“也是,这次就放过他们了,下次别让我遇到他们,王小山,你别一副忧郁的模样,一个木木都把你弄成这样了,你看梁衡同时喜欢几个姑娘都没你这样的,以后让他发一个给你不就结了。”韩鑫很无耻地安慰王小山,我狠狠踢了他一脚。

“走吧,人都没影了还在那儿盯,望夫石呢。”韩鑫拉着一脸呆滞的王小山,我无来由地叹了口气,好事多磨,谁知道明天和以后究竟会发生什么呢。

3.

然而,不需要明天,吃完饭以后一件让我尴尬的事儿就发生了。

本来只我一人去给蕙子他们送饭,可禁不住韩鑫的念叨,后来王小山非要看看韩佳倩,他有如此的好心情实属不易,因此我很爽快地答应他这个有些非分的想法。

然而教室里只有蕙子,她一脸欣喜地看着我,鬼灵精怪地偷看了一眼王小山后便捂着嘴回去了。

“蕙子笑什么?”韩鑫不明所以地问道。

“还不是你这张脸,看看你俩那副尊容,肿的跟猪头一样,能不笑吗,也就是我忍耐力好,不然,哈哈哈……”

“这人疯了,王小山,看来你见韩佳倩的愿望暂时得落空了。”韩鑫话里有话地点我。

“没事儿,我这就联系她。”

我们一起往宿舍走,快到宿舍时,正好看到陆羽扯着嗓子让黄俊从窗口往楼下扔洗脸盆,他这是要打热水的节奏,高中三年,这种高空接物的事儿都没少干。

一般情况下我们都要先酝酿一下情绪,努力让喉咙放开,然后才深吸一口气释放丹田,挨个名字喊一遍,此时总会有无数只头颅伸出来,由此可见大家是有多么无聊。

有时嗓子喊破了也不见人影,此时就会有假仗义的兄弟扔盆下来,代价是要分一半的热水,这种约定也不知何时开始的,反正大家都很自觉地遵守这种制度,只是中间出过几次小插曲,有时底下的人喊得凶了,吵得人睡不着觉,于是便有一盆冷水泼下来,这还是轻的,比较危险的是有时竟会从上面坠下一个暖水壶,玻璃碴子碎了一地,每次宿管老头打扫卫生都会骂骂咧咧的,除了痛惜暴殄天物,更为无缘无故的增加他的劳动力而气愤。

“你们这帮兔崽子,以后千万别让我给抓住,我非得生撕了你们。”每次他都这样念叨,可没一次他敢主动去抓。

4.

“韩佳倩呢,你身上有雷达啊,还能预知她在哪儿吗?”韩鑫鄙视地看了我一眼,陆羽仿佛没看到我们一样,小心翼翼地端了一整盆热水,亦步亦趋的样子像个鸭子。

“你看陆羽走路的样子多可笑,像只鸡。”韩鑫指着方向哈哈大笑道。

“我感觉像只鹅。”王小山竟冒出这样一句。

“你俩啥眼神,这分明是只鸭子。”我批评他俩的观察力。

“对、对,不愧是学霸,陆羽分明是只鸭子。”韩鑫又嘲笑起来。

“你大爷的,你们才是鸭子,有意思吗?”陆羽终于爆发了,他一脸气愤地盯着我们,眼神恨不得把我们给撕了。

“呦,这不是陆羽吗,端着热水不累吗,来来来,歇一会儿。”我热情地和他寒暄。

“滚蛋,懒得理你。”陆羽这一瞬间竟闭上了眼睛。

“陆羽,你要这么多热水是打算蹲在上面浮动吗?”韩鑫开玩笑道,见陆羽不说话便继续刺激道,“我是一只小鸭子,咿呀咿呀咦。”

“你丫滚蛋,有你们这样的吗?”陆羽的一盆热水终于全倒在了地上,顿时他就上蹿下跳的,龇牙咧嘴地破口大骂,看来是被烫到了。

“没事儿吧,真烫到了?”韩鑫一脸的关切。

“你大爷的,没你们这样的,拿哥们儿开什么涮,这是会出大事儿的?”

“梁衡,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是在忏悔吗?”陆羽没好气地说道。

“我是在想你那玩意儿是否被烫坏了,你赶快检查一下!”

“哈哈,坏了,太好笑了。”王小山肆无忌惮的笑容让陆羽彻底发狂,上去就抽了他一巴掌。

“哎呦,你丫打我干嘛,有病啊。”王小山捂着脸质问道。

“我就是看不惯你笑的那得意样儿,什么人都敢嘲笑我。”

“王小山,别跟他一般见识,他刚失恋了,你俩其实感同身受。”我有点看不过去了,只好努力安慰道。

“滚蛋,梁衡你再这样瞎说别怪我跟你翻脸啊。”他蹭的一下拿起盆子,往地上狠狠摔了一下,这下彻底安静了,盆子坏了。

5.

“陆羽,你这是何苦呢,好好一个盆儿被你给糟蹋了,哎,真是不可理喻。”韩鑫一脸幸灾乐祸地说道。

“你好好看看这是谁的盆,都这时候了还能笑得出来。”我没好气地提醒道。

“卧槽,陆羽,你必须赔我一个,不然咱俩没完。”

“活该,你能把我给怎么样,我还就不信了。”陆羽竟笑了起来。

“你们都疯了,不搭理你们了,王小山过来,韩鑫,别抽疯了,至于吗,为一个盆,屎糊脸上也没见你如此难过。”

“对——你说的有道理,我不跟失恋的人生气,不值得。”

“我们回宿舍去了,王小山你是回教室呢还是回教室呢?”

“韩佳倩呢,我要看她。”王小山一点都不知收敛,张嘴就是韩佳倩,感觉他俩关系比我俩要好。

“行,不到黄河心不死是吧,我给你找。”

说着我拿起小灵通给韩佳倩打了个电话,他们仨儿都凑了过来,韩鑫眼睛一直盯着我的手机,我心想又要坏事儿。

“你在哪儿呢,饭都送过来了,也没看到你?”我很关心地问道。

“梁衡,打开免提,这样累不累啊?”韩鑫说着把手机给夺了过去,直接开启免提。

“我在外面呢,一会儿就去吃,谢谢啊,梁衡。”韩佳倩熟悉的声音传来,陆羽一脸羡慕地看了我一眼。

“你还是先来一下宿舍吧,陆羽和王小山想见你。”

“还有我,韩鑫——”

“我现在有事儿,晚点我去找你们——啊——”电话里传出一声很奇怪的声音,我顿时一愣。

6.

“梁衡,快看,那不是韩佳倩吗?”韩鑫率先看到了韩佳倩,她正和烧饼在一起。

“梁衡,你别冲动啊!”陆羽紧紧抓住我。

“这么巧,看来你还真的是在外面。”我看着烧饼和韩佳倩从男生公寓门前走出来,韩佳倩的手机顿时就滑了下来。

“哈哈——梁衡,好久不见了,最近怎样?”烧饼一脸亲热地搭着我肩膀。

“还行,不过没你滋润,看来小日子过得不错。”我一点都没生气的样子。

“那个——我先走了,我也是刚被放出来,陈然也快了。”说完他回头看了一眼韩佳倩后说道,“我先走了,晚上我再来找你。”

“梁衡,我——”韩佳倩一脸局促地望着我。

“你回去吃饭吧,哦,对,现在或许你也不饿,那就直接给扔了吧,别吃多了被撑着,那多不好?”我一脸笑嘻嘻地盯着她,陆羽他们都不敢说话。

“梁衡,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没想什么,对了,这是王小山,一直想看你。”我一把拽住王小山,他像个傻子一样,眼皮都没抬一下。

“梁衡,真的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你能别乱想吗?”韩佳倩咬着嘴唇,陡然间我竟想开了,反正大家在一起的时间也不长了,好聚好散总归好过仇人一般。

“韩鑫,我送你个小玩意儿,以后可以给家打电话。”说着我把小灵通塞到了韩鑫的口袋里,韩佳倩这个瞬间仿佛崩溃一般,眼泪刷刷地就掉了下来,我没看她一眼,转身就进了宿舍、

“梁衡,我不能要,这是你和韩佳倩的,我不能——”韩鑫紧跟着我追了上去。

7.

“佳倩,别哭了,我觉得你应该找梁衡好好聊聊,他从来都没这样过。”

“梁衡没怎样过,我怎么听不懂。”王小山歪着脑袋一脸不解地说道。

“你懂个蛋,你看过梁衡如此强笑着跟一女孩儿说话吗,他这是郁闷到极点了。”陆羽似乎很理解我,他说的没错,我是郁闷到极点了。

“你这样说我有感受,梁衡就是这样的,我跟他说话他都得先要抽我一巴掌,你看,我的脖子都快被打出老茧来了。”王小山一脸认真的样子,让韩佳倩再也哭不下去了。

“可我一点都不恨他,韩佳倩,你不知道,刚才我们一起吃饭时,梁衡给你夹了多少好吃的,我们想吃他都没让。”王小山这句话让韩佳倩再次泪流满面。

“好了,你赶快滚吧,别招她了,晚上你和梁衡好好聊聊,还有一百多天我们就要天各一方了,可千万不能因为这个断了联系,你看我和韩鑫,前段时间跟生死仇人似的,现在不也好的跟一个人一样,我把他洗脸盆摔碎了他都没生气。”陆羽恬不知耻地说道。

“得了吧,刚才韩鑫还跟你发火呢。”王小山直接揭了老底。

“你丫滚蛋,走不走,再不走我可要动手了,我不比梁衡,能把你脖子上的老茧给抽掉。”陆羽一脸愤恨地恐吓王小山,他最烦别人拆他的台了。

“那我走了,韩佳倩,改天我再来看你。”

说着王小山就走了,两百米的距离他竟回头看了好几次,望眼欲穿的样子很让人恶心。

8.

“陆羽,你一定得把韩鑫手里的手机给要回来,这是梁衡送给蕙子和我的,他不能拿。”

“我知道,这还用你说,再说韩鑫也不是那人。”

“那就太谢谢了,我先回教室了。”

“要不晚上我帮你看住梁衡,他一郁闷就会回家。”陆羽建议道。

“晚上我真的有事儿,改天吧,让他冷静一下。”韩佳倩一脸平静地说道。

“你所谓的有事儿就是找烧饼吗,韩佳倩,这事儿我必须要说一句,你对不起梁衡,也对不起我对你的一番心意。”陆羽一脸气馁地质问道。

“对,你说的对,我就是要找烧饼,你告诉梁衡,以后别招我,我没有对不起他,他喜欢那么多姑娘,就不允许我喜欢其他人吗?”

韩佳倩一句话把陆羽堵到了南墙,一直回到宿舍他都特别沮丧,韩鑫看他进来了,忙小声嘀咕道:“韩佳倩呢,她没过来吗?”

“没有。”陆羽摇了摇头。

“废物,让你办点事儿都办不好。”韩鑫破口大骂,这是故意做给我看的吗?

“行了你俩,这事儿我早有预料,你们就别瞎废心思了。”我心里莫名地烦躁。

“怎么是瞎废心思,我们不能坐视不管。”韩鑫仗义执言道。

“就是,韩佳倩怎么能喜欢上烧饼这个烂货,哥们儿惦记她不是一天两天了,她怎么能如此的绝情?”陆羽一脸的失落,他详细地把刚才的事情给我学了一遍,我心里顿时很厌恶,这是故意让宿舍其他人知道啊,唯恐天下不乱,这家伙。

“哈哈——梁衡,你也有今天啊,真是天大的笑话,我真开心。”黄俊终于冒泡了,刚才他一直在冷眼旁观,现在事情明朗了,他立刻就活跃起来。

“开心你大爷,现在我就去找憋哥,没他么这样的,真是气死我了。”陆羽气冲冲地出去了,把我们搞得一愣一愣的。

“陆羽他怎么了,梁衡还没发火,他发什么神经?”黄俊一脸疑惑地看着大家。

“因为他现在爱上韩佳倩了,所以杨琳——”

“我懂了,哈哈,我的机会来了?”黄俊手足舞蹈起来。

“你有个屁的机会,难道忘了你惊天地泣鬼神的屁哥称号了吗?”韩鑫不合时宜地提醒道。

9.

当天晚上韩佳倩没来找我,这个我早已预料,她是个主见极强的人,打定了主意一般都不会轻易改变,对此我心知肚明,但年前就已经有她和烧饼的谣传,所以我也不是没有思想准备,只是刹那间看到她和烧饼极为亲热的样子,心里还是很不得劲。

“你这手机我玩几天啊,贪吃蛇的游戏挺好玩的,哈哈——那个,一有情况我就向你报告。”韩鑫爱不释手地拿着我塞到他兜里的手机,一脸痴迷地说道。

“说了送给你了,你怎么还这么墨迹,难道咱俩之间的感情还抵不过一部手机吗?”

“哥们儿真是太感动了,只是这毕竟是你和韩佳倩的心爱之物,我不能夺人所爱。”韩鑫竟很会理解人。

“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我不要了,看着心烦,那个——最近我回家去住了,有事儿联系我。”我饱含深意地看了他一眼。

“我明白,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会及时向你汇报的。”韩鑫一脸贼兮兮的模样,看我不说话便小声揶揄道,“现在你心里不大好受吧,其实这一天也快了。”

“你什么意思?”我一脸不解地看着他。

“咱俩认识快三年了,从李想算起,哪个姑娘我没经过手,在我面前就别装了。”

“你这话怎么听着这么难听,什么叫做经手?什么又叫做装,我在你面前装过吗?”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那个——我的意思是说,很快我们就要分开了,你奔你的广阔前程,我去我的羊肠小道,咱俩——”

“别提咱俩,好兄弟,一辈子,闹别扭,一阵子。”

“卧槽,这种被王小山说过的恶心话你也好意思说,你真的变了。”

“我没变,是世道变了,你就等着吧,接下来还不知要发生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呢。”

“那也好过现在的度日如年,妈的,我的成绩是越来越差了,我都感觉无力回天了,梁衡,你说我该怎么办?”

“还是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吧,好好努力,有什么不懂的及时找我,作为兄弟,我不希望你这样堕落下去!”

“真是太感动了,不是,不对,什么叫做堕落,你有没有搞错,和你在一起才会堕落,擦,你话说的太难听了,不搭理你了,不行,你得好好给我复习,照这样下去,我感觉都考不上本科了。”

10.

晚自习结束,憋哥一脸愧疚地过来找我,我俩一言不发地走出了学校。

“喝点酒吧?”我提议道。

“正有此意,反正我也没事儿。”憋哥很爽快地答应了。

“也就你拿高考不当一回事儿,还是你行。”我俩相视一笑。

我俩来到烧烤摊,两年前我曾和李想在这儿撸过串,那天她还喝醉了,后来还是我把她给送回家的。

“你就没什么话跟我说吗?”三杯酒下肚,憋哥终于忍不住问道。

“没什么,还是听你说吧,以后你去打工了,咱俩或许就聊不到一块儿去了。”我开玩笑道。

“大爷的,这么快就暴露本质了,真不够意思。”

“你无非说韩佳倩的事儿,她和烧饼没什么,我知道。”我笑着看着他。

“你真这么认为?”憋哥一脸奇怪地看着我。

“那当然,你妹妹什么人我可能比你还清楚,无论是灵魂还是——”

“你丫就是个流氓,怪不得她不搭理你,活该。”憋哥愤愤地喝了一杯酒。

“是活该,不过你得多留意着点,韩佳倩没想法不代表烧饼也是个好人。”我一脸担忧地说道。

“这我知道,不是,你丫不能把我妹妹扔给我一人,这他么都叫什么事儿?”憋哥狠狠撕咬一大块鸡肉。

“韩佳倩这是蓄谋已久的了,她怎么想的我还不清楚,不过总归我也会留意的,你应该了解我,我对她也是一片真心哎。”

“得了吧,还他么真心,你到底对多少人真心过,净瞎扯。”憋哥很不以为然,其实他根本就不懂,不懂他妹妹,不懂黄俊,不懂大米粥。

“其实我只对陈然真心过,真的,难道你不觉得他就像我的亲兄弟一样吗?”

“你也是我的兄弟,你和韩佳倩都那啥了,别当我不知道。”憋哥醉醺醺地说道,此时他似乎已经无所顾忌。

“佳倩这样挺好,可以安心地复习功课,高考的胜算又大了几分。”我自言自语道。

憋哥已经彻底倒下了,外面的灯光和呼啸而过的寒风依旧冰冷彻骨,没有盼头的日子一时间竟特别难熬,陡然间我仿佛在不远处看到了韩佳倩,她正和烧饼厮混在一起,那头精致的短发在黄昏昏的灯光中显得异常的妖娆,这一刻我竟出奇的平静。

该来的它总会来,距离高考不过四个月的里,我和韩佳倩的关系在别人的嘴里彻底结束,个中真情或是假意,其实我比谁都清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