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巷子 ·卷六 | 忧伤篇 (4)

目 录 ·青春巷子      上 一 章 ·陆羽的烦恼

文 / 水木刅      故事简介

爱过~忧伤

多情总被无情恼

1.

从春节开始一直到正月初三,我都没有见到李想,她像消失了一样,我曾连续两天晚上八九点钟在她家楼下观望,黑漆漆的窗户看不到一点亮光,每次我都觉得她应该要回来了,然而总是空欢喜一场,换做以前我可以找夏雪问个究竟,然而现在我俩基本形同陌路,所以李想冷不丁来这么一下“音讯全无”,我竟像个没头苍蝇一般,连我妈都看出我的忧郁了,为此她还冠冕堂皇地安慰了几句,可惜她也不能大变活人,所以我只好昏天黑地的和韩佳倩她们鬼混。

陆羽也和我们待在一起,这几天他一直很准时地出现在韩佳倩家里,来的比我早,走的比我还晚,后来索性睡在憋哥的床上,我心里暗笑,这家伙也不嫌脏,憋哥的枕头一股很浓郁的脑油味儿,离得很远都能闻到,他却满不在乎,就冲这点,我都甘拜下风。

“佳倩,我上两天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样了?”陆羽眼睛里都是星星。

“你前两天说的可多了,一直神经兮兮地唠叨,我也搞不清你指的是哪句?”韩佳倩一头雾水地看着他。

“蕙子,你告诉她,我觉得你应该比较了解我的内心!”陆羽又开始胡言乱语。

“你不就想让韩佳倩做你女朋友吗,至于天天赖在这儿不走,告诉你,没用,韩佳倩看不上你!”我见不得这孙子如此的浮夸,其实他心里怎么想的我一清二楚。

“那可不一定,死蚊子,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陆羽哥哥这样的!”韩佳倩故意朝我挤眉弄眼,看的我很是郁闷。

“蕙子,你觉得韩佳倩会喜欢陆羽吗?”我不怀好意地看着她。

“真话还是假话?”蕙子怯生生地问道。

“当然是真的了,蕙子,你说,按照你的了解,韩佳倩是不是喜欢我这样儿的?”陆羽眼睛里都是鸡血,乍一看还挺吓人的。

“我觉得佳倩她应该喜欢的是——”蕙子看了看我,我心里立刻心虚起来,正想着怎么糊弄过去,陆羽直接就炸了,只见其起身、出脚、踹人一步到位,一愣神的功夫,他就狠狠踢了我几下。

“陆羽,你混蛋,没事儿踢他干嘛——”韩佳倩怒吼道。

“难道你真的喜欢他——韩佳倩,你太——让我失望了,你要不喜欢我就早点拒绝,给我希望又让我绝望算怎么一回事儿!”

“好吧,陆羽,别装了,累不累,你单恋杨琳也不是一两天了,现在说这个不无聊吗?”韩佳倩没好气地戳破陆羽的虚伪。

“我不累,我是真喜欢上你了,蕙子,你好歹说句话阿,难道你就能忍受韩佳倩也喜欢梁衡吗?”陆羽一脸深沉地质问道。

“别乱说,佳倩不是那样的人!”蕙子一双纯净的目光看着我俩,我们仨各怀心思地笑了笑,陆羽一头雾水地看着我们,那一刻他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2.

我们决定中午到外面胡吃海喝一顿,听我这样说,蕙子微微犹豫了一下,我一脸期盼地望着她,她像下了某种重大决定似的说要打个电话回家,我也不知她说了些什么,声音小的根本听不大清,打完电话后便冲我轻松笑了一下,就这一笑,让陆羽彻底呆住了,韩佳倩推了他几下才反应过来。

“好看吧?”韩佳倩没好气地揶揄道。

“好看。”

“喜欢吗?”

“喜欢。”

“知道梁衡为何喜欢她了吧?”

“知道——我他么不知道!”陆羽气愤地吼道。

“好吧,那我好看吗?”韩佳倩搭着他肩膀坏笑了一下,陆羽竟然莫名地开始颤抖。

“你发烧啦,打什么哆嗦阿?”我关心道。

“谁——谁哆嗦了。”陆羽脸竟然红了,我们仨相视一笑,韩佳倩狠狠踢了他一脚陆羽都没感到痛,我很怀疑他到底爱不爱杨琳。

“佳倩,以后只许跟我如此亲密,其他人可不能这么随便,尤其是梁衡!”陆羽大言不惭地说道。

“滚蛋,我要是想你能拦得住?”说着我左右各一个把两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搂在怀里,陆羽眼睛都要冒火了。

“蕙子,你也不管管,你家梁衡真不是人!”

“不许这样说他。”俩姑娘异口同声地说道,陆羽直接郁闷地几近晕倒。

“我们到底去哪儿,谁请客?”陆羽赶紧岔开话题。

“要不去国际酒店腐败一下?”我提议道。

“拉倒吧,就你身上叮叮当当的硬币,把你卖了都不够一盘菜钱。”陆羽鄙视地看了我一眼,我无辜地看着蕙子她俩,她们竟然点头称是。

“我就开一玩笑,那个,等高考结束我一定请,你们不来都不行。”

“这还差不多,今儿我们都是见证者,你这顿大餐肯定是赖不掉了。”陆羽很友好地搭着我肩膀。

“能把你的猫爪松开吗,刚才你好像才骂过我。”我一脸冷冷地提醒道。

“擦,至于吗,梁衡,你心眼可越来越小了阿,这是种病,得治!”说着他就溜到前面去了,我懒得跟他计较,这人属癞皮狗的。

3.

韩佳倩说他哥疯了,最近天天喝粥,面容日渐消瘦,精神却很高涨,这是成魔的节奏,听她这样描述,我们决定先去找他。

“看到没,最近我脸色都差了?”她指了指自己白净的脸庞说道。

“还真是的哎,谁欺负你了?”陆羽撸起袖子,但旋即又放了下来,外面天儿太冷了,他有些扛不住。

“得了吧,你别装模作样地胡思乱想,谁敢欺负韩佳倩,都是因为憋哥,喜欢上一姑娘,那姑娘外号叫大米粥,所以现在他只喝粥,再看看蕙子,小脸比韩佳倩也好不到哪儿去。”我一脸无语地解释道。

“大米粥,怎么叫这个怪名,还有,什么叫喜欢上一姑娘,他俩发生关系啦?”陆羽对此表示出极大的兴趣。

“滚蛋,你能别这么污吗,还不是因为他——”韩佳倩指着我,陆羽一脸疑惑地看过来,我不说话,他又看着韩佳倩,满脸都是期盼的神色。

“初中这妞儿追过梁衡,可他总吊着人家。”韩佳倩笑的有些坏,蕙子愣了一下,一脸紧张地看着我。

“你们信吗?”我连那丫头手都没碰过,却背这样大一口黑锅,想想都觉得委屈。

“难说,在这方面你和陈然有的一拼。”陆羽口不择言地乱说,我踢了他一脚,他哎呦还没说完直接转为“卧槽”了,我得好好看看卧槽是谁。

“‘操’来了,陆羽,还记得前两天说过的话吗?”

“前两天你俩说什么了?”韩佳倩、蕙子一脸感兴趣的模样。

“他说和陈然不共戴天,当然都是因为杨琳那妞儿。”

“我说过吗?”陆羽想不承认。

“上吧,我永远是你坚强的后盾。”我鼓励道。

“滚一边去,李想在那儿呢,我怎么好下得了手。”陆羽大言不惭地说道。

“没事儿,李想是不会介意的,蕙子,我们找李想去,你们仨慢慢发挥,我们在一边观战。”韩佳倩拉着蕙子,李想远远地看着我们笑,笑容尤为的明媚,无论在哪儿,她都那么出众。

4.

“李想,你怎么和这家伙在一起?”韩佳倩一把搂住李想,她俩差不多高,蕙子稍稍矮了那么一点,但蕙子自有一种魔力,她跟其他女孩儿不一样。

“陆羽,知道现在我在想什么吗?”

“李想真好,现在我特想成为韩佳倩那只胳膊。”陆羽好像没听见我在说什么,只顾着自言自语。

“你真下流。”

“谁下流?”陈然耳朵一米长,隔那么远也听得见。

“陆羽说他想成为韩佳倩的那只胳膊。”我一脸坏笑道。

“那是够下流的,我只不过想成为李想的肩膀。”陈然一本正经地说道。

“滚蛋,陈然,我再次警告你,你勾搭杨琳也就算了,再招惹佳倩,我跟你丫不共戴天!”陆羽气势很足,把我都吓一跳。

“佳倩,这才几天阿,你俩就好成这样了?梁衡,你也不管管,难道你就忍心这么漂亮一姑娘落到陆羽的手中?”陈然一脸的奇怪。

“他那是单相思,不足为虑,好了,你俩别客气了,开始吧!”我有些不耐烦地催促道。

陈然一脸茫然,陆羽立刻走上前把陈然拉到一边,对此我很是气愤。

“陆羽,刚才你不是准备和陈然单挑的吗,你俩有不共戴天的仇恨?”

“不是陆羽,我哪儿招你了,你竟如此恨我?”陈然激动了,被人惦念这种感觉不一定都是美好的。

“你别听他瞎说,他嘴里有一句实话吗?”陆羽搭着陈然肩膀很亲热地解释道,我无语地看着他,他脸色坦然,我从上面看出三个字,那就是“不要脸”。

“那倒是,梁衡平时嘴里没一句实话,就会花言巧语骗漂亮的姑娘!”陈然眼睛又盯着蕙子看,其实他说的是自己。

“梁衡,我再严重警告你一次,不要破坏我和陈然之间的友谊,不然我跟你没完。”陆羽嚣张地对我说。

“我已经准备好了,你来吧!”

“我——”

“你们怎么还不动手?”韩佳倩忽然问道,她们仨都看着我们。

“动什么手?”陈然问道。

“陆羽不是要和你切磋吗?赶快动手,我们在一边观战。”

“现在我很怀疑咱俩之间的感情,你把手给我放下去,咱俩好好交流一下。”陈然一脸热情地看着陆羽。

“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别冲动,我那是说着玩的,就咱俩患难与共那么多年,连个玩笑都不能开了,你这人真不禁逗。”陆羽打哈哈想把话题转过去。

“拉倒吧,现在我越来越觉得你在背后说我坏话了。”

“谁人背后无人说,至于吗,生活就是这个样子,偶尔说说别人,经常被别人说说,别太当真。”陆羽此刻站在哲学的角度,他从生活出发,延伸出一堆大道理。

5.

“蕙子,你好!”陈然冷不丁地转移目标,刚才还要跟陆羽决斗,思维陡然间跳跃的让我们都有些受不了,蕙子更是愣了一下,但紧接着一脸平静地说道:“我很好!”

这句话让陈然想死的心都有了,尴尬的手悬在空中不知如何是好。

李想她们四个彼此看了一眼,她们都想不出蕙子会这样回答,只有我知道,蕙子在生人面前就这样,用她的话来说,梁衡,我没给你丢脸吧?

真难为她了,脸上如此风平浪静,我冲她笑了一下,她的嘴角微微翘起,看的我怦然心动。

“陈然,你怎么不说话了?”韩佳倩看了一眼李想,故意问道。

“我——不是,我——好吧,我不知说什么了。”陈然如此纠结,样子极其好笑,他心里肯定相当无语,蕙子紧挨着我,李想也笑了,她似乎很乐意看到陈然这样。

“陈然贼心不改,哈哈,太好笑了。”陆羽肆无忌惮地笑道。

“笑个屁,我要和你决斗。”陈然冲着陆羽吼道,他觉得丢了面子。

“好了,别闹了,陈然,今天你过来是特意看李想的吗?”韩佳倩制止他们无休止地表演。

“我要是说是特意为了看你的,你信不信?”陈然坏笑道。

“这人真不要脸,跟你一样。”陆羽愤愤地嘀咕道。

“信阿,带什么礼物送给我了?”韩佳倩斜着眼看着陈然。

“我送给你行吗,佳倩,你真的越来越漂亮了?”陈然装作一副很猥琐的样子,目光死死在韩佳倩的胸口看了几眼。

“李想,你也不管管,陈然这混蛋竟然占我便宜。”

“他都混蛋了,你和他一般见识干嘛?”李想一脸不在意地说道,陈然有些尴尬,他选择不再说话,看得出他挺在意李想的。

我从兜里掏烟出来,他像陆羽一样矫情,立刻严肃地说道:“梁衡,你怎么还抽烟?”话说的好像他不抽似的,恩,他没少抽!

“陆羽你呢?”

“真虚伪!”陆羽接过烟看着陈然,陈然看到是中华,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他正准备陶醉一下,忽然陆羽惊叫了一声,吓我们一跳。

“我操,梁衡,你丫给我的是中华吗?”

“怎么了?”

“陈然,你语文好,认识字儿多,你帮忙看看。”

我俩凑过去一看,是根红杉树,我把烟全掏出来,他俩挨个看过一遍,陆羽表情越发纠结,他有点结巴地问道:“梁——衡?”

“你——怎么了?”我学着他的语速问道。

“你能——说实话吗,刚才在韩佳倩家里我抽的是中华吗?你放心,我绝对不揍你。”陆羽一脸的不可思议。

“肯定是中华,这我可以保证,你当时抽的不是也很陶醉吗,你不应该怀疑自己。”

“那他么这盒子里是怎么回事,你自己好好看看,有一根中华吗,全是些乱七八糟的烟,陈然你看,这根还有酒味,不是,这不会是你爸在酒桌上捡的吧?”

“滚蛋,你爸才再酒桌上干这事儿!”我有种感觉,陆羽说的应该是真的。

“对,对——我爸酒桌上就经常干这事儿!”陆羽小鸡啄食一样地点头称是。

“那你到底抽不抽,不抽给我!”

“抽,抽,抽吧,陈然,别装了,李想又没说什么,你丫什么时候胆儿变得这么小了,以前你可不这样?”陆羽怪声怪气地揶揄道。

“人在做,天在看。”

陈然这话犹如晴天霹雳一样,我老老实实把烟塞回兜里,左手拉着蕙子,右手拉着韩佳倩,抱歉地跟李想说道:“走吧,李想,一起找憋哥吃饭去!”

6.

“梁衡他怎么了?”陆羽很疑惑地问道,嘴里叼着烟,他没有感觉到天在看。

“人在做,天在看。”陈然再次说道,陆羽一脸惊慌地看了看,陈然跟个神棍似的,吓的他把烟一丢,浑身又莫名地哆嗦了几下。

“人在做,天在看。”陈然第三次重复道。

“天看你大爷的,李想,你怎么能受得了陈然,我要是你,肯定得吓成神经病。”

“人——”

“陈然——”李想娇嗔地制止住陈然无休止地复读机模式。

“走吧,开个玩笑,不是,梁衡,你丫真够放肆的,这种事儿也能干得出来。”陈然挠挠头笑着说道。

“我怎么了又?”

“还怎么了,你自己现在干嘛不知道啊,得招多少人恨,韩佳倩,蕙子,你们不要害怕,梁衡双拳难敌四手,有我们在这儿,他不敢强迫你们做自己不愿做的事儿!”陆羽情绪激昂地说道,临了还“呸”了一下,这孙子口真臭。

“我恨自己没有三只手,不然李想的胳膊也幸免不了。”我一脸无辜地看着李想,我有多久没看到她了,感觉像大半年一样,这丫头直到现在都没主动和我说过一句话。

“揍他!”陆羽开始追我,陈然也蠢蠢欲动了。

我拉着这俩姑娘一直往前跑,到底被他俩堵在前头了,李想在后面气喘吁吁地喊道:“你们慢点,等我一下!”

“蕙子,你让开,我要和梁衡切磋一下。”陈然说道。

“佳倩,你让开,我要和梁衡切磋一下。”陆羽成了复读机。

“你们太过分了,刚才哥们儿还分烟给你俩抽,现在就恩将仇报了?”

“这是两码事,你激起了众怒知道吗,站着茅坑不拉屎!”陆羽话没说完身上就挨了一脚,蕙子竟然也上去来了一下,陆羽整个人都崩溃了,他无法相信蕙子也会这样对他,情绪立刻就有些失控了,眼泪哗哗地就要下来了。

“为什么——”陆羽两眼无神地吼道。

“你丫怎么说话的?”陈然狠狠捶了他一下,陆羽此刻很孤独。

“好,好——不是,蕙子,你怎么会踢我?”

“姐俩齐心,其利断金,区区你那条腿,没断就是万幸,以后记住了,别说疯话,记住了吗?”韩佳倩又展现女王的气势来。

“知道了!”

“不是,你们好歹也等我一下阿,我一姑娘遇到坏人该怎么办?”李想终于追了上来,喘着粗气说道。

“我很想当那个坏人。”陆羽情不自禁地又想挨揍,气势他说出了我的心里话,后背立刻又挨了一下,很有力度的一拳。

“好吧,我又说错话了,咱们走吧,再不吃饭,饭店都药关门了!”陆羽叹了口气说道。

“走吧,别闹了,找憋哥去,现在他恋爱了,连饭都不知道吃了。”我松开俩姑娘的胳膊,李想一手牵着一个,陈然羡慕地嘀咕道:“我真想成为李想。”

“我想成为坏人。”

“我也是。”陆羽喃喃地说道。

看来我们心里都各有一本帐,说不清、道不明,糊里糊涂的,也不知哪是真的哪是假的,或许年轻时什么都看不透,什么也都看不懂,可为何多年以后仍旧是这种感觉。

7.

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憋哥竟很痛快地跟着我们一起出来了,我问他为什么,韩佳倩好气又好笑地说道:“你要是喝了几天大米粥,也会这样。”

“真的吗?”

“别听她的,我就是觉的今天比较难忘,看到了那么多熟悉的人。”憋哥大言不惭地说道,其实他脸色蜡黄,一看就是好多天没吃肉了。

“蕙子你说话啊!”韩佳倩冲我眨了眨眼,正好被李想看到了,她一脸疑惑地盯着我,嘴角慢慢弯起了弧度,我立刻觉得如坐针毡。

“那个——韩,不是,憋哥有时候在家偷菜吃。”蕙子差点又喊出韩憋哥了。

憋哥乍一听韩字,身体就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蕙子说了不是他又放松了,可“偷菜吃”让他很是无地自容。

“别胡说,谁偷菜吃了。”憋哥情绪激动地否认道。

“你们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李想一脸迷惑地问道,陈然也是。

我耐心地把憋哥最近陷入大米粥爱情漩涡的来龙去脉详细说了一遍,他们仨都震惊了。

“不容易阿,兄弟,坚持下去,我比较看好你。”陈然感叹地拍了拍憋哥的肩膀。

“恩,我倒是觉得你可以回店里了,你要坚持,可不能半途而废,要把粥吃到天昏地暗也誓不罢休才行。”陆羽一本正经地补充道。

“我觉得也是,人就得要坚持,你看,陈然就从没这样对我过,所以我打算把他给甩了。”李想故意这样说,把韩佳倩给逗乐了,蕙子也偷着笑,陈然眼睛都看直了,我就不喜欢他那副模样,看到漂亮女孩儿浑身都是机灵。

“憋哥其实很幸福了,他应该感谢我。”

“我要感谢你个屁?”憋哥语言很粗俗,我不跟他一般见识。

“当初幸亏我给她起的外号叫大米粥,我要是叫大米饭,你见天吃不得渴死?”

“梁衡真是太善良了。”李想终于开始赞美我。

“是的,我从没看到这么善良的人,要是我,得叫个大南瓜、大西瓜、大土豆、大猪肉,卧槽,太他么残忍了。”陈然开始信口胡诌。

“你给我闭嘴,闲的是吧,你才大猪肉,我呸!”憋哥啐了陈然一口。

“好吧,你们仨能不能别演戏了,看的我们肚子都疼了,还能吃下饭吗?”李想她们很无奈地看着我们仨,大家都笑了起来。

8.

就这样说说笑笑到了我们常去的那家快餐店,韩鑫今天没在这儿,那服务员老问起他,他在家此刻也不知心脏有没有砰砰跳个不停。

“过了这个寒假,高二就要结束了!”陈然举起杯子,里面全是二锅头,他非要喝,我也管不了他了。

“过了今年,就要毕业了!”陆羽煽情地说完,一口闷了。

“过了这个春节,我们又该大了一岁。”李想轻轻抿了一口茶。

“过了今年,我也老了一岁。”韩佳倩有些伤感,我看着那张明媚的脸,莫名地有些心疼她。

“过了今天,我们距离死亡又近了一步。”憋哥一口闷了,现在他成了一个哲人。

“梁衡,你怎么不说话?”陆羽一杯酒下肚,话唠就出来了。

“你们三个混蛋刚才一共喝了六两二锅头,六块钱没了!”我也一口干了。

“不是,你不也干了,好意思说我们。”陈然不满地说道。

“我那是气的,不算。”

“好吧,我觉得今天可以玩真心话大冒险了。”韩佳倩兴奋地提议道。

“这个好,我喝酒就爱说真话。”蕙子一头雾水,韩佳倩凑近她耳边小声解释道,她的脸刷的就红了。

“那就我来提问,你们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憋哥兴奋地说道。

“梁衡,你害怕了?”陆羽坏笑道,他喝了酒胆子很大,我喝了酒,胆子却变得很小。

“害怕个毛线,我来者不拒。”

“陈然,你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韩佳倩没喝酒脸像红苹果一样诱人。

“无所谓,你来什么我接什么。”他口气很大,还是像往常那么横。

“你们都把耳朵竖起来,我开始问了。”韩佳倩笑着说道,陆羽不满地对憋哥说:“憋哥,你妹妹骂你是驴。”

“操,滚一边去,你才是驴,她明明说的是兔子。”

“陈然,在座的女生你喜欢几个?”

“三个!”陈然淡定地回答,李想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也不知她爱这个混蛋哪个地方。

“混蛋,真心话不许乱说,李想,你看,他又占我便宜。”韩佳倩嗔怒道。

“也许他说的是真的。”李想口气之淡让人害怕。

“你亲一下我哥!”韩佳倩继续发挥。

“我呸,想得美!”憋哥啐了一口唾沫,直接吐到陈然脚上了,陈然很纠结地看着自己的新鞋,李想刚送给他的。

“呸,自恋,这个我拒绝,换你还差不多。”陈然喝多了开始乱说。

“那你亲李想一下。”韩佳倩这是故意的,她坏笑着看了我一眼,我只想闭上双眼。

陈然竟然真的凑上去想亲吻李想的脸颊,可惜被手挡住了,陆羽痛苦地捂住双眼,我问他怎么了,他说眼睛痛,说完又捂住心口,这是心痛了,我忍不住想笑,自己喝了一杯酒,这一幕让我难忘,跟噩梦似的,憋哥气的嘴里都快冒白沫了,韩佳倩绝对是处心积虑,蓄谋已久,她这是在折磨我。

“好了,换陆羽了。”陆羽精神立刻变得紧张,他稍稍往外面移了一下位置,半个屁股悬空,憋哥不满地问道:“你怎么了,我就那么可怕吗?”

“你想多了,韩佳倩你问吧!”

“你摸过杨琳吗?”韩佳倩这个问题我比较喜欢。

“没有——”陆羽叹了口气说道,他又一口闷了,我让服务员再拿两瓶酒。

“杨琳摸过你吗?”

“韩佳倩,你——我,也没有!”陆羽把我杯里的酒也喝了,我心里很郁闷,这孙子有口臭。

“亲李想一下。”

“韩佳倩,小心我撕坏你的嘴。”李想嗔怒道。

“我来吧,陆羽,你亲我吧?!”陈然脸凑了过来,陆羽酒喝多了,还真亲上了,我真的想吐出来了,蕙子小嘴张开,眼睛瞪起,一副不可相信的表情,这下轮到憋哥捂眼睛了,他又捂了心口,我又喝了杯酒,点起我爸桌上捡的烟,有些无语地干坐着。

9.

“梁衡,该你了。”我竟然有些紧张,陈然给我倒了酒,拿起桌上的烟吧嗒吧嗒抽起来。

“你喜欢谁?”我张嘴就想说喜欢你,可能酒喝了一些,头脑便开始发昏。

“喜欢你们仨。”我笑着说道。

蕙子听我这样说,脸上很淡定,看不出特别的表情。

“你的第一次给了谁?”韩佳倩问题问的越来越没底线了,我知道她什么意思,可我怎么回答,这一刻我他么特别想夏雪,但他们的目光都看着我,我只好淡定地举起双手,陈然坏笑着看着我,陆羽和憋哥闷骚型的,竟然在偷笑。

“好吧,亲蕙子一下。”韩佳倩绝对是来拉仇恨的,我以为蕙子会不好意思,然而她却出奇的淡定,她在别人面前永远都这样大气吗,我吻上了她的脸颊,蕙子的脸滚烫,她身上的香气涌入我的鼻子里,我贪恋这种味道,蕙子脸颤抖着,小声说道:“都是酒味。”她的话引来一阵哄笑。

“李想,你喜欢谁?”

“至今还没有特别喜欢的。”

“喜欢过陈然吗?”

“喜欢过。”李想老实回答道,陈然只是抽烟,脸上看不出表情。

“亲梁衡一下!”我心里暗喜,韩佳倩太懂我了,我已经做好准备了,李想竟然真站起来了,陈然忍不住想要捂住双眼,憋哥和陆羽心里都要崩溃了。

我满怀期待地看着李想走来,她只是在我肩膀拍了一下,一左一右在蕙子脸上亲了两下,陈然松了口气,蕙子也笑了,她没想到李想会这样。

“我呢,韩佳倩,我呢?”憋哥激动地问道。

“你有什么好问的,你的事儿我都知道。”

“不是,他们不知道阿?”

“他们我会慢慢告诉的,反正今天时间长着呢。”

“那我来问你!”憋哥很不满韩佳倩的做法,他清了清喉咙问道:“你喜欢谁?”

他根本就不会玩这个,偏要一本正经地问问题,我们都觉得好笑。

“蚊子。”韩佳倩答非所问,只有我明白,李想也仿佛知道了什么,故意盯着我看。

“你让李想亲我一下。”憋哥胡言乱语,他根本不懂套路,果然陈然从后面擂了他一下,他咳嗽了好半天。

“蕙子呢,蕙子你怎么不问?”陆羽觉得奇怪。

“有什么好问的!”韩佳倩淡定地说道。

“什么意思?”

“蕙子喜欢梁衡,只喜欢梁衡,就是这样。”李想淡定地回答,她说的如此自然,蕙子也不说话,眼睛却一直看着我,这算是默认了,我心里一动,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丫头,我该怎么去爱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