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巷子 ·卷八 | 迷失篇 (10)

目 录 ·青春巷子      上 一 章 ·五味杂陈

文 / 水木刅      故事简介

时光~掠影

毕业照

1.

距离高考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校园里又开始俗套的流行起写同学录了,这股突如其来的风气彻底让周围做大头贴生意的商家火了一把,尤其是沈萱一的文具精品店,除了提供最新款的设备,还四处找关系接毕业照的业务。

老刘接待的沈萱一,当时我和夏雪正愁眉苦脸地核对试卷答案,对于一个漂亮陌生女人的突然到访,老刘显得尤为的兴奋。

“刘主任,你好,我是沈萱一,呦,这不是梁衡吗,夏雪也在啊!”沈萱一认识我俩,老刘却陡然间皱起了眉头。

“咱俩出去说吧,不要打扰他俩学习。”老刘的兴奋瞬间又不知丢到什么地方去了。

“你爸刚才一直在偷看萱一,你发现没?”我小心试探着问夏雪。

“梁衡,以后这种玩笑不要和我说。”夏雪立刻就生气了。

“好吧,算我多嘴,那个——咱俩啥时候一起去照大头贴吧?”

“你自己去吧,记得——把胡子刮一下。”夏雪似乎一点都不感兴趣。

“算了,你要不去我自己照有什么意思。”我已经猜到夏雪的心思了,所以立刻表示同意。

“你去吧,梁衡哥,不然很多人都会失望的。”夏雪的眼睛里透着真诚。

“可我只在乎你。”这话一说出口我就后悔了,夏雪仿佛也发觉了,顿时就低下头装着做题去了,此刻屋子里静悄悄的,连周围的空气瞬间都变得尴尬起来。

“我回教室去了,那个——真的不去了?”我还是有些不死心。

“你就和蕙子去照吧,反正——”

“反正什么?”

“你总会和我一起去北京的,我还能见到你。”说完夏雪就转过头去,我抱着一堆试卷,心里一片凄惨,这丫头好像知道很多事儿一样,李想上次临走前到底跟她说了什么,对此我既迷惑又感到莫名地慌张,然而来不及思考,老刘和沈萱一就过来了,俩人眉开眼笑的,自从夏老师去北京以后,我好像还从没见过他这样高兴过。

2.

本以为蕙子会兴高采烈地和我一起去拍照,然而她却像夏雪一样,当时我以为她和夏雪想的一样,反正彼此都会去北京,拍照、同学录都是可有可无的事情,不仅没趣而且显得庸俗。

“你和佳倩一起去吧,她心心念着去南大,你俩总该留个念想。”蕙子沉默了半天,竟然冒出这样一句话。

“说什么呢,我和她之间没什么的,蕙子你要相信我。”我又开始撒谎了,而且是个很不高明的谎言。

“没事儿的,我一直都相信你,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看看你,眼袋这么大,不要太辛苦了知道吗?”蕙子很动情地看着我。

“我一向都,算了,我听你的,回去就刮胡子去,哈哈。”

中午去了宿舍一趟,好长时间没过来了,一切显得尤为的陌生,尤其是我的床上,零零碎碎地放了很多东西,让我无法忍受的是竟然在枕头底下发现几双臭袜子,这让我出离了愤怒。

“陈然,这袜子是你的吗?”陈然正一脸逍遥地刮胡子,看到他对我如此无视,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丫死啦,不说话是不是?”

“别打扰我,没看到我正在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啊,一点轻重都不知道。”陈然说了这句就又对着镜子顾影自怜了,看得我又想气又想笑,我只好装作什么都看不见,反正不打算在宿舍住了,无所谓。

“要不你还是别在宿舍住了,跟我去李想那儿,反正她家有地方。”我一边开衣柜一边说道。

“你这是故意在刺激我吗,真没劲,我都懒得搭理你。”陈然表情瞬间就僵硬了,他的下巴被刮了一道小伤口。

“卧槽,我的刮胡刀呢,操,这柜子是不是被你打开的,洗面奶,还有洗发水,怎么就剩这么点了?”我心里莫名地有些紧张,忙翻箱倒柜地找鞋,然而一无所获。

“这事儿是不是你干的,你丫倒好意思穿,那是夏雪送我的。”我憋着气对陈然吼道。

“谢谢你的刮胡刀,那个——刀片要换了啊。”陈然把刮胡刀往窗边一放,然后就跑到里面洗脸去了,看的我一阵憋气。

“其他人都死哪儿去了,你丫怎么胡乱用别人东西,我真担心你有什么病传染给我。”

“这你就见外了,谁说的我就是你,既然咱俩是一个人,又有什么好见外的,你看,李想我都让给你了,你怎么还不知足?”陈然坐在黄俊的床上低着头系鞋带,没半点愧疚的意思。

“滚蛋,谁让你让来着,我要和你公平竞争!”我冲他吼起来。

“看看,又不淡定了,这个世界哪来的公平,你喜欢李想对夏雪公平吗,还有蕙子,这么好一姑娘,现在被你折磨成啥样了,我都懒得说你。”

“我的事儿不要你管,你这是成心要让我难受是吗?”

“不跟你聊了,我要和夏雪去拍照了,你还别说,这双鞋穿起来真带劲。”陈然在屋里蹦跶了几下,竟然还做了个投篮的姿势,这一刻我觉得他特别丑陋,简直不忍直视。

3.

陈然的话彻底让我伤心了,夏雪宁愿跟陈然去拍照也不愿意搭理我,她到底在想些什么,还有蕙子,让我无法相信的是,她竟然也和陈然一起去了,这种糟心的事儿接踵而来,让我一度没崩溃掉。

“呦,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还知道回宿舍啊?”韩鑫推门而入,看到我他竟然很是惊讶。

“管好你自己得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忍着恶心换刀片,没好气地挖苦道。

“梁衡,你什么意思,不要听风就是雨,我这人——”韩鑫小脸立刻就白了。

“我听什么了,别搭理我,心烦。”我心烦意乱地刮脸,半个镜子里的自己胡子很长,但摸上去并不坚硬,突然我心血来潮地挤了几下眼睛,眼角依然光滑,熬夜的脸上依旧光滑,虽然没有光彩,但无不证明我还是个少年。

“真恶心,当自己多好看似的。”韩鑫揶揄道。

“你说得对,反正我也没孙大海好看。”我不着痕迹地回敬道。

“你丫到底知道什么了,这和孙大海有什么关系,你给我解释清楚。”韩鑫立刻就炸了,我忍不住笑,妈蛋,脸上也被刮出一道细长的口子,竟然还出血了。

“我什么都不知道,若要人不知,除非——”我的话没说完,就被韩鑫打断了。

“除非你大爷,梁衡,看来你是真的不见棺材不掉泪啊,我算认清你了。”韩鑫彻底暴跳如雷了,此时他像个炸弹,随时都可能被引爆。

“有什么着你就使出来吧,反正我心理素质好。”我忽然想到陈然去见老刘时的话语。

“好,你行,知道陈然去干嘛了吗?”韩鑫怨妇一样坐在陈然刚才做过的黄俊床上。

“陈然和我有个蛋的关系,别打扰我刮脸。”我咬着牙用清水洗了好久,这下彻底毁容了,真他么扫兴,都怪韩鑫这孙子。

“你还要脸吗,哈哈,陈然是去找夏雪拍照去了,哈哈,还有蕙子,韩佳倩,哈哈哈哈……”韩鑫彻底歇斯底里了,他这个样子,陡然之间我竟有些同情他,爱一个人不容易,爱一个同性的人更是如同上刀山下火海。

“你怎么不害怕,装什么淡定呢,心如死灰了吧?”

“这有什么,我早就知道了,再说了,陈然是我兄弟,他做什么我都能理解。”我使劲挤了点所剩不多的雪花膏,这帮孙子,用别人东西都跟自己的一样。

“梁衡,你变了,你不是以前那个很敏感的人了,是不是玩腻了就想扔给陈然了,你要是这样,我将从心底鄙视你。”韩鑫一脸地落寞,他似乎从未想过我会如此地不在乎。

4.

“把头抬起来。”我命令道,韩鑫眼巴巴地看着我,这是张充满了迷惑的脸蛋,我上去左右抽了两巴掌,直接把他给抽蒙了。

“你打我,你竟然打我,咱俩认识三年了,你竟——”韩鑫立刻就哭了,一点美感都没有,真想不通孙大海会喜欢他,简直不可理喻。

“打的就是你,好让你清醒清醒,都他么要高考了,你想什么呢,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了,你还能想好?”

“你到底从哪儿知道的,还有谁,啊,我要崩溃了。”

“没谁了,但你真的要收敛点,流言可畏,不为自己想想,也得替孙大海考虑考虑。”

“你说的对,我是太自私了,我错啦,梁衡,你再抽我几下吧,我现在很难受。”韩鑫彻底陷入孙大海的圈套里了,这孙子在宿舍里精心布局了三年,终于把一个直男给掰弯了。

“滚蛋,好好想想我说的话,听我的,振作起来,考完试你丫想怎样就怎样,你就是天天把孙大海按在身下都无所谓。”说着我就觉得恶心了。

“操,梁衡,你真恶心,你现在到底去哪儿?”

“不去哪儿,回教室学习去,都他么怪你,都毁容了。”我捂着脸闷不做声地出去了,这个地方一分一秒都不想呆了,韩鑫见我这样,忙跟了上来,我只好加快脚步,此刻我不想跟他扯上任何关系。

去教室的路上,孙大海出现了,他画了很精致的装,唇红齿白,小脸白里透红,怎么看都是个花样美男。

“梁衡,你去哪儿啊?”孙大海的声音婉转动人,我听了直反胃。

“找你去啊,你今天真漂亮。”我努力用很温婉的声音回道。

“真的吗,咱俩一起去照大头贴吧?”孙大海一脸的期待,这是我有生以来觉得最恶心的邀请了。

“谢了,你和韩鑫去吧,我还有事儿,再见了。”说完我就逃之夭夭了,韩鑫终于没跟上来,我彻底松了口气。

5.

我沉下心认真做老刘给我的试卷,下午两节课被MISS陈霸占了,她在讲台上大肆地讲解今年话题作文可能出现的类型,对此我觉得很索然无味,只好把数理化的试卷一字排开,杨琳看我这样瞬时就愣了,整节课都不时盯着我。

“梁衡,陈老师在叫你。”杨琳喊了几遍我都没有反应,后来MISS陈竟过来了,直到把我的试卷给抽出来了,我才清醒过来。

“一心二用是吧?”Miss陈一点都没生气的意思。

“对不起,我走神了。”我一脸抱歉地回道。

“你的脸怎么了?”这句话一说出来,我顿时像个猴子一样,陈然瞬间就笑了,我觉得很是沮丧。

“刮胡子不小心弄的。”

“坐下吧,我的课还是要听的。”Miss陈对我态度让大家都很惊讶,对此我心知肚明却不便解释。

“嗳,你真的可以分心看试卷吗?”Miss陈走后,杨琳终于忍不住问道。

“你干嘛老盯着我,是不是觉得我像个学霸一样?”我笑了一下。

“你还分心留意我,能不能教我一下,现在我压力大的都要崩溃了。”杨琳一脸真诚地说道。

“行啊,你找出一张试卷。”

“就这张,老刘刚发下来的。”杨琳当真了,我让她往外面挪了一点位置。

“借我一支笔。”我揉了揉脑袋,杨琳百思不解地盯着我,我故作淡定地笑了笑。

“开始了,你好好看着。”

说完我就两支笔开始飞动,同时做起左右两面的题目,笔尖在纸上刷刷验算个不停,杨琳的嘴巴张的很大,都能塞下一个鸡蛋了,后来周围逐渐围起了一圈人,连Miss陈都过来了,我心里一片平静,夏雪和蕙子的态度让我心里郁闷,特别想发泄一下让所有人都关注我。

“这人彻底是疯了,还让不让人活下去,卧槽,眼瞎了。”

“真叫人从心底感到无力,我算是服了。”

老刘也过来了,他竟难得地没有打扰我,我的故意而为之的行为终于达到我想要的效果,终于我把试卷写完了。

“你们怎么都盯着我?”我在明知故问。

“试卷拿来我看看。”老刘把我做的试卷拿过来,皱着眉看了好半天,后来索性拿起笔来,我一脸自负地盯着他,老刘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竟情不自禁地拍了一下桌子,大家顿时都被吓到了。

“刘主任,梁衡的——”Miss陈满怀期待地问道。

“全对。”老刘站在讲台前很淡定地宣布了结果,教室里顿时发出一阵倒吸的冷气声。

“难得左右手字写得都还可以。”Miss陈脸上突然绽放出极为绚烂的笑容。

“大家都看到了吧,什么叫努力!”老刘郑重其事地在台前说道。

“这和努力有什么关系,他也就是天分好,哎,不过,天分好真的可以碾压众人。”底下传来这样一句话。

“你们错了,这段时间,每天我都给梁衡一二十套试卷,第二天他总是很准时地交给我,这点大家都没想到吧?”这句话彻底在班上炸开了锅,此时此刻我竟有些难过,可惜我在乎的人看不到。

6.

老刘一脸欣慰地盯着我,也不说话,时间此刻变得很漫长,老王过来了他都没发现。

“好,你个老刘,怪不得死活不放梁衡,这下我彻底知道了,来来来,做做这套试卷,我看看。”老王眼巴巴地盯着我。

“王主任,这套卷子我已经做过了,就没必要——”

“还有这套?”老王立刻又从兜里抽出一份。

“也做过了。”

“别忙活了,你的那些我早给他了,哈哈……”老刘肆无忌惮地说道,此刻他竟仿佛年轻一些,眼睛里都是骄傲和满足。

“算你狠,既然他做过我的独门试卷,也就算我的半个学生,梁衡,你不会不记得奥赛时候我给你加餐的事儿了吧?”

“刘主任,这还在上课呢!”

“对对对,那个正好我有件事儿要宣布一下,这节课结束,我们集体拍毕业照,现在就回去把自己捯饬一下,还有校服啊,都得穿上。”老刘面带春风,Miss陈笑着摇了摇头,大家一窝蜂地跑出去了,老刘冲我招了招手,我一脸无奈地跟着他和老王出去了。

“我们这是去哪儿?”我一脸戒备地问道。

“请你吃饭,对了,你去把夏雪喊下来。”老刘对我吩咐道。

“算了,我可不想打扰她学习。”我心里一阵难过,这个时候她应该出现了。

“不打扰,不打扰,你可要好好对待我的宝贝女儿,她跟你去北京,我算是放心了。”老刘丝毫不在意老王在旁边。

“怎样,还是被我说中了吧,还满意吧?”老王话里有话地调侃道。

“那当然,我闺女也很优秀,要是我来教,肯定比你强。”

“今天我就不鄙视你了,老同学,这次你赢啦。”老王搭着老刘的肩膀,俩人亲热地好像知己,大人的世界真的让人看不透。

7.

“梁衡哥,你可真的是,我压力又大了。”夏雪脸上都是喜悦,我一直都知道她,只要我好,她比自己还开心。

“没事儿的,咱俩不是一起要去北京的吗,为此你都不和我拍照了。”我装作开玩笑的样子,老刘和老王走在前面,他俩倒很有自知之明。

“就不和你拍!”

“看来我还是比不过陈然。”我莫名地鼻子一酸。

“不许这么说,你可答应我一直给我抓鱼的哦,你总要一直看着我才行,你要一直把我放在心上,放在你心底最柔软的角落,哪怕一点点都行。”夏雪凑到我耳边小声喃喃道,顿时我像电击了一样。

“我知道的,一直都懂。”我莫名地感到安心,然而下个瞬间心底又开始翻滚了,蕙子和韩佳倩正牵着手在远处盯着我,这一刻我竟走不动了。

“快去找蕙子吧,人家眼巴巴地等了你半天。”夏雪装作很开心的模样。

“那我去了——”

“你俩在后面嘀咕什么呢,以后有的是机会。”老刘突然催促我俩了,经过蕙子的身边,那一刻仿佛历经千难万阻,尤其是她们的脸上还挂着笑容,我冲她俩微微点了一下头,一股巨大的苦闷和纠结顿时涌上心头,身不由己算是切身体会到了。

也就在这一刻,蕙子说她彻底失去了我,但她很会伪装,在陌生人面前向来都会强撑着,连韩佳倩都瞒过了,然而,我俩的关系在所剩不多的时间里依旧像往常一样,她从没对我要求过什么,只是在不经意间我会想到当初追求蕙子时,她一脸纯真地问我:梁衡,你是真心的吗?”

事到如今,我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心的,或许一直以来我都没能分清爱与喜欢,只凭着自己的喜好,不经意间终究是伤害了一些人,而这些在现在看来都是无解的,只能索性不问,把它全扔给时间,时间自会替你决定一切,尤其是像我这样对待情感摇摆不定的人,这一刻我觉得自己特别懦弱,一种深深地鄙视感在心底翻滚,连老刘破天荒请我的汉堡都吃不下去了。

8.

下午我们集体照了毕业照,沈萱一的相机咔嚓一声记录下我们依旧带着青涩的面庞,这群认识两到三年的人,终于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了,很多人莫名地竟留下五味乏陈的泪水,连老刘都忍不住抹了抹眼睛,这一刻我们都从心底感谢他,从未想到原谅一个人竟会如此简单。

拍完毕业照,几个胆大的家伙主动要和Miss陈单独拍照,这些怀春的少年,一个个像初恋一样紧张,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所有关于青春的美好记忆都定格在这一刻了。

“你怎么不去拍啊?”杨琳嘴角带着微笑。

“有些人会一直记在心里,有些记忆却只能停留在相片上,无关紧要的是哪一种或许都会成永久的回忆。”

“真看不出来,你还能说出这样暖心而富于哲理的话。”

“我一直都很会掩饰自己好不好,杨琳妹妹,还不过去,陆羽都眼巴巴地盯了好久了,真想让你的胸前烧出一个洞啊?”我一脸坏笑道。

“讨厌,一说话就没正行,你才是想让我——算了,你这人,我去拍照了。”

陆羽、杨琳站在一起,这一刻大家都很默契地看着他俩,这对貌合神离的人,终于要永远活在这一刻了。

“我们仨照一张吧?”黄俊厚着脸皮看着杨琳和陆羽。

“好,你过来吧!”杨琳很爽快地答应了,她从未知道,这张照片被黄俊揣在被窝里看了多久,后来他把陆羽给剪掉了,直接弃如敝屣般地丢到了垃圾桶里,关于青春的记忆从此只剩他对杨琳的无限思念,想起来也是一种无可奈何的事情。

“梁衡,你真的不拍了?”很多同学都眼巴巴地看着我。

“我都破了相了,算了,你们还是和陈然拍照去吧。”

“那可得给我们写同学录啊,你这家伙隐藏地够深的啊。”

“哈哈,会的,你们的我肯定写。”这句话后来让我练了好几天的字,陈然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还像当初那样很招女孩儿喜欢,现在眉清目秀,个头真的跟我一般高了,温婉少年,最美好的青春时刻,真的快说散场了,而这一刻我却从未有过的想要能够停留的长一点,哪怕只是一点点时间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