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巷子 ·卷六 | 忧伤篇 (3)

目 录 ·青春巷子      上 一 章 ·想见亦难

文 / 水木刅      故事简介

如果~当初

陆羽的烦恼

1.

我和陆羽一路无话,彼此沉默着,怎么看都觉得怪异,因为这家伙的手一直搭在我的肩上,时不时还掐我几下,搞得我想一脚把他踹死。

长达二十分钟的路程,好几次他都想主动开口找我聊上几句,然而一想得到刚才自己信誓旦旦地说拒绝和我说话,他便觉得很尴尬。

“你丫要是再动手动脚,别怪我翻脸了?”我实在受不了他猫爪一样的小动作,只好警告道。

“你可算开口了,咱俩这是去哪儿?”陆羽仿佛松了口气,赖皮脸一样地问道。

“请不要和我说话。”

“操,你至于吗,刚才我也就随口那么一说,你还当真了,梁衡,我发现你变了,变得看不起玩笑了。”

“你丫那是在开玩笑吗,懒得理你?”

“是啊,我一直都具有开玩笑的潜质!”陆羽很无耻地说道。

“知道你为何追不到杨琳吗?”我叹了口气。

“还不是因为陈然?”陆羽愤愤地说道。

“你应该很恨陈然吧?”我一脸坏笑道。

“你别挑拨我俩之间坚如磐石的友情,兄弟是兄弟,女人是女人。”陆羽开口闭口就是女人,一副很老练的样子,很让人别扭。

“看来你和陈然关系是真的不错。”

“那当然,所以你挑拨离间没半毛钱用。”陆羽一副见怪不怪的神情。

“恩,也是,平时陈然可没少偷看杨琳,有时看着看着就会闭上眼睛,你的心胸可真大,都这样还都不在乎。”我装作很淡定地刺激他。

“你丫给我闭嘴,我他么跟陈然没完!”陆羽情绪失控地吼道。

“怎么能这样骂陈然,你俩不是兄弟吗?”

“我他么没这样的兄弟,不是,真的,梁衡你不说我还不觉得,这人实在太无耻了,简直是猥琐。”陆羽已经压不住火了。

“他不止一次的闭上双眼在幻想,其实——或许他是在思考。”

“别让我再看到他,早晚我和他得有一个了断,梁衡,到时候你可千万别拦着我,我非得把他腿给打断了。”陆羽生气的开始丧失理智了。

“那你可小心点,陈然这家伙手可黑着呢。”

“谢谢,我会注意的。”

“到时候需要帮忙你就说一声,我不会坐看你受伤的。”

“谢谢。”

“怎么样,还是我够兄弟吧,在宿舍里我就说过不喜欢杨琳,这点你是知道的。”我拍了拍他肩膀安慰道。

“你也不是只好鸟,感情你没看杨琳似的,你丫还摸过她手,操!”

“可无论怎样,你已经知道我不喜欢她。”我看陆羽恢复理智了,立刻解释道。

“那可没准,知人知面不知心,你丫心里黑暗地比陈然也好不到哪儿去。”

“好吧,咱俩不聊这个话题了,你接着生气。”我故意闭上眼睛,为此被陆羽狠狠踢了一脚。

2.

“这是哪儿?”陆羽独自生了好长时间的闷气,此刻他一点都不想再讨论刚才的话题,因为只会让他心情变的更坏,直到此刻他还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看来他还没找到让其心情好起来的方法。

“憋哥家,今儿我过来是特地找韩佳倩和蕙子的,没成想遇见你这个大灯泡。”我开玩笑道。

“不是,你丫到底喜欢谁,能不吹牛吗,张嘴就韩佳倩和蕙子,你故意在刺激我是不是,明知道哥们儿单吊着杨琳,都他么一年半了,还八字没一撇呢,你倒好,脚踏风火轮,蜜蜂似的来回折腾,哥们儿特想知道,你到底累不累?”

“不累,生命不息,折腾不止,再说了,一般我都是被动的。”

“滚蛋,你可真是无耻到家了,梁衡,说老实话,有一点我他么特别想不通,你丫天天泡妞,有时间学习吗,真是见鬼了!”陆羽愤愤不平地盯着我。

“陆羽同志——”我冷不丁很严肃地喊了他一声,顿时他就一脸紧张地望着我,我心里憋着笑面儿上却一本正经地继续说道,“现在很多事儿你还没想明白,其实到最后,我是说十年八年以后,你会发现人活在世上最重要的不是学习,也不是这所谓的成绩,这些到最后都没啥用。”

“你这是什么意思?”陆羽一副小学生受教的样子。

“我是说以后你会发现最重要的其实是感情,不仅仅是爱情,比如亲情,当然还有你我之间的友情。”我俩真够无聊的,都到了韩佳倩门口了,却堂而皇之地讨论起感情来,外面冷飕飕的寒风,吹得我俩成了神经病。

“拉倒吧,咱俩之间有友情吗,你还是别玷污这个神圣的词儿了?”陆羽的话瞬间破坏了原本很感伤的气氛。

“真的,无论你怎么想我,至少在我心里,我是拿你当兄弟的,为了你,我可以两肋插刀。”我一脸动情地说道。

“滚一边去,你不插我两刀就算不错了,以后少招惹点杨琳比什么都强,对了,千万别再对她动手动脚的,不然我跟你没完。”

3.

陆羽不愿继续和我说话,他自来熟地推门而入,根本不拿自己当外人,可我怎么看都像小偷在入室行窃。

终于看到蕙子和韩佳倩了,这俩丫头看到我连招呼都不打,一点礼貌都没有,我只好打哈哈地说道:“新年好,两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我都找你俩一上午了。”

“真恶心。”陆羽转过脸一副很难过的模样。

“蕙子,韩佳倩,新年好。”陆羽向她俩伸出了友谊之手。

“你也够恶心的。”听我这样说,陆羽的手很尴尬地从空气中收了回去,他一脸无奈地看着我,蕙子根本就没注意他,这让他很失落。

“赶快进屋吧,早就听你俩在门外嘀咕着,这么半天才进来!”韩佳倩笑嘻嘻地带我俩进屋,我潜意识地搂着蕙子的肩膀,白净的面庞,齐耳的短发,一副很乖巧的模样,看到她我一早上的郁闷瞬间就都没了。

“梁衡,你能不能把手给放下去,当着我的面还敢如此肆无忌惮,佳倩,你眼睛不痛吗?”陆羽不无羡慕地看了我一眼,便直溜溜盯着韩佳倩,眼里放出狼一样的光芒。

“我也看不下去了。”韩佳倩半真半假地说道,蕙子脸立刻红了,陆羽脸也红了,他是兴奋的,不过韩佳倩紧接着说道:“不过我能忍受。”

“好——你,能否麻烦下次把话一次性说完,不然会让人很尴尬。”陆羽深深地叹了口气,他如此模样惹的大家都笑起来。

“陆羽你不陪着杨琳到我家干嘛来了?”韩佳倩很热情地递给陆羽一杯茶,玻璃杯被陆羽捧在手中,他也不嫌烫,心里暖烘烘的,感觉都要哭了一般,蕙子很安静地坐在韩佳倩身边,经陆羽刚才一说,她便拒绝跟我坐一起。

“谢谢——佳倩。”陆羽眼里快泛着泪花,他还真装模作样地擦了一下,然后一脸动情地看着韩佳倩说道:“杨琳就从没像你那样给我一杯温暖的茶水,哎,你还单着吧,要不咱俩凑合算了,只要你答应我,我发誓以后绝不再看杨琳一眼。”陆羽一直很动情地絮叨,说着说着他就刹不住车了,开始满嘴胡扯。

“太恶心了,我真要吐了,还温暖的茶水,你能不能别这样,听的人浑身都起鸡皮疙瘩。”我开始损陆羽,这家伙真够胆大的,当着我的面儿就开始勾引韩佳倩,要不是蕙子在,我肯定收拾他。

“真的吗,陆羽哥哥,你就真舍得杨琳,不怕我告诉她?”韩佳倩一脸狡黠地看着我,正好被蕙子看了个正着,顿时我就觉得如坐针毡,好在这丫头一副很不在意的模样,我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舍得舍得,嗳,你真的答应做我女朋友了吗?”陆羽涎着脸一副期盼的样子。

“我考虑一下行吗?”她这是故意在气我。

“还考虑什么,人梁衡干这事儿从来都不假思索,看到谁漂亮就直接干,他天生就是个行动派,哪像我——不是,梁衡你什么眼神,我哪儿得罪你了吗?”陆羽装作一副很无辜的神情,蕙子饶有兴致地看着我。

“我想一脚把你踢死,真的,你他么这是夸我的吗,蕙子还在这儿呢?”我警告道。

“蕙子怎么了,不是,你还真勾搭上了,蕙子,我真得跟你好好说说他,你得好好——”

“梁衡,你踢我干嘛?”我直接踢了他一脚。

“没干什么,就是看不惯!”

“我还看不惯你呢,蕙子,你听我说——”

“蕙子,你可别听他的,他疯了!”我赶紧解释道。

4.

“梁衡,别这样说他,我觉得他真的是伤心了,不然不会这么没头没脑。”蕙子忽然小声说道,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陆羽顿时就做不得声了。

“你怎么不说话了?”我一脸淡定地问道。

“要你管,蕙子,你可真理解我,简直就是我的红颜知己。”陆羽很不要脸地说道。

“卧槽,我也快受不了了。”韩佳倩终于也爆出一句粗口。

“佳倩,你也替我难过了吧,你也是我的知己,如果你答应,从现在起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陆羽捧着茶,手也不嫌烫,他的皮真厚。

“好好喝你的茶吧,待会儿该凉了。”韩佳倩瞥了我一眼,又看了看蕙子,蕙子表情尤为的生动,似笑非笑,她这是在努力控制自己不笑出来。

“好——”陆羽咕噜咕噜竟然一口气把茶喝完,恬不知耻地把高举着杯子说道:“麻烦再给我倒满,让我再感受一下什么叫做温暖。”

“这孙子比你哥还恶心。”我实在受不了他的恶心劲。

“梁衡,你混蛋,不许这样说我哥。”韩佳倩狠狠瞪了我一眼,其实我俩单独在一起时,她也没少说她哥的坏话,现在蕙子在这儿,她像变了个人。

“谢谢——”自从陆羽进了屋,他就变得极其有教养,和他相比,我感到自己很丑陋,远远不如他那样懂礼貌。

“不用,使劲喝,炭炉里正在烧开水呢,喝水管够,希望能让你彻底暖和起来。”韩佳倩半真半假地说道。

“要是杨琳能这样对我,我死都不会怕。”陆羽开始回归现实,看来他念念不忘的还是杨琳。

“快说说,你俩到底怎么了,听说,你和她在一个深夜去药店了?”韩佳倩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事儿蕙子也知道,她一直微笑着不作声。

“你听谁说的,这是造谣,污蔑!”陆羽气愤地狡辩。

“韩佳倩,谁告诉你的你告诉陆羽啊,别怕,有我在,你们都不要怕。”我看着她俩说道。

“是一只大蚊子告诉我的。”韩佳倩这样回复让我心里一震,蕙子还在这儿呢,这丫头就是一个妖精,她跟我认识的其他女孩儿都不一样。

5.

“你能要点脸吗,贼喊捉贼,韩佳倩、蕙子,你俩不知道,梁衡一肚子坏水,他硬生生把我和杨琳给拆散了,你说这人可恨不?”

说着他就绘声绘色地把刚才的事情跟这俩丫头详细说了一遍,只是故意省略了一点,把我说成一个混蛋,这人太不诚实,我心里暗暗评论道。

“梁衡,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韩佳倩说道,我看了看蕙子,她不说话,挺不好意思的,那种眼神我懂,她从不会说我哪里错了,但眼神却可以读出来。

“陆羽,你拍着良心说,你说的是实话吗?”

“基本都是实话,难道你没说杨琳脸是高原红?”陆羽反复强调这一点。

“可好像是你重复了高原红三个字后杨琳才离开的,而且你还跟我吹嘘要对她冷处理几天,不能惯着她,不然以后日子没法过了,我还惊讶你俩什么时候好成这样了,都到谈婚论嫁过日子的地步了,你怎么厚颜无耻回复我的,说是早晚的事儿。”最后一句是我自己加上去的,我就是要故意气他。

“梁衡,你太狠了,你这是赤裸裸地在我面前造谣阿,不是,韩佳倩,你这是什么眼神,难道你不相信我吗,你相信梁衡这个混蛋满嘴的谎言,啊?”

“我觉得梁衡说的可能是真的。”

“蕙子,你呢?”陆羽转过头问道。

“阿——好像就是你把杨琳给气走了,陆羽,你后来说的那些话不对,杨琳听到会很难过的。”

“咱俩刚才还知己呢,这么快感情就变质了?这可是冬天,这年代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怎么这么脆弱?”陆羽胡言乱语只为把这个话题给糊弄过去。

6.

“得了吧,别矫情了,其实你不挺乐意这样的吗?”我拍着陆羽肩膀很亲热地说道。

“我乐意哪样了?”陆羽挪了挪屁股,他想离我远点。

“其实你天天跟在杨琳屁股后面也很烦吧?”我满怀情意地说道。

“别瞎说,哪有。”陆羽被我说中心事儿,神色立刻就跟刚才大不一样,韩佳倩和蕙子抿着嘴偷笑。

“都是自己人,别矫情,我又不会乱说。”我进一步攻击想让陆羽说出心里话。

“说实话,我真的有点烦了,都他么一年半了,五百多天,我一直围绕杨琳转悠,都快丧失自我了,她倒好,一只对我假以辞色,这算怎么回事儿,拿我当备胎吗,他大爷的,陈然!”陆羽终于敞开心扉,这俩丫头每人手捧一个杯子捂手,脸上很自然地流露出极为同情的神色。

“其实我早就发现了,有时候看你一脸痛苦地给她买水买吃的,我都发自肺腑地心疼你。”我一脸动情地说道。

“哎!别提了,你说杨琳心怎么这么硬,难道就一丁点没感受到我对她的满腹柔情吗,我他么恨不得把心都掏给她看,她却一直站在岸边迟迟疑疑的,把我原本很坚强的心都给冻坏了。”

“韩佳倩,给陆羽再加点热水,现在他冷。”韩佳倩哦的一声起身给他加水,陆羽神色黯然地说声谢谢便开始沉默,好久才继续说道:“那天晚上,就是去药店那晚,不是遇见你了吗,后来她走了,我追了半天也没追到,后来又一个人返回去买药,你说我可不可怜?”

“她不会真那什么了吧?”韩佳倩看着我问道,她的话让我心虚。

“我到真希望那啥,可你看我这样子像那啥了吗,我俩连光明正大牵手都没有过?”他指了指脸上的青春痘,无限伤感地继续说道,“以前我脸上光滑如镜,不客气的说,比蕙子脸还白净,佳倩,说了你别生气,你皮肤都没我好,可你俩现在再看看,近来是一个青春痘接着一个,层出不穷,我都快成你们班那个甲鱼了。”陆羽很无奈地叹了口气,看的我直想笑,他的话勾起了我的伤痛,不自觉地也摸了摸脖子上的青春痘。

“甲鱼?你说的是余嘉吗,好吧,你和他还是有一点差距的,他是乌云密布,你只不过蓝天上飘了一朵云罢了。”

“谢谢你能这样想,可他么余嘉,这孙子我一定得收拾他。”陆羽说着就激动起来,我觉得奇怪,他和余嘉怎么扯到一块儿了,对此我很感兴趣。

7.

“不思,你怎么会认识他,这家伙嘴巴真大,就会胡言乱语。”韩佳倩想了一下说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招惹了这样的神经病,就那次我从你们班走过,他从窗外很热情的跟我打招呼,我心想这他么谁阿,老子认识吗,看了半天终于确定不认识,当时哥们儿心正烦着呢,这孙子竟然张口就喊我哥,我一愣,什么时候我竟有个弟弟了,就这一愣神的功夫,他便从你们班冲出来了,很自觉地搭着我肩膀开始说三道四,你不知道他那张脸,看了只会让人心情更烦躁,然而他依旧在喋喋不休,说一些很不着边际的话。”陆羽一副在思考的模样,他在努力回忆那天的痛苦。

“后来怎么了?”韩佳倩一脸的笑意。

“后来我一把推开他,问咱俩认识吗,他说以前不认识,聊几句就认识了,而且从现在起他要做我小弟,真的,当时我特别无语,根本不想搭理他,正准备走,他却一把拉住我,我只好问他到底想要干嘛,他说看到我就感到亲切,我说为什么,他指了指他的脸,又看了看我的脸,顿时我他么什么都明白了,感情这孙子以为我的脸以后也会像他那样,大爷的。”说到这儿,我们都笑了,陆羽自己想想也笑了,看得出最近他心里挺忧郁的,不然不会是个话唠,可一提到话唠,我立刻就想到夏雪,以前跟我在一起,她也这样,什么都跟我说,不听都不行。

“恭喜你,和多年失散的弟弟终于见面了。”我从兜里掏出烟来递给陆羽,他本不想接的,光天化日之下在那儿矫情,竟然假模假式地说道:“别让我变坏,我从不抽烟的。”

“好吧,你在宿舍可没少抽。”

“我在姑娘面前从没抽过。”

“不抽算了,我特意偷我爸一盒中华出来,你丫竟然不领情,韩佳倩,帮我拿个打火机。”我自己抽出一根,把烟放回兜里,韩佳倩立刻把火机递给我,我笑着对蕙子说道:“蕙子,帮我把烟点上。”

蕙子还真的准备过来了,她如此贴心彻底激怒了陆羽,他一下把我手上的烟给夺过来,恨恨地放在嘴里,嘟嘟囔囔说道:“你抽个毛线的烟,你又不郁闷。”

“蕙子帮他点上吧,顺便把他眉毛给烧掉。”蕙子不知怎样是好,陆羽斜眼看了我一下接过打火机说道:“算了,我无福消受美人恩,蕙子你给我点烟,杨琳要是知道了,准跟我没完。”

“真自恋,杨琳什么时候把你放在心上过。”我感叹道。

“不是梁衡,你能不说话吗,我还没找你麻烦呢,给钱——”

“你疯了吗,我欠你什么钱?”

“那天我回去买药,那服务员抓住我就不依不饶,后来我多给了两块钱她才放我走,那女人真彪悍。”

“那是你乐意给我的,关我什么事儿。”

“他说你两块钱创可贴钱没给,她反腐强调看到我俩在说话,所以就死皮赖脸地抓住我了,当时我要不是急等着追杨琳,一定跟她没完。”

陆羽说完很气愤地看了我一眼,又把手伸出来了,我一听创可贴心里就砰砰跳,韩佳倩好像也觉察到了,低着头也不说话,蕙子饶有兴趣地看我俩斗嘴,她真是一个最好的倾听者,不闹、不吵,失落时头只会靠在你的肩膀上,也不说话,心情好了,便又一脸温柔地跟着你,她的性格一直淡淡的,有时我有种错觉,她仿佛只适合在校园里。

“给你,你数数,只多不少。”我从兜里抓出一堆硬币,一股脑儿全放在陆羽手里,他竟然愣住了,韩佳倩和蕙子脸上都显现出很惊异的光彩来,到最后终究还是没忍住都笑了起来,蕙子笑起来特别甜,韩佳倩脸上也挂着浓浓的笑容,这个瞬间,我希望她俩能一直这样。

“不是,梁衡你丫故意的吧?”

“哥现在已经快要沦落到街边要饭的地步了,不信你听听。”

我起身蹦跶两下,硬币直晃荡,陆羽一脸无语地看着我,只有韩佳倩神色一动,脸上立刻显现出很特别的柔情,我看不得她这种目光,她是想到我给她的那张卡了吗?

“至于吗,你肯定是故意的,我还不知道,除了李想,就你家最有钱。”

“得了吧,李想家有钱才是真的,你也知道,我把黄俊打进医院以后,第二天我爸就对我实施了经济封锁。”

“哎,你也很不容易,现在竟沦落到这种地步了,算了,我也不能多要,二十个就行了。”陆羽把多出的三个硬币递给我。

“谢谢。”

我毫不客气地接了过来,蕙子、韩佳倩都笑的直不起腰了,我只是笑着安静地看着陆羽抽烟,05年的第一天,我也装模作样地点上一根烟,只是拿在手里,陆羽问我为何不抽,我没法告诉他我已经答应了夏雪,虽然平时没听她的,可在这一刻,我突然特别想她,哪怕只是远远看她一眼也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