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三十七章 混乱时期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惆怅迷惘

全章目录


凌晨四点,依依从睡梦中惊醒。梦里似乎有人拿了她什么东西,她拼命地往前跑,想要追上那个人。不知怎回事,她就跑进了一个蛇堆里。大大小小的蛇缠住了她的腿,她甩也甩不脱。依依惊的一身汗。她睁开眼晴,心跳加速,呼吸急促。

依依坐起身来,她打开大灯,拿起手机搜索周公解梦。梦见蛇预示着要遭受厄运。尤其是女性,梦见蛇要避免出门,可能会碰上小人。

依依望着天花板,失神了好久,心里莫名的难受起来。

陈嘉豪在身边睡得正香。明明是他闯了祸,他却能吃能睡,像个没事人一样。他的心可真大。

依依望着陈嘉豪熟睡的样子,又想起了高安被打过针后睡去的模样。为什么这个人要闯入她的生活?搅乱她原本平静的日子,打扰她简单的幸福。

自从和陈嘉豪在一起以后,依依不想再和别的异性有任何瓜葛。那怕一点亲密的交往也没有过,甚至连多说一句话,她也不愿意。可是现实为什么要将她推入到这种境地,她突然感到很恼怒。

依依真想把陈嘉豪抓起来打上一顿,她越想越气。她的愤怒和烦恼无处发泄。无奈,她抱住陈嘉豪,小声哭了起来,陈嘉豪终于被她闹腾醒了。

依依把那个可怕的梦讲给陈嘉豪听。陈嘉豪拍着依依的背,像哄小孩般安慰着她。他让她乖乖睡觉,说天塌下来有高个儿顶着。最坏的结果也无非是让他去坐几年牢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事情也不一定会往坏的方向发展。

陈嘉豪的话一说出口,依依哭得更加伤心了。陈嘉豪摸着她的小腹安慰着她。

“唉呀,这个周公解梦嘛,都是乱说的。让我这个陈公来给你解解梦。蛇呢,又称小龙,蛇缠身,也就预示着龙缠身,这证明你肚子里怀的是个龙子。吉人自有天相,你这是大富大贵的命啊!”陈嘉豪像个说书先生般绘声绘色。

“我看你干脆撑张桌子,去街头摆摊算命好了,准能游说到一堆像我这样神经衰弱的女人。她们肯定会心干情愿地给你奉上钞票。”依依破涕为笑,依偎在陈嘉豪怀里,抚摸着他的胸膛。

“我要是去做算命先生,也是个好先生。绝不会为了多捞几个钱,去给那些可怜的女人心里丢石头。快睡吧,现在才五点半,再睡个回笼觉吧!”陈嘉豪看了看手机,顺手帮依依盖好被子。

“你也睡吧。”依依闭上眼睛,挂着泪痕的脸上有浅浅的笑意,他弯着嘴角在陈嘉豪的臂弯里安然入睡。

陈嘉豪望着依依枕在他的胳膊上,可怜楚楚的样子。他叹了一口气,感叹命运真会给人使绊子,存心见不得人幸福。

依依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八点半了。陈嘉豪吃完早餐,正准备去上班。他交待刘阿姨不要吵醒依依,让她多睡会儿。说完,他又走回房间,去拿他忘在桌上的蓝牙耳机。

依依安安静静的,像个睡美人一样紧闭着双眼。陈嘉豪看见她那可爱的脸庞,忍不住又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其实依依已经醒了,她只是闭着眼睛装睡。

依依的身子很困,但心里有事,哪里睡得着。陈嘉豪一吻她,她再也装不住了。她搂住陈嘉豪的脖子,两个人又开始疯狂地拥吻。

“睡吧,想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你想吃什么尽管和刘阿姨讲,医院那里有护工,我已预付了足够的押金。那个高安,他想怎么着就怎么着,由他去吧。你在家里安心休息,等着我回来吃午饭。”陈嘉豪抚摸着依依的脸,眼神忧郁,但却强装笑颜安慰依依。

陈嘉豪戴好蓝牙,挺直了身子出门了。他今天穿了件棕色的皮夹克,下面配着深色牛仔裤,脚蹬陆地靴。皮夹壳短而修身,显得他的腿更加修长。依依躺着看他,觉得他今天可真高啊!

陈嘉豪刚刚理过发,整个人精神又干练。依依今天才发现,其实他剪短发倒挺好看的,看上去年轻了几岁。依依觉得陈嘉豪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帅过。从骨子里帅到头发梢,从头发梢帅到脚后跟。

依依闭上眼睛继续装睡,她真的很乖很听话。她今天哪里都不想去,谁也别想叫醒她。她只想这样静静躺着,可心里却像被车咕噜辗过一样难受。她蒙上被子,紧闭双眼,依旧睡不着。

突然,她的手机响了。是医院打过来的,叫她务必来医院一趟。她犹豫了片刻,迅速穿上衣服,漱洗打扮好又准备出门。

她已忘记了那个不祥的梦。总之,得把高安这件事情处理好,否则她不能安心入睡。他在那边要死要活,她怎么能安心在家当太太。欠了人家的,一定要还的。

依依囫囵吞枣地吃完了早餐,匆匆和刘阿姨道别。刘阿姨说鸡汤快煲好了,让她吃了再走,可她已经风风火火地出门了。她像奔赴战场的女战士一样,为了正义,已将个人安危抛之脑后。

医院今天安排给高安的腿骨进行交锁髄内针固定手术。一旦腿骨被固定以后,病人一定要情绪稳定,安静卧床休息。否则,将会造成终生残疾。

高安有毒瘾在身,一旦再次发作,难免又要闹腾。谁也保证不了他能安安定定静养三到五个月。见于这个问题的特殊性,医生一定要召来依依商量。

这种情况,医生都觉得很棘手,依依又能有什么办法。她询问医生有什么更好的救助方案,可以让高安快速断掉对毒品的依赖。医生说办法只有一种,那就是在高安的体内放药。但这一招治标不治本。只能让他在腿骨恢复的这几个月内,暂时控制住对毒品的向往,保持精神安定。要想真正断了毒瘾,只有把他送去戒毒所。

在这个非常泥泞而又混乱的时期,只要高安能暂时安定也好。依依决定让医生在高安体内放药,虽然这种药价格昂贵,但也唯有此法才能救得了他。依依在责任书上签了“同意”二字。

下午两点,高安被医生从手术室里推了出来。他面色苍白,眼神孤寂又冷漠,但整个人异常平静。

看见依依,高安突然瞪大了眼睛,但神情落漠,没有了之前看见依依时的那种狂喜和兴奋。

依依俯下身来问候高安,当他的眼神再次撞上依依的眸子时。他的心再也强装不下去了,眼泪差点夺眶而出。他抬了抬手,马上又缩了回去,他把手藏在被子里。高安很想给依依一个微笑,可怎么也笑不出来。半天,才挤出一句话。

“我以为你今天不来了。”高安的声音带着哭腔,一字一顿地说着。显然,他压抑又激动。

"我答应你今天会来的,所以我就来了,书也给你带来了。"依依将两本书放在床头的柜子上。一本《百年孤独》,一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你也坐吧,别老站着。”高安突然变得彬彬有礼,连说话的语气都恭恭敬敬的,生怕自己一失礼,依依又走开了。

“你要安安静静地养伤,心情放平静,身体才会快速康复。”依依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帮高安倒了一杯水,等他喝药。

依依给刘阿姨打电话,让她把鸡汤送到医院来。她让刘阿姨送多点过来,说自己很饿了。其实她只是想让高安也吃点。他刚做完手术,身体很弱,需要补充营养。这两天都没让他吃到一点好东西,也真亏待了他。如果他的家人在这里,决不会让他一个人受这种苦。

高安看着眼前这两本书,好像很久以前都看过,连书皮的折痕都是这么的眼熟。

其实这两本书就是郑辉生前留下的一箱书中,其中的两本。依依在整理他的遗物时,把其他的东西该烧的都烧了,该扔的都扔了。只有那一箱书,至今还放在她租住的房间里。她今天在来医院之前回去拿了两本过来。

高安暂时并不想把自己就是郑辉的身份暴露给依依。他怕她受到惊吓,他还是那么爱她,他不忍心让她受到一点点痛苦。

刘阿姨送来一个大大的保温饭盒,装了满满一盒鸡汤。依依把汤分成两份,一份给高安倒进他的饭盒里,剩下一小半留给自己。

当依依端着饭盒给高安喂鸡汤时,高安又一次心潮澎湃。他的心中纵然有千军万马在奔腾,表面却一再强装平静。

无论是前世的郑辉,还是今生的高安,除了依依,他都不可能再喜欢上任何一个女人了。依依在他的心里已安营扎寨,统领了他的全部幸福命脉。

尽管深爱到了只能相望的地步,甚至连看着她都成了一种奢侈,但高安仍然觉得上天待自己不薄。他很珍惜这点缘分,他诚惶诚恐地守着心中这个爱人。

高安也知道,依依现在深爱的人是陈嘉豪,可是他尽量不去想这个问题。他一厢情愿地认为,依依也深爱着他。不然她不会救他 ,不会一口一口喂东西给他吃,不会拿书来拯救他的灵魂,她更不会用那种只有他才能读得懂的眼神看他。

没办法,高安已陷入了情感的深海里。他不想爬出来,等着依依的爱来将他淹死。死对他来说,已经无所谓了。他觉得见不到依依,活着也没有意义。


连载风云录

第三十八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