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四十七章 不幸身亡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离奇失踪

全章目录


陈嘉豪全身疼痛,周身发冷。他用被子将自己裹得紧紧的,但还是觉得很冷。陈嘉豪一生中第一次得这么重的感冒。他发高烧了,具体烧到多少度,没人知道。依依不在身边,父母也不在身边。他也不去看医生,就这样一直昏昏沉沉地睡着。

刘阿姨以为陈嘉豪找不到依依,心情不好,却并不知道他已病得相当严重。中午她做好午饭,喊陈嘉豪出来吃饭。陈嘉豪隔着门答复刘阿姨,说自己不饿,不想吃。

下午陈嘉豪摇摇晃晃地出来上厕所,刘阿姨看到他东倒西歪的样子,很是心疼。她不知道这两个有情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矛盾。通过这些天来和依依的相处,刘阿姨看得出依依是真心爱陈嘉豪的,她深信依依一定会回来的。

刘阿姨劝慰陈嘉豪不要难过,再耐心等一下依依。陈嘉豪一得到别人的同情,反而更加觉得自己像个可怜人了。这让他的痛苦更加成倍的放大。可能人在感情受挫的时候,免疫力和身体的各项机能都会减弱。因为悲伤、难过,郁闷,小小的感冒也能将他重重打倒,身体的疼痛感也更加明显。

陈嘉豪一个劲的咳嗽,嘴唇干干的,连眼睛都睁不开了。他去倒水喝,却连杯子也抓不稳。杯子“咣当当”顺着无力的手掌滑落在地上,碎了一地的渣。

刘阿姨摸了摸陈嘉豪的手,又摸摸他的额头,发现他烫得像个火球。她让他快点去医院看病,可陈嘉豪却固执地认为感冒这种小病根本不需要去医院。喝了杯水后,他又继续倒头大睡。

刘阿姨来陈家做保姆已经八年了,对陈嘉豪的脾性已经相当了解。陈嘉豪不愿意去医院看病,没人能拉得动他去。眼看着他受罪,却干着急也没办法,只好去药店买了些感冒退烧的药,拿来给陈嘉豪吃。

陈嘉豪迷迷糊糊地吃了几颗感冒药后,又继续睡觉。一觉醒来,他出汗了,感觉自己有点清醒了。这药还挺起作用的,他很感谢刘阿姨。可头脑一清醒,他又开始想念依依。

天都黑了,一天已经过去了,为什么依依还不回来?她真的走了吗?她不知道他已病的爬不起来了吗?往日的情义都到哪里去了呢?怎么说走就走了呢?陈嘉豪还是对依依念念不忘,他一刻也不能停止想念依依。

陈嘉豪又开始给依依打电话,可是依依的手机依然处于关机状态。他继续悲哀,继续难过。从小到大,陈嘉豪想要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在情感方面,从来都是他负别人,没有别人负他的。

他心高气傲,痴狂又自负。他认为高安和自己条件悬殊,可依依为什么会离开他而选择跟高安跑了呢?为此他痛苦,他过不去自己心里这个坎儿。

陈嘉豪一想起依依对自己种种的好,还有那些亲密的行为,曾经是多么的幸福。可这些幸福,已经全部都将要转嫁到高安的身上,这些快乐都将离他而去,他就烦恼地抓狂。

陈嘉豪一想到依依为了和高安过逍遥自在的日子,有可能会牺牲掉自己的孩子,他就心如刀绞。既使孩子能勉强生出来,也是跟着高安姓高,追着高安喊爸爸。想到这些他更是痛不欲生。

陈嘉豪就是这样一个富于幻想的人,他善于幻想美好的东西,也善于幻想不美好的,甚至让他悲观,绝望的东西。这是他的优点,也是他致命的缺点。

陈嘉豪想停止这种难过的幻想,可是她又控制不了自己这种脱缰奔跑的思绪。他实在承受不了依依留给他的这种痛苦结局。

陈嘉豪一想起依依那柔情似水的眼睛将再也不能和自己对视,她那温热柔软的身体将再也不属于自己。他又心痛不已,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伤神地望着天花板。

陈嘉豪望着那空着的半边床铺,和那个孤单的被冷落的枕头,他又泪如雨下。他把被子扭成一团抱在怀里,回忆着依依抚摸着他胸口时的美好日子。这些柔软的痒痒的东西,无时无刻不像针一样刺痛着他的心。

他不能停止想念依依。不管依依犯了什么错,只要她现在回来,他都会视她如珍宝。如果说自己以前有怠慢过依依,那么自己现在已经承受了失去她的痛楚,身体也已承受了疼痛,难道这些惩罚还不够吗?

陈嘉豪觉得自己现在可以什么都不要,只要依依能回到他的身边,出现在他的眼前,这比什么都重要。他就这样一直等着依依,抱着侥幸的心里期盼着依依快点回来。

他爬起来把柜子里依依的衣服一件件用手摸过,他又想起了第一次他陪着依依去买睡衣时的情景。心头又是一阵激动,但即刻又转为悲哀。

刘阿姨站在门口叫过陈嘉豪几次了,让他起来吃点东西。可陈嘉豪这次不是在赌气,他是真的吃不下。他睁开眼睛,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都是依依的音容笑貌。

刘阿姨又过来摸着陈嘉豪的额头,还是很烫,便让他再服一次药。陈嘉豪望着眼前这个善良的人,这个曾经给依依和自己煲过无数次汤水的人 ,依依在临走前还在跟她念叨着自己的人。就凭这些,他又乖乖地服下她买的感冒药和几粒消炎药。随后,他又开始独自悲伤,独自绝望。

八点半了,刘阿姨才依依不舍地告别了陈嘉豪。临走前,她让他多喝热水。她告诉他冰箱里还有熟食,如果饿了可以起来放在微波炉里热一热吃了,如果身体实在挺不过去,记着一定要打电话给120。

陈嘉豪觉得刘阿姨真是很可爱,不就是一个小感冒嘛,还要叫救护车,他笑着向刘阿姨挥了挥手。

刘阿姨回去了,空荡荡的家里只剩下陈嘉豪一个人,孤独和忧伤又重重将他包围。

电话响了,朋友们又约陈嘉豪出去喝酒。他说自己病了,心情不好,哪里都不想去。现在全身无力,可能连车都开不了。朋友们以为他粘着女人,跟他们矫情。他们硬是要让他出来,并说他们已经来到楼下接他来了。

反正心烦的要命,反正孤独的正需要消遣,出去坐一会儿又何妨。陈嘉豪喝了杯热牛奶,洗漱好,照照镜子,又出门happy去了。

他忘记了自己正得着重感冒 ,忘了自己还正在发着高烧,忘了自己咳嗽不断,忘了自己刚吃过药。一走进酒吧里,他就知道自己正需要借酒消愁。他狂饮乱喝,醉得一踏糊涂。

“我今天一天都没有吃过任何东西,肚子里全是酒,不能再喝了,再喝会死人的。”陈嘉豪东倒西歪,说着醉话。

“好好好,一会儿带你去吃宵夜。看你可怜的,为了一个女人不吃不喝的,还像个男人吗?”他们七嘴八舌地开着陈嘉豪的玩笑。

陈嘉豪又被这一帮狐朋狗友拉着去吃宵夜了。然后他们又喝了一些白酒。

朋友们玩得正嗨,可陈嘉豪却一直不出声。他刚刚呕吐过,满面通红,呼吸困难。

一个女孩儿带来几个女朋友,说介绍一个给陈嘉豪。那女孩坐在陈嘉豪旁边,他连眼睛都不抬一下。

“我头很疼,胸口也很疼,肚子也很疼,眼前一片模糊,我可能快死了,你们送我回家吧。”陈嘉豪有气无力地扒在桌子上。

可朋友们以为他又在装,根本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还笑着继续拿他开玩笑。

“大情种,你这个情毒中得也够深的!不就一个女人嘛,走了一个,再换一个就是了。为了一个女人就要死要活的。”一群人继续哈哈大笑,继续大吃大喝。

“嗯……不是开玩笑,我是真的很难受,送我去医院吧!”陈嘉豪将整个身子都扒在桌子上,头也搭拉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你这是想女人啦!去医院有鬼用,晚上值班的大多都是男医生。”他们继续调笑着陈嘉豪。

吃完宵夜后,有人拉陈嘉豪起来,却怎么也拉不动他。他们这才慌了,七手八脚地把他抬进车里,将他送去了医院。

几个医生围在陈嘉豪身旁忙乎了半小时,还是没能让他苏醒过来。陈嘉豪的爸爸也过来了。他拉住医生的双手,告诉医生无论花多少钱也要把陈嘉豪救活。可是医生还是闭着眼睛,摇了摇头。

在医院里医生的这种表情和神态是人们最不愿意看到的。然而陈嘉豪,却让他的爸爸和朋友们为他观看了医生的这种表演。

陈嘉豪的死因是药物和酒精引起的"双硫仑样反应。”陈昆无数次幻想过医生这样宣布老婆死亡,怎么也想不到儿子会这样离他而去。

这个儿子虽然整天和陈昆闹心,但他还是视他为生命。虽然他还有两个小孩,但他从来都只是把陈嘉豪视为他的家业继承人,他不相信陈嘉豪就这样死了,他趴在陈嘉豪的身上嚎啕大哭。

陈昆伤心自己这么多年来没有好好照顾过儿子,没和他好好沟通过,没关心过他的心理需要。他病得这么重,身边却没有一个人陪伴他。他想着如果昨天晚上自己要是在家里,儿子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

陈嘉豪的这帮狐朋狗友,个个像泄了气的皮球。他们没有一个人敢抬起头来看陈昆的眼睛。他们自责、难过、后悔,但一切都于事无补。他们是害死陈嘉豪的直接凶手,他们眼睁睁地看着他快要死了而不去救他。

这是怎样的一种血腥和残忍,这帮混世主只知道吃喝玩乐,从来都不懂得真正关心和体恤他人。

陈嘉豪可能想都没想过自己会这样死了。到死他都没有再见上依依最后一面,这可能是他一生最大的遗憾。他眼睛一闭,脚一伸,彻底解脱了,却把痛苦留给了所有的亲人和关心他的人。

陈嘉豪去世的消息暂时没有讲给她的妈妈听,儿子没了等于要了她的命。所有人向她瞒着这件事,都说陈嘉豪和依依去外地旅游了。

但依依究竟去了哪里?陈昆也很疑惑。嘉豪病得这么重,依依不在身边陪他,她跑去哪里了呢?现在陈嘉豪都死了,也不见她的人影。

陈昆派人去找依依,到处打听依依的下落。有人透风出来,说依依被缉毒队的抓去了。陈昆派人将依依保释了出来。

原来依依的好朋友小普在暗地里从事着贩毒活动。不知是出于什么动机,她将毒品藏在了依依的房间,缉毒队到处搜捕小普,小普却逃得无影无踪。依依和小普外貌有些相似。前天晚上依依回去整理书籍,恰巧被缉毒队的逮了个正着。他们又在她的房间里发现了毒品,依依有嘴也说不清。

就这样,依依不明不白地就被缉毒队的带走了。但经过一系列的调查取证后,警察发现逮错人了,正准备想放她出来。陈昆却正好派人寻找依依,警察们也就做了个顺水人情,将依依放了出来。

依依被带走了以后,就被没收了手机,所以陈嘉豪怎么也没办法联系上依依。结果就闹出了这样的大乌龙来。

当依依听说陈嘉豪死了,她没哭也没闹,只当人们是在和她开玩笑。陈嘉豪怎么会死了呢?他那么精神,那么阳光,怎么会两天不见就死了呢?一定又是搞错了。像自己被抓进警察局一样,这只是一个走错了的梦境。

看着陈嘉豪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依依抱住他,硬是要将他扶起来。她将他的头抱在怀里,唤他起来上班,叫他起来吃早餐,让他陪她去拍婚纱照。

依依一直将陈嘉豪的尸体抱在怀里,喃喃自语,不让人们将他移走。她把肚子凑在陈嘉豪的手边让他摸。她自言自语和陈嘉豪说着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懂的话。

所有人看得都泪流两行。依依却一直都不哭,她为什么不哭呢?可能在她的意识里,陈嘉豪还没有死。他的潜意识里陈嘉豪还活着,他只是睡着了而已。

依依把脸靠在陈嘉豪的脸上,和他讲着这两天她对他的思念,讲她没有办法和他联系时着急的样子。她捏着他的脸问他为什么要这样装睡。

当陈嘉豪要被拉去殡仪馆的时候,依依还是紧紧抱住陈嘉豪不放手。几个人不得不将她抱住,将她的手掰开。

当依依看到陈嘉豪被他们推走的时候,她才哭了出来。她放声大哭,哭得晕了过去。

刘阿姨也在场,她也哭得像个泪人似的。她心里难受的不得了,她觉得是自己害死了陈嘉豪。是她给他买的感冒药,如果陈嘉豪不吃她买的药,也许就不会死。但她不能把心里的苦向任何人诉说。

刘阿姨虽然只是个保姆,但在她心里,一直把陈嘉豪当儿子看待。陈嘉豪也对她非常尊敬,从来没有把她当保姆看待。

刘阿姨紧紧抱住依依,两个人都不相信陈嘉豪已经死了。


连载风云录

第四十八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