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三十八章 又起误会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混乱时期

全章目录


下午,依依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高安平躺在床上。他俩就这样在刚刚好的距离内对望着彼此,友好而平静。

依依觉得很奇怪,眼前这个高安,完全和自己不是同路人,可为什么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的神态和气质,并不像一个粗俗的野蛮人。

她怎么也不能把高安和一个有吸毒史的不良青年联系在一起。

高安可能只是一时失足,误入了歧途。他的本性应该并不坏,从他看她的眼神里,依依能读出他的忧伤和无奈。依依对高安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愫,她就是希望高安能快点好起来,从内到外好起来。

依依暗自思量:人常说,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可自己为什么会为高安以后的前途担忧呢?她希望在帮助高安治疗身体的同时,也能救助他的灵魂。对高安的这种担忧和关心,难道也是为了陈嘉豪吗?她自己也搞不明白,是什么力量促使她必须这样做。

高安在心里琢磨着,到底该不该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依依?经过再三考虑,为了不让依依为难和伤心,他觉得还是让依依把自己当成高安好一些。其实,他有很多话想对依依说,可每次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怕自己说出来,依依会诧异和惊愕。

从吃完午饭到现在,他俩也只说过几句话而已。说是让她来陪他聊天,可他总觉得依依有意在疏远着他。

沉默了一会儿,依依有些瞌睡了。可能是怀孕的人容易犯困吧,她的上下眼皮已经打架了。高安看见依依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叫她过来扒在床边上睡一会儿。可她却摇着头,说自己打一下盹,过过瞌睡瘾就行了。她还刻意的把身子扭到一边去,背对着高安。

看着依依这般见外,高安安心里很难受,但他并不怪她。自己现在的身份不是郑辉,也不是陈嘉豪。依依凭什么要扒在一个有吸毒史的病汉身边睡觉。

高安望着依依疲倦的样子,心疼又无奈。他出神地凝视着依依背过身留给他的乌黑长发,还有那一抹倩影,深感悲凉和失落。他就这样一直望着她,望着她。

虽然自己也有点困了,但是高安不想睡觉。反正依依走后,他有大把时间睡觉和独处。他很珍惜和依依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哪怕只能在一米之外,看见的只是她的背影,他也觉得很幸福。

二十分钟后,有个护士进来给高安打针,依依自然被吵醒了。她不好意思地揉着眼睛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感觉清醒多了。护士走后,依依又回到病房。她思考着,怎么才能向高安提出她想问的问题?他终于壮着胆子去问高安。

“现在你的头还疼吗?”依依面带笑容,把身子凑近了高安。

“好多啦,你不困了吗?”高安紧绷的神经终于得到了缓解,心里好受多了。他含情脉脉,一往情深地望着依依。

“你从什么时候昏迷的?你……你一摔倒就昏了过去吗?”依依说话有些结巴,声音颤抖着,有点变音。她把头低下来,不看高安的眼睛。

“哦,我都记不得了,可能一摔倒就晕了过去吧!”看着依依那不自然的表情。高安淡定而从容,轻轻地笑了一下。他的声音温和又亲切。

其实,高安清楚依依想问他什么。他也知道依依心里的担忧。他没想到的是,依依竟然会这么爱陈嘉豪,会不顾一切的为他顶罪和开脱。

如果现在自己是真的高安,肯定要趁这个机会好好敲他们一笔钱。不然就把这一对有情人送上法庭,让他们也尝尝牢狱之灾。可是,他现在明明知道他们有罪,他也不愿意揭发他们。因为他深爱着依依。没办法,爱让人如此的卑微和无奈。

高安知道,依依心地善良,凡事总是会为别人考虑。她这样的人,身边最好遇到的都是好人,如果和品性坏的人相处,到头来她一定会落的和自己一样的下场。

还记得那日,他和依依一起去小卖部买东西。人家多找给她几元钱,她没数就走了。回来后发现多了几元钱,黑天半夜的,硬是要给人家送回去。她就是这种占了别人一分钱便宜都会难受的人。可是现在为了陈嘉豪,她竟然连犯罪的事都敢承担。

高安情不自禁又难过了起来。自己舍命去救她,而她却这么深情地爱上了自己的情敌。真是悲哀呀!如果想要报复他们俩,这真是上天赐给自己的一个绝佳机会。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一点儿也不想报复他们?反倒心痛依依如今的处境,怕她难过,怕她过得不幸福。

爱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让人苦了一世又一世。如果是上天执意要和自己开玩笑,那就尽管来吧!好的,坏的他都愿意承受。只要能继续爱下去,受点委屈又如何。

“哦,那太好了。不,不,我的意思是,不管当时怎么样,你现在都已经好起来了,真是谢天谢地。”依依有些激动,语无伦次地表达着自己的想法,抑郁在眉头的愁云全都散开了。她笑盈盈的,脸上飞着红霞。她终于打开了话匣子。

望着依依的笑颜,高安的心情却异常沉重。那一句"太好了,”就够他难受很久。她的爱人撞伤了别人,人家当场晕了过去。她竟然说:“太好了。”

唉!这个可怜的女人,竟然聪明的一点城府都没有。可自己现在比她还傻冒,居然还痴痴地爱着她,爱着一个心里装满别人的人。

“你以前学什么专业的?”依依笑容可掬,显然有意在和高安套近乎。

“我没读过大学。”他用高安的身份回答依依的问话,心里却很激动。

高安真想和依依畅所欲言的聊聊过往。但她又怕一旦捅破了这层薄薄的纸,依依会跌入痛苦的深渊。他不忍心看着她难过。

“听说你在酒吧里唱歌,你一定唱歌很好听。你还会谱曲,真牛啊!我连谱都不识。等你身体好一点,推你出去散散心,你唱歌给我听好不好?”依依越说越来劲儿,她像个迷妹望着歌星般目不转睛地瞅着高安。

“好啊!现在都想和你去下面晒太阳。”高安笑了,眉毛弯了,嘴角也弯了。他的心情舒畅了许多。

想着自己能和依依在花园里晒太阳,看日落。这将是一幅多么幸福的画面啊!到时候,他还要唱情歌给她听。光想一下这种场景就让人激动。其实郑辉唱歌也是很好听的,虽然他没有高安那么专业,但他知道依依喜欢听什么歌。他会尽量唱走心的歌曲给依依听,反正依依也没有听过高安唱歌。他越想越开心,忍不住笑出声来。

依依第一次见到高安这么高兴,以为她聊到了高安的兴趣爱好,他才这么开心。要是改天给他带来一把吉他,还不知道他会乐成什么样子。

“后天就是元旦啦!送个礼物给你,你想要什么尽管说。”依依很高兴,心无芥蒂地望着高安。心头的疑虑已解除,依依整个人感觉轻松了许多。她觉得花一点钱能让高安开心一下也是值得的。

“我的手机摔烂了。你一回去,我都没办法和你联系了。你帮我买台手机吧,旧的也行,我好无聊。想打打游戏,有时也可以和你聊聊。”高安有些兴奋。他把手攥成一个拳头,用牙咬了一下手背,拱了拱身子。

依依看着高安有些不自然的样子,问他哪里不舒服。他说没事,只是想上厕所,让依依去外面回避一下。

依依去喊护工帮助高安。二十分钟后后护工让依依回房间去,说高安让她进去。他们两人相视一笑,竟然一点尴尬的感觉也没有。

他们又开始聊天。聊什么东西好吃,什么地方好玩。他们聊文学,从托尔斯泰聊到尼采,又聊到村上春树,又说到徐志摩和鲁迅。他们边说边笑,忘了时间,忘了过往。高安讲了个笑话,依依哈哈大笑起来,久久不能止住。

陈嘉豪站在门口两分钟了,依依都没有发现。高安向依依使了一下颜色,她才转过头去。陈嘉豪面色阴沉,嘴撅的高高的,可以栓头驴。

依依提着饭盒和高安说了声“再见,”跟在陈嘉豪后面走出了医院。

依依觉得很奇怪,陈嘉豪一言不发,把呼吸拉得长长的,显然他在生闷气。可是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生气。以为他在工作上遇到了什么难题。

依依正想把从高安那里得来的好消息告诉陈嘉豪,让他也放松一下。可还没等依依开口,陈嘉豪就把自己的手机拼命地摔在车厢内。

“怎么回事呀?你?”依依面色苍白,赶紧帮陈嘉豪捡起了手机。手机的右上角出现一道裂痕。

“我中午打电话,你也不听,下午打给你,你还是不听,你带手机干什么?说好了在家里休息,又跑到这里来,在家里闷的慌?没人陪你聊天,是吗?”陈嘉豪气得面上青筋都爆了起来,肩膀也颤抖的,他的胸口一起一伏。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呀?这么一点小事用得着发这么大脾气吗?我的手机没电了。这里又没有充电器,我想着反正你一会儿下班都要过来接我,就没给你打电话。再说了,高安也没有手机,我拿什么打给你。”她把脸转向车外。

“你不会去服务台那里打个电话给我吗?我看你根本就不把我放在心上,只顾着给别人喂东西吃。你就那么喜欢他,你的眼睛是不是给叉戳了?”陈嘉豪一口气说完,用力的在方向盘上狠狠的拍了一把。他像个发怒的狮子一般,不停地喘着粗气。

“喂,陈嘉豪,我这么做可都是为了你。你却在这里喝干醋,竟然说出这么难听的话。你还有没有良心啦?”依依捂住脸呜呜地哭了起来。

原来就在中午的时候,陈嘉豪兴冲冲地回家吃饭,却没看见依依。他的心里就憋了一肚子的气。说好了,让她不要出去,可她又跑出去了。陈嘉豪忍住郁闷,等着依依打电话给自己。没想到依依打电话给了刘阿姨,都没有打给他。她叫刘阿姨送鸡汤到医院,还说她很饿。

下午上班前,陈嘉豪又特意跑来医院想看看依依。可他却看见依依正在一口一口地给高安喂鸡汤。他在门口站了足足五分钟,依依居然都没有发现他。陈嘉豪气得一下午都没心情工作。

刚刚他上去接依依之前,又给依依打了个电话,她还是没接他的电话。陈嘉豪窝了一肚子的火没处发。上楼梯时像个螃蟹般横冲直撞。一不小心就碰到一个女人身上,被人家臭骂了一顿。如果那个女人是个男的,估计陈嘉豪保准能和那人打起来。

街上人来人往,大家都开开心心的。陈嘉豪感觉自己现在就像一桶快要燃烧的汽油,一个火星都会将他点燃,爆炸。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心烦意乱过。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端着一个搪瓷碗碗,堵在车窗外讨钱。陈嘉豪正在气头上,没有理会那老人。那老人继续敲着窗玻璃。陈嘉豪打开车窗,大大声吼着“滚。”老人家颤颤巍巍地走了,嘴里还嘀咕着什么。

依依觉得陈嘉豪变了。那个阳光,帅气又善良的男朋友,已经变成了一个为富不仁的恶人。他粗暴,不讲道理,自私又蛮横。

他们俩就这样谁也不理谁,一直僵持了很久,谁也不肯开腔说话。往常闹矛盾,都是陈嘉豪主动认错。可是这次,他认为自己没有错,他感到很委屈,很愤怒。他感到依依的行为严重的伤害了他的自尊心。反正依依今天不向他认错,他也不会主动要求去和她和好。

依依却觉得自己为陈嘉豪付出了这么多努力,他不但不感谢她,反而怀疑她。他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她不知道自己有什么错,她自然不知道该怎么认错。她认为陈嘉豪是小题大做了。所以她不想再惯着他了,她也一直不理陈嘉豪。

他们彼此深爱着对方,而此刻他们却像两只难以靠拢的刺猬。


连载风云录

第三十九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