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四十六章 离奇失踪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爱的搁浅

全章目录

陈嘉豪安顿好高安以后,心里感觉舒畅了许多。这么多天以来,压在他心头的大山终于被他平稳地移走。他像刚刚完成了一个大项目一样,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陈嘉豪向后斜倚在客房的沙发椅上,和善地望着高安。高安正从行李袋里拿出剃须刀和一个签字笔摆在床头柜上。他继续翻找着自己的手机充电器,却怎么也找不到。可能是走得太急,落在了医院里。

陈嘉豪想和高安聊聊天,他挑起几个话题,高安都没有搭腔,但他不介意。他觉得自己今天是堂主,高安是受他安排的小弟,一种莫名的优越感迫使他包容着高安这种不懂礼节的傲慢行为。

望着高安惆怅的眼神,陈嘉豪又不由得生出一些愧疚感来。他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递给高安,帮他上了火,然后给自己嘴里也送上一根。两人在烟雾缭绕中沉默。陈嘉豪不时地咳嗽几声。

陈嘉豪拿着遥控器打开了电视。他来回调着频道,最后在中央新闻频道停了下来。新闻正在播放今年各大城市的楼市行情。看完了这一段,陈嘉豪又将节目转到体育频道。他认真地观看了十几分钟的足球赛。陈嘉豪希望这些节目能引起高安的兴趣,他不时地回头望着高安,可高安的心思却并不在电视上。

随后,陈嘉豪又将节目调到连续剧频道。屏幕里正在播放《鹿鼎记》,刚好演到韦小宝和他的七个老婆这一段。陈嘉豪微笑着将遥控器放在桌面上,他不再换台了。陈嘉豪回过头来瞅着高安。

“你觉得这七个女人中哪个最漂亮?”陈嘉豪的嘴角上翘,眉目带笑。

“啍,我觉得都很一般。”高安斜瞄了陈嘉豪一眼。

“哈哈哈……哦!你的眼光可真高呀!”陈嘉豪摆着八字状向后靠躺着,大笑起来。有些得意和神气。

“本来就是嘛,有什么好笑的。”高安一本正经的样子,耸了耸肩膀。

“其实我也这么认为,我还是觉得我们家依依最漂亮。”陈嘉豪望着手上的戒指,又望了一眼高安,脸上有藏不住的笑意。

“当然了,情人眼里出西施嘛。”高安瞅了陈嘉豪一眼,也将眼神定格在电视屏幕上。

“好了,你慢慢欣赏美女吧,我要回家去陪依依喽。”陈嘉豪起身和高安道别。

已经九点半了,陈嘉豪给依依发了条微信:“宝贝,睡了没有?我现在回来了。”他盯着屏幕,等着依依回信给他。平常他发微信给依依,她总是不到一分钟就会给他回复。可是今天他从旅馆回到车上,差不多用了十分钟时间,还是没有等到依依的回复。

陈嘉豪以为依依又在闹小脾气。没事儿,回去好好哄哄她就是了。依依总是这么粘人,又多愁善感。她总是这么爱生他的气,不过他还是能理解她。陈嘉豪知道依依正是因为太爱他了,才会对他疑神疑鬼。就像他对她的爱一样,爱得这么重,这么浓。想到这里,他只想立刻回到依依身边。

半小时后,陈嘉豪回到家里。当他打开大门的这一刻,他感到浑身疲惫不堪。头有点晕,眼睛也很困,腿脚都很酸软,脖子也很酸疼,喉咙也很是疼痛。

其实,陈嘉豪已经感冒几天了。他并不把这种小病小痛当回事。他的体质向来很好,从小到大,几乎没看过医生。今天这种小感冒,他以为挺一挺也就过去了。

陈嘉豪觉得依依是能包治百病的良药。一会儿有她泡杯热茶,再帮他捏捏背,然后搂着她睡上一晚上。第二天他又会精神焕发,英姿飒爽,生龙活虎。他总是这么乐观,从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儿。

陈嘉豪拖着沉重的脚步上了楼。他推开房门,床铺铺得整整齐齐,却并未看见依依。她去哪里了呢?可能去了卫生间吧?自从依依怀孕了,她总是爱往卫生间里跑。这女人怀个孩子可真是辛苦呀!他这样想着,便合衣躺在床上,等着依依回来。

可是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房间里依旧安静的悄无声响。陈嘉豪起身朝卫生间走去,他推开门,里面空空如也。依依并不在卫生间里。

陈嘉豪又跑去厨房,他在每个角落里寻找依依的身影,依旧没有找到依依。他又推开书房的门,推开妈妈房间的门,可是每间房里都没有发现依依的身影。

依依一定是嫌他没有回来吃晚饭,生他的气了。她只是想藏起来吓吓他而已,陈嘉豪这样想着。然后他开始在屋子的每个角落里转悠,她喊叫着依依的名字,可是没人应他。陈嘉豪喉咙发炎,声音沙哑。他以为依依一定是藏在了柜子的后面,故意在逗他,她现在可能正躺在床上等他呢。

陈嘉豪站在楼下的假山和鱼池边停了片刻。小鱼儿依旧欢快地游着,前一批已经死了许多。这些是他和依依前几天去花鸟市场刚买回来的一批。看,它们游得多么欢快啊!依依一定刚给它们刚喂过食了,陈嘉豪定了定神,又上了楼。

陈嘉豪站在房门口,怀着忐忑的心情向床上望去。床铺依旧平平整整,除了自己刚刚躺下去压过的痕迹,连一个被角都未被掀起过。

陈嘉豪用目光扫视着房间的每个角落,还是没有发现依依的身影。这么晚啦,她能去哪里呢?

陈嘉豪突然心慌了起来。他拿起手机拨打依依的电话号码,打了一遍又一遍,那头依旧是无人接听。最后一遍,那边竟传来了“你拨的电话已关机。”

陈嘉豪像疯了般打开衣柜,慌乱地拨弄的衣柜里挂着的每一件衣服。他的衣服和依依的衣服,每一件都挂得整整齐齐。床头柜上摆着依依还没有看完的书,阳台上还挂着今天刚洗好的衣服。

一切都象往常一样自然而美好,依依能去哪里呢?她应该是去楼下的超市里买东西了,刚好手机没电了吧?陈嘉豪大胆的猜测着,继续安慰着自己。

陈嘉豪坐在床边上,等着依依回来。已经十一点了,依依还是没有回来。他好累啊,好难受啊。他的整个身子重重的向后倒去。他想先眯上一会儿,等一下依依闹够了,她自己就回来了。陈嘉豪一躺下去就睡着了,没有脱衣服,也没有盖被子。也没人关心他,他感冒了,又没盖被子睡了一晚上。

当陈嘉豪再次睁开眼睛时,天都大亮了。他看看手机,已经八点半,刘阿姨都来了。她已做好了早餐,等着陈嘉豪过来享用。陈嘉豪感到晕晕沉沉,眼眶都有点疼,但身体里最疼的部位还是等依依的那颗心。

他能去哪里了呢?竟然一晚上都不回来,有什么必要和自己开这么大的玩笑呢?难道依依不知道把自己男人一个人丢在床上是女人最愚蠢的行为吗?她真是傻到家了,为这么一点小事,值得生这么大的气吗?

依依没有娘家人住在这个城市。为了维护和他的这段关系,依依几乎和亲朋好友都断了联系。她能去哪里住一晚上呢?

“阿姨,早上有没有看见依依回来过?你昨天什么时候走的?”陈嘉豪有气无力的耷拉着脸。

“呃?怎么回事儿?依依不在家吗?昨天晚上我八点钟才走的,走之前我还和依依聊了会儿天。她总是念叨着你,说你咋还不回来。唉!我看她心事重重的样子。她心里成天都在挂念着你,你又不早点回来。”刘阿姨将早餐摆在桌面上,望着陈嘉豪,一脸困惑。

“都怪我不好。阿姨,你先吃吧,我今天没胃口吃早餐。”陈嘉豪连牙都没刷,脸也没洗,头发也没顾得上打理,就急匆匆地出门了。他驾车飞速驶向依依的出租屋。

以前,依依配有一把钥匙给陈嘉豪。他迅速打开门来到依依的房间。房间里像刚被抄过家一般,被翻的乱七八糟。那箱郑辉留下的书籍也被翻得七凌八散。

看到这幅景象,陈嘉豪的心绷得更紧了。这么说来,依依是昨晚回来过了。因为依依和小普好久都没有回来过,地板已经好多天没有拖过。看着地板上踩出的好多个长大的脚印,像是有男士来过依依的房间。

陈嘉豪一颗悬着的心,突然跌进了万丈深渊般无力的下沉,下沉。然后摔得粉碎,他在碎了一地地疼痛中收拾着自己破碎的心。发散的瞳孔仿佛看见自己正站在悬崖底下哀嚎。

陈嘉豪瘫坐在沙发上,望着满屋狼藉。这里曾经留下过他们多少美好的记忆。那些温馨的,动人的东西都去了哪里?可是现在,这里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

这分明是要逃走的架势,为什么提前没有一点预兆?为什么她连一声招呼都不跟自己打?她可真狠心啦!在走之前和自己大闹一场也好,或者留下几句难听的话语也好啊!为什么连一句话都不说就这样走了呢?

陈嘉豪又给高安打电话,可连续打了几次,高安的电话都是关机。高安和依依可能已经拥抱在一起了吧?他们两人可真够卑鄙无耻的。带着他的钱还要带着他的骨肉逃跑。

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将陈嘉豪折磨得喘不过气来。他大声地咳嗽起来,止不住,也停不来。泪水从他滚烫的眼眶里,大颗大颗的滑落下来。

不是这样的,一定不是这样的。依依本性纯良,她不是这种人。自己见过这么多女孩儿,难道还会看走眼吗?

他那么爱依依,依依也那么爱他。依依绝对不会这样抛下自己和高安远走高飞的。她说好了的,要和自己好好过日子,可是她现在去了哪里了呢?

依依一定是受了高安的蛊惑才离开自己的。高安这种卑鄙小人,绝对不得好死,陈嘉豪在心底反复咒骂着高安。

陈嘉豪看了一下手机,已经是十点半了。他猛地站起身来,疯了般驾车直奔高安住宿的旅馆。

陈嘉豪跌跌撞撞地来到前台询问服务人员,308号房间的客人还在吗?可服务员温柔地告诉他,308号房间的客人九点钟已经退房离开了。

这万箭穿心的疼痛,已经让陈嘉豪直不起身来。他抱着头扒在前台的桌面上,悲痛地喘息着。如果不是这张台支撑着他的身体,他可能会跌坐在地上。

身旁有个男人正在抽烟,陈嘉豪又是一阵咳嗽。他的头好痛,心也好痛,全身没有一处不疼痛的。

陈嘉豪感觉到自己的心已经空了,被依依掏空了。她可真狠心呀!她到底还是跟着他走了。这个女人啦!可真是养不熟啊!想着自己曾经交过多少女朋友呀,可是他从来都没有对她们认真过。她们哭着闹着想跟他好,可他却对她们弃之不理。

如今自己只把心思用在依依一个人身上,她却给他演了这么一出。女人啊!你越是对她好,越是对她认真,越是对她上心,她就越是要跟你作对。

唉!天下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陈嘉豪两眼无神,摇摇晃晃地走出了旅馆。他茫然,失落地回到了家里。

房间的每个角落好象都有依依温柔的笑脸一闪而过。现在眼前的一切仿佛都在嘲笑自己的痴情和愚蠢。老天和自己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为什么一点也不好笑,他只想哭。随便看见什么都觉得难受地想哭。

陈嘉豪关上房门,蜷缩着身子,躺在床上痛哭了起来。


连载风云录

第四十七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