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四十五章 爱被搁浅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痛苦抉择

全章目录


陈嘉豪带着依依去了附近一家火锅店吃晚饭。依依昨晚上一夜未眠,一大早就来了医院,下午又乱走了一通,她看上去非常疲倦。

陈嘉豪要了间有沙发的包间,想让依依安静地休息一下。他让服务员送杯热牛奶过来,服务员却说只有冻牛奶。陈嘉豪拿了瓶鲜牛奶亲自去后厨,让厨师热给他。他端着热气腾腾的牛奶递给依依,依依的心瞬间被甜甜热热的奶液溶化了。

没有什么比这一刻更温暖了。在依依看来,如果陈嘉豪不是这么贪玩,其实他是一个挺好的老公。他的好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依依已和陈嘉豪和好如初了,但她仍旧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陈嘉豪知道这是郑辉给她留下的后遗症。既然事情已浮出了水面,再强势地按下去,也只是自欺欺人。

陈嘉豪在心底反复思考着这个他不愿正面面对的问题。他认为事到如今,与其让依依和高安偷偷摸摸地在私底下约会,倒不如三个人坐在一起摊开来把话说明白。

陈嘉豪就是想看看,如果自己现在和高安坐在一起,依依作为自己的未婚妻,她会用什么样的眼神望着高安。高安又会用什么样的眼神来回敬依依。

陈嘉豪已经点好了菜,他让依依靠在沙发上睡一会儿,说自己出去抽根烟透透气。依依实在太困了,她一靠上沙发就睡着了。陈嘉豪将外套脱下来披在依依身上,同服务员打了招呼便离开了饭店。

依依睡完一觉醒来后,看见陈嘉豪和高安正坐在餐桌旁,各怀心事地玩着手机。依依以为自己又在做梦,她使劲地揉着眼睛。没错,是高安正坐在陈嘉豪的旁边。

陈嘉豪是怎么把高安请过来的?高安可能不知道她也在这里,才答应同他一起过来这儿吃饭的吧?依依在心底猜测着。

高安瞥了依依一眼,并朝她轻轻点了一下头,然后迅速的将眼神收回到自己的手机屏幕上。他那么紧张,那么的不自然,仿佛是在偷窥别人的私有财产。这也许正是陈嘉豪想要的结果。

高安不再用正眼看依依,这让依依好难过。但又有什么办法呢?依依觉得好尴尬,她起身去了卫生间,心里难受的不行。她想一直躲在卫生间里不出去,他不知道陈嘉豪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这是要考验自己的忠诚度吗?还是想验证人类共同的弱点?

依依隔着门听见陈嘉豪的咳嗽声,不由得又心疼起他来。这些天陈嘉豪老是咳嗽,但又不戒口,天天喝酒,吃了药也不见好。

陈嘉豪的外套还挂在依依的椅被上,依依走出卫生间,拿起衣服让他穿上。陈嘉豪却要和依依换位置,意思是让她坐在他和高安中间。依依不知道陈嘉豪为什么要这样做。

陈嘉豪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高尚了?竟然懂得和好朋友分享自己喜欢的东西了。依依觉得自己有一种被侮辱的感觉。陈嘉豪只顾着把自己站在道德高地上,却不顾别人的感受。陈嘉豪的这种举动,让依依感到困惑,又有点生气。

高安继续玩着自己的手机,他目不斜视。依依不知道高安为什么会这么平静,他是怎样克制自己内心的那些激动情感的。早上他还是那样的波涛汹涌,现在却平静的如没有风的湖面,不起一丝波澜。依依已无法控制自己郁闷烦躁的心情,她胸闷心慌地喘不过气来。

依依的脸憋得红彤彤的。她想说句话来缓解尴尬,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只好端起茶壶来给高安的杯里添茶。她一激动就把自己的水杯给打翻了,陈嘉豪喊服务员过来收拾狼藉。

依依靠在椅背上独自悲伤。她如此慌乱,高安却无动于衷,他和依依保持着应有的距离,对她不瞅不睬。他真的像个陌生人一样不再关心依依了。泪水又在依依的眼眶里打转。陈嘉豪递过纸巾给依依,又帮她添了杯热茶。高安却起身去了卫生间。

高安来到卫生间里,泪水已夺眶而出。心痛得已不能用言语来描述,刚才他真的演得好辛苦,他搞不清楚自己在演给谁看。演给陈嘉豪看吗?其实他知道陈嘉豪早就看穿了他的心思。演给依依看吗?可是为什么要这样伤她的心呢?明明还很爱她,却故意对她视而不见,难道非得看着她痛苦才不枉自己的付出吗?

演给自己看吗?难道是想让自尊心得到一点点安慰吗?高安突然觉得自己真他妈的不是在做人,简直就是连狗都不如。自己应该当着陈嘉豪的面,向依依再表白一次,正大光明的和陈嘉豪再来一次公平的竞争。

可是自己已经伤透了依依的心,再去动真情,只会自取其辱。算了,还是认命吧,就让依依跟着陈嘉豪过好日子吧。只要她能过得幸福,那就祝福她吧。他打开水头,用双手撩水洗干净眼里的泪水,又用纸巾擦干眼睛和脸上的水。

高安又扮出一副冷漠无情的样子,出现在陈嘉豪和依依的眼前。依依已经和陈嘉豪换了位子,坐回自己原来的位置。

其实他们三个人今天都没有吃过中午饭。因为每个人心里都乱成一团麻,根本无心进食。现在已经快六点了,可是谁都吃不下,没人先动筷子。

陈嘉豪今天破天荒地没有喝酒。也许他怕自己喝醉了说出浑话来伤了依依的心,也许他认为高安马上要离开了,大家必须在分开之前留下个好印象,也许他怕自己万一喝醉了,不能开车带依依回家,一不小心把机会留给了高安。

总之,陈嘉豪今天滴酒不沾,自律又自省。他像个谦谦君子一样和高安以礼相待。其实,在没有爱上依依之前,陈嘉豪和郑辉的感情一直都是不错的。

“我和依依结婚的时候,希望你能过来喝我们的喜酒。”陈嘉豪将一盘牛肉片倒进锅里,用勺子搅着。

“方便的话,我一定过来。”高安端起水杯喝了口茶,手微微颤抖。

“出院后你打算去哪里?”依依鼓起勇气和高安说话。她痴痴地望着高安,却并不知道陈嘉豪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

“暂时还不知道。唉!”高安叹了口气,没有抬头看依依。

“你啊,要是以后发达了,可别忘了回来看望我们呀!”一圈麻辣的热气从锅里扑面而来,陈嘉豪又是一阵咳嗽。

“你们孩子出生了,要认我做干爹哦!”高安开着玩笑,艰难地挤出一丝微笑。

他的心可真大呀!这个时候竟然还能说出这样的玩笑话。看来他是真的放开了,他是真的把自己当成好朋友了。依依的心却还是绷得紧紧的,她觉得男人就是比女人理性。

吃完饭已经六点半,陈嘉豪先把高安送回了医院,又陪依依回家了。

陈嘉豪哪里都不去,陪着依依躺在床上聊天。他俩像老夫老妻一样谈论着对生活新的认知,谈论着高安的身体状况,以及他现在的变化 谈论他以后的出路。总之,高安已经成了他们俩共同的朋友。

今天,陈嘉豪不但收获了友谊,还收获了爱情。他为自己的举动感到欣慰和喜悦。

等把高安的事安顿好了,陈嘉豪决定和依依去拍婚纱照。虽然依依一直不提此事,但他就是想让她尽快穿上婚纱。要不然她的肚子越来趆大了,以前看中的婚纱款式,恐怕都已经穿不上了。下个星期四,妈妈也要出院了。等把妈妈接回家,就让爸爸和妈妈找人选个好日子,给他俩办喜酒。

陈嘉豪还想和依依商量要不要去海边拍外景。想到依依上次看着别人在海边穿婚纱时那种羡慕又渴望的眼神,陈嘉豪恨不得现在就带着依依去海边摆poss。想着想着,他的眉眼都弯了。他想看看依依激动地表情,可是依依听着听着已经睡着了。她看上去那么累,她睡得可真香啊!

依依的手机就放在她的枕头边。陈嘉豪从认识依依到现在,从来没有私自查看过依依的手机。也许是他认为依依单纯的简直没什么隐私可看,也许他根本就没有兴趣,也无心查看依依的手机。

现在,陈嘉豪却突然想看看依依的手机里都记录了些什么。他随心所欲地翻看了起来,一不小心就看到了高安向依依表白的视频。

陈嘉豪好不容易才平静安稳下来的心又妒火中烧。他没想到高安和依依竟然这么会演戏。当着他的面,他们两个人屁都不放一个,仿佛比陌生人还要陌生。没想到背地里他们竟然这么激情四射。

陈嘉豪本来打算后天让高安出院,现在他突然觉得必须提前一天让高安离开医院。最好这件事不要让依依知道,免得她夜长梦多。

晚上八点钟,陈嘉豪第一次这么早陪依依睡觉。可他却怎么也睡不着,他失眠了。自从和依依在一起后,他第一次失眠。陈嘉豪一直翻来覆去,可就是睡不着。直到凌晨两点钟,他才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陈嘉豪又早早起床。他没有叫醒依依,就独自吃了早餐,并叮嘱刘阿姨不要叫醒依依,让她继续睡觉。

其实依依在朦朦胧胧中知道陈嘉豪已经醒了。她以为他要去上班,又独自安睡。怀孕的人就是身子困,依依总是觉得自己瞌睡多地睡不完。

陈嘉豪径直去了医院,医院的工作人员大多数还没有上班,只留有个别值班人员在坚守岗位。陈嘉豪又跑去高安的病房,和高安商量今天帮他办理出院手续的事。

陈嘉豪告诉高安,说自己明天可能要出差,所以临时决定今天提前一天帮他办好出院手续。高安觉得无所谓,反正迟一天早一天,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差别。

高安的病情比较特殊,得等到主治医师签了名后才能办理出院手续。可主治医师偏偏上午去开会了,要等到下午才有时间。陈嘉豪心急也没有办法。只得等到下午,下午高安的身体还要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医生看了检查结果后才能签字。

等办理完所有的手续以后,天已经黑尽了。依依打来电话问陈嘉豪在哪里。他说自己在外面办事,却并未告诉依依自己正和高安在一起。直到晚上八点,陈嘉豪还是没能回家,他要负责把高安送到旅馆里。尽管高安一再向他声明自己可以安排好自己的事情,但陈嘉豪还是想过问他明天要去哪里。高安觉得很无奈,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明天还要去哪里。

他俩又去下面的小馆子点了几个菜,尴聊了一个多钟,又一起回到了旅馆。

依依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她想着明天高安将要离开医院,在他离开之前,她还是想单独再见他一面。

依依总觉得还有什么话没有和高安说清楚,但具体想和他说些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依依心烦意乱,坐卧不安。

她思前想后,还是觉得别再跟高安见面了,免得陈嘉豪多心。那就把他的那些书籍整理一下,明天让嘉豪还给他。省得日后看见这些旧物,又牵肠挂肚。

好吧,就这样决定吧,好好爱嘉豪,好好爱孩子,好好过自己的小日子,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已经八点半了,她又给陈嘉豪打了个电话,希望他快点回来,开车送她去出租屋,整理一下郑辉遗留的那些旧物。可是嘉豪却说他还忙着应酬,可能要晚一点才能回来,让她先睡。不等依依把话说完,陈嘉豪就急着收线了。

其实陈嘉豪只是想快点安顿好高安,为了避免让依依知道自己此刻正和高安在一起,又节外生枝。为了不露出破绽,他和依依尽量长话短说。等把高安送得远远的,再跟她慢慢解释也不迟。

等不到陈嘉豪回来,依依郁郁寡欢,屋前屋后来回踱着步子。想着整理一下书籍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嘉豪平常在外应酬,最早也要到十一点才能回来。于是她决定自己搭个的士去出租屋,尽量赶在十点钟之前回来。

“喂,……嘉豪。”依依临出发前又给陈嘉豪拨了个电话。

“乖了,快睡,一会儿就回来了。”陈嘉豪不等依依多说一句话,就迅速挂了电话。他望了望高安那对忧郁的眼晴,掩藏不住的得意。

依依无奈又难过,想说的话又噎了回去。她瞪大眼睛,望着墙上滴滴答答的时钟。

刘阿姨已经打扫完卫生回家了,依依锁好门,背好包包也出发了。

高安遗憾又难过,他总觉得心里有些话没有对依依说完整。这突然提前的一天,让他感觉到时间的残忍。为什么依依不再来看自己一次呢?他反复在心里问着自己。

也许陈嘉豪已经和依依商量好了,才决定提前让自己出院的。也许依依已经不想再见他了,她已不想再和自己拉拉扯扯了。

算了吧,那就这样吧,别再为她伤神了。再长情的人,在无情的人面前,也只不过是一个可怜的小丑罢了。

所有的期盼和等待,在现实面前都显得如此的可怜和无奈。到了最后,爱还是被搁浅了。


连载风云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