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三十六章 惆怅迷惘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伤者复活

全章目录


陈嘉豪走后,依依独自在楼道上徘徊沉思了很久。一个主治医师刚好从他身边经过,依依湊过去问他,高安现在的病情怎么样了。医师告诉她,这个病人是他从医三十年来,见过的第一个死里逃生的病人。

高安体内损伤的器官已经奇迹般地恢复正常,只是还有些炎症,要进行伤口缝合和消炎。左腿骨粉碎性骨折,还要进行一次手术,其他已无大碍。

依依心情沉重,她犹豫自己到底该不该在这个时刻去试探高安的想法。自己不顾病人的心情和伤情,只站在自己的立场考虑。这样做是不是很可耻?她越想越心烦意乱。一想起高安自言自语喊她的名字,她就愈是痛苦。

难道高安一直都是在装睡?他到底什么时候,又是在哪里偷听到自己名字的?太可怕了,依依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

依依推开门,轻轻地走进病房。护士正在给高安的胳膊换纱布。他看上去非常痛苦,不时地咧着嘴,应该是很疼吧。他的头上也包裹了厚厚的一层纱布,护士扶着他平躺着睡下。

高安看见依依向他缓缓走来。他有些激动,眼睛睁得大大的。没有受伤的右腿在被子里拱了一下,用手捏紧了被子的一角。他用胳膊肘子在床头支撑了一下,想要挣扎着坐起身来。护士及时制止了他,要求他安静躺下。高安只好乖乖地躺着。

护士给高安挂上吊瓶,让他把手放平。他像个小孩般伸过手给医生。他用另一只手揉了揉眼睛,侧着脸望向依依。依依向高安微微笑了一下,高安脸上的痛苦即刻风清云淡,紧锁的眉头也舒展开来,眼睛里却有泪光在闪烁。他闭了一下眼睛,把差点滚出的泪珠又挤回了眼眶里。他吸了吸鼻子,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又睁开眼晴。

“对不起,是我撞伤了你,让你受苦了。”依依站在高安的身边,轻声向他解释着。

“嗯,他呢?”高安用手又揉了揉眼晴,努力想看清楚依依的面孔。

依依的到来犹如一缕春风,瞬间让病房变得温暖了许多。高安身体里的每个细胞又重新活跃起来。刚刚他还浑身冰冷,现在已经感到全身暖和了起来。他身体里的血液犹如解冻的河流,自由欢快地流淌着。

“你是说,说……”依依突然紧张了起来。她不知道该怎么接高安的话,也不知道高安所问的他是不是指的陈嘉豪。高安为什么要追问陈嘉豪的下落?难道他知道是陈嘉豪醉驾撞了他?该怎么回答他的问话,依依心慌意乱。

“刚刚站在你旁边那个人呢?他没和你在一起来吗?”高安定定地望着依依。

“哦,他呀,他去上班了。你有什么想法直接和我说吧,这事与他无关。”话一出口,依依就觉得自己很蠢,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她不自然地把视线挪到吊瓶上,不去看高安的脸。

“你们结婚了吗?”高安瞅着依依手上的戒指。

“还没有,准备了。”依依的脸上带着羞怯的笑意,她把目光转回到高安的脸上。

高安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又闭上了眼睛,把头转向另一侧。他不想让依依看到自己痛苦的表情。他用一只手捂住了胸口,面色苍白。

“怎么啦?你哪里疼?我去叫医生过来。”依依弯下腰来问高安。

“不用叫医生了,我的心好疼,医生来了也治不了我。”高安转过脸望向依依,眼神凄楚而忧伤。

一个护士走过来问依依,要不要请护工?她说这个病人可能要住院一段时间,身边没有人服侍不行。他现在行动不便,身边需要有人陪护一段时间。依依连忙答应护士,让她请一名专业一点的护工过来。

“你想要一个男护工,还是女护工?”依依低下身子,用商谅的口气问高安。她的声音甜美又柔和。

“我谁都不想要。我就想要你陪在我身边。”高安像个孩子般可怜巴巴地望着依依。

“呃?我不会啊,我没做过护工的。”依依有些难为情,不自然地望了望门口的护士。

“那你就请多一个护工吧,但你也要留下来陪我说话。”高安用乞求的眼神望着依依。

依依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高安,她突然觉得有些恶心,捂住嘴迅速向卫生间跑去。一阵呕吐之后,她觉得好受了一些。依依告诉护士,让她介绍一个专业又能干的护工过来,越快越好。最好今天晚上就过来上班。

依依惆怅着,一时半会想不出该不该答应高安的请求。答应他,还是不答应他,似乎都不对。该怎么拒绝他呢?不能伤了他,不能让他闹情绪,但也不能为难自己。该如何是好,真让人头疼。

“你看见这些伤口觉得很恶心吧,觉得我这样的人很脏吗?好吧,回去吧,回去和你的未婚夫团聚吧!”高安带着轻蔑和嘲笑的口吻。

依依的心里又紧张地打起了小鼓。高安说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怎么想都觉得这话不对劲儿。似乎背后隐藏着巨大的隐情。如果不答应他的请求,他会不会记恨在心?他到底会不会报复自己和陈嘉豪?反正陪他说说话也不是什么难事,顺便安抚一下他,这样也方便与他达成和解。

反复考虑后,依依答应高安,白天陪他聊天,晚上她要正常回去休息,由护工在身边照顾他。

高安让依依给他弄几本书过来看。他说自己整日这样躺在床上无聊死了,依依答应了他。依依觉得很疑惑,有毒瘾的人怎么还想着看书。看来这个人是因祸得福了,可能是撞坏了那根想要吸毒的坏神经,反而激活了那根好学上进的好神经。依依觉得眼前这个人挺神奇的,她突然对高安产生了好感。一个人不管他曾经有多么坏,只要他还想着读书,他就有可能满血复活。

依依仿佛看见高安正夹着几本书从自己的身边经过。一抬眼,她的眸子正好与他撞上。他痴痴的望着她,他已无力挪动寸步,他们就这样相识在那个秋天的午后。

这分明是他和郑辉初识在学校图书馆门口时的情景。此刻脑海里为什么又会闪现出几年前的这一幕?太奇怪了。依依突然脸红了。她望了一眼高安,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他也朝她笑了一下。

“我饿了,想吃点东西。”高安眨巴着眼睛,嘴唇起了干皮,但脸上挂着笑意。

“你想吃什么?我去帮你买。”依依看看手机,已经是下午四点了,时间过得真快。

“我想吃碗扯面,放多一点辣椒,突然觉得好饿。”高安舔了舔嘴唇,兴奋又和善。

其实依依也有点饿了。早上十一点钟吃了早餐,中午午饭时,还感觉不到一点饿意,也就没有吃什么东西。刚才心里一直有事儿,又顾不上吃饭。现在倒真的有些饿啦,她的肚子也咕咕地叫着。

半小时后依依提着两碗扯面回到了病房。高安一只手扎着吊针,一只手臂上有伤,根本无力端起一只碗。依依只好把碗端到他的跟前,喂给他吃。

一碗面让他俩的距离近在咫尺。依依那温热的呼吸,红润的唇,洁白如玉的脸庞,长长的睫毛,水汪汪的眸子,带着特殊香味的长发,还有这双近在眼皮底下,细而修长的白玉酥手。这些真实的美好,像火苗般在高安的眼皮底下跳跃。他陶醉在她给的温暖里,心里暖哄哄的。他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起来。

他尽量使自己保持平静。他用一只手捂在自己的脸上,然后揉了揉眼睛,努力地使自己显得轻松和自然。

“为什么没放辣椒啊?”他吃得很香的样子,一脸幸福和得意。

“医生说你全身都有炎症,还是不要吃辣椒了。”依依像喂小孩一样,一筷头一筷头喂给高安吃。

吃到最后一条面的时候,高安突然想要握住依依的手。依依闪了一下,碗里的汤差点洒在床上。高安的手颤抖着,无力地滑落在被子上。依依阴沉着脸,走开了。尴尬,沉默,他的一个小举动将她送到了千里之外。

高安靠在床头,他不敢再看依依的脸。他回忆着刚才依依那近在咫尺的温柔姿态,他心潮彭拜,用一只手紧紧的攥着被子。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高安一直发呆了五分钟,他用眼睛瞟了一眼依依。依依正趴在桌子边上吃着她的面条。她总是那么美,连吃面条的样子都是那么优雅。高安强忍住不看依依,可是他无法控制自己,他不得不转过头来看她。

依依将两张餐巾纸铺在桌子上,她将面碗舒适地放在纸巾上。面条像鱼儿般轻轻滑进她的嘴里。她的侧影看上去更加迷人。

依依的手机响了,她放下筷子,动作轻盈而优美。她从黑色的小皮包里摸出手机。

“喂!你下班了,哦,我正在吃饭呢。”她的声音温柔的如甜酥的奶糖,她的笑容灿烂如花。她的嘴角微微上翘,掩饰不住幸福。

不知是吃了辣椒的缘故,还是因为接到了爱人的电话,依依的小脸蛋泛着粉红的光彩,真是太可爱了!

“我一会来接你。”陈嘉豪从公司里走了出来。

“好吧!慢点开车,注意安全。”依依挂了电话,脸上还是笑意满满。

一对恋人简单的对话,已经快要虐死身边的单身狗了。高安突然内伤外伤一起发作,他全身疼痛得要命。他把头俯在被子上,大口大口地喘吸着,痛苦难耐。他的身子颤抖着,胸口痛得撕心裂肺。

为什么她那张熟悉的脸蛋要闪躲自己?为什么她一触碰到自己就这般厌恶?他们曾经那么相爱,而如今只换了张皮囊,她已对自己完全没有感觉了。到底要不要告诉她,他就是郑辉。还是算了吧,她已经移情别恋了,她已经爱上别人了。

她是那么幸福,可是这种幸福与自己无关。但是有什么办法呢,红尘真会捉弄人,死活都不让人好过。

依依接了陈嘉豪的电话,心情已经好多了。显然,刚才那一点不快和陈嘉豪给她带来的快乐相比,简直不足挂齿。她来到床边望着高安,他正把头低下去,埋在被子里。依依以为,高安还在为刚才她那一闪躲而难堪。就故意想逗笑他。

“小兄弟,抬起头来,别不好意思啦。”依依轻言细语地开着玩笑。

高安更加痛苦了,如今他已变成了依依的小兄弟。她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了。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小丑一样,从黑暗里蹿到光明里,最后还是要无趣地回到黑暗里。自己已成为了依依的一个调笑对象,该怎么把真相告诉她呢?可是告诉她又有什么意义呢?

突然,高安把扎在手背上的针管扯开,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他扭来扭去的在床上翻滚着,鼻水眼泪水一起长流。他撕扯着被子,"咚"的一声,从床上滚落下来,他继续在地上打滚,痛苦地呻吟着。他面目狰狞的吓人。

依依被他吓坏了,她失魂落魄地喊来了医生。几个医生一起将高安抬到床上,按住他,给他打了一针。他终于睡了,平静地像死去一般。

医生说高安的毒瘾犯了。像这样的病人,要身心一起治疗。要不然,他不能从意志上克服对毒品的依赖。身体的疼痛,加上精神上受到刺激,就会更加对毒品产生向往。如果长此以往,身上这点伤可能很久都好不了。

真是太可怕了,依依的脸色惨白,哆嗦着嘴唇。她回想着刚才喂他吃面时的样子。他的眼神是那么单纯和柔善,他温顺的像个可爱的小孩。为什么自己只吃一碗面的功夫,他就变成这般模样。

陈嘉豪来接依依了,她跟在他的身后上了车。她沉默不语,四目无神。一路上依依把自己今天的见闻讲给陈嘉豪听。陈嘉豪望着依依,眼里满是怜惜和担心。他让依依明天在家里休息,以免高安毒瘾又发作了,伤到了她。

其实依依心里也很害怕,但是想着自己已经答应了高安,白天要去看他。如果高安明天醒了,又见不到她,不知他又会做出什么怪事来,何况现在还没有从他嘴里问出名堂来。

唉!什么都别想啦,今天晚上先好好睡上一觉,明天早上再做打算。


连载风云录

第三十七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