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爱有天意(一,二)

0.568字数 2083阅读 5952
图片来自网络

写在前面:无聊的爱情小白文,已完结,每日发两章,愿博诸位看客一笑或者无尽吐槽。谢谢。


文/唐妈


第一章


“尼泊尔地标比姆森塔在8.1级地震中倒塌。”

林齐看着电脑屏幕上触目惊心的新闻标题,手脚冰凉。

比姆森塔是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的地标建筑,林齐在的相册里现在还保存着一张夕阳下比姆森塔的照片,可是他一点感慨那惊人的美丽的心情都没有。

他闭了闭眼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夏尧在那里,自己最心爱的夏尧现在正在加德满都,就住在杜巴广场旁的酒店里。

他看了下时间:14点23分,距离新闻上报道的地震时间已经过去了十二分钟,夏尧,林齐在心里喊了一声,拨通了自己助手的电话。

“李辉,立刻给我订去加德满都的机票。还有,立刻想办法联系上那边的人。”

林齐握紧了拳头,死死地盯着电脑屏幕上不断刷新的遇难伤亡人数。

一个小时后,林齐坐上了飞往日喀则的军用运输机。加德满都已经与外界失去了联系,那个神秘的国度陷入了从未有过的神秘,牵动着无数人的心。

林齐紧紧抓着飞机简陋座位的扶手,在巨大的轰鸣声中,运输机冲向了蓝天。

夏尧,你就这么爱他?为了他去死都无所谓吗?

第二章


三年前。

窗外飘着雪花,远处还不时传来一两声鞭炮声,明天就是除夕了,夏尧透过满是雾气的窗户看着楼下出出进进采购年货的人们,叹了口气。

妈妈在厨房炖着明天要吃的排骨,在缭绕的香气中轻轻问夏尧明天的沈家家宴需要准备什么东西。

夏尧有点兴致缺缺。

沈家是龙城的大家族,世代经商,家大业大,本不该是自家这样的平民百姓可以高攀的。不曾想因为自己的名字,阴差阳错的与这个家族扯上了关系,还一扯已经是三年了。

三年前,夏尧考上了龙城最好的大学—B大,本该是高兴的事情,可是夏尧一家却是阴云密布。

夏尧的爸爸去世了,肝癌,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晚期,夫妻俩怕影响女儿考试便一直没有说,等夏尧从全封闭的高中考完试回到家,发现爸爸已经卧床不起了。B大的通知书一下来,爸爸便笑着离世了。

孤儿寡母,没有工作,没有积蓄,有的只是高筑的债台。妈妈在爸爸去世后一夜之间便像老了十岁,强打着精神为夏尧筹学费。

沈家便是这个时候找到夏尧的。

沈家的大家长沈连平多年来一直在做慈善—资助贫困学生读书。

某日早上读报时看到了关于夏尧困境的报道,报道里只写了名字,沈连平以为是个男孩儿,多年来他只资助男孩儿,于是便找上了门。见到夏尧后,才发现是个乖巧的女孩子,错愕之余却又觉得是缘分,郑重其事的担下了夏尧的学费和生活费。

刚刚十八岁的女孩子,懵懵懂懂地结识了这位大恩人。

沈家派人帮夏尧办妥了所有的入学手续,交过了一切费用,并且多打了一万作为夏尧一年的生活费,然后便再没出现过。然后只在每年开学的时候夏尧会通过学校发的银行卡知道沈家还记得自己。

三年的时间,夏尧再未见过沈家人。

夏尧平静的过了三年的大学时光,刚刚却忽然接到了沈家的电话。

“夏小姐,我是沈连平先生的助理顾远。沈先生希望您明天中午可以参加沈家的家宴。宴会的衣服我明天上午会派人送去。”

电话里的声音平铺直叙,透露着公事公办的态度。

夏尧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沈家人在邀请自己参加除夕家宴,她在电视上看过,有钱人家似乎有这样的习惯,不像自己家,在除夕吃顿饺子便是过了节了。她心里沉了一下,却是赶紧答应了下来。

挂上电话,夏尧垂下头忽然有些不知所措。三年来,沈家从未与自己联系过,现在忽然让自己一个基本算是陌生人的外人去参加这么重要的家庭聚会,不知道是为什么。

忐忑归忐忑,夏尧还是很想当面谢谢沈先生的。如果没有沈先生,还真是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也许大学是上不了的了吧。

夏尧摸了摸在玻璃上不停涂抹而有点凉的手指,搓了搓有点干干的脸,起身去帮妈妈收拾明天要带的礼物。

除夕这天,夏尧早早起来帮妈妈贴好了对联,在客厅贴了一张红红的大福字,便没事做了。

母女俩的家挺冷清的,想着妈妈中午要一个人,夏尧心里面酸酸的。

正盯着在厨房忙碌的妈妈的背影发呆呢,有节奏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应该是沈家送衣服来了吧。”夏尧心想。

连忙喊着“来了来了”去开了门。

门外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看到开门的夏尧,轻轻点了点头说道:

“你好夏小姐,我是顾远。”

夏尧忙着把顾远让进门,顾远却只是将手里面的袋子递了过来:

“夏小姐,这是沈先生为您准备的衣服,请您换上,我们需要一个小时内赶回去。”

夏尧愣了一下,这位顾先生还真是干脆利落啊。看着这张公事公办的脸夏尧总觉得里面藏着鄙夷,她早学会了隐藏,笑了笑,赶紧让妈妈招呼着客人,自己回房间去换衣服了。

袋子里是一整套的,米色的毛呢连衣裙,同色的长款大衣,浅灰色的小裸靴。

夏尧露出一个冷冷的笑容:“这位顾助理还真是体贴。”

她迅速换了衣服,头发还是高高扎起的马尾,想想会不会不够庄重,便涂了点唇膏。

想着冰山助理还在外面等着,夏尧镜子也没照,便急急忙忙跑了出来。

一路上,顾远目不斜视的开着车,夏尧坐在副驾驶上有心想打听一下为什么会邀请自己来参加家宴,看着那张冰山脸,最终还是没问出口。

车平稳地停在酒店门口的时候,夏尧看了看手机,内心不由感慨到顾远的准时,一个小时,分秒不差啊。

夏尧调整了一下呼吸,看着酒店门口不时停下来的豪车和豪车的主人,跟着顾远进了酒店。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