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爱有天意(三,四)

字数 4051阅读 2719
图片来自网络

文/唐妈


第三章


沈耀是踩着宴会开始的点来的。

他今天穿了一身铁灰色的修身西服,搭了件中规中矩的白衬衫,没有打领带,领口的两颗扣子敞开着,高大挺拔的身材随了父亲,面无表情的脸上最引人注目的便是墨黑的眼睛,然后就是薄薄的唇,据说薄唇的人最是寡情。

沈耀,龙城人称“沈少”,爱美人好美酒,看上的美人都要网罗到西装裤下,每每好聚好散钱货两清,在情场一直有个好名声。美人也愿意博沈少一笑,婉约派的愿意换得一夜温存,豪放派的丝毫不介意沈少的大把人民币。

沈耀一走进宴会厅,便引来了无数的目光。他立刻皱了皱眉。

每年的这场家宴是沈耀最不喜欢的。

这一天,族里平时不见的各路亲戚都会出现,表面一片和风细雨,私下里却是对沈家父子的位置虎视眈眈。

近百人的宴会,会有真心实意与沈耀叙叙旧的,但大部分是虚情假意前来打探消息的,大过年的,沈耀还不能不应付,每次宴会结束,沈耀都感觉烦躁无比。所以,每次都踩着点儿来,能少应酬一个算一个。

作为长房长子,沈耀基本已经接管了家里的大部分生意,父亲现在基本都不再管事,挂着董事长的虚衔,只等着沈耀这个总经理赶紧接班,自己好去周游世界。

按照惯例,沈耀还是去主桌和父母一起坐。

刚坐下,父亲便拉着沈耀大笑着要为他介绍一个人。

“小九,你看,这就是我和你提起过的夏尧。”

顺着父亲指的方向,沈耀才发现自己对面坐了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子,头发简单的梳着马尾,露出了光洁的额头,一双眼睛大大的却氲着薄薄的水汽,看不清后面藏着什么。

听到父亲的话,女孩子拘谨的笑了一下。

“夏尧,这就是沈耀,你叫他哥就行,哈哈,这些年一直没有联系你,怕你有负担,我记得你今年就20岁了吧?大姑娘了,马上毕业了。”

夏尧看起来很紧张,抿嘴笑了一下,露出了一个小酒窝,开口叫了声“九哥”。

沈耀听到这声“九哥”的时候愣了一下,这么多年有人叫自己沈先生,也有叫沈少的,还有叫耀哥哥的,但是却是第一次有人叫自己九哥,心理面像是被小刷子刷了一下,痒痒的,却很是受用。

沈耀早就知道夏尧的存在,只是不知道是这么个乖巧的跟兔子似的小姑娘。

父亲一直都在资助男学生,说是为自己儿子培养左膀右臂,当时说要资助一个女孩儿的时候,沈耀还很奇怪,现在却很庆幸当时自己没反对,要不岂不是碰不到这么可爱的小兔子了。

心里面百转千回,沈耀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淡淡朝夏尧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转头接着和身边的亲戚寒暄着。

夏尧倒是对沈耀的冷淡无所谓,得体的笑着,在这个豪门盛宴上,自己也只剩下这点可怜的自尊了。

“耀哥哥,耀哥哥,大伯坏死了,都不让我和你们坐一桌。”

耳边的娇嗔把沈耀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发现是二叔家的沈娇,自己的堂妹。

“大伯偏心,让外人坐主桌,却把我赶到一边了。”

沈娇接着撒着娇,眼睛瞟向了夏尧。

沈耀也看了过去,夏尧听到那句“外人”的时候脸便红了,而后又白了,看起来很尴尬,眨着黑黑的眼睛看起来十分无措。

最近二叔看着父亲准备退休,一直蠢蠢欲动想要争取点什么,搞的父亲和自己很烦,估计今天父亲这是借机把气撒在自己侄女身上,给二叔看呢。

沈耀拍了拍沈娇的手。

“娇儿乖啊,这是夏尧,你要叫姐姐的,今天第一次来咱们家,以后就是咱们家的一员了。不是外人。”

沈娇看自己平时宠着自己的哥哥也不帮自己,跺跺脚气呼呼的走了。

沈耀摇了摇头,回头却正对上了夏尧盯着自己,大眼睛里氲着的水汽好像更浓了点,快溢出来了。

沈娇的小插曲很快就结束了,大家开始一年一度的推杯换盏,气氛一下子热烈了起来。

沈耀已经被亲戚敬了好几杯酒,身上有点热,便把袖子挽了起来。他靠在椅背上,一抬头又看见了夏尧。

夏尧在吃菜。

看了一会儿,沈耀发现夏尧从来不转桌子,一直都是眼前是哪道菜便吃哪道。

这会儿大家都喝到了兴头上,都在喝酒没人吃菜了,她便只能夹面前的那盘白灼菜心儿。

吃完了一根又准备夹的时候,忽然发现沈耀在看自己,便直接愣住了,夹在筷子上的菜心儿也忘了往嘴里送。

沈耀心里面嗤了一下:“果然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兔子。”

看着被惊吓到的小兔子,沈耀玩心顿起,倒了一杯酒,忽然站了起来走到了夏尧身边。

“夏尧是吧?来,跟九哥喝一杯,我代表沈家欢迎你。”

沈家作为名门望族,想要高攀的人一直比比皆是,夏尧这是已经被沈耀自动划入了这个行列,并且沈耀还对这个想高攀的小兔子起了逗弄的心思。

夏尧愣了一下,立马站了起来拿起了了手边装着果汁的杯子准备跟沈耀碰杯。

沈耀挑了挑眉。

“呦,九哥喝的可是酒,夏尧你这是准备用果汁占你九哥便宜啊?”

夏尧皱了皱有点秀气的眉毛。

“九哥,我不会喝酒。”

沈耀乐了。

“咱们沈家人怎么可以不会喝酒呢?来,九哥教你。”

边说边在夏尧位置上的白酒杯里倒了满满一杯。

夏尧咬咬下唇,端了起来快速的和沈耀的酒杯挨了一下一仰头便喝了个底儿朝天,喝完还给沈耀亮了下杯底儿。

沈耀愣了一下,心想这小兔子还挺烈嘛。一仰头便也干了。

夏尧看沈耀也喝了,便准备坐下,沈耀却被挑起了斗志。

“夏尧,一杯可不够,怎么也得三杯吧?”

夏尧一听眉毛彻底皱起来了,却也没吭气,自己拿酒倒了一声不吭又闷了两杯。

这下沈耀愣了,还准备说两句,父亲却说话了。

“小九,你不要逗夏尧了。你看把人姑娘吓的。”

“夏尧啊,你别怪你九哥哈,他平时也不这样,这是看家里多了个人开心的,开心的啊!”

夏尧笑着说了声“没事儿,谢谢九哥。”便不吭声了。

沈耀看父亲发话了,便笑笑坐了回去,开始和周围的人聊起了公司的事情,很快便把刚才自己干的事儿忘脑后去了。

宴会一直闹到了下午两点多,亲戚们酒足饭饱,慢慢都离席了。

沈耀送了几个长辈出去回来拿外套,却发现小兔子还坐在座位上。刚刚明明听见父亲安排顾远去送的,顾远估计这会儿在外面忙着送客人呢,还没顾上小兔子。

“夏尧,你家住哪儿?我送你回去。”

夏尧抬头看了看沈耀,低声说了句什么。

沈耀没听清,走到小兔子身边准备再问一次,才发现小兔子真成兔子了,原来黑黑的眼珠子这会儿红红的,水光潋滟,脸也红红的。呦,这是喝多了啊。

“夏尧,你家住哪儿?”

夏尧抬头看了看沈耀,忽然来了句。

“你是坏人,我不告诉你。”

沈耀直接乐了,嘿,这小兔子喝醉更逗了啊。

这时顾远跑了过来。

“九少,我送夏小姐回去吧。您先走。”

沈耀瞟了眼顾远,父亲这个古板助理很不招自己喜欢。

“不用了,我去送。”

顾远还想说什么,沈耀已经拖起夏尧走了出去。

第四章


夏尧是被难受醒的。

她刚上大学便发现自己喝不了酒,一杯倒,今天破天荒喝了三杯,还是白的。

夏尧感觉胃里面像是着了火,浑身冒汗,脑子像是灌了浆糊。

她呻吟了一声,费劲地睁开眼睛,想看看自己现在在哪儿。

好像是车里。嗯?车里?夏尧有点尴尬,应该是那位顾助理送自己回家吧。没想到自己醉成这个样子,丢人。

都怪那个什么沈耀,非逼着自己喝酒。夏尧迷迷糊糊的脑海中却清晰地浮现出了沈耀高高在上的那副嘴脸,呵,有钱人啊。

夏尧使劲揉了揉脸,想让自己清醒些。

“哟,醒了?”

忽然冒出的戏谑的声音把夏尧吓了一跳,她皱着眉循着声音看过去,看到了一张带着玩味笑容的脸。

这是张很好看的脸,皮肤白皙,轮廓分明,眉毛斜挑入鬓,鼻梁很挺,嘴唇却很薄,眼神很深,夏尧忽然想起了一个词:古井无波。

夏尧觉得这脸很眼熟,歪着头费劲地想了想才想起来这是谁。

“沈耀?你怎么会在这儿?”

“哟,不叫九哥了?”

沈耀嗤笑了一下。

“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去。”

夏尧转了转眼珠子。

“为什么不是顾远送我呢?他知道我家在哪儿。”

“你到底说不说?不说直接把你扔街上去。”

沈耀恶狠狠的威胁道。

夏尧缩了缩脖子,瞪大眼睛看着沈耀,但是没有吭声。夏尧总潜意识里觉得不能告诉沈耀自己家在哪里,总有种后患无穷的感觉,于是便瞪大眼睛不吭声。

喝了酒的夏尧尤其是喝多了的夏尧,思维变的相当迟缓,就想着自己不告诉他,他就不会知道。却不知道现在自己这个瞪大眼睛的无辜样子看在沈耀眼里充满了诱惑。

夏尧的嘴唇有点厚,但是颜色很漂亮,没有涂唇膏却粉粉嫩嫩的,像是亮晶晶的果冻。

沈耀一下子就被夏尧无辜的样子迷住了,沈大少好美人是出了名的,夏尧这清纯的样子十分对沈耀的胃口。

沈耀觉得自己心里像是被猫爪子挠了一下,麻麻的痒痒的。一亲芳泽,沈耀觉得美色当前,不做点什么太可惜了。

他侧过身子探到了副驾驶位置上,倾身吻住了夏尧。

夏尧的唇很软,还透着一股酒的馨香。

沈耀本来只想碰一下,现在却发现远远不够。

沈耀含住了夏尧的下唇,反复的吮吸着,甚至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夏尧已经被沈耀吓呆了,竟然一直没有反应,一直放任沈耀为所欲为。

直到沈耀的舌头都伸到了自己嘴里,纠缠着自己想要深入,夏尧才被那条滑腻的舌头恶心到了。

她狠狠的推了沈耀一把。

沈耀正吻的投入,竟然被夏尧推开了,一下跌坐回了驾驶座上。夏尧硬撑着拉开车门跳了下去,站在车外使劲擦自己的嘴巴,如果不是太不雅观,她真得很想朝地上吐口水。

夏尧现在其实腿很软,一方面是吓的,另一方面是气的,但是心里翻腾的愤怒却让她稳稳地站住了。

沈耀看着颤抖着手指着自己却捂着嘴不说话的夏尧,心里很是不屑。

“怎么?不就是亲个嘴儿么?你还当自己是初吻啊?这不就是你攀上沈家想要的吗?”

沈耀的这句话瞬间让夏尧如坠冰窖。呵,是吧,这才是沈家人的正常想法吧?

她想起了顾远冷冰冰的脸,沈娇蔑视的目光,还有沈耀逼着自己喝酒时沈家其他人一脸的幸灾乐祸。

夏尧感觉自己在发抖,她放下指着沈耀的手,狠狠地擦了一把自己的嘴唇,心里涌上了无尽的悲凉。

夏尧家贫,父母老实本分,却也没有什么本事,家里一直过得紧紧巴巴。即使是在自己家亲戚面前,夏尧也能感受到那些人的鄙夷和轻视。

夏尧觉得自己是玻璃心,但是,这颗心就是受不了别人对自己露出那种瞧不起的神态。

在沈家甚至周围所有的人看来,自己确实是在高攀啊。即使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要占沈家的便宜,这几年也一直在很努力地学习,努力抓住每个勤工俭学的机会,希望可以早点将欠沈家的钱还回去。

她不是不感激不是不念恩,只是,她从小就知道最不能欠的就是人情。

谁知道,还是迟了,还是不够,现在自己的尊严被人狠狠踩在地上,还要跺两脚,而自己竟然无话可说。

夏尧忽然感觉好累,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却只在嘴角扯出了一个苦笑,转身走开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