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爱有天意(十九,二十)

字数 6527阅读 2557
图片来自网络

文/唐妈

第十九章

夏尧仰着头盯着沈耀的眼睛。

“沈耀,我可以相信你吧?”

沈耀捧着夏尧的脸在她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是的。”

夏尧知道这个男人虽然有时候看起来不着调,但大部分时候都是含蓄的,感情轻易不外露,这大概已经是他能讲出的最好的情话了吧。

“今天子封喊我打牌,一起去吗?”

沈耀帮夏尧系好安全带,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

夏尧是知道吕子封的,拜那一个礼拜惨绝人寰的中药所赐,她知道对方是沈耀的好朋友。他现在说要带自己去见他的朋友,其实是在表明自己的决心吧。他愿意把自己介绍给他的最好的朋友,他希望他们可以接纳她。

“你希望我去吗?”

夏尧看着沈耀,轻声问道。

“昊子说话比较直,可能会有点不好处理。不过小天和子封都比较温和。不过,你如果不愿意去便不要去了。”

沈耀将夏尧的手抓在手里,轻轻地捏着纤细的手指。

夏尧从沈耀漫不经心的语气中听出了期待和紧张,还有坚定,他会站在自己这边,即使别人会反对,但是他是和自己一起的。

“去吧,我正好谢谢吕医生的药。”

沈耀看着夏尧有点咬牙切齿的表情,便知道她把上次一个星期的良药苦口迁怒到子封身上了,不由宠溺的拍了拍夏尧的手。

“那我们走,过去先吃饭。”

吃饭的地方是子封订的,是一家做海鲜的小馆子,又是藏在小巷中。

进门便听见吕子封在说:“我这次可是花了大价钱才从莫大少手里抢过来这桌饭的。”

“嘁,抢?谁不知道莫大少每天跟你屁股后面转啊,还用抢?他恨不得亲自给你送上门吧?”

一个声音有点沙哑的男人说道。

夏尧一眼便看到了吕子封涨得通红的脸,坐在首位上,被堵得说不出话。他右手边有两个男人,一个浓眉大眼,应该就是刚才堵子封话的人,大概就是昊子。另一个斯斯文文,个子挺高,但是瘦瘦的,样子很是清秀,应该是小天吧。三个人都没有带女伴,夏尧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突兀。

三人这时也看到了夏尧,暂时停止了说话。吕子封脸上闪过一丝惊讶,很快便恢复了正常。那个长相粗旷的男人则有点放肆地打量着夏尧,清秀的男人则一脸好奇,眼睛瞪得老大。

夏尧有点局促,感觉压力有点大。

沈耀察觉了夏尧的紧张,轻轻环住她的肩膀,冲几人笑着说道:“这是夏尧。”

三人对沈耀的一本正经吃了一惊,明明记得上次还说是玩玩的,还说自己有分寸。

昊子心直口快,歪在椅子上,将夏尧从头看到脚,不客气的说道:“样子不错,不过比林沫还是差远了。“

小天推了一把昊子,示意他闭嘴。昊子瞪了小天一眼,依旧是满脸的傲慢。

沈耀听了昊子的话,脸沉了下来:“林沫那边我会去解决。”

夏尧听到沈耀的话很是感动,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屈辱。是啊,自己现在依旧是个第三者的身份呢。但是夏尧知道现在这个情况不是沈耀一个人的战场,他需要自己和他一起并肩。

想到这里,夏尧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腰,眼神也坚定了起来,她朝在座的三个人笑笑说道:“你们是沈耀最好的朋友,他很希望你们能够支持他。”

沈耀搂在夏尧肩上的手紧了紧,他满眼炽热的盯着夏尧。他从来没想到夏尧会说出这样的话,但是这样的话让自己感觉到了女孩子心里那份坚定。他其实一早便觉得夏尧是那种一旦认定便不会改变的人,这一刻他更是觉得夏尧绝对有资格和自己站在一起。

三个男人也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孩子会讲出这样一番话,看得出来她很紧张和不安,但是那份坚决却不是装出来的。

昊子撇了撇嘴,“小九,你到时候被沈叔追着打我可不管你。”

沈耀确实如夏尧所说,他是希望得到这几个好朋友好兄弟的祝福和支持的,昊子这么说便是暂时接受了,他知道,两人还有很长很难的一段路要走。

话说到这里,吕子封便立马叫嚷道:“哎哎哎,先吃饭先吃饭,别辜负了我一番苦心啊。”

说完就招呼着服务员开始上菜。

沈耀帮夏尧把椅子拉开,自己坐在了她旁边,正好在吕子封的左手。

四个人挺长时间没见,边吃边交换着各自手边的信息。几人都是龙城数得着的世家公子,把控着诸多资源,随便一条现在讨论的信息给出去都是巨大的利益,他们却也没有避讳夏尧,就这么大剌剌的谈论着。夏尧目不斜视,慢慢地吃着菜,她想,这是他们接受自己的一种方式吧。

席间夏尧去洗手间,出来后在走廊碰到了吕子封。

吕子封眯着细长的眼睛,细长的手指夹着一支烟,慵懒地靠在墙上,看到夏尧过来便笑了笑:“谈谈?”

夏尧一看这架势,愣了一下,便大方的点了点头。

吕子封站在院子里面的玉兰树下,抽了一口手里面的烟。他背对夏尧站着,夏尧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觉得这个男人挺拔的背影很寂寥。

他就这么缓缓地开了口:“沈伯伯历经艰辛做到了沈家家主,由于种种原因,一直都没有子嗣,一直到将近四十才有了小九。由于沈伯母怀孕年龄偏大,所以小九生下来身体不太好。我父亲为他调理了很久,沈家耗费了巨大的精力才早就了今天的沈耀。小九这个名字也是为了挡灾而取的。沈家培养出的子嗣是很少动感情的,但是一旦动了情,那便是认准了的。你俩以后势必会遇到很多阻碍,你既然牵了他的手,无论什么情况,都不可以放开。不然…”

吕子封忽然转身过来,细长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夏尧,其中狠戾一闪而过。

夏尧吓了一跳,她抿了抿嘴唇:“只要沈耀不放手,我会一直都在。”

吕子封没有表示对这个答案的态度,转身走了回去。

夏尧站在月色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夏尧,你以后将会面对无数次这样的警告和质问,你一定要坚持。”

握了握拳头,夏尧转身准备回包间。一转身,便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沈耀。

五月的夜,还是有凉意的,沈耀没有穿外套,就穿了件烟灰色的衬衫笔直的站在那里,默默地盯着夏尧。他穿衬衫很好看,满身的贵气,强大的气场。呵,自己何其有幸,遇到了这样优秀的男人。

夏尧快步走过去,一把拥住了沈耀。沈耀的胸膛很宽厚温暖,夏尧抬着小脸,看着沈耀英俊的脸,傻傻的笑了:“沈耀啊,你怎么会长这么帅?”

沈耀被噎了一下,本以为小丫头又要说多么煽情的话,谁知道竟然跳出了这么一句。他无奈的拍了拍夏尧的脸,“走吧,咱们进去,拿东西回家。”

两人进去跟三人打了招呼,便出来了。

胡同窄,车子停在外面,两人便牵着手,在清冷的月光下慢慢的走着。

这里都是四合院,小胡同曲曲折折,像是回到了几十年前。而抬头便可以看见不远处的高楼大厦灯火辉煌,那里是真正的生活,有沈耀的家人。还有林沫。

沈耀将夏尧的手装进自己风衣口袋里面,轻轻的揉捏着。

“夏尧,我大概知道子封跟你讲什么了。他们是我最好的朋友,没有恶意,你不要放在心上。”

夏尧想起吕子封眼中一闪而过的狠戾,轻轻的嗯了一声。

沈耀抓紧了夏尧的手:“夏尧,我的出身我自己没法改变,未来我们会遇到很多困难,来自沈家的,甚至还会有林家的。我从来没有爱过林沫,在遇到你之前,我本来是准备和家里的其他兄弟姐妹一样,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人结婚就好,从来没有想过爱情这回事。而林沫正好符合这个条件,我们便在一起了。”

啊,沈耀这是在跟自己解释呢。

“我会尽快解决这件事情的。你只要记住,无论什么时候,我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我们两个的未来。”沈耀接着说。“不过,你和林齐是怎么回事?”

夏尧还沉浸在沈耀向自己解释的喜悦中,却忽然听到了这么一句。自己已经挺长时间没有想起林齐了,但是想起林齐当初受伤的背影还是觉得很内疚。

“我和林齐什么都没有了。我们是好朋友。不过,也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了。”夏尧有点低落。

沈耀其实早已经派人查过夏尧和林齐的关系了,他一直很庆幸自己出现的及时,要不这会儿这小丫头怕是已经牵了别人的手了吧。看着夏尧低落的样子,便觉得郁闷,任何一个男人都有领地意识,更何况是沈耀这样强势的,他立刻有种领地被觊觎和侵犯的感觉。

“他出国了,要好几年才能回来,你们怕是很难见到了。”

夏尧一下便听出了沈耀的醋味,她觉得心里面甜丝丝的。她停了下来,站到沈耀的对面,胡同里面很静,只能偶尔听到远处的汽车鸣笛的声音,好多家院子门口都挂着灯笼,散发着淡淡的光晕。

夏尧抬起头看着沈耀:“沈耀,吕子封跟我说要我无论如何都不可以放开你的手,我答应他了。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沈耀看着夏尧黑亮的眼睛里满是笑意,便为自己莫名其妙的醋意有点脸红。他轻咳了一声:“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你走的。”

这个男人,连一句承诺都说的这么霸道。

夏尧拥着沈耀,埋在他胸口说:“如果你敢放开手,我一辈子都不会理你了。”

沈耀轻轻地笑出了声,嘴角翘了起来,他将夏尧抱紧,将下巴支在夏尧的头顶:“我怎么舍得呢?”

第二十章

接下来的日子平静的过着。

沈耀每周会回老宅一次,由于父亲和母亲出国休养还未回来,他也只是回去照看一下,晚上仍旧回公寓这边来住。林沫是做珠宝设计的,最近也去了欧洲参加珠宝展,于是沈耀和夏尧两人的事情暂时这么安顿了下来。

夏尧除却周日,一周要上六天的课,现在是基础班,内容讲得细致,夏尧感觉自己看书做题越来越省劲了。奇怪的是,那个聒噪的莫子潇自从夏尧第一次去上课碰到过后便再没有见过。夏尧懒的在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身上费心,也没有多想。

这天夏尧刚坐下,旁边的桌子上便啪一声扔下了两本书。夏尧心里叹了口气,清静日子到头了。虽然不喜欢这个男孩子,夏尧还是礼貌的朝他点了点头。

莫子潇看起来似乎没有休息好,满脸的倦容,眼底青黑一片,皮肤似乎也变黑了很多。看到夏尧跟自己打招呼,没有像上次那样欢实,只是皱着眉点了点头,便盯着课桌开始发呆。

老师很快开始讲课了,夏尧认真地听着,认真做着笔记。

“咚“,身边忽然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大家都被吓了一跳,老师更是停下了讲课,着急忙慌的朝着夏尧的方向走来。夏尧这才发现是莫子潇躺在了地上。男孩的脸很红,这会儿闭着眼睛皱着眉头,似乎很痛苦,一只手捂着肚子,蜷缩在地上,额头满是细密的汗。

老师摸了摸莫子潇的额头,发现烫人的很,立马让人打电话叫救护车。夏尧赶紧拨了120。

救护车很快便呼啸着来了,医护人员把莫子潇小心地放在担架上,招呼到:“你们得跟个人过去。”

莫子潇平常应该是很拽的,估计也得罪了不少人,于是这会儿没有人愿意跟着去。老师则还得上课,夏尧看着不省人事的莫子潇和一脸漠然的同学,咬了咬牙:“我去。”

抓起包跟着医护人员迅速地跑了出去。

救护车又一路呼啸着奔去了医院,夏尧跑前跑后为莫子潇办理了住院手续,缴费的时候才遇到了难题,医生说莫子潇是急性胰腺炎,情况很危险,需要立刻入院治疗,需要交10000元的押金。夏尧身上哪里有那么多钱,莫子潇昏迷着,自己又无法联系他的家人。

夏尧翻出钱包,看见了沈耀放在自己钱包里面的卡。自从住进沈耀的公寓,夏尧没有花过沈耀的钱,衣服一直穿着自己带来的,沈耀没有说什么,只是从海南回来后给了她一张卡,让她应急。

捏着这张卡,夏尧有点迷茫,自己一直都不贪图沈耀的金钱,她希望自己是独立的,所以她一直拼命学习考试,准备毕业后自食其力,而不是被沈耀养着,即使现在两个人关系不同以往,她也不愿意动沈耀的钱。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可怎么办呢?救人要紧,等莫子潇醒了一定会还的,夏尧咬咬牙,把卡递给了收费人员,卡一划,莫子潇立刻被送进了急救室。夏尧坐在急救室外面的椅子上,擦了擦额头上急出来的汗。

沈耀给夏尧的卡是自己的一张附卡,只要夏尧使用,便会有短信提醒进来。沈耀看到提示短信的时候吓了一条,短信内容显示夏尧在市一院消费10000元。医院?难道夏尧出什么事了吗?沈耀后悔自己怎么没有安排个人跟着夏尧。

他急忙拨打了夏尧的电话,电话响了一声,立马被接了起来:“沈耀。”

听到夏尧平静的声音,沈耀一颗心才落了下来。

“你怎么会在医院?”

夏尧四周看了看,奇怪沈耀怎么知道自己在医院:“哎?你怎么知道我在医院?哦,我没事,是我一个同学晕倒了,被送来医院,我便跟过来了。”

沈耀按了按额角,松了口气:“办了手续了吧?市一院是吗?我过去接你。”

夏尧知道自己估计让沈耀担心了:“没关系的,我一会儿自己回去好了。不过我想等他醒过来,我不知道他家里人联系方式,他醒了联系上他家人再走。”

“我过去接你,你等着。”

沈耀霸道地说道,迅速挂了电话便出了办公室。

沈耀到医院的时候,莫子潇还在急救室,医生进进出出,夏尧问了几次病人情况,都被医生不耐烦地推开了。夏尧不知道莫子潇怎么样了,着急得坐立不安。

正在转圈的夏尧一扭头便看到了沈耀:“沈耀,你来了啊。他还没醒,我不知道情况。”

沈耀看着夏尧着急的样子,立刻打了个电话。

一会儿便有几个人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一个年龄大看着像领导的人满脸笑容的跟沈耀打着招呼。

“哎呀,不知道沈先生来,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沈耀皱眉躲过了那个人握过来的手,淡淡点了点头,冲着急救室抬了抬下巴:“我一个朋友在里面。”

这个人是市一院的院长,姓陈,陈院长不知道沈耀这座大神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医院。一听是有朋友在急救,也顾不得这位大爷不跟自己握手的尴尬了,立刻示意旁边的人去看情况。

那个被派进去的医生很快出来了,对沈耀说:“您不用担心,送诊很及时,病人已经没有危险了,正在输液。马上就转去病房。”

夏尧听了没事了,终于松了口气:“那医生,他大概多会儿醒呢?”

那个医生看了看夏尧:“病人已经醒了,送去病房你们便可以去探望了。”

说罢,莫子潇已经被推了出来。沈耀一看竟然是个很漂亮的男孩子,立马对夏尧投去了疑问的目光。

夏尧连忙说:“他叫莫子潇,是我培训班的同桌。”

夏尧在心里嘀咕,沈耀这个醋坛子,真是不分时机不分场合的吃醋啊。

沈耀听到莫子潇这个名字稍微愣了一下,若有所思的看向被推去病房的莫子潇。世界不会这么小吧?

莫子潇在急救过程中便醒了,这会儿用了止痛的药,肚子不是那么疼了。但是高烧仍旧让自己头晕的不行。他模糊中看到似乎是那个夏尧把自己送来医院的。正想着,夏尧和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

夏尧看到莫子潇醒了,高兴的问道:“你好点了吧?”

莫子潇哼了一声。

“我怎么联系你的家人呢?我让他们过来照顾你吧。”

莫子潇听到家人的时候有点激动,狠狠地瞪向了夏尧:“不用你多管闲事!”

夏尧郁闷的不行,这男孩儿怎么这么别扭呢?自己明明只是想帮他嘛,刚准备张嘴解释,一直沉默的沈耀忽然冷冷地开了口:“莫子涵是你什么人?”

莫子潇听到莫子涵三个字的时候身体猛的震了一下,转过头凶狠地瞪着沈耀:”关你什么事!”

“当然关我事,我现在要带我女朋友回家,但是没有人照顾你的话,她肯定不放心走,所以我现在必须要联系到你认识的人来照顾你。”

沈耀依旧冷冰冰地说。

夏尧连忙拽了拽沈耀的袖子,对一个病人这么凶不太好吧。

“你们走吧!我一个人就可以!”

莫子潇怒气冲冲地说。

这时一个护士忽然推门走了进来:“来,病人配合一下,你需要插胃管。”

说完看着沈耀和夏尧:“你们是家属吧,晚上留一个人陪床,病人插胃管期间不能下床走动。大小便要在床上解决。”

夏尧一听便涨红了脸,沈耀的脸则更冷了。莫子潇则是一脸惊恐和无措。

“你再不说,我就给莫子涵打电话了。”

沈耀明显对护士刚才的话很是反感,语气明显已经不耐烦。

“他是我哥。”莫子潇将头偏向另一边,轻轻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夏尧总觉得他那句话充满了悲伤和无奈。

沈耀立刻打电话给顾东,让顾东通知莫子涵来医院。

十多分钟便有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闯了进来,来人穿着西服,但是似乎赶路着急,领带被扯开了,轮廓分明的脸上满是担忧,推门进来便心疼地喊了一声“小潇“。莫子潇没有回头,看着窗外发呆。

莫子涵这才转身对沈耀点了点头:“沈耀,谢谢你。“

“不用谢我,是她送你弟弟来医院的。”

沈耀指了指夏尧,面无表情地说道。

莫子涵这才看到了夏尧:“这位小姐,谢谢你。请问贵姓?。”

夏尧正准备自报家门,沈耀将夏尧拉到身边说道:“你没必要知道,你管好你自己的事好了。”

沈耀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带上了怒气。夏尧有点莫名其妙,这好好的生哪门子气呢?

沈耀说完便拉夏尧离开了。出门坐到车里,沈耀忽然将一把将夏尧拉到怀里,狠狠地吻住了夏尧。这个吻不同于以往的缠绵,带着凶狠和怒气,吸吮的夏尧的唇舌生疼。夏尧被吻的快喘不过气了,沈耀终于放开了她,将她揽在怀里,嘟囔着:“我是不是应该把你关在家里?哪里都不许去。”

夏尧闷在沈耀怀里低低的笑了:“你这个人真是的,那只是我的同学而已。”

沈耀咬了夏尧的耳朵一下:“我不管,你以后离他远些,莫家没一个好东西。”

夏尧心想估计两家这是有过节吧,忽然想起来那张卡:“沈耀啊,怎么办呢?莫子潇住院的一万块可是刷的你的卡,你不让我理人家,那一万块不就要不回来了吗?”

沈耀放开夏尧,看着夏尧认真的表情,笑出了声:“傻丫头,莫子涵不会白占咱们便宜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