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爱有天意(九,十)

字数 5727阅读 2293
图片来自网络

文/唐妈

第九章

夏尧在下山的半路上被林齐堵在了面前。

“夏尧你怎么了?”

夏尧嘴唇抿的紧紧的,偏着头看着路基,没有吭声。

“你认识沈耀?他是不是欺负你了?那个男人很讨厌的,小时候就喜欢欺负人,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个样子。”

“恩人,沈家人是我的恩人。”

夏尧低声说。

林齐本来还准备口诛笔伐一下沈耀,听到“恩人”两个字,就愣住了。

夏尧没有等林齐问,立刻接着说了下去。

“我上学的所有费用都是沈家无偿提供的。”

夏尧近乎平静地讲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想起除夕那天沈耀说的做的,露出了个凄凉无奈的笑容。

夏尧从来没有向别人提过自己被资助的事情,她不知道同学会怎么看自己,是同情还是怜悯?夏尧不需要这些,所以便只拼命打工,希望可以早点还上这份天大的人情,自己也好喘口气。现在把压在自己心头近三年的事情说了出来,就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林齐一直知道夏尧家里比较困难,要不也不会打那么多份工了。但是从来不知道原来夏尧是有人资助的,而且是沈家。

林齐很早以前便听父亲提过说沈家多年来一直长盛不衰,就是因为“门客”。

沈家一直在资助很多孩子上学,对外声称是做慈善,其实沈家会从这些孩子里面挑选最优秀的进入沈氏集团,帮助各代的家主打江山守家业。

没想到,夏尧竟然也会是这些人中的一员。不过现在看来,夏尧并不知道沈家的目的,只是觉得自己欠了沈家,背负了一个巨大的人情。

林齐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从小锦衣玉食,从来没有为钱发过愁,如何能理解一个女孩子为了区区几万元钱而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

对于林齐这样的家庭来说,这连一场麻将的赌资都不够。

但是林齐看着沉默的夏尧就心疼不已,原来自己一直悉心呵护的女孩尽然背负着如此沉重的胆子,他想把人揽进怀里好好安慰,却不敢,最终只是伸手拍了拍夏尧的脑袋。

不知过了多久,夏尧似乎才从那种轻松又无奈的心情中抽离了出来,又恢复了那个没心没肺的样子。

“小林子,本宫看天色不早了,咱们摆驾回宫吧。”

林齐立马跳了起来。

“奴才遵命。小主这边请。”

两人回到学校天已经黑了,林齐送夏尧到了宿舍楼下,捏了捏夏尧的脸。

“夏尧,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在你身边的。”

夏尧这段时间已经被心头压着的人情折磨地筋疲力尽,这下听到林齐温柔的安慰,感动地眼眶都红了。

她狠狠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谢谢你,林齐。”

“傻瓜!”

林齐拍拍夏尧的头,挥挥手走远了。

沈耀一直在车里看到林齐离开了才下了车。

他看着林齐对着夏尧做着亲昵的动作,便觉得胸腔快要炸掉了。夏尧,你不是清高吗?不是洁身自好吗?在林家少爷面前不一样也是热乎的很?

沈耀捏了捏拳头,几步就到了夏尧面前。

这会儿虽然天黑了,但是上完自习回宿舍的人还是很多。很多人都被高大的沈耀吸引了,几个女生甚至站在不远处指点着,发出吃吃的笑声。

夏尧看到沈耀时,立刻收敛了笑容。她看着这个英俊的男人,却只是觉得恶心。听着周围人的指指点点,甚至恶毒地想:如果你们知道他恶劣的真面目,看你们还笑得出来不。

沈耀见夏尧看到自己跟见了鬼一样,就一阵火大。

他把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低头看着夏尧。

“是你自己跟我上车?还是我亲自带你上车?”

夏尧愣了一下,她有点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个三番五次戏弄自己的男人。

“沈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沈耀强压着把人扛起来扔到车上的冲动,尽量平静的说:“我看上你了,现在我给你个机会,做我女朋友。”

夏尧瞬间睁大了眼睛,她悄悄看了看周围来来往往的同学,不知道有没有人听到眼前这个神经病的话。

“沈耀,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或者是你想要什么,但是我可以很清楚地告诉你,我什么都不会答应你的。我虽然欠着你们沈家的人情,但是不代表我就可以被你随意戏弄。”

夏尧压低了声音吼道。

沈耀冷笑了一声,这些年不知道有多少女人争着抢着往自己床上爬,虽然也有故作矜持的,但面对着强大的金钱攻势,没有哪个会不动心的。

“说吧,你要多少?”

夏尧使劲揪着自己的衣角,才没有给沈耀一个巴掌。自从第一次碰到这个男人,他带给自己的就是屈辱和不堪,现在竟然还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沈耀,我再说一次,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你拿着你的钱去找愿意花你钱的人去,别找我。”

夏尧说完转身就走。

沈耀向前一步,一把抓住了夏尧的胳膊。

“我让你走了吗?”

夏尧的胳膊被抓的生疼,她想挣扎,可是看到周围已经有人在对自己指指点点了,便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你到底想干什么?”

沈耀还是死死地抓着夏尧,冷冷地看着这个满脸怒容的女孩儿。不像是装的,她确实不愿意。沈耀被自己发现的答案气坏了,夏尧你是个什么东西?竟然看不上我沈耀?不愿意是吧?

“夏尧,我想你没忘了你欠沈家多少钱吧?”

夏尧一听,脸上有瞬间的迷茫,然后就安静了下来。

“沈耀,你意思是要我肉偿吗?”

沈耀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夏尧会说出这么露骨的话,一时倒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夏尧见他不说话,就直直地盯着对方的眼睛,一脸的镇定。

沈耀竟然被夏尧看得有点底虚了。他也知道自己这么做实在是有趁人之危之嫌,但是看着这个倔强的女孩儿乖乖地跟着自己,那一定很有成就感吧。

他立刻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这不挺明白事理吗?对,我就是这个意思。你当我女朋友,然后欠沈家的债一笔购销。”

“好,我答应你,不过我有要求。”

沈耀看着这么镇定的夏尧,忽然不知道这个女孩子怎么想的了。

“你说。”

“我只陪你三个月,我到现在一共欠你们沈家五万一千块钱。一个月一万七,沈先生想必也是有经验的,这个价一点都不贵吧?”

沈耀眉毛深深地皱了起来,听到夏尧说出这么市侩低俗的话,他没有觉得不耐烦,却是感觉到了对方深深的无奈和自嘲,他忽然有点于心不忍。这么对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子,是不是过分了点?

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而且沈耀还有点小庆幸,立刻把心里的一丝内疚抛之脑后了。

“行,我答应你,不过别三个月你舍不得走。”

夏尧依旧面无表情。

“放心吧,不会的。”

沈耀放开了抓着夏尧的手,整理了一下袖口。

“那行,我明天让顾东来接你。你这段时间住我那儿去。”

夏尧露出了一瞬间的不知所措,很快就藏了起来。

“好。”

第十章

夏尧发现沈家的助理都很守时,而且都是面无表情。六点刚到,便有电话进来。

“夏小姐,我是沈先生的助理顾东。我来接您。”

夏尧叹了口气,顶着巨大的黑眼圈,拿着行李慢吞吞地下了楼。

前一晚夏尧没有睡,睡不着。

她反复回想自己怎么就答应了沈耀了呢?可是这不是最好的偿还沈家人情的办法吗?但是那种失去某种东西的感觉还是让夏尧觉得心像是沉到了谷底,暗无天日。也许,这个决定,只是从一个坑跳到了另一个坑吧。

顾东一脸严肃,笔直地站在车边,也不知道是怎么认出夏尧的,看到夏尧出来,点头示意了一下拉开了后排的车门。

夏尧上车后,车便稳稳的驶了出去。

夏尧不知道沈耀家在哪里,不知道自己在去往一个怎样的目的地。

“夏小姐,以后每天我会按照您的课表送您去学校。下课后,如果沈先生没有安排,也会是我来接您。沈先生不喜欢在外面吃饭,每天都会回家用餐。家里面每天会有阿姨定时去打扫和做饭,您有需要的东西可以跟我讲,我会帮您准备。沈先生希望您可以每天回家吃饭。还有就是,在您作为沈先生的女朋友期间,不可以和其他男性有暧昧关系。”

顾东边开车边尽职地解释着。

夏尧嗤笑了一声,看着窗外的车流和人群,自己现在算什么呢?说是“女朋友”,其实就是沈耀豢养的小鸟吧?而顾东说的这些就是“情妇守则”吧?情妇,多么让人难堪的字眼,现在竟然可以用在自己身上了呢。车窗里印出的女孩嘴角带着一抹轻蔑的笑,满眼的悲伤。

沈耀的住处离B大并不远,是一个高层的公寓。专用电梯,一梯一户。

顾东带着夏尧上了楼。

进了屋里夏尧才发现这是一处复式的公寓,楼下是个小客厅,放着浅灰色的沙发,铺着白色的厚厚的地毯。屋子打扫的很干净,摆设很简单,但家具又无处不透着舒适。沈耀果然是个不会亏待自己的人。

“夏小姐,沈先生晚上会有宴会,应该会回来很晚,卧室在楼上,您如果累的话可以先睡。厨房有外卖的单子,您如果饿的话可以叫外卖。沈先生不回来的时候,阿姨是不过来做饭的。”

顾东称职地交代着。

“顾助理,你叫我夏尧吧。不用这么客气,我又住不了多久。”

这是夏尧从学校出来后第一次开口,顾东愣了一下,觉得这个女孩子跟以前沈耀带回来的女人似乎不一样,淡淡的,但是说到不久就可以离开却带着期待的语气。

真是个奇妙的人呢。

“那好的,夏尧,我先走了。有事你可以给我打电话。”

说罢点点头便开门走了。

夏尧站在客厅里,有点无所适从,才刚刚七点,自己又不想吃东西,在陌生的环境里,不知道该如何打发时间了。

她慢慢走到楼上,有三个房间,夏尧推了推,发现只有一间可以打开,屋里面有张大床,铺着深色的床单,应该是沈耀的卧室了。

夏尧想,以后自己便要住在这里了,和一个只见过两面的陌生人睡在一张床上。

夏尧不想躺上去,能躲一刻是一刻吧,便又折下了楼,坐在沙发上,翻出自己带的书看了起来。

夏尧想,自己这算是和沈耀同居了吧。

沙发很软,夏尧看了会儿书,便扛不住浓浓的睡意,在沙发上睡着了。

沈耀回到家一眼看到的便是睡在沙发上的夏尧。

夏尧今天没有扎头发,乌黑的长发披散在沙发上,衬得夏尧一张小脸很白,像是上好的白瓷,散发着细腻的光。

夏尧似乎被沈耀的开门声惊到了,不耐烦的翻了个身,秀气的眉毛皱了起来,衬衫随着她翻身皱了起来,露出了一小节白白的腰,嫩的似乎能掐出水来。

沈耀的眼神深了些,走到沙发边低下头看还在睡着的夏尧。

小丫头嘟着嘴,嘴唇粉粉的,肉肉的,沈耀不由地凑近,想品尝一下味道。

夏尧估计是感觉到了危险,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便看到了快贴着自己脸的沈耀,一下子便炸毛了,蹦了老高,沈耀躲闪不及,两人头直接撞到了一起,发出砰一声,沈耀忽然领悟什么叫眼冒金星了。

“你老是一惊一乍的怎么回事?”

沈耀坐在地上揉着额头。

夏尧瞪着沈耀。

“你怎么会在这里?”

沈耀被逗笑了。

“这是我家,你说我怎么会在这里。你是睡糊涂了吗?而且睡觉为什么不去床上睡,沙发上不怕感冒吗?”

夏尧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在沈耀家,而不是在宿舍,不由懊恼的揉着被撞痛的额头。

“你家沙发很舒服,我就睡着了。”

沈耀愣了一下,这丫头倒是不认生啊。

“上楼去床上睡。”

夏尧听到床上两个字的时候明显瑟缩了一下,沈耀有点好笑,昨天那么大言不惭,这会儿倒是露怯了。

夏尧默默地跟在沈耀后面向楼上走去。

卧室里面有个很大的浴室,沈耀指给夏尧后便转身出去了。

夏尧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发现浴室旁边是个衣帽间,左边的一排都是男装,各色的西服,还有男士的皮鞋。右边则挂了一排的女装,有好几套休闲的T恤牛仔裤,甚至连内衣都有。

夏尧抿了抿嘴唇,自己有个梦想便是有个好大的衣帽间,挂满自己喜欢的衣服,没想到这么容易便实现了。更想不到的是竟然是以这样不堪的方式。

夏尧把找到一个空的格子,将自己带来的衣服放进去,拿了一套干净的睡衣去了浴室。

浴室摆了好多没有开封的洗簌用品和护肤品,夏尧能看出来没拆封的都是女士的,应该是为自己准备的。

夏尧没有动,简单的冲了一下便穿上睡衣出来躺在了床上。

沈耀在夏尧快睡着的时候才进来,看了夏尧一眼便去洗澡了,而夏尧就不敢睡了。

她闭着眼睛,将手放在肚子上,两只手紧紧的绞在一起。

浴室里哗哗水声响着,夏尧的嘴唇越抿越紧,这是夏尧紧张时候就会做的小动作。

夏尧一直没有交过男朋友,现在即将要跟一个几乎是陌生人的男人躺在一张床上,夏尧很害怕,一直在心里面默念着“我欠他的我欠他的”才没有逃走。

她听到水声停了,浴室的门开了又关上了,静静的屋子里回响着沙沙的脚步声,床的另一侧陷下去了一块,被子被掀了起来,沈耀躺了下来。

夏尧感觉自己快不能呼吸了,紧张让自己浑身僵硬。

沈耀看着旁边抿着嘴浑身僵硬的夏尧,觉得好笑的不行,他可以想象到如果自己现在碰一下夏尧,这小丫头一定会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蹦到地上去。实在可爱的紧。但,

那样一定会吓到她吧。

“我今天累了,不会对你做什么的,你不用这么紧张。”

沈耀看夏尧都快不会呼吸了,不由皱了皱眉。

夏尧没有吭声,倒是放松了一些。

沈耀关掉了床头灯,室内陷入了黑暗,他伸出胳膊将快睡到地上的夏尧揽进了怀里。

沈耀可以明显感觉到夏尧身体的僵硬,似乎想挣扎,但是忍住了。

他轻轻的吻了一下夏尧的头发。

“睡吧。”

夏尧在沈耀怀里一动也不敢动,但是沈耀真的是累了吧,呼吸很快便平缓了下来,睡着了。

夏尧试着轻轻挣了一下,沈耀却下意识的抱的更紧了。夏尧不敢动了,迷迷糊糊竟然也睡着了。

第二天是周六,夏尧醒的时候沈耀已经不在床上了。她盯着天花板愣了一会才开始慢吞吞的起床。

洗簌过换好衣服下了楼。楼下也没有人。沈耀可能去上班了吧。

昨天晚上就没吃东西的肚子饿的咕咕叫,夏尧准备自己做点早餐吃。

冰箱里面有鸡蛋还有面条,夏尧在家经常做饭,很快便做了一碗鸡蛋面出来,坐在餐桌边准备挑着吃。

刚卷起来一根面,门便打开了。

沈耀戴着棒球帽,穿了一身深色的运动服,精神奕奕,看来不是去上班,应该是去晨练了。

夏尧抬头看了一眼,低下头接着吃自己的面。

“我也没有吃早餐。”

沈耀站在桌边,盯着夏尧的面说。

沈耀个子高,大概有一米八五还多吧,五官很深刻,是个很成熟男人的样子,现在却盯着别人的早餐有点委屈的抱怨着。

夏尧感觉自己有点被雷到了。

“冰箱还有面,你要吃自己去下。”

夏尧继续吃着面,含糊地应了一声。

“我不会!”

沈大少很自豪的说。

“我觉得你这碗很好吃。”

夏尧觉得自己已经被雷的外焦里嫩了,再不去帮沈大少煮面估计就要彻底雷焦了。

夏尧在家经常做家务,出手很快,十分钟后便又端了一碗一样的面出来,却被沈耀吓坏了。

不知道沈大少是饿了多久,如此迫不及待,竟然将夏尧吃到一半的面吃完了!

看到夏尧出来,立马盯住了夏尧手里新做的。

“很好吃,没想到你还有这手艺。”

说罢不客气的接过夏尧手里的面,准备继续吃。拿起筷子似乎想起夏尧没有吃饱,转身进了厨房拿了一只干净碗出来,将面匀了一半到碗里。

“你没吃饱吧?接着吃,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面了。”

沈耀边吃面边满足的叹息着,全然不顾人家没吃饱是因为自己吃了人家的面。

夏尧低头默默吃着面,觉得沈耀真是个大惊小怪的人,神经。沈耀却吃的很开心,不时发出一声赞叹,似乎这鸡蛋面是什么珍馐佳肴。

未来的三天夏尧不断进行自我批评。

“夏尧啊夏尧,你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啊,没事做什么鸡蛋面,这下好了吧,连着吃了三天的鸡蛋面了,估计以后鸡蛋面将要成为最恐怖的回忆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