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别重逢】小别离①

“何以贺安风”


“这世间所有相遇都指向团聚,唯有你与我的指向别离。”

-



〔一〕

风声一啸,轻易拂去万物根基。

越过谎言绵延的山,浸透谤议丛生的雨,悲恸伴潮汐升涨,泪腺宛如苍空。比拟素白绒花飘零,几个转身,几番起落。而后坠入泥泞,归于尘埃。

唯有阒静沉淀千年,方能心平气和提及“曾经”。

那些“曾经”,在酷暑严寒中刻骨铭心。它们消解于云淡风轻,重现于被蚕食至斑驳的蜃楼幻景,经漫长年月去噪打磨,又加诸柔光与滤镜,最终竟有了几分和暖气象。


气象殊异,幸而你依旧是你。

给予我索骥之图,不能视一切为虚无。



〔二〕

四十五中有个校草,名声在外,传遍附近大小校圈,一旦有点风声必定引起慕名已久的迷妹们山呼海啸的澎湃,心潮翻滚的荡漾。就差没听见个名字下一秒就能陷入集体高潮。

可来来回回传了这么久,真人倒是始终隐在一团未知当中,难得一见,在还未一睹真容的外人心里,传成了谜。



安风收起伞,稍稍抖了抖雨伞上不停蜿蜒而下的水珠,外头雨势仍不见有止歇的迹象,雨幕一层层蔓延开来,下得尤为密集,敲击在潮湿地面上闷声绽出一朵朵盛开的透明水花。

她的身上似乎还带有水雾氤氲缭绕的气息,丝丝细雨拈花入眸,空气中弥漫着水汽蒸腾的潮湿味道。

安风拐了个弯准备上楼,上了不到两层楼梯,远远地便注意到这楼台阶的尽头坐了个人。

一腿弯曲在下一层台阶上,另一条则以极为放松的姿态笔直地置下伸长。姿势明明瞧着并无异常,慵懒散漫之余却给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楼道里光线昏暗,那人的脸也匿在黑暗中,墨黑的发色也与周遭环境融为一体。只能看清他上下翻飞骨节分明的手指,以及手中的手机屏幕发出微弱的光,投射在脸上倒显得五官更加模糊。

看体型,似乎趋于修长,安风只瞥了一眼那条腿,脑海中就立马浮现三个字:“长腿怪”。

她微低着头准备从那人身侧经过,奈何楼道宽度过窄,光线黯淡,她又拿着一把伞,为了防止水滴溅到对方,只能略侧着身子小心翼翼地移动。


眼看着即将通过下一关,李贺凝目紧盯着屏幕上不停变换跳跃的画面,手速飞快,下一秒传来脚步声,隐约是楼下上来了人,他并未在意。

余光中那人逐渐靠近,他手上的频率也逐渐加快,紧接着,似是有一片衣摆悄无声息地扫过他的手臂,轻如片羽,覆过时略微有点痒,像羽毛蹭在心尖上,恰到好处,点到为止。

他左手不由得一晃,再然后,屏幕上随即显示出一个大大的Game Over。


妈的。

眼看着已经停滞两天的通关进度先前早已打破在望了,全都在刚才的一抖之间灰飞烟灭。

天知道那一瞬间他内心的和谐弹幕到底刷了多少条。

这什么破游戏。

虐手残也就算了,他这机游一霸也能虐,真是服了。

干脆彻底收起手机,抬手抚了抚后颈,活动了下脖子,下颌与脖颈弧度恰到好处,线条精致流畅。

他站起身,入目所及第一眼便是前头少女的裙摆,视线随即往上抬,这才正面瞧见安风。

似是听见后面的轻微声响,她回头望了一眼,那一瞥的眼神像是林深时的鹿,在黑暗中亮得出奇。而后又飞快转过头,只留下一个头发丝软软搭在肩上的后脑勺,一把白底黑斜纹正在小面积滴水的雨伞。

不知为何,他一向对周遭不熟识的人兴致缺缺,却偏偏记住了她的眼神。

柔软的,无害的,又湿漉漉。好像蒙着一层氤氲雾汽,却意外深刻,就像先前不经意间覆着肌肤一扫而过的痒,如同羽毛轻挠着心窝,细细麻麻。

他转过身,表情淡漠,下楼。



安风回到教室,里面空无一人。

因为天气原因,本该是室外活动的体育课改成了室内,同班的此刻大概都待在体育馆里头。

而自己因为不久才刚刚转学过来,班主任特地叫了她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刚回到自己座位,突然想起来之前班主任说她还有个快递放校门口没拿,又准备动身去门卫那儿。

刚下到一楼,她正准备再次融入雨幕,倒是又顺眼瞧见走廊那端,器材室门口,有个人立在那儿。

起初是见那人身材颀长,站姿挺拔,合着四下没人,在周围景物的映衬之下,尤为显眼。

她定眼看了看,发现又是方才坐在楼道里那人,跟她一个班的,平常也没什么交集。这会儿远远看着身形倒像株清新脱俗小白杨。

紧接着,他偏向安风这边转过身来,她这会彻底瞅清楚了之后,算是彻底挪不开眼了。

那株神圣高洁的小白杨,此刻,正站在那儿,淡定自若面无表情地抽烟。

什么情况?

安风傻眼了,先不提校规明令禁止学生抽烟,单论李贺这个人……看起来也不像是个会抽烟的。在安风心里,默默地把会抽烟和不学无术的不良少年划了个等号。

根据安风转学过来这几天对身边同学的观察和了解,李贺应该算是那种经常冷着一张脸,对人态度漫不经心,人前话不多,对不感兴趣的人冷漠至死,但在人群中却意外很受追捧的那类人。

他跟那些成天混吃等死游手好闲的打流仔不一样,不染发,很少参与打架斗殴,无不良历史,虽然兄弟倒是有一堆,表现得也经常不可一世目中无人,但至少人家有狂拽的资本。

成绩惊人暂且不提,光靠那张脸,估计就能横行霸道称霸一方了。像这种各方面素质吊打周围男性同胞的人,应该不屑于跟那些混混们一样用抽烟这种行为来突显出自己的特立独行吧?

安风静静地看着他左手夹着烟眯着眼望着远处,如是想。


李贺挂了电话,突然莫名觉着有点燥。

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了。

他摸了摸口袋,里头有之前韩衍走之前暂放他兜里的一包烟,还有个打火机。

他掏出那个打火机,放在手里转了几番,不动声色地盯了一会儿,又从那盒子里抽出一根烟,点燃。

他很久没怎么抽烟了。

其实一直以来抽得极少,起初是因为图个新鲜,那段时间实在是觉得有点乏了,做什么事儿也提不起多少兴致,寻个刺激。

好在他自控力还行,也没染上烟瘾,偶尔摸一两根,平常见有的人在那儿吞云吐雾,也懒得掺和。

眼下倒是突然想抽一根解解闷。


他伫立在那儿,安风似乎能看见他唇边溢出一抹丝丝萦绕的烟气,流动游走于空气之中,笼得五官也看不清真切。

外头屋檐下雨声淅沥,水雾腾升,而他眯着眼凝视着前方,修长匀称的指节夹着烟,仿佛是此刻天地间最为华艳至极的色彩。竟无端生出了一种慵懒又模糊的美感。

论有一副好皮囊的重要性。

这类人光是站在那儿,就自成一道撩人的风景。

似是感受到身侧那道带着温度的直直的目光,他偏过头,轻描淡写地睇了她一眼,不带温度的眼神,面无表情地又转回去。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莫名的疏离感。

李贺轻吸了一口烟,面容隐在丝丝缕缕的烟雾当中,看不真切。

她微弯起嘴角,也跟着眯紧了双眼,轻轻转过头了头。尽管是不到一秒的对视,安风却读到了他眼神中的淡淡嘲讽,和几乎要融入一片幽深之中的凛冽。

完全没有被身旁人当场抓包时应有的情绪。

更何况还是这么明目张胆。

安风觉得他一直维持着好学生的形象——至少在老师和她观察到的表现来看,的确是这样。

私底下是不是有其他面孔,她也不得而知。只是此刻,他所展现出来的,是对旁边人毫不在意的状态。

我行我素,淡定自若,慵懒散漫,

一脸吊炸天的大爷模样。


——李贺。

细想下来,先前的目光,还带着赤裸裸的挑衅。真是个……不可一世的恶劣分子啊。


他掐灭了烟,背过身,身后的少女撑着雨伞融入连绵不止的雨幕中,越走越远。

之前顾韵芝给他打了个电话,说他父亲要回来了。

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她在那端絮絮叨叨叮嘱他的话,依旧是在他面前便自顾自说个没完。偶尔应一声,心思却始终游离在她说的第一句话上。

挂掉电话后,李贺抬手揉了揉自己脑后的碎发,沉默了半晌,还是抑制不住烦躁。

他很少有能戳中自己敏感点的东西,唯独在对待那个人的方面,一向失去了固有的淡定自持。

思忖到这儿,他唇线紧绷,随手将口袋里的东西和手上得烟头一起丢入垃圾桶。



〔三〕

午后的球场,躁动,炙热,温度和气氛直线攀升到了顶峰。

场内打得热血沸腾,场外的观众兴致也格外昂然,绝大多数都是大片成群的姑娘们,场面壮观。她们秉承着“哪里有花痴哪里就有我”的深刻原则,毫不吝啬地释放自己的尖叫和欢呼加油声。

其中大部分都将自己的目光牢牢锁定球场上正挥洒汗水的某些极少数人,中奖率最高地,当属此刻正接过队友传来的球准备投射的那人。

墨发,白衣,在阳光下跳跃闪耀的发尖。

和一张在光线渲染下辨识度显著的自带光圈特效的脸。

“李贺——”

伴随着队友的呼啸声,篮球很快顺着少年有着精致腕骨的手腕间直奔着篮筐而去。

“哐当”一声,稳稳进球。

空心三分。

“GJ!”

“厉害了我的哥。”

当事人还是冷淡着一张脸,没什么表情,只在进球之后才象征性地点了下头,抬手和跑到身侧的队友击掌。

随即迎来的又是一波妹子们抑制不住的心潮荡漾。

李贺眼都没抬,接过替补队友递过来的水,只在场外有人呼喊他名字时才边拧开边抬头扫了场外一眼。

这一眼,仿佛天雷勾地火一般引起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一圈儿人都在心里默认了绝逼是看了自己,妈的,他看我了!哎哟,论那一眼的激情,值!

那句话叫啥来着……

哦,你的酒窝里没有酒,我却醉的像条狗。

于是春心荡漾之余又免不了开始极具少女心地陷入自我脑补,有几个甚至还能看到周围漂浮着不明的粉红色泡泡。

当事人:……?【黑人问号】


一场球下来,打的酣畅淋漓。

一群人喝水的喝水,擦汗的擦汗,李贺他们几个都准备先回寝室换身衣服再出来吃饭。

李贺每次打完球之后必洗澡,一天三套衣服随心变。其他人都不拘小节惯了,可他还是倔强地坚持着自己的洁癖。

趁着他在浴室的空档,于海生忍不住了:“下次能不能管管这小子?一上球场就这么风骚。”

声音倒是低沉稳重又动听,长相却是个彻头彻尾的正太脸。这把好嗓子倒是可以欺骗下热衷于网恋的无知少女。

“那可不,不治不行,非得好好收拾一顿长长记性,反了天了。”接话的是个眉目深楚的少年,半倚在桌边。

一双狭长的眼,眼角微微挑起,嘴角噙着点笑意。戏谑的语气。

韩衍。

于海生跟着道:“球场装逼如风,不服不行。”说着便大喇喇倒在床上,身体张开将自己摆成“大”字型。

而另外一个刚换好一套衣服的先前一言不发的少年这才淡淡开口:“错。无形装逼,最为致命。”

“得了啊楚子律,我们几个人里面就你跟李贺成天装逼,要脸?”左倾怀嚷嚷着。

被叫做“楚子律”的少年笑了笑,露出清浅的梨涡,凝视对方,换成了格外温柔深情的语气:“小生,乖。”

“沃日别用这么恶心的语气!死开!”一碰即就炸毛。

“你怎么可以……我……”无限缠绵。

“死基佬!滚!”

一旁的韩衍差点笑出声。

浴室门被打开,李贺用毛巾边擦着头发边闲闲走过来,还是那副散漫劲儿。

刚沐浴完,整个人看起来透着一股慵懒清逸,眸子氤氲又带点潮湿,尤为勾人。

“哟,几个小媳妇儿又受气了?”开口,声线清冽沉沉又带点磁性。

于海生一把弹起来,语气谄媚:“哪敢呐我的哥,大爷您这么无敌还不让人吹牛逼了嘛~”【←这奇怪的波浪线是怎么回事??】

李贺瞥他一眼,于海生还是眨着闪亮的星星眼,一脸无辜。

他低低骂了一声:“小犊子。”

对方似乎很是受用地听着,仿佛一瞬间被顺了毛。

韩衍看着他,戏谑道:“李贺,你这张脸就适合蒙面,要不然放出来破坏生态平衡。”

后者继续擦着头发,面无表情,“那谁来拯救被你们辣瞎的双眼?”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有些人,只能走进你的心,却无法走进你的生活。” - ——有时候觉得“如约而至”是个多么幸福的词眼。很苦,却从不辜...
    扶曦阅读 69评论 0 1
  • “爱你的每个瞬间,像飞驰而过的地下铁。” - 〔一〕 那些无法言喻的矛盾与情绪并不会随着日界线的转动消失无踪,甚至...
    扶曦阅读 80评论 0 1
  • 文/友不旧 来法国已经一年多了,常常在与路人擦肩而过的瞬间,与一缕似有似无的香味相遇,都是很美妙的瞬间。一直被世...
    友不旧阅读 577评论 1 24
  • 孙悟空的名字是菩提老祖所赐,“话表美猴王得了姓名,怡然踊跃,对菩提前作礼启谢。”你有没有发现,吴承恩用了一个很微妙...
    悟澹阅读 988评论 1 0
  • 前些天看了一本书,里面说,人生最好只要遗憾不要后悔,遗憾只是缘分未到,后悔则是怪当初自己选错。 锦瑟 ·李商隐 锦...
    浅蓝幻想阅读 150评论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