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别重逢】小别离②

你来过.

“有些人,只能走进你的心,却无法走进你的生活。”

-



——有时候觉得“如约而至”是个多么幸福的词眼。很苦,却从不辜负。

——我一直都错怪是你带走了一切,其实一切本来就会离开,只有你如约而来。


〔一〕

微风徐来,摇碎满地斑驳树影,穿过少女轻柔飘逸的发丝,随风带起的裙摆,最终拂过肌肤雪白的面。

安风抱着一摞书行走在校园的林荫小道上,周围是三三两两的学生,天真烂漫的面孔,不舍防备的笑容,浑身上下都充斥着这个年纪特有的青春洋溢的气息。

充满了生机和希冀的昂然勃发的那种。

她轻嗅了嗅鼻子。

感官瞬间充斥着清新微甜的桂花香,正好是九月的开花时节。

她自小对周遭环境亦或是人事的敏感程度高出常人,一举一动或是神态表情背后的寓意,她都能在心里描摹推断出个大概。

于她而言,每个人都有着独有的感觉和气息,可以临绘出各种具体的代表性的形象。

路过花台处,或站或坐一群松松垮垮的人,吞云吐雾,嘻哈调笑,老远就能听见各类爆粗口的字眼。

安风瞧了一眼,穿着职高的校服,流里流气的模样,有几个勾着肩膀笑的前仰后合,八成是隔壁组团来这里碴事儿的,估计趁着午间休息门卫没大注意溜进来的。

她顿住了脚步,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正欲拔脚离开,身后就响起轻佻的口哨声。

“哟,小妹妹,你看什么看?”

这一下,那群人都注意到了穿着黑白相间的校服裙子,白色球鞋的安风。

安风别过脸,发话的那人一头黄毛,见状抬高了音量,周围还有交头接耳的同伴,“四十五中的小姑娘们质量可以啊,哥几个有没有动心的?”

于是又响起此起彼伏的调笑声,安风没理,加快了脚步继续往前走,没想到突然冒出几个人,摁灭了烟头,拦在她面前。

不怀好意的眼神在她身上肆意游走,安风抿抿下唇,迎上为首那人的目光,终于开口:“请让一让,别挡路。”

黄毛“嘶”了一声,咂咂嘴:“有点脾气啊妹妹,怎么,你们这些小学生妹架子倒挺大?”

后头的人也跟着发出古怪的声音。

“你们泡妞技术很烂。”少女轻轻浅浅地说道,眼瞳黑且亮,声音清灵又带点软糯,“时下已经不流行这种把妹方式了。”

这话登时令对方有些不爽,敢质疑大哥我把女人的能力?这年头的妞们不是一钓一个爽?

旁边的同伙开始肆无忌惮地嘲笑他:“烨子你看看,人家学校的姑娘伢都瞧不起你这say妹子的技术……”

“丢脸,真丢脸。”

被叫做烨子的黄毛似乎被刺激得微微有些许愠怒,瞧见安风那副眼中带着一丝厌恶的神情,语气也变得有些凶巴巴的:“哎哟,瞧不起爷是不是?”

话毕,一把抓过她凝白的手腕,少女的手腕和脚踝,纤细得似乎一掐就能断。

安风猝不及防,条件反射地一把甩开对方的束缚,而黄毛也没料想到看起来这么纤瘦单薄的女生拉扯起来竟然有这么大的力量,一时间没注意,被扯了个踉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一阵笑声自后面爆发出来。

“烨哥你行不行啊?泡个妞至于吗?”他的同伙带着笑走上来拍拍前者的肩。

被点到名的当事人回头狠狠瞪了前者一眼,再瞥见对面的少女盯住自己,揉着手腕,慢条斯理地启唇:“你们是私自溜进来的吧?”扫视四周,她面上蓦地多了一抹意味盎然,“想见亲身体验一下四十五中警卫处的热情款待吗?”


韩衍摸了摸口袋,转身朝刚从便利商店走出来拿着一听汽水的李贺走去,伸手:“大爷,我的烟呢?”

李贺单手拨开了罐口,手指修长有力,顺势拿起来浅酌了一口,这才不紧不慢地回答:“丢了。”

“哥,那可是一百二的烟,没动几根,您老出手挺阔啊转眼就给我丢了?”对着李贺漫不经心的无谓态度,韩衍感觉自己额头上的青筋跳了几跳。

李贺啜了几口,望向他,目光真挚:“朋友,听我一句劝,少抽烟,抽烟有害健康。”

……韩衍心想我反手就应该给你一巴掌,可还是要保持着微笑:“闭嘴,这不是你残忍丢掉我的宝贝的理由!”

“嗯。”李贺大爷淡定瞟他一眼,也懒得多做回应,随口附和了声。“下次请回来。”

“你丫是不是又犯病了?我怕被老女人查才放你这儿的,你说好要保护好它的呢?”韩衍莫名的委屈。

“先前有点躁,顺手抽了几根,觉得上头了干脆丢了。”李贺言简意赅。

韩衍这下关注点倒被转移了,忍不住问:“啥事儿能让你都觉得上头?我想想,不会是……跟那谁有关吧?”

一副兴致旺盛的口吻。

“我爸。”少年抬手敛了敛眉心,“生我的那个。”

“啧。”韩衍懂了,也没再多问,“行吧,看你小子这么欠,下次赔我两包爆珠啊,嗯?”

“你小子少抽点,别到时候瘾犯了。”李贺大爷一副高贵冷艳正儿八经的嫌弃模样。

韩衍勾起唇角,眼角斜飞,那股子邪气劲儿又上来了:“得了,我知道分寸。怎么,爷也知道来关心关心我啊?”

李贺臭着脸将他踢走,目光却在触及到某处之后停了下来。

原本还在跟他开玩笑的韩衍也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只瞧见一群流里流气的职高校服的少年围成一团,他刚想开口,又注意到旁边似乎有个……穿着他们学校校服的女生?

“交通的吧。”韩衍远远打量,旁边的人点了下头,“搞事情还是来找人的?”

而李贺的注意力此刻正放在那个唯一的女生身上,这个人——没记错的话,这几天已经碰见好几面了,难免有些许眼熟。

噢,想起来了,似乎是那个转到自己班上来的学生。

他一向不甚把周围那么多人都放眼里,没这个必要,他也不会刻意记住谁的脸,一天到晚往他面前凑的一抓一大把,根本记不清。

可他脑海里对这个女生倒是有点印象。

具体的细节他没放心上,只有那场连绵不止的雨,那个潮湿屋檐下打来的电话,密集不歇的水流不停冲刷洗礼着天地间的一切,他站在那儿静静等着,氤氲升腾的水汽中,空旷无人的楼梯里,一路淌着水的雨伞下。

他独独记得她的眼神。

“等下。”韩衍皱了皱眉,李贺看向他,前者眯着眼,视线在那群人中有了焦点。

“有熟人?”

“差不多。”他话锋一转,“那边的女生,是我们班新来的那个吧?”指着安风所在的方向。

李贺没接话,算是默认了。

“走呗。”韩衍带点玩味的笑意,用胳膊撞了撞身边的人,“去见见熟人,毕竟来我们学校这么大阵仗。”


正值午休,校园道路上过往的人尤为稀少,何况是在离教学楼较远的宿舍楼附近。更多的见到这一群小混混,识趣的都巴不得远离一点。

“行了。”突然响起的陌生男声,进入视线的是两道朝他们走来的身影,“一群大老爷们来四十五就为了堵个妹子?阵仗有点大啊。”语气揶揄散漫。

目光齐刷刷地落在发话者身上,一张染着三分薄笑、眉目幽深的面容,和一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

“你哪位?”有人发声。

少年嘴角漾起鲜明的弧度,伸手打了个响指,方向所指的地方有人站起身来。

“自己人。”醇厚低杂的男声,为首那人剃着平头,肤色偏黑,五官倒是端正,带点悍气。

他走上前来,示意无碍。

韩衍骂了句:“董晟,龟儿子,才舍得出来。”

董晟咧开嘴,笑的倒是灿烂,一口白牙,和肤色形成了对比。他挠挠头,不好意思地开口:“衍哥,不好意思,没管住小弟。”话毕,又面露凶相,对着黄毛吼了声:“还不滚回来?净丢人去了。”

反差有点惊人。安风更好奇的是,这些人整天抽烟喝酒游手好闲,牙齿怎么保养的这么好的?

黄毛握紧拳头,刚想说什么,见到老大突然变了脸色,低声爆了几句粗口,只好悻悻回来。

韩衍挑眉:“你小子最近识趣不少啊?”

“多亏上次衍哥帮我解决了那事儿,看在你的份上那必须得给面子啊。”董晟态度极好,毕竟是受过人帮忙的,在外头混就得讲究人情,人际关系至关重要,没必要为了那么点小事得罪了大头,都不好收场。

李贺一直站在后头没说话,双手插兜一副事不关己的旁观者姿态。

按照他性格,大多都懒得掺和这档子闲事,平常都是开开玩笑插科打诨,除非动真格,要不然一般情况下还真点不着他。

安风也始终沉默着,本来打算自己解决这事儿的,没想到竟然有人算是间接帮她摆平了。虽然也并非多大一事,但是……这两位大哥都是自己班上的同学,基本礼貌还是要有的。

“谢谢。”安风望向韩衍,轻轻开口,声音还是软软糯糯。

韩衍大概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和她对视,这才清晰地看见她的正脸,显然有点超出他的意料范围。

眼前的少女肤色极白,肤质光洁柔嫩,十六七岁的少女,娇花一样的面容。在明晃晃的日光投射下,似乎还能看到细小的绒毛,双颊又隐隐透出一丝粉嫩。白得快要透明了——少年心里忍不住感叹一声。

她有着一双眼瞳黑亮且大的眸子,乌泱泱如浓墨晕开,大概是因为在表达感谢的原因,此刻亮得像夺目的星辉,却意外带点勾人的色彩。鼻尖小巧精致,她眉骨生得极好,连接至鼻梁的线条流畅且弧度秀美。唇瓣染上绯色,饱满柔软。

松软的长发披散下来,清纯中又混着点勾人的味道。鹅蛋脸,柳叶眉,面容柔美秀致,组合在一起竟觉得格外清丽脱俗,加上气质空灵冷艳,他脑海里忍不住冒出四个字——“高岭之花”。

褒义的那种。

韩衍生平第一次在心底用这么多措辞来对一个女生做总结。

以前怎么就没发现?

原本只觉得这个女生内敛安静,平时格外低调,他也没多做关注,现在这么仔细一看,倒是突然多了个惊喜。怪不得那群混混对她有点兴趣。

“小事,同学之间,不用客气。”于是原本只打算随便应付过去的我们的韩大少爷立马变得一本正经起来,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语气也格外的认真。

“……”瞧见对方态度有所转变,安风大概明白了,微微颔首,准备离开。

一阵风扬起,拂过面容和发丝,安风正准备顺着这徐来的清风迈着飘逸的步伐优雅地走开,留下一个潇洒曼妙的背影,然后……头发丝就不负众望地……缠绕上了别人的袖口……

WTF???

这种见鬼事情发生的几率怎么就偏偏降到了她头上?

头顶受到了来自对方的牵扯,头皮一阵发麻,安风僵住,硬生生停下了往前行进的步伐。

她露出可怜兮兮的委屈的眼神,以缓慢的、机械的动作转过头,循着自己可怜的头发丝看向那人微抬的袖口,尴尬地迎上后者的脸。

……

怎么又是你小子啊?

李贺正微微蹙着眉,注视着自己和头发缠绕打结的袖口,似乎是为了迁就她,又将右臂抬高了一点。

在大风中人家内心估计也是很懵逼吧……QAQ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喂!

安风默默想。内心抓狂,仿佛那群奔腾而过的草泥马都boombooomboom炸掉了。

而后李贺才将目光投向头发丝儿的主人,两双眼睛对视,目光相触,少年眼眸中还是看不出情绪,可出乎意料的……漂亮?

安风眨巴眨巴眼,表示自己很无辜。

为了以示清白,她努力地伸手准备去解开结,奈何苍天不给面子,她的手在上头努力挣扎了半天,却还是迟迟解不开。

……笨手笨脚的好蠢啊我!丢人×2 QAQ

内心继续腹诽。

许是见到少女仓皇无措的模样,李贺忍不住自己亲自动手。

“别动。”

声线宛如月光敲击玉石起舞,清冽至极,却又沉沉入耳,像是动人的低吟,听感极佳。

另一只不属于她的、骨节分明的手伸了过来,安风一怔,干净且白皙,五指修长,手指关节的精致程度简直满足了所有手控的幻想。

再一看……果然是袖口主人的,为什么拥有一副好皮囊的附赠品永远是伴着一双好手和一把好嗓子?

无解。

就在她继续胡思乱想的时候,对方已经三两下麻利地把缠绕的结轻松解开了。

……

我的哥,您手速惊人也就算了,为啥这种技术活儿干起来也这么得心应手?相比之下,我……

安风快崩溃了。

“好了。”低音炮又来了。

头发顺利逃脱纽扣的纠缠,继续在半空中肆意飘洒,放飞自我。

又一次触及她的眼神,此刻少女的眼中亮的惊人,碎光在里头忽明忽暗地闪现,熠熠生辉。

李贺没像正常情况下一样下一秒便没任何兴致地转开视线,反而打量了一下她的脸。

安风在这过程里也始终没挪开目光,仔细看看这人的颜……竟然有种赏心悦目的感觉?难道是平常被偶尔辣了那么几下,现在需要补补?

不可否认,他有一双极美的眼。那双眼仍旧看不出情绪,深且不见底。其中仿佛蕴藏着什么,却又像什么都没有。

漂亮到明灭笑意融入进呼吸,深渊与星辰掉落眼底,光与影交织不熄。漂亮到,哪怕经年之后有一天回想起来,还能从中看到她曾经错失掉的所有岁月。


〔END.〕

see you.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世间所有相遇都指向团聚,唯有你与我的指向别离。” - 〔一〕 风声一啸,轻易拂去万物根基。 越过谎言绵延的山,...
    扶曦阅读 135评论 0 1
  • “爱你的每个瞬间,像飞驰而过的地下铁。” - 〔一〕 那些无法言喻的矛盾与情绪并不会随着日界线的转动消失无踪,甚至...
    扶曦阅读 88评论 0 1
  • 我的理解是,单个银行员工的个人能力对银行利润的贡献是非常小的。银行体系过于庞大,每个员工都是这个庞大系统中的一个小...
    老胡冷静阅读 239评论 2 5
  • 在最美的年纪,错过了最美的时光。 一不小心看到这个电影的宣传片,让我对爱情充满了向往(其实一直都挺想的,只是没有那...
    榕生的七喜阅读 30评论 0 0
  • 一天,吴昊天奶奶兴奋地对我说,昊天一吃完饭早饭,就吵着赶快去学校,因为他是收作业的小组长,他要赶快去学校收作业呢!...
    yan露阅读 201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