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别重逢】小别离③

Say Something.

“爱你的每个瞬间,像飞驰而过的地下铁。”

-




〔一〕

那些无法言喻的矛盾与情绪并不会随着日界线的转动消失无踪,甚至在身边的一切都丧失了原先的属性时,它们还在继续异常鲜明地从心涧拔节生长出来,用尖利的倒刺刮破每一寸柔软的心室壁。

迅猛如上一个风声鹤唳的季节。

“那你为什么到现在还喜欢他?喜欢他哪点呢?”

“就是喜欢,说不出哪一点。就像明明看见前面是沼泽,却没有别的路可走,没有选择余地,只能陷进去。”

明明在对待其他事物的态度上可以做到游刃有余,可唯独你,不行。


还记得最后一次见面时你紧绷的下颌,线条柔和的唇角溢出再无关痛痒的音节。

眼神淡且无言。

归期就仿佛在机场等一艘船。


你看着我的眼睛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二〕

午后的日光微醺,洒落满地,透玻璃窗折射进来,逶迤于她身上。

安风轻颤了颤睫毛,趴着入睡的姿势,悠悠转醒。

看了看旁边,因为早自习又一次不负众望迟到的叶无莜还在奋力赶着检讨。有着娇妍清新长相的少女此刻小脸皱成一团,绞尽脑汁苦苦思索着,将手中的笔按得啪啪作响。

“还没完事?”

刚睡醒略带点微哑的嗓音,仿佛砂纸细细打磨过,慵懒中掺杂着说不清的缱绻。

“唔,”叶无莜发出个含糊不清的音节,算是肯定回答,挣扎了一会儿,甩索性笔一趴倒在桌子上装死,“不活了,老女人逼死人。”

安风露出一个微不可见的笑,泛起小小的梨涡,声音逐渐恢复了往常的清明:“这就是每天赖床的下场。”话毕,抬手敲了敲叶无莜的脑袋。

“好啦好啦,我下次定三个闹钟一起响得了。”少女撇撇嘴,幽幽叹口气。

安风轻笑一声,午自修的教室极静,偶尔能听到纸面摩擦的细微声响。

她随意地环顾四周,目光蜻蜓点水般略过周围同学百态,又不着痕迹地移回,聚焦到某一点上。


仿佛是窗外的光线太过繁盛,温暖和干燥满的快溢出来,也给少年原本线条分明的侧颜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

他低着头,塞着耳机,一手撑着脑袋,另外一只手握着笔,骨节恰到好处的精致。

李贺凝神做着题,目光专注,大脑仿佛在飞速运转。偶尔会一顿,略略蹙眉。

柔软的黑发带着温柔的弧度,迁移更替的光影像是在他的发梢、他的面容上有意识地流动,周围的一切似乎都随着他无声融入这片光景中时而逐渐消逝。

她注意到他的鼻梁很挺,且直。鼻尖线条冷峻利落,勾勒出的形状恰巧是不出差错的那一类,还有轮廓分明的下巴,比一般的东方面孔深刻,又比西方人柔和。

安风觉得这人的骨相生得极好。拥有一副好皮相的人纵然不在少数,但骨相标致端正的,才能算的上是真的有张好皮囊。

表面的东西容易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衰败,唯有那里头的经久不变,才方能不朽。

正所谓“美人在骨不在皮”,说的大抵如此。

她倒不是被美人皮给吸引了,一时晃花了眼。只是讶于一个人竟然能有这么多面。

冷淡的、疏离的、桀骜的、无害的、安静的、隐忍的、事不关己的……和,温柔的。

到底是本性生来便如此全面,还是……本能想要武装自己的伪装?

她似乎嗅到了一种同类气息。

“哪一个才是真的你呢?”安风滞缓地转正了头,扬起脑袋,一只手托着腮,下意识地喃喃道。

“什么真的假的?”旁边的叶无莜趴着,眼皮都快阖上了,这句话无意入耳,忍不住条件反射地发问,以示意自己被打扰睡眠的不满。

安风失笑,眸色染上了些许神采,没再开口。

口袋里的手机一震,她解锁屏幕,有一条新消息。


“放学后我们还去吃冰淇淋吗?”

好像有什么东西于无声处“砰——”的一下炸开了。

安风整个身体一僵。

眸色变沉。

她许久都没动,脑海中却只剩下那一瞬间爆炸翻飞的残留碎片。


手机又是一阵震动。

紧接着又跟着两条新消息。

安风极力克制情绪地点开,手指却忍不住微颤——


“太阳下山,太阳下山,冰淇淋流泪。”

“你现在记起我是谁了吗?”


〔三〕

李贺到illusion的时候,并未看到于海生的身影。

这家位于几大校区附近文化街地带的咖啡厅时常作为许多学生约见的地点。

老板娘不常来,但是个极为年轻的女人。这里的装修格调更加符合现在年轻人的审美,简约中不缺新潮,风格温暖怡情。

“约我过来,自己倒跑去放鸽子了。”李贺推门进来,低头翻手机,正准备一个电话拨过去,一抬眼,却只见不远处有人向自己抬手示意。

他瞧见了,缓缓放下手机,面色微不可察地沉了下来,眼中流淌着不知名的情绪。

李贺沉默,朝先前的方向走了过去。

坐在位子上的是个女生。

他在桌子面前驻足。


“李贺,好久不见。”

她轻轻启唇,露出一个明艳异常的笑容。

声音却是自己也未料到的清甜柔美,仿若一只小手轻轻拂过心尖。

而当事人却只是闲闲地站着,低头面无表情地盯着她,并不开口,由于逆着光,她看不清他此刻具体的表情,只能窥见其深刻五官,和抿紧的唇线。

“坐呀。”少女将桌上的一杯咖啡推了过来,还冒着袅袅热气。她点了两杯。

“红茶拿铁。”她依旧是明媚的笑,语气轻松:“你以前来这儿常点。”

闻言,李贺勾了勾唇角,露出一个浅得跟没笑似的笑容,“谢谢。”嗓音清冽低沉。

言罢,才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下。

少女也没跟他客气,只是眯了眯眼,弯成了花瓣状。

她有一双猫一样的眼睛,眼角下勾,眼尾微扬,眼瞳很大,色泽呈现淡淡的棕咖色,晶莹剔透。光从里面流泻出来,顾盼生辉。

准确来说,这是一个长得尤为惊艳的女生。

巴掌脸,尖尖的下颌,琼鼻樱唇,大眼睛显得无辜且明艳。笑起来璀璨夺目。

她今天显然是经过精心打扮,长卷发的造型吹得毫无破绽,露出白皙饱满的额头,眉眼精致,五官清纯中又带点妖冶,大概是男女生都会偏爱的类型。

在他来之前,周围已经有不少异性偷偷打量她,李贺来之后,更是引得女生频频侧目。

“是我让于海生约你出来的。”

还未等对方开口询问,少女已经主动解释情况。

他漫不经心地搅拌着面前的那杯拿铁,也没看她,淡淡应了:“嗯。”

猜到了。到这儿的时候还没见到于海生那厮的人影,十有八九是把自己卖了。

少女十指纠缠,对他的淡漠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也不多作辩解,只是仔仔细细地望着他。

他垂眸,能看得清长且密的睫毛,还带点微翘,看起来精巧又……可爱。他肌肤光洁细腻,肤色偏白,从这个角度看过去,长眉入鬓,以及一线笔直的鼻梁,唇色充盈。

“还没看够?”

被盯着看许久的人终于忍不住发声。音色沉沉。

少女只是托腮笑,看着他,不语。

他轻抿了一口咖啡,“都看了十年了。”语气散漫,期间似乎掺杂着点嘲讽。

“不够。”她笑嘻嘻,“长这么好看,怎么看都不过瘾。”

说着,好像又陷入了回忆,思索片刻,才继续说道:“你好像一直没变,不过呢,又感觉跟以前相比有很大改变。”

“这是个病句,颜同学。”李贺终于掀起眼帘,光影落在他碎星一样的眼底,眸光滟艳。

他眼睛长得也勾人。

颜清又得出这个过往无数次下过的结论。

“啊,并不是自相矛盾。”少女挑了挑眉,“还是你小时候更可爱。结果现在变得一副性冷淡的样子。”话毕,幽幽叹口气。

李贺眉头也挑了挑,修长有力的手指一下一下敲击着瓷白的杯身。

“我冷不冷淡,你不清楚吗?”轻飘飘的一句话,又有点警告的意味。

末了,这才意识到不妥,蹙了蹙眉:“你特地约我出来就为了谈这个?”

颜清特别爱看他的各种小表情,总能从中找到苏点。听到这话,或许是察觉到了一丝不耐烦,连忙摇头:“哎,不是啦。我……就是……”她咬咬牙,“有点想你。”

李贺听了,面上仍旧没多大波动,他十指交叉,身体向后,歪了歪头,神色玩味。

颜清清楚他的性格,这种时候,期待他会有什么多感人的回应,简直是梦没醒。

“你……最近过得应该还不错?”

反正你走到哪儿也不缺关注就是了。总有人盲目崇拜你,不顾一切追随你,甚至是……迷信你。

就像那时候的我一样。

李贺笑了:“托你的福,还不错。”

“嗯,那这样我也很开心。你知道我的。”颜清不理睬他话中的讥讽,还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李贺不语。

半晌,才突然发声:“你也变了。”

“嗯?”

“以前态度拽得二八五万似的。”他还是冷冷淡淡的,“现在成天端着笑。”

不对。

那些笑都是虚的,都是象征性的礼貌。

可在你面前,对你的……都是来自真心的。


她没说话,只是嘴角的温度,逐渐冷了下去。

“人都会变。”

许久,她才开口。

李贺却没了兴致。

这场重逢,他没有寒暄,也少了问候。

两个人彼此相顾无言,只剩咖啡厅内的背景音乐,无边的沉默在发酵。

然后,李贺手边的手机响了。

他接起,应了几声,边说着,顺势瞟了她几眼。

颜清低头搅咖啡。

“嗯,看见她了。”

“坐下谈了很久了,怎么,你来检查进度?”

然后是他轻笑一声,笑声低且蛊惑。

而后他又讲了几句,根据他沉默的时间,多半是那端的人一直在滔滔不绝。他回的都言简意赅。

“回头找你算账。”最后撂下这一句,李贺挂断了电话。

目光还停在屏幕上。

“于海生?”她问。

“嗯。”他抬手揉了揉眉心,“事儿妈。聒噪。”

她“噗嗤——”笑了,“要是他知道,回头估计又要找你solo决斗。”

他毫不在意:“来一次虐一次。”

又问:“你找我就为了单纯叙旧?”

“一年多没见了,刚从日本回来一趟,就想着见你一面。”颜清认真地回答。

“哦——”他眼中终于有了起伏,抬头,“在日本玩的开心吗?”

颜清一怔,似是没料到他突然这么一问。

“……还行。日文学起来很快,那边的人也都挺友善的,环境还算适应。”她垂下头。

“听起来不错啊。”他兀自一笑,“我还以为是过得不好,受了委屈跑来找安慰呢。”

还没等到她开口,李贺将双手交叠,撑住下巴,眼神直直瞄准她,里头的嘲弄和玩味展露无遗。

“你以前这招总是百试不爽。”

他的语气不带丝毫留恋。谈及起过去二字,仿佛在陈述一个与自己无关的事实。


颜清闭紧了双眼。

像是在极力抑制着什么,又再度用力地睁开。

“是。”她那张无懈可击的精致脸蛋上终于有了一丝裂痕。

“过去的那些事,的确是我有错在先。”她咬了咬下唇,再度开口时,声音有些许颤抖:“所以……你还是无法原谅我吗?李贺?”

“我没怪过你。”

他神情恹恹,“比起这个,我更看低我自己。”


〔四〕

安风推开这家咖啡厅大门时,里头的位置已经坐得差不多了。

她被服务员引到一处座位坐下,这一排跟旁边那一排只有一道短墙之隔。

她一侧头,就能看见左手边那一桌的人。

……

两个人的目光在空气中猝不及防地相撞。

那人足足跟她对视了三秒,才收回自己冷冽幽深的视线,丝毫不受影响地淡定低头啜饮着咖啡。

……

安风这才默默转回自己的脑袋。

她本来还想打声招呼,说声“好巧”之类的,又回头想了想,毕竟也不太熟,不好凑热闹。

不过这个妖精,刚才差点用眼睛把自己吸进去。

……真是男色祸人,平日里只知道他长得还不赖,没想到近距离观察,更容易让人窒息。

安风很想扶墙让自己稳一稳,可她心里更想知道,为啥又能撞见这位大爷?

这是遭了哪门子的孽缘?

不过看他这副模样……对面还有一杯咖啡,看来是跟人有约了。

咦,对面还有一件外套,搭在座椅上,看款式,似乎是女生的?

安风心里顿悟了,看来是有佳人相伴,不过……她还挺想知道,跟这位大爷约的是哪位传奇女性的?

这么有革命精神啊?


【T B C.】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