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的救赎,更是你的囚徒(十七)

“我,我吃过了!”窈窈有些被吓到了,别说,阿异这样突然冷着一张脸,浑身还散发着寒气,还是有些吓人的。

“吃。”说着,阿异便把碗递给窈窈。

窈窈看着那碗面,有些愣住了。她其实真的吃过了,只不过是营养液罢了。这又不是在山林,可以烤个小动物之类的,再说厨房也不熟,不会用。

又有些担心阿异,虽然知道他不会出什么事情,却还是不自主的担心。这样下来,自然是怎么方便怎么来了,所以窈窈选择了吃营养液这种快捷方便的法子。

可谁知道他会去厨房查看啊。不过看在这碗面的份上,就原谅你大晚上冷着脸吓唬人了。窈窈甜蜜的想着。

“你吃了吗?”

“吃过了,你自己吃吧!”阿异无奈的摇摇头道“你要愁死我呀,我万一出个任务,十天半月的回不来,你不得把自己饿死啊!”

这话,窈窈还真不好反驳,只好低着头吃面。

第二天,阿异又要出门,临行前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吃饭,还特意备好放在厨房里。

“你乖,不要让我担心!”

“嗯嗯”窈窈迷迷糊糊点点头,转头又睡了过去。

直到日上三竿,才起。

“砰砰……”正在这时,门被敲响了。

“谁呀?”窈窈问。

“嫂子!是我,猴子,队长让我把小狼给您送来!”

窈窈一听,确实是猴子的声音,这才把门打开。

猴子也没多留,小狼送到就走了。

窈窈跟小狼玩了一会,就去弄药酒了。等会还得出去买些药材,而这药材还是刚猴子跟她说的。

走在路上,窈窈想,不愧是首都啊,人就是多。

这会,应该是上班时间,路上却人来人往的。而且,叫卖声不断。

窈窈颇有兴致的边走边逛。看看这个,在看看那个。

顺利的买了药材,打算在逛逛回去,不料一位老人晕倒在她面前。

窈窈懵了一下,这该不会是传说中的碰瓷吧!!

但是,不会这么巧吧。就在窈窈思考的那瞬间,一大堆人围了过来。

“怎么啦,这是?”

“快送医院吧!”

“饿的吧,还能怎么了……”

窈窈本不想管的,但是一想到自家男人那职业,又丢不下手。

“来,搭把手,去医院!”窈窈说,旁边的人见有人发话了,也乐的帮把手。

其实,不怪他们不想帮,只是这年代,自己都吃不饱,还有家里人要养活,虽说有那个心却没那个实力帮。

而这老人,一看就知道是饿晕过去的。

去了医院,其它人都走了。窈窈去交了钱,医生一诊断,还真是低血糖。

“你是病人家属吧。”医生没好气的问。还知道送医院,怎么不知道给老人多吃点呢。自己倒是红光满面,看看老人那一脸青色,这是不孝啊。

窈窈一看就明白了,立马道“不是,我路上走的好好的,他就晕倒了,这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就送医院来了。”

那医生一听,知道是自己误会了。这是好人啊,惭愧啊!刚要说话道歉,窈窈就开口了“我去给老人家买点吃的,什么时候能醒啊?”

“啊,点滴已经在打了,再过一会应该就能醒了吧!”

窈窈点点头表示知道了,“那麻烦医生了!”然后就出去了。

只留下,那医生在原地看着窈窈的背影,若有所思。

“真是个好姑娘啊!长的好看,还心地善良,刚刚怎么就没有问她名字呢?”突然,那医生有些懊恼。

她说去买吃的,等会应该还会回来的,但时候在问好了。也不知嫁人了没有……看着倒是还小的样子……

“闫医生,有病人找!”正想着呢,就被小护士叫了。而他的想法注定不能实现……

而窈窈想的却是,难得做次好人,总得做到底才行。

“你醒拉,来喝点粥!”窈窈拿出打包好的肉粥,放到桌上。

只见那老人很是拘束,囔囔道“谢谢,谢谢,这我已经好了,还是不住院了。”说着,竟想要下病床。

“别下来,别下来,在休息一下吧。”窈窈忙道。“万一等会又晕了呢!”

听了这话,老人才停止行动。

“你叫什么名字,我会还的,等我……过段时间,有钱了,肯定还给你……”那老人不安的说着。说的很没有底气,估计他也知道,自己家这样的,哪有能力还呀。

窈窈忙说“没事,小事而已。你先吃,吃完了休息一下。”

看人醒了,也没什么大碍了。窈窈就出来了,临走前,又交了三天的住院费。

不过,窈窈知道那老人是不会住的。这钱也是故意留给老人家的。到时候医院自然会退给他的。

果然,没一会那老人就说要出院,护士没办法,叫来了闫医生。

“送他来的那女孩呢?”闫医生问。

“不知道啊,没看到。”那护士回道。“走了吧,我看她出去了。”另一位护士接话道。

“走了!”那老人急了……

而退费的时候,又引起了一场轰动。

“怎么这么多钱?”那老人慌了神了。其实也没多少,退回来50多块钱。但对老人来说,无疑是笔大钱了。

“她有说什么吗?”闫医生问收费处的护士。

“没有啊,就说113号病床先交三天的!”只见那护士摇摇头。

刚也查过了,本以为会登记姓名,住址之类的。谁知,收治进来的时候是按无名氏来的。

这也难怪,有时候有昏迷不醒的病人被人送来,又没有家属陪同,医院就会按照无名氏的方法收治进来。

毕竟人命关天,先收进来,其它信息可以等病人醒来再补全。

谁知,如今被她钻了个空子。这会怎么找她也不知道,难怪这老人如此焦急。

不过她不是充了三天的住院费吗,应该还会过来的吧。

“她可能有急事先走了,应该还会来的!”那位收费的护士如此说道。

可是看她这做好事不留名的样子,好像又不会来。不过,即使如此,闫医生心底还是存了一份希望。

为此,还特地跟同事换了班,跟护士打了招呼,要是她来了,一定要通知自己。连着上了三天,而那老人不仅留下姓名住址,也在医院等了三天。

而三天过后,窈窈还是一次都没有出现。这该不会是那女孩故意留给老人的,只是怕他不收,所以才用了这种方法。

越想越觉得自己想的对,不然为何三天都不出现呢。

而这时,窈窈根本不知道医院发生的事情,就算知道也不会在意。当然,这是后话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