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的救赎,更是你的囚徒(五)

“你要算不来,到时候我让猴……四弟来帮你算?”那笑面鼠忙改口到。心里还为自己的理智点了个赞。“我四弟出去采药了,你等会好了!”

虽然猴子看病不怎么行,当然这是他自我感觉,但是分辨一些药材应该还是可以的,总不能让这女人空手套白狼吧。

只见窈窈听了,没说什么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这话正合窈窈的意,毕竟专业的事专业的人干,毕竟自己也说不好,万一说便宜了,自己到时还不得心痛死啊。

肯赔就一切都好说,里面有些药材不值钱,有些可是会吓坏人的,更何况还有加入的那支高级营养级和万荆子。

能取名叫万荆子的,又能便宜到哪里去呢。只是这个世界不知道有没有,但不管有没有,这药效却不容置疑。窈窈把那锅里的东西专门找地方放好,留作赔款的凭证。

看到窈窈这个动作,就连那老者也有些不悦了。那笑面鼠更是翻了个白眼,不过窈窈才不会管他们呢。

做好这一切,窈窈才看着他们道“我去之前放陷阱的地方看看有什么猎物,晚上给你们加餐。”

说着,转身去寻一些东西,故意遮住他们的视线,实际上是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小东西趁机收到空间里去。

老者看了窈窈一眼,就收回目光闭目养神了。笑面鼠哼了一声,看了阿异一眼,可能是觉得阿异在,他很放心的出去了。

而只有阿异紧紧的盯着她,目光灼热的仿佛要看出朵花来,窈窈的心不禁颤了颤,都不敢有什么小动作了。

窈窈定了定神,仔细的看了一圈,没发现有什么违规的,忙拿了篮子往外走。

“等一下,我跟你一起去。”果然,阿异开口了。阿异只是觉得多难得碰到一个不让自己恶心,还这么有趣的女孩子,顺便还能监视她,万一是……,也没有通风报信的可能。

阿异就像一只老虎,真正森林之王的那种。在发现猎物的时候,先蛰伏不动。一旦出手,就是一击即中。

太危险了,窈窈又对自己说了一遍。毕竟森林之王之出,谁敢与之争锋。

窈窈出了洞口,唤过小狼崽子,让它乖乖看家。

阿异紧跟着出洞,眼神不经意的看了一眼某处树上,又看了笑面鼠一眼。

笑面鼠点头示意明白,就进了山洞。而阿异就跟着窈窈往南走。

一路上两人一前一后,阿异不发一言,窈窈也没开口说话,但是阿异的眼神一直逗留在窈窈身上,让人无法忽视,一直在打量着窈窈。

到了目的地,窈窈自己动手,也没开口让他帮忙。

阿异自然落得清闲,本还想着要是她开口,看在她不让他恶心的份上,勉为其难的帮帮她。

可谁知,看的越久,惊讶的却是自己。那技术娴熟,手法专业,除了刚开始猎物掉进陷阱所受的伤外,竟没有伤到其它。

虽说猎物是拿来吃的,伤不伤到的其实无所谓,可就这手段,竟丝毫不比专业的猎户差。

怪不得一个小女孩,能在这林中过的这般滋润,就凭这手,确实也不差什么了。

等拿好猎物,两只山鸡,一只野兔。布置好陷阱,两人开始返回,还是窈窈在前,窈窈心里还在腹诽,让你跟,也不知道动手帮忙拿一下。

忽然,阿异动手了,不过不是动手帮忙拿,而是出招了。

其实阿异是起了惜才的心思,这手法要是能教给那群小兔崽子,不是说队里教的不好,而是这女孩独自在林中生存了两个多月,必有其过人之处。

毕竟高手在人间,而他能爬到现在这个位置,也与他这种好学有很大的关系。

他的很多实战手法,不止从老兵那里学,更多的是敌人那里。

一出手就是雷厉风行,幸好窈窈时刻注意着阿异。急忙侧身躲散,顺手把兔子向阿异扔去。

只见阿异一抬腿,扫向兔子。兔子呈一弧线坠落,当场死亡。

窈窈又把手中的篮子和篮子里的山鸡一起扔向阿异,阿异避开,就在此时,窈窈抓住时机,欺身而上。

谁知阿异早有防备,一个弯腰避过窈窈的攻击顺势来到窈窈的身后。

窈窈感觉不对,立马一个侧踢,却又被他躲开。

窈窈怒急,这算什么,动手也是你先动手的,可是三番两次躲开的人也是你。

把人当猴耍也不是这般,是窈窈知道自己近身不行。

毕竟在星球,有那么多的高科技,哪里用的着一对一的对打。

就算对打,也多是飞船之间的碰撞。而且,她可是从小被娇宠着长大的。

就算来到这里,也只是进行了两个多月基本的强身健体。

而空间里的武器,不管是最小的那种一枪就倒的其源针,还是那些能影响磁场的放射弹都足矣让她在这林中横着走了。

可是这近身搏斗,你妹的真欺负人。

窈窈越想越气,出手也愈加的没有了手法。而就在这时,一直躲闪的某人找准机会一个近身擒拿,窈窈就被制住了,双手反剪被固定住背靠在树上。

“你干嘛,放开!”窈窈愤怒的看着他,“滚蛋!”。

“你到底是谁?说!”阿异反问。逼近窈窈,双眼直视,“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一听这话,窈窈才知道这滚蛋压根从头到尾都没有相信过她,包括她所说的一切。

窈窈怒急,瞪着他,却不肯说话。

阿异有些无奈,刚出手的时候就发现她不是间谍。

不过没办法,接任务之前收到线人报告,那个代号为青黛的间谍,潜伏已久,居然是个女的,据说身手很好。

而现在这个女孩,对也是个女的,而青黛又是一味药材,这女孩呢又会熬补汤。还孤身一人住在深山中,好死不死的还失忆了。

这不是想不让人怀疑都不行嘛。

不过一出手,就知道这女孩八成不是,不过不是还有两层几率,所以才有了那一问。

阿异有些尴尬,手里有些松了力道。而这逃不过窈窈的感觉,窈窈突然用力一个挣扎,倾身咬住了阿异的下唇。

本身两人靠的太近,阿异又一分神,就被窈窈得手了。阿异刚想伸手推开窈窈,不料窈窈整个重量都压了上来,一个不防,只能直挺挺的向后倒去。

阿异无法,只能伸出一只手支撑地面,而另一只手扶住窈窈的肩头想推开窈窈。可惜一只手撑不住两个人的重量,只听“咔嚓”一声,阿异听到了,更确切的感受到了手腕处的骨折。

窈窈也听到了,却不在意,反正折的不是自己。

既然撑不住,阿异只得把头向上抬起,以免撞到地上。

万一有什么尖锐的石子之类的,伤到脑袋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不过这力的作用是相互的,窈窈是因为惯性向下压,而阿异则往上抬。

果然,只听窈窈嘶的一声,倒抽一口冷气。想来也是被咬到了不可言说的地方。

疼痛让窈窈回神,之前只是因为太过气愤。本来,我好好的住这,你们过来吃我的用我的,还狗眼看人低。

打乱我的计划不说,还各种怀疑,到现在居然还敢动手。是个人都咽不下这口气,不过又想到听到的那声咔嚓,啧啧。

窈窈仔细看了看阿异的脸,没从他脸上看出什么异样,就好像骨折的人不是他一样,有些无趣。

窈窈感觉嘴里的血腥味,松开牙齿,眼睛看着阿异,双手却压在阿异的肩头,慢慢的用力起身,却见那小舌头不自觉的舔过那受伤的嘴唇。

阿异看着窈窈起身,心里不免散过一丝遗憾,而窈窈那不自觉的小动作,看的阿异更是眼里不由暗沉。心里也瘙痒的狠,小心脏扑通扑通跳的更快了,就连手腕上的疼痛也被忽略了个彻底。

窈窈起身,居高临下的看了阿异一眼,就默默的转身走了,猎物也不捡了,篮子也不要了。

直到走出了好远,走出阿异的视线。窈窈才哭丧着一张脸,揉了揉自己的胸前。

暗骂道,妈的,好痛哦,怎么会有那么硬的胸膛。

窈窈想着两个月前那完全没发育的青果子,再看看调理了两个月后的身子,不说前凸后翘吧,但至少效果也是喜人的。

尤其这皮肤,经过两个月那么多好东西的滋补,那才叫一个女人啊!

再说那被留下的阿异……


我是你的救赎,更是你的囚徒(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