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的救赎,更是你的囚徒(十八)

就这样,每次都是夜深了,阿异才回来,早上又早早的出去了,忙活了好些天。

直到一日,窈窈又被阿异叫醒。

“起来,吃早餐了!”

窈窈不耐的很,理都不理。

虽说同住一个屋檐下,可是好几天没亲近了,阿异一直在忙。

这会好不容易结束了,还不……岂不是对不起自己。

这么一想,阿异抱着被子裹着人,直接亲了上去。

直到过了好一会,两人都气喘吁吁。窈窈才回过神来。

“今天怎么不出去了?”窈窈疑惑道。

“嗯,暂时不用了!”阿异靠近窈窈,亲了亲她的脸颊。

“这两天,你早餐是不是都没起来吃?”阿异虽是疑问,却又肯定。

“没啊,你留下的不都吃了!”窈窈肯定的说。

“吃的早餐,还是午饭!”阿异又问。

这下,窈窈说不出来了。谁让她确实是这样呢。虽说都吃了,可都是快正午了,早餐早就错过了。

阿异一看,还有什么不明白,怒道“你又不听,早餐不吃怎么行!”

窈窈看着阿异越发深邃的眼神,有些忐忑。“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

窈窈还是不发一言,这话让她怎么接,怎么接都不对呀!

“还不快起来!”看着窈窈有些怕怕的小表情,阿异又舍不得惩罚她,说来也是他不好,每次回来的这么晚,跟她说不要等他,不要等他,可她却总是阴奉阳违。

他知道她是担心他,所以一直等着他回来,才会晚睡,又不像他,习惯早起,哪里起的来这么早。而这种有人在家里等着他回去的感觉,真是让人又心疼,又感动,还有些无奈。这样的她,让人怎么舍得放手呢!

一想到这,阿异很不开心。刚出任务回来,那两天的休假,早就没了。后来,又有新的任务,所以才一直没有归队,一直住在窈窈这。

可是,如今,窈窈的政审还没有通过,本想着先偷偷把证领了,到时候即使要受处罚,他也认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价值,即使处罚也不会太重。

可是他怎么舍得他的小人儿受委屈,他要她堂堂正正的嫁给他。就像政委说的那样,名正言风风光光的嫁给她。这样,才不会有人乱嚼舌根。

所以,之前的计划只能搁浅。但是,一旦归队,就得跟窈窈分别两地,军队管理严格,而他又得以身作则。

可是不嫁给他,军营里的房子就申请不下来,窈窈也不能随军。

他怎么忍,一天见不到窈窈,他觉得自己就要被思念折磨死,更何况以后见面更是满上加难。

所以,跟窈窈结婚,势在必行。

“我今天有事,要出去一下!你乖乖在家等我,我会早点回来。”阿异柔声道。

窈窈立马乖巧的点点头。而等窈窈起来,阿异早就出头了。

而这时,阿异正和政委在政审办公室。

对,今天阿异就是来处理窈窈这件事的。

“我的政审什么时候能够下来?”阿异冷冷的看着政委主任。

“这不是还没查好嘛!”那政委陪着笑。

“那什么时候能查好。一般不是十天半个月就能批下来,怎么到我这,要这么久?”阿异说。

“您不也说了,十天半个月,这不半个月期限还没到吗?”那政委主任说。

“还有两天,就是半个月了。我等的起,但是两天后,还没有批下来,就别怪我不给你留面子了。”阿异冷冷的道。

“这,这,陈营长,这上头……不好办啊!”那政委犹豫道。

“我给你句话,他们还管不着我。你只管按流程办事。不然,别怪我上诉,到时候政治生涯上留下一笔,可就不好看了……”一听阿异这话,那政委主任汗都快滴下来了。

“一定,一定!”

阿异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了。留下政委在那里给那主任结尾。总得一人唱红脸,一人唱白脸吧。

而阿异,去了军区大院。有些事,总得解决的。而他,已经等不下去了。

“两天后,我结婚!”阿异坐都没做,就是直接说。

“不行,我不同意!”那老人本来还挺高兴他回家,却不料阿异开口第一句就是这话,脸色一下难看起来。

“我只是通知你,而不是征求你的意见!”阿异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家。

离开家后,又去了其它几户人家里。把消息更他们一说,算是通知了。其中就有那阻拦的沈家,还有之前去过的李家。

等阿异离开军区大院,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两天后,结婚。

虽说有些急,但自从阿异回来,就开始让人在准备一些结婚用的东西。

新的脸盆,毛巾,被子,大的家具,都买好了,堆放在他们的小屋里。

还有聘礼,三转一响。 听嫂子说这是必须要的,可阿异觉得窈窈不会喜欢。

手表已经给了,而剩下的收音机、自行车、缝纫机,这些得问过窈窈再决定卖不卖。

收音机倒是可以,但是这自行车,窈窈又不出远门,再说骑着也累。而缝纫机,窈窈应该不会做衣服吧。毕竟她烧饭也不会,更何况衣服了。

而且,他的全部身家都在窈窈那,要是真要买这些大件的,还得问窈窈拿才行。

谁知,回去一问窈窈,果然,窈窈淡定的回了句不用,这正是窈窈式的回答和做法。

可是,阿异又不想委屈了窈窈,又不是没钱卖不起,但是窈窈又不要,再说买来也没什么用,阿异开始纠结了。

窈窈一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正因为他懂她,她自然也是懂他。

可是那些玩意买来能干嘛,除了占地方,她又不会用。

罢了,窈窈轻声问“你是不是嫌弃我了?”

“你怎么会这么想?”阿异惊奇道。一边却暗自在思索自己哪里做的不好,竟导致窈窈有这个想法。

“不然,为什么会有想买缝纫机这种奇怪的想法?不是嫌弃我不够勤快吗?”窈窈低沉着声音问。

“这只是……这……可是其她人结婚的时候都有啊!”阿异囔囔道。

“你把我跟别人比,”窈窈不悦的白了他一眼。

“不是,我……我只是……”阿异有些急了,想解释,可又该怎么说呢。

“好拉,不就衣服嘛,明天一起去逛逛,多卖两件就是了!”窈窈接口道,然后就回房休息去了,也不管留下的阿异有多纠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